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竞拍

明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共30余年,期间政局动荡,使得经济生产受到很大影响。从文献记载看,这段时期不论官、民窑器都曾有烧造。但传世品中至今未见一件署年款的官窑瓷器,故学术界有空白期和黑三代之称。

按照这件瓷器的纹饰水平,仿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是他既然仿了,又为什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在底足加上并不存在的款识呢?难道是不屑于作假,还是另有原因?

吴迪思量了一番,决定上手看看再说。青花大罐附近的人群在老者得出结论后缓缓散去,只有少数几人看到吴迪要看,又留了下来。

青花大罐一上手,吴迪就有一种感觉,这件青花只怕真是假的!当然这个“假”是针对它款识所标的朝代而言。因为它既不是现代仿品,也不是如款识所标天顺年间的制品,而是真正的元青花人物大罐!

仔细的确定了一些细节特征,吴迪的心中充满了迷惑,为什么会是这样?难不成有人故意更改了款识,然后又回炉重烧不成?他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有这么精湛的技艺,将一件成品青花回炉重烧,还不损分毫,但是现在的情况对他极为有利,如果天书确认了青花的真假,很可能他出个白菜价,就能拥有一件人人垂涎的元青花!至于拥有之后,别人认不认为是真的,干他何事?

想到这里,他毅然发动了天书的能力,果然,天书的提示验证了他的判断,

“元青花八仙祝寿大罐,真品。”

吴迪故意将瓶子举高,让瓶底款识露出来,然后摇摇头,假意叹道:

“还好,如果不是画蛇添足加这款识,真拿来冒充元青花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上当!”

一边摇头,一边将大罐还了回去,心底却乐开了花,说吧,传吧,最好是满场人都知道,这就是个拙劣的仿品,这样待会儿就可以轻松地收入囊中了!

七点整,拍卖正式开始,只有极少数人还流连在拍品旁边,这些人要么是无力购买,抓紧一切时间欣赏,要么是专为某件藏品而来,在利用最后的时间鉴定。从这个拍卖会的档次而言,只怕多数都是后者。

大厅渐渐的安静下来,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老者步履从容的走上了舞台,朝台下作了一个四方揖,引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那老者双手微微下压,待场内恢复安静,笑道:

“规矩大家都知道,不废话,直接开始。”

沈子琪悄悄的在吴迪耳边说道:

“待会叫价直接举牌喊价就是,不做特殊说明的每次加价都以一万元为单位,有一部分无底价的拍品,有可能很低的价格就会成交,你待会儿要注意一下。还有,三号桌和六号桌尽量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当然,如果他们敢挑衅例外!”

吴迪点头示谢。

这时候,第一件神秘拍品已经被两个工作人员抬上了台,竟然是一台便携式冰柜!那老者笑道:

“你们不会以为我要拍卖这个冰柜吧?”

“不会……”

大家很配合的齐声高呼。

那个老者无言的摸摸鼻子,笑道:

“其实我还真的是要拍卖这个冰柜……”

人群大哗,却没有一个人敢提出质疑,可见这老者或者是他背后的势力在大家心中有很高的威望。

“好了,不和大家开玩笑了,现在,你们可以试着猜猜,这里边到底装的是什么?猜对的……就算你猜对了吧!”

这老者绝对是个制造气氛的高手,几个小小的玩笑就将会场预热了。一时间台下乱成一团,猜什么的都有,甚至连“生化武器”都有人喊了出来!

片刻,那老者手中小锤重重落下,

“好了,竞猜结束,结果是没有一个人猜对,现在由我来揭晓谜底!”

台下的气氛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可老者仍然控制的游刃有余,足见功力之高。苏琦峰见吴迪有询问的架势,笑道:

“那是隐翠楼的首席拍卖师甄自凡,本身就是个鉴定大师。”

吴迪点点头,这人气场很强,想必平时也是个一呼百诺的人,掌控这个小小的局面自然不在话下。

旁边的工作人员戴着手套从冰柜中拿出了一个大冰疙瘩,透明的冰块中,竟然封冻着一只白色的熊掌!

台下配合的响起一片惊呼声,白色的熊掌!

“野生北极熊熊掌四只,底价二十万,现在开始竞拍!”

“三十万!”

“三十五万!”

“三十八万!”

不一会儿,价格就冲到了七十万!几乎每个桌子都举过牌,连刘振岳都是追到六十万才停的手。吴迪摇摇头,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些参加竞拍的人的身份,只怕各个非富即贵,他们角逐熊掌只怕并不纯粹是为了吃,多半是为了满足自己猎奇的心理。

最终熊掌被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以一百二十八万的天价竞得,待得尘埃落定,这家伙兴奋地一跃而起,顾不得圆圆的脸上泛着一片油光,就冲大厅里众人团团作揖,说道:

“鄙人刘明超,佛笑楼就是小弟的产业,这熊掌从今晚竞拍结束开始接受预定,先买先得,三十二万一只,小弟绝不加价!”

台上的老者指着那中年人骂道:

“小胖子,老子待会儿就给你家老太太打电话,竟敢借我的场子打广告,你等会儿回去不挨板子才怪!”

“哈哈,老太太跟她孙子出国旅游去了,我可不怕你这个老货!”

全场观众大笑,主持拍卖的甄自凡似是拿这等惫赖家伙也没有办法,不再多说,趁着大厅热闹,推出了第二件神秘藏品。

真的是推出来的,只见台上幕布闪动,一个年轻小伙站在书桌上,手上抱着一大团东西,被一辆小推车推了出来。

“大卖活人!”

台下有人高喊了一声,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一声清脆的锤子敲击声响起,

“孟加拉野生白虎皮,无损,底价八十万,现在开始竞拍!”

那年轻人配合着甄自凡的说话,双手高举,轻轻一抖,连尾巴在内长度超过三米的白虎皮“刷”的一下,呈现在众人面前。全场一片寂静,人们都被这完整的虎皮惊呆了。即便大家各个非富即贵,但在这个年代,又有多少人见过真正野生的虎皮,更何况这还是只在传说中听过的白虎皮?

安静过后,是疯狂的竞价,短短两分钟,白虎皮的价格被推高到一百八十万,升速才慢慢缓和下来,吴迪注意到,在连片的竞价声中,那老者始终能抓住最高的报价,这让吴迪的猜测出现了少许偏差,只怕这老者并不是简单的客串,他拍卖师的级别应该也不低。

最终白虎皮以三百一十二万落拍。甄自凡小锤一阵轻声急敲,仿佛开场锣鼓般,待场内安静下来,他大声宣布道:

“开胃菜被贪吃的吃掉了!小心你的肚皮装不下正餐!现在,我宣布,今晚的竞拍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品,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底价一百万!”

台下一阵惊呼。随着精美的梅瓶被摆到台上,大厅里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这件拍品存在很大的争议,但是论及真假,

100个人里只怕99个都会认为是假的,剩下一个也绝对不会购买。

其实一件拍品从底价上就能看出很多信息,不要说甄自凡没有在梅瓶前加上朝代,只是这一百万的底价,就让大多数人不会真正地参与竞拍。

“一百万!”

满场的议论声中,吴迪率先报价,挑起了战火。梅瓶的价格迅速攀升,二百万、三百万,到了五百万暂时停止了下来。

吴迪看了一圈,再次举牌,五百一十万!

这时,从后排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一千万!”

“一千一百万!”

吴迪紧追不舍。

“一千五百万!”

那老者每次都跳着加价。

“一千六百万!”

“两千万!”

等两人斗到三千万的时候,第六号桌忽然举牌,

“五千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