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五少

郑小龙脸若死灰,昏头昏脑的退出了会议室,一边走一边想:

“完了,完了,这二十万买来的位置只怕是保不住了!妈的,老子要死,你们这群兔崽子也别想活!”

一掩上门,他就气势汹汹的朝着刘铁蛋的办公室走去。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中年人陪着一个俊俏的白衣年轻人走了进来。吴迪连忙站起来,看了一眼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要是和这个家伙站在一起,那绝对是公认的黑白双煞,你说,一个男人长那么白干什么?

那个年轻人看到吴迪,也是满脸的笑容,

“五少,跑到哥哥的地盘不先打招呼,吃亏了吧?没事,回头我找钟老四,替你出这口气!”

那个中年人脸上挂着矜持的笑容,站在一边不说话,他路上已经了解过,自己这边的处理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再加上苏少亲自出马,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你这黑脸小子也是,京城好好的你不待,非要跑羊城来赌石,赌石吧你老老实实在店里赌也就罢了,非要找个坑自己跳进去,你这不是诚心来添堵的吗?

苏琦峰和吴迪亲热了一阵,扭头看了中年人一眼,那中年人上前对吴迪说道:

“吴先生,不好意思,这里边可能有点误会,您放心,我已经让人调查事情的真相了,一定给您和苏少一个交代!”

吴迪有气无力的和他握了握手,说道:

“刘局长是吧?没事,你那帮手下还成,最起码态度不错,今天我出了这个门,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你看怎么样?”

吴迪看到苏琦峰和刘局长一块来接他,就知道这刘局多半是他们家一系的,这带过来就有替他求情的意思,再加上他本来就不想把事情闹大,自然是净捡好听的说了。

“谢谢,谢谢,我替那帮兔崽子谢谢吴少爷的宽宏大量!不过,这事情可不算完,接下来我准备在全局搞一次廉洁奉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大学习,大整风!一定要在源头就把不正之风扼杀掉……”

出了城管办公室,吴迪让麻雀和吴永泉将毛料发回京城,带着机器猫上了苏琦峰的车,笑道:

“苏哥,我来就是赌赌石,看看古玩,没想到还是把苏哥你给惊动了。”

“呵呵,见外了不是?你四哥哪次来不是我接的?这小子,一向见色忘友,现在摊上老常家的宝贝,我看他这跟头栽的可不轻。”

“可不是,我来之前还想和我一块开溜呢,你说我敢答应吗?”

“呵呵,你哥那小子一贯这样,甭理他,今天中午咱哥俩好好喝一顿,一会儿还有几个朋友过来,那都是你四哥的狐朋狗友,吃饱喝足了,苏哥带你去个地方见识见识。”

“又来了,这男人就不能有点别的追求?”

吴迪心里哀叹,却没有更好的主意推脱,只好说道:

“那实在是谢谢苏哥了,今天我这百多斤就交给你了。”

“这才是强运小超人五少的风采嘛!”

我靠,连这都打听出来了!吴迪只有报以苦笑。

吃饭的地方并不显眼,连个招牌都没有,没有大厅,包间却极大,足有上百个平方,里边的装饰极尽豪华。

吴迪看到机器猫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笑道:

“机器猫,你别在这儿站桩了,找个包间,一会麻雀到了,你们玩你们的。”

苏琦峰招手喊来老板娘安排。机器猫刚刚离去,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个子不高,方脸大眼浓眉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开始骂钟棋:

“这个钟老四,我看他是结婚结昏了头!弟兄们一个不请不说,五少亲临羊城,居然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出了事还不找我,居然找你这个娘娘腔!回头老子杀上京城找他麻烦去!”

“对,你最好吃住都在他们家,看他两口子怎么亲热!”

正说着,又进来了一个穿着随意的俊俏年轻人,长得有点像韩国明星,笑起来坏坏的,属于对女生极有杀伤力的类型。

苏琦峰给吴迪介绍:

“这位是军分区司令家公子,中校刘振岳,人称猛子。这是市长家大少杨少华,华子,和我一样,无业游民。待会儿还有一个,财政厅的,那才是娘娘腔一个!”

