第162章 一群疯子

吴迪忽然注意到,竞拍已经结束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离场,不禁奇道:

“待会儿还有什么节目吗?怎么大家都不走?”

“接下来还有一个小节目,赌石!不过这个赌石和你平时的赌石可能有点不一样,这是真正的用石头来赌博。一共十块毛料,大家将自己感兴趣的那块报价写到报价单上,送上去由主持人开标,价高者得。得主确定后,然后开始对赌,毛料得主有权决定是否参加,一旦参加,大家就可以对那块毛料现场投注。等到毛料解开,解出翡翠价值最高的那个人可以获得场内所有投注额的一半,成为今晚的大赢家!你可别小看这个环节,前年有个家伙一次从这儿卷走了接近两亿的资金!”

“哦?还有这等好事?这种事情我最感兴趣了,待会儿也下场赌一把!”

吴迪盘算了一下,如果付账将元青花和元霁蓝釉买下来,他就会有三千万的亏空,还得借钱。这靠赌石来赌博,正是瞌睡了送枕头,搔到了他的痒处,岂有不积极参加之理?

又过了一会儿,台上的大幕忽然拉开,一个接近五米长的长条桌子露了出来,桌子上,放着十块大小差不多的翡翠毛料。

主持人换了,是一个年轻人,他直接宣布竞赛规则,和沈子琪说的差不多。第一个环节是投标,在座的都可以上台看石,每块毛料限时一分钟,所有人都看完后开始投标,可以对任意一块毛料任意价格投标,价高者得。

第二个环节是对赌,任何一个毛料得主都有权利决定是否参加对赌,不参加的付钱提走毛料了事,参加对赌的人需要到主持人那里报名,确定有几块毛料参加对赌后,开放投注通道,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这些毛料上下注,最后以解出翡翠的价值来定胜负,获胜毛料的提供者独得百分之五十的赌资,剩下的退还压中的客人本金后,按投注金额比例分配盈利。

吴迪排着队观察了十块毛料,最好的不过是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芙蓉种!不由的暗骂,即便是以赌石之名进行赌博,难道就不能提供些稍微好点的石头?还是故意要制造这种差价,让人靠一块价值几千、几万的翡翠去赢得可能是上亿的金钱?

看完后吴迪请教苏琦峰如何报价,苏琦峰笑道:

“想必你刚才也听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赌石。所以毛料的价格绝对不能按毛料的真正价值来报,买原石的钱是不参与到赌博资金中的,这下你明白隐翠楼的赢利点了吧?”

吴迪恍然,怪不得隐翠楼不从中抽水,也怪不得他们会提供那么渣的毛料来开赌!本来以为是免费提供给大家一个娱乐,没想到他真正想赚的是卖毛料的钱!可以想象一会儿竞价开始,那些对自己赌石水平极有信心的人,才不会管毛料真正的价值是多少,一定会重金买下十块里最好的那块,然后去赢那全场百分之五十的赌资,更狠的还会自己再下上一笔重注!只要大家都疯狂参与,别说是赢一亿,十亿都有可能!

隐翠楼在其中起的就是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待会儿毛料的报价是暗标,每个人都将心目中的最高价写到纸上投标。也就是说,如果价格报低了连更改的机会都没有!试想,如果你百分之百确定哪块毛料会赢,你一定会在这块毛料上报个天价,因为拿到毛料就代表着赢得随后的对赌,全场百分之五十的赌资只怕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吴迪盘算了一下,问道:

“那历届最贵的一块石头卖了多少钱?”

“两千多万吧?后来开出个干青种,那哥们儿自己也下了重注,结果碰到一块细豆,差点输得裤子都没了,听说回去就叫人把那个专门请来的赌石顾问给砍了。不过这几年已经没人有那么疯狂了。”

“那全场的赌资一般会有多少?”

“最少也有一个多亿吧?好像没听说过哪回低于一个亿的。小五,你不会是想动真格的吧?要我说,这种事玩玩也就算了,这要是把你的裤子都输没了,我们也不好跟钟老四交代不是?”

