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秘密仓库

一顿饭又涨了不少见识,让吴迪很有一股冲动,如果能走遍天下,尝遍美食,搜尽奇宝,这日子该会多么的惬意?不过,跟着麻雀和机器猫这两个大老爷们有点煞风景,什么时候才能换上那两个小女子呢?吴迪不知道怎么回事,闻斓和孟瑶竟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难道……靠!自己怎么能比郑毓明还无耻?!

由于下午还要看石,所以大家喝了一瓶啤酒就直接上主食了,这一顿饭吃的很快,从开始到结束还不到一个小时。

阿朗并没有回店里,而是领着吴迪他们走到了一个居民区,这里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是那种二层的小楼,还带一个院子。不过户与户之间的过道就比较窄,基本上不可能进车。

阿朗推开一扇红色的大门,和一个黑瘦的小伙子打了个招呼,领着吴迪他们朝厢房走去。

“这一块快拆迁了,听说玉器街要扩过来,大家都要门面不要钱,现在正和政府僵着呢!”

西厢房有一个地下室,三十多平米,里边稀稀拉拉放着几十块石头,吴永泉笑道:

“这是阿朗的秘密仓库,货色比店子后边那个仓库里好得多,每人限购一块,多买要加钱,是吧?阿朗。”

“没错,这都是我做这行二十几年辛辛苦苦存下来的,现在这样的好货不多见了。仓库里的石头也越来越少了。”

“呵呵,今天我带了两个人,应该可以平价买三块,哈哈哈,这下该心疼了吧?”

阿朗摇摇头,笑道:

“泉哥领来的人还说什么规矩?没事,今天你们放心选,都搬走了我都不心疼!回头去缅甸鬼子那里多抢几块就是!”

吴迪粗略的看了一下,货色比店里的略好,但也达不到阿朗形容的那种,看来这是他们做生意的一种策略。暗自点了点头,他也不在意,开始一块一块的细细查看。

一共五十多块毛料,开窗的估计有三十多块,剩下的都是全赌石。仓库的灯光还算亮堂,不像瑞丽那边的老乡小气。阿朗注意到吴迪也不用手电,而且表现好的看得快,表现差的反而看的更仔细!不禁朝吴永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没事,我这兄弟学古董出身,就爱捡漏!”

阿朗闻言笑道:

“捡漏好啊,就是不知道吴老弟待会儿会不会当场解石,我也好跟着学学,改天去老王的店里捡一块,气死那个老小子!”

听了两人的对话,吴迪笑笑,没有接腔。不一会儿,他就看完了大半的毛料。麻雀和机器猫静静的站在一边,也不觉得无聊。倒是阿朗一直在猜测他的来历,这两个退伍兵应该是他的保镖,不过看这黑小子的做派,不像是什么大人物啊?管他呢,泉哥带来的,巴结着就是,就当巴结泉哥了。

吴迪蹲在一块开窗的料子前,第一次拿出了手电筒。这是一块灰色砂皮的料子,大概有二十多公斤,扁多边形。窗口开在宽面上,有婴儿巴掌般大小,露出了一片白雾。有雾必有翡翠,有翡翠却不一定有雾。只是这片白雾表现不怎么样,肉眼可见结晶颗粒,下边的翡翠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好水种。不过吴迪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块不是玻璃种也是高冰!

手电照上去,窗口泛出黄色的光晕,光晕的最外边,是一层淡淡的绿色。有绿,但不太多。这是吴迪给出的判断。又仔细查看了其他特征,最终得出结论这是一块细豆、飘花的料子,但为什么感觉却会是高水种的呢?用天书一试,忍不住暗自摇头,果然是神仙难断寸玉,这分明是一块秧苗绿的老坑玻璃种,自己怎么会判断的如此离谱?

问了一下价钱,吴迪接着往下看,快看完时又发现了一块毛料,形状古怪,像被人扔地上踩了无数脚,又随便找了些黄泥给糊起来一样,很没型的一块黄砂皮。松花表现分散,蟒带不明显而且很短。吴迪懒得再看,用天书直接一试,冰种粉紫罗兰。

剩下的几块没什么好看,吴迪指着刚才那两块问价,阿朗笑道:

“泉哥在这儿,我也就不乱说了,两块石头表现一般,但个头不小,一共收五十万吧。”

吴迪想了想,点头同意,阿朗笑道:

“走吧,去店里划账。”

他喊来院子里的小伙子,让他将毛料送到店里,带着吴迪先走了。店门开着,正有两个客人在挑毛料,看到阿朗回来,一个利落的中年妇女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吴永泉笑道:

“嫂子,好久不见,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那女子笑道:

“老了,比你们家彤彤差远了,你们慢慢看,我先回去吃饭了。”

说罢,和阿朗、吴迪他们打了招呼,走了。阿朗笑道:

“我这店面后边也是个仓库,吴老弟还看不看?”

吴迪笑着点点头,跟着阿朗朝后院走去,那两个客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跟了上来。

仓库不小,足有七八十个平方,可只有一个角落里散放着几十块毛料,阿朗打开灯,说道:

“吴老弟来的不凑巧,为了筹集资金,我们把能卖的货都卖的差不多了。11月的时候,大家会和阳美人一样,集资去缅甸抢石头。那才是大场面。吴老弟若是等到公盘结束再来,几乎家家都是满仓!”

那两个客人听了阿朗的话,小声聊了两句,走过去看石,吴迪也笑道:

“我就是喜欢捡漏,真给我什么表现很好的石头,我也不一定会要,还是这些好啊,容易出大涨!”

“走吧,咱们去店里喝茶,让他在这儿慢慢看,吴老弟是用看古董的眼光在看石头,阿朗你想偷师也偷不来。我说兄弟,这石头各个可都是几十万的高龄,你可要看仔细啊!”

最后一句话让那两个埋头看石的人也笑了起来,吴迪拿指头点了点满脸搞怪的吴永泉,笑着看石去了。

仔细看了几块后,吴迪加快了速度,有的甚至直接动用天书,平洲能人不少,这些剩货里确实没什么好货色。其实这也好理解,一人计短,百人计长,你看不到不代表别人看不到,藏得再深的好石头也架不住各类人一遍又一遍的筛选,更何况还有些愣头青不管好坏,直接推出去砍了的都不少,想捡漏,谈何容易?

那两个客人看的就要慢多了,而且他们好像还发现了目标,吴迪看了一眼,是一块豆种的料子,真要买的话赚不了多少,但至少不会赔。看来他们还有点水平。没想到那两个人看到吴迪打量他们,马上就装得若无其事,好像还在到处乱找一样,生怕这个走马观花的家伙是专门跟在别人身后抢石头的混混。

吴迪有点哭笑不得,这都是哪儿跟哪儿?不就看了你们一眼,至于这么紧张吗?

角落里还剩下最后一块毛料,是一块接近方形黄砂皮的石头,除了脱砂部分感觉比较细腻外没有任何特征,属于扔到石头堆里就找不着的货色。吴迪直接动用天书,左手一搭上石面,一股若有若无的清凉气息飘了过来,高冰栗子黄!奶奶的,这居然是一块黄翡!它怎么能是一块黄翡呢?我猜着应该是紫罗兰才对啊!

吴迪叫来一边的机器猫,让他把毛料抱到前边去。阿朗一见,苦笑道:

“吴老弟,这个赌石,主要还是看石头的表现,表现越好,赌涨的概率就越高,你总是选这种石头,该不是成心来帮我阿朗销剩货的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