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臭鱼烂虾三两只

奥德赛沿着笔直的大道,飞驰上了机场高速,高速上车很少,速度刚加到一百三十迈,一辆白色的捷达忽然从旁边的道上别了过来,超到前边的时候,还故意点了一下刹车。副驾驶位的陆钢一声惊呼:

“小心!”

正扭头和后座吴迪说话的郑毓明用眼角余光看到,霎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大脚刹车,同时向右急打方向盘,车子一歪,差点侧翻,单边轮子着地,滑到了旁边道上。

捷达继续朝这边并道,郑毓明不等车子摆正,一脚油门到底,奥德赛2.4升i-VTEC发动机发出一阵厚重的嘶吼,车子一下窜了出去,撞开捷达刚刚探到这边道上的右前角,飞驰而去。

吴迪坐在后座,听到惊叫,虽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也明白多半是要发生车祸了。顾不上抱怨,连忙抱死了椅背,依然被随后急刹巨大的惯性甩的站了起来,头狠狠的撞在汽车顶棚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又被向前急窜的车子狠狠的摁到了座位上。接着就是一声巨响,车子猛地一震,斜着朝前方飞驰而去。

看到车子平稳下来,他一阵后怕,这他妈的差点英年早逝!一边揉头,一边问道:

“郑哥,怎么回事?”

“有人想截停我们,妈的!那辆捷达还没上高速老子就看到了!一直咬着我们,我以为也是去机场的,没想到刚才忽然窜到咱们前边踩刹车!老子到了另一个道,居然还敢跟过来继续别!老陆,打电话喊弟兄们过来!”

“算了吧,等你的人来了,早跑了。”

陆钢系了安全带,但是鼻子好像也被撞了一下,出了点血,说话声音有点闷。

“你们谁记下车牌了?”

“没有,记也没用,要是成心,八成是套牌。”

郑毓明沉吟道:

“也不知道他们冲谁来的!我看不如这样,先把吴老弟送走吧。吴老弟,你行李先别拿了,等会儿直接从机场回京城吧!”

“我靠!有这么惊险吗?不会是马路杀手吧?”

“不是,绝对是故意的,第一下还有可能是意外,接下来那一下怎么解释?”

陆钢忽然一拍大腿,

“我想起来了!刚出来的时候,街角好像就停着一辆白色的捷达!奶奶的,早就盯上我们了!”

郑毓明的脸色很难看,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向后看,那辆捷达早不见了踪影。

陆钢的脸色也很黑,忽然又道:

“只怕老郑你那里的伙计出问题了!估计是从今天下午开始盯上的。”

吴迪摇摇头,说道:

“不一定,宝哥匆匆来了两次,说不定是盯他的人干的。不管是冲着我们谁来的,这绝对是一伙亡命之徒,一百多公里的时速,出了事可不是小事。”

“妈的,别让老子知道他是谁,否则非把他龟儿子沉到珠江里去!”

郑毓明面色狰狞,一掌排在喇叭上。

“算了,先把小五送走再说。回去慢慢查,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

陆钢看样子也不是善茬。

胖子虽然没有透吴迪的底,但是专门郑重的跟陆钢交代过。陆钢想起胖子的话,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打湿了,如果吴迪在这里出了事,万一他家里人迁怒,他和老郑只怕要亡命天涯!

吴迪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些人应该是冲着宝哥来的,临时见财起意,殃及了我们这些池鱼。刚才送宝哥的时候我看他好像带着保镖。”

吴迪忽然想起看到宝哥保镖时的想法,会不会那就是天书的示警?也不对,如果是从下午就开始盯上了,他身后的尾巴干什么去了?

