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平洲石王

吴迪摇摇头,笑道:

“呵呵,没办法,职业习惯,再说这东西也便宜不是?有一回赌着了,就够我再赌好多回了。”

阿朗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这赌石要那么容易,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倾家荡产?”

“可不让我说着了!倾家荡产那些正是赌表现好的石头那些人啊!”

吴迪反应很快,一句话说的阿朗哑口无言,吴永泉闻言,满脸苦涩,没错,死的都是那些投入重注,妄想一步登天的人,就像当年的自己……

最终这块石头收了五万,吴迪在阿朗的店里一共花了七十五万,收获了一块秧苗绿玻璃种,一块冰种的粉紫罗兰,一块高冰栗子黄,最最关键的是还有一块翡翠穿山甲!

吴迪非常满意,这平洲不愧号称全国第一大市场,好货就是多啊!照这么下去,阳美、四会都不用去了,只在这条街上捡漏就会捡的手软!

将石头寄存到阿朗的店里,吴永泉笑道:

“快走,别让阿朗发现了,我们去翠玉坊,那店的老板和阿朗是死对头,两个人见面就吵,一晃眼都十几年了!”

“那你还去?阿朗在这条街上做生意,能不知道吗?”

“谁让他们是这条街上毛料最好的两家店?那些店面光鲜,装饰精美的很多都是坑外地游客的,只有老人儿才知道真正进毛料应该找谁。”

翠玉坊,店门脸儿和得意居差不多,和这名字差不多的店,全国更是海了去了。店主是一个瘦削的老头,一见吴永泉就变了脸色,

“好你个小泉子,上午在阿朗那小子店里吧?你说我是怎么着你了,每次来你都先去他那儿?”

“人家和胖大嫂关系好,中午能请我们吃蹦沙,你老小子排的上队吗?快点,别整这些没用的,好石头都搬出来,小五可是在阿朗那买了四块呢!”

老头勃然起立,

“走,上我家仓库去!我还不信就斗不赢那小子了?”

吴迪笑了笑,这老头真有意思,虽然有演戏的成分在里头,不过很可爱,待会儿要不要手下留情,给他剩块冰种呢?

老王头的家也在那片街区,不同的是,石头没放在地下室,就放在西厢房。看到吴迪注意外墙,笑道:

“那里边衬了半尺后的钢板,原来我们这一片就发生过盗窃案,一家子在家里睡觉,墙里衬得三分厚的钢板被人给融了都不知道,丢了价值上千万的毛料,后来家家户户都改挖地下室和衬厚钢板了。阿朗那小子挖的是地下室,我怎么能跟他一般见识?”

老王头的毛料比阿朗的多不少,足有一百开外,而且质量也比较平均,没有明显看着就不行的。

“怎么样?我这仓库比阿朗强不少吧,不但毛料比他多,而且没有滥竽充数的货色,这么多年过来,朋友们都知道,我老王头才是这条街上的No.1!”

“行了,行了,每次来你都是这一套,现在竟然连洋话都整上了!”

“这叫响应党中央号召,与时俱进嘛!”

吴迪忍俊不禁,这老家伙太有意思了,想必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才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再加上有些眼光,才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不过,这里的毛料是好,可是对于存心捡漏的他来说,越好的表现代表着越多的付出,可真真未必是好消息啊。

一番扫荡,吴迪看中了四块石头,一块是冰玻蓝水绿,一块是冰种鹦哥绿,还有两块是金丝种。一算价钱,果然不便宜,就算看在吴永泉的面子上,也收了吴迪二百万!

回到店里,吴迪正想去老王头后院的普通仓库看看,一个小伙子急匆匆的跑来,嚷道:

“王叔,快走,老胡的石王要出手了!这回来了几个宝岛人,看样子要动真格的了!”

吴永泉拉住吴迪,笑道:

“走,我们也跟去看看,那石王是老胡十年前花了一千多万从缅甸赌回来的大家伙,售价高达一亿五,这么多年都没人敢下手,今天既然赶上,正好看个热闹。”

听说还有这事,吴迪毛料也不看了,跟着老王头就出了门。石王,什么样的石头才能称得上是石王?有这热闹,哪有不去的道理?

吴迪他们赶到时,人群已经将老胡的店面围的是水泄不通。来的人大都是附近的店老板,也有一些游客。阿朗可是这条街的名人,不少人都认识他。听说他带客人来了,纷纷让路,都喊着待会儿一定要到自家店里坐坐之类的客气话。吴永泉一边应付,一边带着吴迪几人往里挤。麻雀和机器猫看到情况复杂,提高了警惕,将吴迪护在中间。

吴迪挤到内圈,一看,好家伙,看个头就不愧石王的称号,这块大石头足有一人多高,直径一米多,跺在那里跟座小山似的。有三男一女四个人正围着石头,拿着砂轮在四个面上同时开窗,各个脸色凝重,周围的人们也不时的指指点点,说的都是些没营养的怪话。

吴迪皱着眉头,看着这块大家伙,这么大的个头,如果出极品的话,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部位有货,那该值多少钱啊?他奶奶的,来晚了!

开窗很快,不一会儿那四个人就相继停了手,不过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难道擦垮了?

下午的光线很足,吴迪能看到两个窗口,打量了一番,这两个窗口都开在毛料表现最好的地方,看来这几个人都是高手。可惜石头不给面子,开出来一水的狗屎地,甚至还有一个地方露出了一片鸡爪绺。

吴迪摇摇头,背面开窗那两个人的脸色也不好,这么大一块石头,四个面居然同时擦垮,那得多么惊天的霉运才成啊!

四个人凑在一起小声说了几句,忽然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梗着脖子,起了高腔,那个女孩咬着牙横了他一眼,他才颓然低下头去。讨论的声音又低了下去。

吴迪听旁边的人给吴永泉的讲解,已经知道了情况。这四个人是集资买的毛料,一共花了三千五百万,穿红色T恤的那个中年人是大户,剩下的三个人加起来都没他出的多。现在的情况是,开窗的结果不理想,几个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最少那个黄头发是想把石头卖掉,其他人多半是坚持继续赌。

几个人又小声嘀咕了一会儿,似乎年轻人让步了。中年人喊来店老板,让他找叉车,准备直接切石。玉器街有专门的叉车,很快就到了,随车而来的还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

石头太大,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放到解石机上,周围的店老板走了一大半,整条街上都在风传石王擦垮了。那几个人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你总不能挨个去堵大家的嘴吧?再说这毛料开窗的表现也确实是不给力。

又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解石机从有三条蟒带的那一面片了一片皮壳下来。还没能等拿水冲洗,穿蓝色T恤的年轻人已经忍不住跳了起来,

“出绿了!涨了!”

黄毛和女孩对视了一眼,激动地挥舞了一下拳头,连忙凑上去看。

人群呼啦一声,纷纷都朝前挤,吴迪被推的踉跄了几步,离那毛料更近,方向又正好冲着片开的那面,看的很清楚,暗自摇头道:

“涨?看这表现只怕不亏就该感谢上帝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