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毛料中的穿山甲

推荐的票票好少啊!!!吴迪摇摇头,这石头可真够幸运的,就这样也没被人大切八块,看来确实是和他有缘。他又借着手电的强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也没找出特殊的地方,只好自认失败,启动了天书!

左手放在皮壳上,一股苍凉的气息瞬间传来,沛沛然涌入吴迪左臂,转眼间就充满了整条手臂,让吴迪隐隐有了冲破手臂限制的感觉!这股苍凉的气息与普通玻璃种中的清凉气息截然不同,里边似乎包含着大量驳杂的能量和气息,难道,这里边真的不是翡翠?

吴迪发动透视,无形的眼光瞬间穿透了石面,紧接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五哥!“

“我没事,就是蹲久了腿有点麻,坐一会儿就好。”

吴迪是被刚才看到的东西吓到了。翡翠开始时是细豆,但在皮下三指处发生了变种,变成了一种介于翡翠和琥珀之间的奇怪的物质!不过从表面去看,和无色玻璃种没有二致,甚至在纯净度上还要更胜一筹。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无色玻璃种最中心的位置上,竟凝固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穿山甲!

这只穿山甲不大,连上长长的尾巴,和尖尖的嘴,还不到四十厘米。不过它身上的鳞甲、尖爪、牙齿等细节一概完好无缺,仿佛是实验室刻意做出来的精致的标本!

穿山甲前肢支地,前半身扬起,张着一张大嘴,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呐喊!而构成穿山甲的东西,非肉质,非骨质,也不是化石,吴迪估计应该是一种从没有人见过的东西。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

翡翠的成因到现在都还有争论,总体来说,岩浆学说、变质学说和交代学说比较具有代表性,W.Htein1995年发现缅甸硬玉中的固体包裹体有硬玉、黄铁矿、金红石等物质。崔文元等人在2000年通过对翡翠两相、多相流体包裹体进行专业测试,得出硬玉是由含H2O和CH4富Na贫Si的硅酸岩熔融体结晶而成,这种熔体来自上地幔。李兆麟在2001年提出变质深熔的概念,认为翡翠矿床的物源应该是多样性的,可以是岩浆成因、变质成因或者交代成因形成,从而成功的解释了熔体来源的问题。

吴迪努力想象当时的情景,穿山甲正在山石中穿梭,忽然岩浆从天而降,将它封在了花岗岩中,它奋力挣扎,却无能逃脱,只有向天悲啸。然后就是翡翠的脱硅作用,某种奇怪的物质保护了穿山甲,从而整块翡翠没有脱硅完全,造成了石头质量变轻……

吴迪站起身,笑道:

“这块石头,我要了!它跟我一个朋友的狗很像,我把它买回去,偷偷的放到那小子的狗窝里,估计能吓他一大跳!”

阿朗有一丝怀疑,吴迪似乎看出了什么。不过,他绝对不会冒着得罪吴永泉的风险去博这块毛料,所以笑道:

“你就按我当时收回来的价格给吧,二十万。”

二十万?吴迪不知道这个东西值不值钱,但绝对是很少见,尤其是其科考价值会无可估量,从这点上来说,别说二十万,多少钱都值。

交割完钱款,阿朗看了看手表,笑道:

“走吧,先吃饭,石头是看不完的!今天带你们尝尝佛山最有名的小吃——蹦沙!”

“蹦沙?什么东东?”

“它不是东东,它是蝴蝶。”

“啊?蝴蝶?蝴蝶真的……也能吃吗?!”

阿朗带着吴迪他们钻过三条巷子,来到一条老街,这条街上卖什么的都有,生意最好的是一家饭店,佛山居。店面不是很大,口气却不小!不过看来应该有些水平,现在才十一点半,而且又是背街,居然已经爆满,甚至有几个排号的客人已经坐在了店外的小板凳上。

这正是吴迪他们的目的地。老板娘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婶,看到阿朗,笑道:

“兄弟,你再不来,这座我可就先调出去了。”

阿朗一边道谢,一边往里走,

“这家店开了快二十年了,从十年前我听人介绍找到这里,就天天是这样。今天早上知道你们过来,就打招呼订了座,对,就这个如意厅,搞玉石的人最喜欢如意,哈哈,万事如意嘛!”

