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周老爷子的院子离西关古玩城不远,既然来了,平洲就先放一放,顺便好好的逛一逛这十大古玩城之一,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吴永泉听到吴迪想去古玩城,笑道:

“这可不太巧,西关古玩城正在搬迁,准备搬到文昌路那边去。不远的源胜街也有古玩,。咱们不如先去那儿看看。而且这儿还有古玩早市,每周二清晨4点半左右开市,大约9点左右结束”

“好。”

带着向导就是省事,少跑了不少冤枉路。

羊城西关长寿路以北,龙津路以南,文昌路以东,带河路以西,不足1平方公里左右的地块,集中了羊城一半以上的古董店,带河路古玩工艺品市场、源胜陶瓷玉石工艺街、华林寺玉器街都在这一块,加上即将搬迁过来的西关古玩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古玩市场。

吴永泉在街边停好车,笑道:

“我们从华林玉器街进去,顺便还可以看看这边的赌石市场。说起这华林玉器街,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传奇故事。”

“哦?说来听听,有关玉石的吗?”

“对。话说清朝嘉庆年间,玉器墟横街的长庆街里有间“信诚玉器石庄”,因为年景不好,生意清淡,只得关门歇业,庄内玉石已一块无存,只留一块被视为无用的大石头,多年来一直放在小便处做垫脚石。

有一天,庄主李德祥在家闲坐无聊,他的孙子在家里玩耍,尿急小便,回来就对爷爷说:“那里还有一块玉石,为什么不卖掉呢?”李德祥说没多大用不值钱,孙子说:“说不定能卖呢?”李德祥有点信了,这童子口最毒,一般都能说中!于是拿起铁锤,在石头边缘敲了几下,没想到用力过猛,敲下来一大块,发现这石头里边竟然含有极品翡翠!这竟是一块宝石!

第二天,他约了几个好友行家来看,大家都认定是宝物,鼓励他复业。于是,他把玉石切开,做成各种首饰,其中有一对玉镯,价值连城,浸在装满水的白瓷碗里,在阳光下连水带碗,通体碧绿,宝光夺目,人称“透水绿”。后来有个富商出重金购买后献给了两广总督,再进贡给皇后。这一块“垫脚石”救活了”信诚玉器石庄”,解出的翡翠制成的各款玉器卖出后,共得白银三万三千两!所以,这块玉做成的首饰被人称为“三万三”。前边不远的街上就有个小孩的雕像,正是那李德祥孙子尿尿的样子。”

吴永泉的讲述让吴迪想起了绿光,看来这”透水绿”应该是同一个品种,遂问道:

“那现在这一对玉镯呢?”

话一出口就知道问了傻问题,果然,吴永泉笑道:

“有没有这种翡翠还是两说,更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即便有多半也被毁了。”

吴迪的心思已经被“三万三”所吸引,当下古玩也不看了,一马当先朝玉器街走去,嘴上还喊出了豪言壮语,

“那我们今天就好好逛逛,看看还能不能再找到一块三万三!”

一走入街口,就看到偌大一个广告牌,一副巨大的手镯散发着仿佛灯泡般的荧光,占据了大半个画面,旁边,三万三赌石店,几个龙飞凤舞的行书大字下,一个鲜红的箭头直指前方。

“呵呵,有意思,这传说反正也没人告你侵权,随便用。咱们挨家看过去,好像这边比老陆他们那儿还大。”

“陆哥他们主要是赌石,更专业一些,而且价格要低些,所以行家都喜欢去那边。这边也有几个专营赌石的店子,规模还可以,不过货嘛,只能说是鱼龙混杂,靠眼力了。”

“那我们就去赌赌,看能不能赌中一块三万三!”

“真正的”三万三”,只怕是双手送到我面前,我都不愿意看,那可是茅坑边上的石头,该有多臭啊?那皇后要是知道”透水绿”的出处,只怕那总督就要倒霉了!”

麻雀一幅很吊的样子。

“哈哈哈哈,你小子,在这里讲这种话可是要挨打的!”

他们第一家就光顾了三万三赌石店,一看之下,果然有特色,净是大家伙!店面里最小的一块石头估计都过了五十斤!

羊城市区的赌石店受缅甸公盘影响较小,不管是郑毓明、陆钢,还是这家三万三,都有不少的存货,想必是和平洲那边经营思路不同。

吴迪看了几块,就有些哑然,这到底是赌翡翠还是赌石头?花岗岩这种东西也能产翡翠?

将毛料都看了一遍,他摇摇头,这老板的诚信很有问题。正准备招呼麻雀等人离开。店面办公室里快步走出了一个黑瘦的中年人,满脸的笑容,直奔吴迪而来。

“泉哥!你老过来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这位想必就是泉哥带来的高手吧?走走,上后边坐坐去,怎么能在这大厅里待着呢?嘿嘿!”

那老板双手握住吴永泉的右手,一个劲的摇晃,同时扭过头和吴迪说话,一边给店伙计使眼色,让他关注店里其他客人,忙了个不亦乐乎。

吴永泉一脸的苦笑,这老板陈晨熟了倒是不错,但是太贪,他怕吴迪看不惯这种人,一直没提,没想到吴迪会直接选了这家,他犹豫着跟进来,还想着陈晨未必会在,没想到……

陈晨在前边领路,吴永泉落后半步,和吴迪走了个并肩,小声道:

“这老板人还是不错,就是有点贪。不过跟我不敢玩什么花样。”

吴迪点了点头,走入了后院。

一进后院,他就看到了一块大毛料,个头仅比平洲石王略小,最少有三吨多。毛料的表现也很出色,在右上方有大片的松花,老远就可以看见。一条巨大的蟒带斜着从石上划过,在蟒带的中间,开了一个巴掌大的窗口,里边露出的是粉紫色的冰种翡翠。

“这块石头不比那平洲石王小吧?不过这块石头赌垮的可能性要小多了。你看,蟒带上显示是春色,但右上角蟒带一头扎入松花里,很可能出来春带彩。而且蟒带这么宽,松花又这么多,价值不可估量啊。”

“那这块毛料准备卖多少钱?”

“五亿,低于五亿我不会出手!”

对于五亿的报价,吴迪并不意外,这块毛料只看外在的表现,至少价值三亿以上,至于到底能开出多少翡翠,还是交给买它的人去操心吧。

“看来这块就是老板店里的三万三了,这么贵的石头我可玩不起,还是看看其他的吧。”

吴迪干脆不看了,即便里边有极品的紫罗兰,可五亿的价格也实在是太高了,他连讲价的兴趣都没有,与其看了郁闷,还不如直接放过。

仓库很大,毛料的摆放也很讲究,大的放在地上的木排上,小的放在靠墙的铁架上,分为开窗和全赌两区。全部毛料大概有千把块。

吴迪和陈晨客气一番后,就走到全赌区看石。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块三、四百斤的大块黑砂皮毛料,吴迪感兴趣的绕着看了一圈,却发现通体不见蟒带和松花,不禁迟疑起来,

“这皮壳的细腻程度不如水石,可又比一般的山料细腻,但是半山半水石怎么会有那么大?透水黑皮壳,应该是墨翠,但为什么会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用手电在他判断的皮壳比较薄的几个地方看了一会儿,他判断这是一块发生了变种的墨翠,也就是说这块毛料走色了,白雾下很可能不是墨翠,而是灰蓝或者是黑蓝色。这样的话即便种水再好,也不会太值钱。看来老板也看到了这点,所以连个窗口都没敢开。

他收起手电,将左手贴上石头,发动天书,一股清凉的气息冲入体内,紧接着,一副瑰丽的画面陡然浮现在他的脑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