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周老

吴迪带着几个尾巴,掉头缓缓向市场走去。这一趟,他也不看货,只是集中精神,想看能不能感觉到点什么。也许是他的直觉还没成长到这一步,也许是市场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他直觉注意的东西,反正是从头走到尾,什么都没发现!其他几个人也没有丝毫怀疑,车子停在这边入口,从市场穿过来当然是最近的回去的路了。

吴迪站在鬼市入口,深深的看了那在晨光中显得有点寂寥的街道一眼,转身上车。车刚刚开出老街不远,他把玩着手上的竹雕,再也忍耐不住,一边摇头,一边哈哈大笑。麻雀等人各个莫名其妙,即便是得了一件汝瓷,似乎也用不着如此高兴啊?更何况还是残的?

“你们不玩这个,听了也不懂,总之就当我又捡了几块玻璃种就行了。”

吴永泉暗暗咋舌,玻璃种?还几块?难道,那根雕和竹雕也有玄虚?

回到宾馆,已经六点多了,再吃了早餐,时间直逼七点。几个人约好,也不用睡了,稍稍休息一会儿,直接出发去赌石!

房间里,早就按耐不住的吴迪开始给师父打电话,这趟鬼市得的不止是汝瓷大盘和留青竹刻,那块根雕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近两千年的铁桦树根做成的根雕,拿来送给师父这种老人家刚刚好!

常老听了吴迪对粉青大盘的描述,悚然动容,让他速速将粉青大盘的照片传过来。吴迪用他那古董级的金立直板照了几张,都不太满意,后来跑到屋外又照了几张,才挑了一张传了回去。

不一会儿,电话打了回来,吴迪一接通,从师父的第一句话里,就听出了不同,师父有点激动了!

“小五,这件百分之九十是真的!不开片的30厘米汝瓷粉青大盘,嘿嘿,嘿嘿,你马上把它带回来!”

挂了电话,吴迪挠了挠头,这就回去?还没赌够呢!无奈之下,正想喊机器猫订票,电话又响了,还是师父。

“小五,我又想了一下,你还是先别回来,你马上去见一个人,找他出手,把瓷盘补好,再带回来。”

“哦?这边有高手?”

“呵!羊城西关古玩城是全国十大古玩市场之一,你说有没有高手?你现在就去见他,我先给他打个电话。如果这老头儿知道你拿着一件直径超过30厘米,没有开片的汝瓷大盘过门不入的话,只怕会直接杀到京城来!”

荔湾公园旁边的小区,是羊城房价最高的地方之一,挨着这个天然的城市绿肺,西关古玩城也显得生机勃勃。

常老让吴迪去拜访的大师名叫周予同,是著名的瓷器大师,在历代瓷器的鉴赏、修补、制作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他的房子就在荔湾公园的后门不远处,是一个独门小院,这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中,显得分外的珍贵。

吴迪带着机器猫登门拜访,麻雀和吴永泉在车上等候。

门铃响了三声,屋里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

“是吴迪来了吗?快点进来,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瓷器,这个老常头,一大早的就扰人清梦,还不肯揭晓谜底!整的跟个小孩似的!”

吴迪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小院不大,布置的也很简单,一张石桌,几颗绿植,给人的感觉素淡而雅致。一个红光满面的壮硕老人穿着简单的短裤背心,正朝门口大步走来。

“早就听他们说老常头收了一个得意门生,本以为年底的斗宝会上才能见着,没想到你自己跑羊城来了!这认了门,以后就不是外人,欢迎常来!不过我有个条件,每次都要带两件东西过来,让我老头子也开开眼界!”

让您老开眼界?吴迪流了一头的白毛汗,您老是想看小的们耍猴戏吧?心中嘀咕,面上更加不敢托大,连声谦让中,双方在小院一角的石桌旁坐下。

周老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还没等吴迪坐稳,就急急道:

“好了,到底是什么宝贝,赶快拿出来,老常头居然敢说我绝对没见过!开什么玩笑!这瓷器还有我没见过的?”

吴迪微微一笑,这些大师在他的面前都毫无掩饰的表现真我,这是对他的一种亲近,也是对他师父的一种信任。看来,师承确实很重要,他要是一名普通的收藏者,别说是看到周老的这一面,只怕是抱着宝贝登门拜访,都不会太容易见到人吧?

他从包里拿出用软布裹着的大半块瓷盘,轻轻的解开,将软布垫到石桌上,才小心的将瓷盘放下,然后抬头,一言不发的看着周老。

周老自从瓷盘被掏出来,视线就再没离开过吴迪的双手,等他一放下,第一时间就将残盘拿了起来。

“奉华?支钉?釉屋莹厚,有如堆脂,视如碧玉,扣声如馨,这……这是汝瓷大盘?”

周老的声调都有些颤抖,一双手却稳稳的,仿佛他拿着的不是一件残片,而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哦,错了,本来就是稀世珍宝来着……

吴迪点点头。

“我怀疑是。”

周老的眼神中流露出考校的目光,说道:

“那我可就有话说了,第一,看这大盘的直径,肯定超过三十厘米。而据记载,汝瓷多小件,二十厘米以上的都很罕见,那这是不是臆造的一件东西呢?第二,鉴别汝瓷最最重要的特征,蟹爪纹、鱼子纹和芝麻花可是一个都见不到啊,你是依据什么来判断的呢?”

“周老,瓷器中我认为残片最好判断,瓷胎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从这断面看,这大盘胎质细腻紧致,而且迎光照看,胎色灰中微见黄色,正是俗称的香灰胎。您老再看这釉面,滋润柔和,纯净如玉,有明显的酥油般感觉。釉色稍稍透亮,呈乳浊状,用放大镜观察,可见到釉下寥若晨星的稀疏气泡。釉面抚之如绢,温润古朴,光亮莹润,犹如堆脂,正是汝窑标准器的特征。再说开片,虽然当年所用釉料有先天性的缺陷,但谁又能保证二十年都烧不出这一件精品呢?如果百窑不出,那千窑呢?”

周老微笑点头,

“不错,不错,老常头有眼光啊!可惜了,如果这是一件整器,年底的时候带上,我估计那些老伙计们的眼珠子都要瞪掉了!等等,不对,老常头绝对不会这么照顾我老头子,让你带着这么件残品瓷片上门让我欣赏。莫非,莫非你手里还有几片,能凑出个整器不成?”

说到后来,周老的声音明显变大,等到最后一句,不知不觉间竟站了起来,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吴迪,激动地嘴唇直发颤。

吴迪暗道:

“这姜果然是老的辣!”

“周老您先别激动,您看这是什么?”

吴迪拿出另一小半,轻轻地和先前拿出的半块对上,一起放在石桌上。

“雨过天青云**,者(这)般颜色作将来!好!好啊!能亲手修补这件无价之宝,我周予同此生再无憾事!”

周老激动地手抖的竟不敢去碰瓷器,吴迪连忙站起来扶住,这老爷子没有心脏病吧?这才是一件啊,如果他和师父一样,看到他那么多件宝贝,还不得激动地立马昏过去?看来还是师父境界高!

周老爷子半天才稳定了情绪,拿起瓷盘看了又看,方才恋恋不舍的放下,说道:

“小吴啊,我就不留你了,这件瓷盘要赶快修补,我老头子是一刻也等不得了啊!“

看到老爷子宝贝到手,立马翻脸不认人,很干脆的开始往外赶人,吴迪哭笑不得,只好匆匆离去,出了门才发现,这别说进屋里坐一会儿,就是连水都没摊上一口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