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城管来了

毛料的皮壳很厚,最薄处都有五公分左右,最厚处更是达到了十公分以上!那老板幸亏没有开窗,开窗的话这块毛料估计只能按石头价卖了。

在皮壳之下,是一层白雾,白雾下,果然不是墨翠,而是深蓝冰玻种的半透明翡翠!最中心处,更是有头颅般大小的一块,达到了玻璃种,同样是深蓝为底。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是寻常一块颜色偏暗的玻璃种罢了,可关键是这块翡翠中有很多白棉,这些白棉居然不是成团、块状的存在,而是星星点点的仿佛溅射出去的冰渣般,几乎每一寸空间里都有几粒。仿佛夏夜天空般深蓝的底色上,再配上那些不规则的小白点,这不就是那炎炎夏日,繁星点点的宝石般的夜空吗?

吴迪摇摇头,随着所见毛料的增多,越来越多极品的翡翠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现在才明白,翡翠不止是那几种极品的颜色珍贵,各种奇异的、不可复制的大自然的杰作才是真正地让人动容。

后院的石头虽多,但以吴迪的眼界,能看上眼的并不多,过了半晌,他才又看中了一块红翡原石,从皮壳的表现来看,里边的绯色即便达不到亮红翡的地步,也不会是那种普通的褐红,种水也在糯种以上,便宜的话还是可以赌一下。

他左手扶住毛料,用天书验证了一下自己的判断,结果大失所望,种水倒是可以高看到冰种,但是颜色就差强人意了,竟然是比褐红还浅的一种淡红色,虽然比褐红好看,但加工成成品之后,颜色会更淡一些,最多算是普通罢了。

记下了毛料的编号,继续寻找,一块不规则的百多斤的毛料,吴迪一眼看到,就浮现出了一个念头,金丝种!仔细看了一下,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随后天书的提示证明他猜的没错,而且翡翠的个头很大,几乎占到了毛料一多半的体积。

看完仓库里的存货,吴迪报出三块毛料的编号,问道:

“老板,这三块怎么卖?”

陈晨拿出账本,挨个跑过去又看了一眼,笑呵呵道:

“老弟好眼光!最大那块可是有不少人看好出极品墨翠的啊!剩下那块红翡估计还要再赌一下颜色,至于这块金丝种,估计个头不小,呵呵。”

吴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从大厅里混杂的花岗岩来看,这老板明显属于奸商之流,怎么可能会说出“需要再赌一下颜色”这种话来?

“这样吧,那块墨翠的我算你三百六十万,其次是这块金丝种的,三百万,那块红翡,八十万就可以了。泉哥都是老相识了,乱喊价也没意思。”

吴迪盘算着这价格还算实在,又瞟了吴永泉一眼,见他也暗暗点头,就没有还价,拿出银联卡,直接刷了七百四十万出去。然后问道:

“老板,这里能解石吗?”

“当然可以,不过就是条件有点艰苦,您知道,这条街是寸土寸金啊。”

一笔大生意成交,他对吴迪的称呼也从“你”上升到了“您”。

陈晨领吴迪来的地方是一个小房间,有两个车位那么大。屋里很乱,到处都是碎石。看到吴迪微皱的眉头,老板笑道:

“没办法,很多客人都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主要是市场有要求,说我们解石有噪音和灰尘污染!即便这样,每个月还收我近万元的治污费呢!实在不行我们到解石厂去,运费和解石的费用我负责。”

“算了,老板帮我办托运吧,把这三块毛料都加急运回京城。麻雀,你跟着过去办手续。”

出了“三万三”,吴迪想道:

“这一块夜空蓝加上平洲石王,玻璃种是不缺了,金丝种也不少,冰种家里还有,能在这儿找一部分当然更好。如果拍卖会开的成功,这缅甸之行和新店铺的资金问题就都解决了。”

接下来一个赌石店没什么好货色,吴迪简单看了看就出来了。正准备转弯,忽然看到街道中央那个小男孩的雕像前边,摆着十几块大石头,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正在大声吆喝,

“三万三的毛料惊现华林玉器街,各位走过路过,不可错过,真正地缅甸老坑翡翠原石!个大肉多,内容精彩无限,最后一天促销,想买的赶快来啊!”

吴迪正想过去,吴永泉拉住了他,低声道:

“别看了,猫腻多着呢,你看,大家都跟没看到一样。”

“呵呵,看看不犯法,最多注意钱包别被偷了就行。”

吴迪走到几块大石头跟前,一块一块的看了,又随手摸了摸,就指着其中一块三、四百斤的黄砂皮问道:

“这个大家伙怎么卖?”

“八十万,半吨的毛料只要八十万,兄弟,这不是卖,这简直就是送!”

“八十万?怕是假的吧?再说了,我买了怎么弄走啊?”

“怎么可能是假的?兄弟你看,这里是松花,这里是蟒带,这些总做不了假吧?怎么弄走你不必担心,我既然能弄来,就有办法帮你运走,不过我只负责运出广场。”

吴迪点点头,说道:

“八十万太贵,三十万!”

吴迪吸取了平洲的教训,该狠杀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反正那老板如果答应卖,就一定不会亏本。

吴永泉看到吴迪还价,神情一呆,正想上前阻止,一眼撇到沉稳的站在一旁的机器猫,顿时大悟,人家是什么背景,岂会怕你这种小手段?只怕这一次这个年轻人要倒霉了,很可能会鸡飞蛋打一场空!

正在和吴迪讲价的年轻人整张脸都皱成了苦瓜,也不喊兄弟了,

“老板,你就别跟我讲价了,再低真的没法卖了!这毛料,光运费前前后后我就花了好几万,在这儿卖还得给城管上供,赚点钱我容易吗你说?”

八十万这个价格并不高,非但不高,针对这块毛料来讲,反而是太低了,甚至是低的有些离谱!加上吴永泉的提示,吴迪知道这里边有猫腻,可是看过这块毛料的表现,有猫腻?有番茄也要上!那可是价值上亿的玻璃种紫罗兰!只要付了钱,买卖成交占住了理,谁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

吴迪又试了一番,那年轻人咬死七十五万不再松口,他也就不再多说了,和机器猫交代了一句,跟着年轻人就要到银行划款。

吴永泉担心的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吴迪笑着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就跟着兴奋地年轻人走了。

等他和兴高采烈的年轻人从银行出来时,街道上摆放毛料的地方围了一圈的人,吴迪没有多想,反而暗自庆幸自己下手的早,否则这块毛料只怕要落入别人之手。可等走到跟前一看,才发现不对,这些人不是来买毛料,而是来看热闹的。

吴迪挤进人群,一眼就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城管一脸严肃的站在毛料旁边,其中一个正和机器猫说着什么,吴永泉在一边帮腔,不过他的脸色很怪,有些激愤,又有些轻蔑的模样,看到吴迪过来,他迎上来小声说道:

“城管来了!”

机器猫看到吴迪,就不再搭理城管,朝吴迪走过来,吴永泉看了一眼吴迪的脸色,小声接着道:

“大概十分钟之前吧,这几个城管过来,说这个年轻人违章买卖,要交十万的罚款,否则就要把石头搬走,最过分的是,我们那一块也不放过。我去年就听说另一个玉器城好像发生过这种事情,刚才想拦你又存了万一的心思,要不我给陆哥打个电话,他人面广……”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