“我靠,还没进来就听见你苏打水说我的坏话,幸亏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回一夜七次郎,还有录像为证,否则这娘娘腔的污蔑,我是跳到珠江也洗不清了。”

一个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吴迪一看,登时站了起来,指着那个年轻人喝道:

“原来是你!”

沈子琪一进门就朝主宾的位置上看,一眼看到吴迪跳起来指着他大喊,也吓了一跳,旋即大笑道:

“我说昨天遇到的是谁,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大方,原来就是五少你啊!”

随即降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

“那台湾来的小妞真是极品,什么花样都敢玩,这才一晚上,就整的兄弟我是腰酸背痛,差点****!”

我靠!原来你小子这一夜七次郎,狼的就是她啊!

其他三人一看两个认识,连忙追问,沈子琪笑着一说,刘振岳一拍桌子,大喝道:

“我说怎么看着五少面善,果然是跟我们有缘!老板娘,上酒,今天要好好的喝一顿!”

“滚一边去,知道你小子就这一个特长,不要每次都拿出来显摆成不成?”

“特个屁,上次被钟老大灌的半个小时就溜桌子底下去了!”

杨少华在一边不客气的揭短。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笑闹了一阵,吴迪看出来这一群人是以苏琦峰为首,而他们家里也肯定是钟家或者常家一条线的,也就没了顾忌,借着酒劲和他们闹成了一团。

苏琦峰控制着喝酒的量,他说晚上还有节目。杨少华不解,问道:

“那些节目喝醉了一样能玩,五少好不容易来一回,还不让人喝尽兴了?”

苏琦峰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隐翠楼”后就不再言语,其他三个听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只剩下吴迪在暗暗叫苦,

“隐翠楼,隐的是谁啊?还是淫的是谁啊?这男人们在一起,就不能有点别的节目?”

笑笑闹闹,加上本来开始的就晚,一顿饭吃到了四点多。苏琦峰看了看表,说道:

“干脆再来两壶茶,六点多直接过去。”

几个人都点头称善。

吴迪认命了,笑吟吟的看着沈子琪也在不住的点头,不禁腹诽道:

“你小子,到底行不行?昨天刚当了一夜七次郎,待会儿不会光荣不举吧?”

隐翠楼是一个建筑群,,位于羊城的西郊,最高的是一栋古香古色的三层建筑,旁边还能看到一些掩映在绿树中的单体别墅。这里院子很大,吴迪他们赶到的时候,主楼前已经停满了豪车。苏琦峰笑道:

“这个地方是个私人会所,不过会不定期举行一些活动,我们今天就是来参加一场拍卖,主要以古董、翡翠为主,怎么样?合小五你的心意吧?”

看着几人诡秘的笑容,吴迪松了口气,骂道:

“靠,我以为今天会贞操不保,又想拒绝又有点期待,你现在揭晓了答案,你说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失落呢?”

苏琦峰还没有说话,沈子琪和刘振岳的手就分别伸到了他和杨少华面前,

“拿来。”

苏琦峰恨恨的将脖子上带着的翡翠观音解下来,拍到沈子琪手上,杨少华也苦着脸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四色沁的古玉,交给得意的几乎快忍不住笑的刘振岳。吴迪看的莫名其妙,问道:

“我说,几位哥哥谁有空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子琪一边把玩翡翠观音,一边笑道:

“小五真是我的福星,第一次见面就送给我一个美女,现在又帮我赢了这眼红已久的玻璃种玉观音,哈哈哈哈,待会儿哥哥一定重礼相谢!”

看吴迪还在犯迷糊,刘振岳笑道:

“我们刚才趁你上厕所的时候打了个赌,看你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坦诚说出对出去玩这件事的想法,要知道,一般人听到隐翠楼可是都会朝歪了去想,隐者淫也!很显然,我和子琪是站在你这边的,苏打水和华仔就是大反派了!哈哈哈哈,这块玉拿给老爷子,又可以一个月不用背家规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