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得意居

电话里,胡自力重点汇报了专场拍卖会的事情。

因为陆子冈惊天神作的原因,最近京城成了全世界翡翠玉石爱好者聚焦的中心,再加上绿光首饰在米兰国际珠宝展上一炮走红,这一段时间在业内被传的神乎其神。听说要举行专场拍卖,胡自力和钟棋的拍卖行联合发出的邀请都收到了热情的回复,还有很多人得到消息,自己主动报名,人选之多,让他既是骄傲又很是苦恼。

挂了电话,吴迪想到正为名单焦头烂额的胡自力看到石头时的表情,一阵幸灾乐祸,可是有的人注定不能想,胡自力又追了个电话过来,玻璃种储备告急!需要吴迪那位朋友大力帮忙!因为他和钟棋这次的拍卖的目标是突破一亿美元!

吴迪听了不由得苦笑,玻璃种他倒是有,可是那些毛料都在胖子的仓库里堆着,他不敢找人解啊!

吴迪一拍脑门,得了,他就是天生的劳苦命!从平洲赌了往回发吧!本来以为拍卖成功举行,参加公盘的钱就不必担心,终于可以轻松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好好地赌回石头了。现在倒好,非但钱没到手,还得替这帮家伙们干苦力,你们以为玻璃种是大街上的石头,想捡就能捡着的吗?

认命了的他继续使用天书来看石,可惜逛遍了市场也只买到两块冰种的料子,等麻雀他们办完托运回来,吴永泉就带着他们转战老街。

“我这几年过来的比较多,这的老板大都认识我,先去这一家老板叫阿朗,很好的一个人,前几年我帮过他一个很大的忙,所以待会儿不必客气,想出什么价位直接跟我说,我帮你要就是。”

相比新街的繁华与热闹,老街就显得有点冷清,这里的店面都很新,看来是刚刚整修过,但是街道很窄,再加上不少店面都在门前支了摊子,所以显得有些凌乱。

“这里的交易才是真正的大交易,有的店一年也做不了几桩生意,但可能比刚才我们去的玉器城还挣钱,原石的利润有时候比成品珠宝高多了!”

吴永泉看着熟悉的街道叹道。这个地方他每年都来十几趟,很多老板都把他敬为贵宾,这次的吴迪也是个不差钱的主,眼光好像还很厉害,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有所收获呢?

吴永泉心中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他原来也是个赌石迷,可是自从九年前一次赌垮,落了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之后,就痛定思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干起了掮客这一行。因为介绍的店家好,这几年时间竟然重新积攒起了一份家业,妻子和儿子也回到了身边,这让他感慨万千,对待赌石的态度更加的端正,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领域,他这辈子就是掮客的命!

阿朗的店名叫“得意居”,如果不是在这条街上,一定会被人认为是一家餐馆。门面不大,店里布置的也很普通,长条形的店面两边靠墙各有一排货柜,在靠里边的地方有一张办公桌,放着电脑,没看到有伙计。阿朗四十多岁,黑黑瘦瘦,很爱笑,而且一笑就露出满口的大白牙,见到吴永泉登门,满嘴叫着泉哥扑上来就是一个熊抱,然后才和吴迪他们一一握手问好。

寒暄过后,吴迪开始看石,他一进店就注意到了放在办公桌脚底下的一块带点圆柱形状的不规则长方体毛料,黑色皮壳,长度接近一米,一端稍大。如果是刚从店外走进来的人,因为光线的原因,很容易将那东西误认为是一条大黑狗。

从上边看下去,这块毛料有着明显的摩西沙的特征,黑乌砂皮,不用手去摸就知道很粗。但它给吴迪的感觉很怪,似乎它的外表和内在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就是说虽然有很粗的皮壳,但是如果里边有翡翠的话,种水不会随皮壳而走,相反很可能是高种水。

吴迪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他既然有感觉,这毛料就一定不会错。他指着毛料问道:

“朗哥,你把哪个场口看门的黑狗给拐家来了?”

阿朗放声大笑,

“摩西沙的看门狗,几乎绝版的大料,刚从那边弄过来不久。”

摩西沙场口位于乌鲁江上游,老场区的东部,开采时间较早。著名的老象皮就是摩西沙山石。而且摩西沙的墨翠也很有名,有材质细腻、种水上乘等特点,和木那的墨翠并称于世。

摩西沙的毛料很少大于五公斤,但是也有例外。它出产的大料要么是极品,要么是砖头。而且极品里面,百分之八十还要赌裂和赌棉。

吴迪蹲下身子,开始看毛料朝着店门的一面。刚才因为光线的原因,没有太注意,在这个面的中间有一道二十厘米长的蟒带,蟒带上被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开的位置很取巧,吴迪比划了半天,最终认定,换成他也会选择这个地方下刀。不过开窗效果差强人意,没有看到绿色,露出的翡翠种水也不太好,最多看到细豆。

吴迪摇摇头,从皮壳判断,种水的表现算不错的了,但是蟒带上都取不出色,这块石头就危险了。这一面还有两片松花,分布的范围不小,不过比较散。其中一片也开了一个小窗口,露出无色的翡翠,进一步验证了吴迪的判断。

看完这一面,吴迪喊机器猫搭把手,准备把石头翻过来看看。两个人一起用力,石头在地上滚了半圈,露出了另外一面。吴迪奇怪的看看手掌,难道他的力气又长了?机器猫用脚蹬了蹬毛料,说道:

“五哥,这石头重量不太对。”

阿朗伸出了大拇指,

“是不对,这石头买的时候挺便宜,一直以为是被人做了假,但我亲自看过,不像。既然不算很贵,而且我都没看出什么破绽,弄回来也不至于卖不出去,所以就把它买回来了。等到进店的时候,一个老搬运工一语道破天机,这石头太轻!后来过了秤,这毛料比正常的重量,应该轻了大概有二十公斤左右。”

吴迪又仔细的看了刚才开窗的地方,没有作假,用手蹭了蹭粗砂皮,很牢固,也不像是后来滚上去的。然后看新露出来的这一面,居然也有两条蟒带,而且每条蟒带上首尾都开了一个窗口,竟全部是标准的狗屎地!

吴迪指着窗口笑道:

“朗哥自己开的?”

阿朗摇摇头,笑道:

“既然知道不对劲,我哪敢动手?现在这石头在这条街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弟,我劝你还是看看其它的石头吧,这个再看也是浪费时间。”

“因为它轻?”

“不是,没一个人发现这个秘密,所以我才说这位兄弟厉害。是因为这六个窗口,是四拨人分别开的。”

“四拨人?你是说这块石头最少过了四道手?”

“哈哈,我就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你吧。第一个人三百万买了,开了细豆那两个窗口,转手平价过给了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又开了这两个窗口,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忍痛出手。最后合伙买下这块石头的两个人最有意思,他们打赌,谁的窗口开得好,这块毛料就归谁。两个人都选在一条蟒带上开口,结果你也看到了,打了个平手。那两个人各赔了五十万,二十万又转给了我。呵呵,这些人要是知道这块料轻了几十公斤,我出手都出不了,哪还能倒这几道手再收回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