吴迪看着大厅里客人的桌面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蝴蝶,不禁有些奇怪。等到走进了包厢,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那个,朗哥,我怎么没看见蝴蝶呀?”

“莫问莫问,等会儿就知道了。咱们吃香辣的,还是蚝油的,或者干脆来原味?”

“香辣的吧,镇味。我吃过不少虫子,味道还真不怎么样。”

麻雀很老实,边说还边咂嘴,阿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瘦成这样,也不像个美食家呀?

“特种兵,刚退下来。”

“哦,这个蝴蝶跟你们吃的那些都不一样,十分钟后答案揭晓。剩下的我就不问了,扎蹄,大良野鸡卷、炸牛奶、三水狗仔鸭、甘笋蒸饼、石湾鱼脯、柱侯酱鸡,再炒两盘时蔬,咱们来个小吃大荟萃!”

最先上的就是蹦沙,吴迪一看,这哪是蝴蝶,这分明是蝴蝶形状的油炸面食!这个阿朗,把忽悠人买石头的劲拿出来忽悠吃的!

阿朗示意大家动手,吴迪先拿起一个小心的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

“嗯,好吃!入口甘香酥化,咸中带甜,甜中有脆,脆里挽个辣花,吃上一口让人嘴角都能滋起一股够香够咸够松脆的爽劲!”

阿朗听了哈哈大笑,

“小吴有意思,你是不是刚刚复习过星爷的《食神》啊?这词还一套一套的?”

吴迪一动手,麻雀和机器猫也就都不客气,各自拿了一个大嚼,阿朗和吴永泉也拿了一块,放在嘴里慢慢的品味,第二个菜还没上,蹦沙居然空盘了!

“老板,再来一盘蹦沙!扎蹄也加一份!”

阿朗想起麻雀和机器猫是退伍兵,这菜量可不能照正常点,吴迪拦住他说道:

“够了,够了,实在不行到时候看什么受欢迎再加,不是还有主食的吗?”

菜上的很快,不一会儿就齐了。阿朗让服务员一人开了一瓶啤酒,开始介绍:

“这狗仔鸭是用狗肉酱焖的番鸭,吃起来肉质有点像狗肉,很香浓。里面的凉瓜是和鸭肉一起焖的,吸收了酱料的味道,又香又软,最好吃!这道柱侯酱鸡是佛山最有名的菜系,已有一百八十多年历史了,是典型的岭南风味。柱候酱是一名叫梁柱侯的厨师发明的,是他自制的一种酱料,可以用来做鸡、鸭、鱼、肉,统称柱侯系列,我还没吃过比这家店更正宗的呢!你们走的时候也可以带上点,这里有包装好的酱卖。这是大良野鸡卷,最坑人,来,先尝尝。味道不对吧?这菜名为野鸡,原料实际是猪肉,野字的意思,就和野史一样,野史正史不可同比嘛!说白了就是起个名字忽悠人!”

每道菜尝了一口,吴迪笑道:

“不错不错,虽然我是北方人,对酸甜口味不感冒,但这几道菜确实经典,咸甜搭配合适,能适应绝大多数人的口味,是不是老板做了改进?”

他指着大良野鸡卷笑道:

“这个菜确实坑人,要是不知道究竟,冲着野鸡而来,却吃了一肚子的猪肉,岂不是要跟老板娘打起来?”

“哈哈哈,你还真别说,每年总会闹那么两回笑话。”

吴迪夹了块扎蹄,品了品,说道:

“这东西我们老家叫手拉手,大手拉小手,人手拉猪手,哥俩儿好啊!”

“还有东方不败!”

感情麻雀也知道!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