“一边去,这还没开始呢就盼着我输?我告诉你啊,待会儿要是真输了,我以后都上你家混饭去!”

“哈哈,他有个财政厅的老爸,最不怕人混饭!”

沈子琪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样,低语道:

“我想小五留下来,可是又不想他输的裤子都没了,你们说,我是应该希望他赢呢?还是应该希望他输呢?”

刘振岳无奈的摇摇头,这几个人里边就苏琦峰好点,其他两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现在又加上了个吴迪,看这小子刚才竞拍时候的狠劲,只怕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这要是动起真格的,可有得玩了。

苏琦峰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担心,早就听说这钟家老五数十亿的身家,即便在这儿扔点钱,也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吴迪面上和几人开着玩笑,心里却在紧张的盘算,

“既然是这样,那干脆不妨玩大点!那块芙蓉种毛料的表现中等,想必下注的人不会太多,到时候一亿的赌资分给毛料的主人一半,就是五千多万,我自己再压个几千万,去抢那一半的分成,估计也能卷走近亿的资金。不管了,先保证这块毛料到手再说!老子快穷疯了,反正这些家伙赚的只怕都是些不义之财,洗劫他们一把,就当是劫富济我这个贫了。”

很快,报价单发了下来,每张上边都有不同的数个暗记,而且,投标的价格还需要投标人亲自签名确认。

最早的时候隐翠楼曾经发生过一件事,一个家伙处心积虑的做了一张假的报价单,然后在隐翠楼一名工作人员的暗助下,以自己死对头的名义对一块砖头料投了个天价!开标的时候,那个对头竟被这个价格吓得昏了过去。

那次事情发生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用假报价单投标报复对头的人,而隐翠楼的报价单,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吴迪捂着不让沈子琪看自己的报价,然后赶在最后一刻将报价单塞到了主持人旁边的箱子里。五分钟之后,工作人员开始当场计价。一号毛料报价的人最多,足有三十多人,最后以八百万的高价售出。得主是个小伙子,看来也是知名人物,上台的时候得意洋洋,报价的人多就证明大家都看好,待会儿赢得大奖的机会就越大,怎能不得意洋洋?

还有个家伙更疯狂,用一千五百万投得了三块毛料,看来是准备大面积撒网重点捕捞了。

但当第七号毛料的报价出来时,人们才发现之前的六块毛料在这个报价面前,简直就是毛毛雨,不值一提!不知道哪个疯子竟然在这块不过婴儿头颅大小的毛料上整整砸了两千六百零一万,惊得主持人的话筒掉地上了都不知道!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台上,他们的眼神中,不自觉的都跳动着一丝疯狂的火焰,隐翠楼的这个保留节目,经过了两年多的平淡,终于又出现了一个这么疯狂的家伙!

主持人颤抖着报出了毛料的得主,

“八号桌,吴先生!”

听到这个,即便以苏琦峰的沉稳,也忍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句:

“我靠!我算是知道你小子为什么能当钟棋的弟弟了,两个人都他妈的是疯子!靠!靠!一群疯子!”

十块毛料的得主很快出来了,六号桌的黄伯羽也投得了一块,是五号石,吴迪记得是一块糯种飘花,大概值十二万左右。

主持人整理了一番兴奋登场:

“让我们为这些果敢的勇士们鼓掌,他们没有一个退缩,十块毛料无一例外,在决出得主后第一时间全部报名参加了对赌!下边,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给大家投注,请将你看好的毛料编号和投注金额写在投注单上,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把你手上的单子交给别人,因为那张单子代表着你!”

吴迪看了一下手上的单子,右上角打印着一个随机号码,08053214789,看样子这就是他在这场对赌中的编号了,伸头看了一眼苏琦峰的,果然是以0801开头,正想将剩下的四千万尽数填上,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里似乎不用真金白银投注,那么只有输了才需要拿出钱来付账,可是如果赢定了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