“宝哥是道上混的,这几年虽说上岸了,有人对付他也很正常。回头我跟他打个招呼。”

吴迪暗道:

“怪不得出手那么大方!珠宝没有统一的定价,赌石更是难以测度,用来洗钱倒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主意敢打到我的头上,也算你们倒霉,说不得老子要纨绔一把,看看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吴迪知道这次多半是冲着他来的,但是为钱还是为其他的什么,他也说不准,怕两人担心,也不多说,先见到麻雀和机器猫再说。

麻雀和机器猫走出机场的时候,穿的是一身便装,两个人所有的行李就是一个背在机器猫肩上的双肩背!吴迪看过两个人的资料,一眼就认了出来,冲两人挥挥手,走到一旁等候。

麻雀是吴迪老乡,今年二十四,小吴迪月份。不过已经有六年的兵龄,其中五年都是在特种部队里度过的。他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出头,偏瘦,但看起来就像钢条一样,韧性十足。

机器猫,是东北农村的,今年二十三,也有五年的兵龄,而且一去就是特种部队,听说在家里练过。标准的军人身材,腰背笔挺,配上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哪有半分电视里机器猫的憨厚?

两个人走路很快,但有点懒散,不像是刚从部队出来的样子。看到吴迪,快跑了几步,一个立正,也不管机场人来人往,就大声喊道:

“首长,马良(纪良才)向您报到!”

麻雀的手刚举起一半又讪讪的放下,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机器猫倒是完成了全套动作,而且一直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

吴迪苦笑一声,在路人好奇的眼神中上前搂住了麻雀的肩膀,

“我哪是什么首长?搞得这么多人看着,如芒刺背啊!”

麻雀挠挠小平头,笑道:

“五哥,平时喊习惯了,嘿嘿。”

吴迪给两人介绍了郑毓明和陆钢,准备带着他们上车,陆钢伸手一拦,

“小五!”

“没事,这两位兄弟到了,他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了,正好陪他们玩玩。”

“怎么?有事?”

机器猫反应很灵敏。

陆钢将刚才来机场路上发生的事情一讲,机器猫的眼里迸射出一道杀气,沉吟道:

“五哥,要不你和麻雀先回京城,我留下来陪他们玩玩。”

“走吧,我还没那么娇气!要是现在就灰溜溜的回了京,传出去还不堕了我们老钟家的威风?那些人不出手则罢,敢再出手,就给我把他的爪子打断!”

酒店的自助餐营业到十二点,几个人凑乎着吃了点,陆钢和郑毓明满怀心事的回去了,吴迪对麻雀和机器猫笑道:

“有没有兴趣出去看看羊城的夜景?”

“正有此意,你和麻雀先走,我随便转转。”

吴迪看了无所谓的麻雀一眼,暗暗点头,看来两个人的大脑是机器猫。

带着麻雀出了酒店,吴迪是哪儿偏就往哪儿走,不一会儿,目视前方的麻雀嘴角溢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

“来了,三个人。”

吴迪像没听到一样,转身走进了路边一条小巷。这里的路灯被人打坏了大半,整条街道显得黑乎乎的,路旁的垃圾桶里不时传来老鼠的咀嚼声,听起来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走了一半,麻雀站住了,两人前方的黑影处缓缓踱出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西瓜刀,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左手掌心,满脸的戏谑表情。

两人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人手一把厚背西瓜刀,正是下午买走吴迪靠皮绿的中年人!

“是你们?刚才在高速路上是不是你们?”

“刚才算你小子命大!奶奶的,老子也不贪,下午你黑我五百万,现在连本带利还我一千万就行!小六,拿电脑给他转账!”

麻雀奇怪的看了吴迪一眼,小六,这号码排的还挺紧啊。

“哥儿们,你这就不上道了,石头我没有非要卖给你吧?是你抢着要的,这赌石哪有算后账的道理?”

“妈了个逼的,跟老子讲这些!你知不知道那是江哥的钱!快点痛痛快快的还回来,再让老子打你一顿出出气,这事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老子要你一条腿!”

小六急了,买石头的钱有四百万是他出的,那不是他的钱,而是他刚刚替老大收回来的高利贷,今天晚上要是填不上亏空,明天江老大能要了他的命!

站在巷道里堵住吴迪他们的黄毛年轻人忽然无声无息的倒下了,他的西瓜刀也落到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手上,机器猫从黄毛的背后露出了脑袋,懒洋洋的说道:

“臭鱼烂虾三两只,五哥说怎么处理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