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不远处正在看石的陆钢早就靠了过来,听到吴迪要买这块被行里人称为“失心裂”的毛料,连忙阻止道:

“小五,这个价格纯粹是老郑乱标的,他每次都拿这块石头难为人,根本就没存心卖!你可别上当!”

“我有八成的把握不会垮,再说了,最多不过是把靠皮绿那五百万还回去,还有玻璃种那三千万打底呢!”

陆钢瞪了郑毓明一眼,说道:

“小五,你知道羊城玩石头的管这块料子叫什么吗?”

“叫什么?一块石头难不成还有自己的名字了?”

“刚才你买那块叫黑美人,往好了解释就是极品墨翠黑美人,往差了解释……你想,美人爱什么?”

“爱英雄啊?”

“爱个屁的英雄,爱钱!一千万去赌那么大点一块石头,开不出来极品玻璃种墨翠都是个赔!还有,你再念念这个名字。”

“黑美人,怎么了?”

郑毓明站在一旁,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关系似的,反而没心没肺的插嘴道:

“黑美人,嘿嘿,黑每一个人!”

“我靠!老郑,这名字是你起的?也太不地道了!”

“承蒙大伙厚爱,给我的石头赐名!”

总算这个家伙还没无耻到自己起名的地步!吴迪指着面前裂成四瓣的毛料问道:

“那这块叫什么?”

“失心裂!”

“失心裂?”

“对,一样,往好了说就是心都裂了,往差了说就是老郑他娘的想钱想的发失心疯了,这块又是裂的,所以又叫失心裂!”

吴迪差点喷了,看这老郑的样子,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这人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些?

“你们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不是这几块石头,我老郑凭什么爬的这么快,三年的时间就超过了号称羊城赌石第一家的老张家?”

陆钢早在一年前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此刻听到郑毓明亲口承认,心中一动,问道:

“怎么?准备改变思路了?”

郑毓明吓了一跳,看了陆钢一眼,说道:

“行啊,老陆,哥儿们还没开始,你连结局都猜出来了?没错,这几块石头我准备出手了。现在生意已经走上正轨,再搞这些歪门邪道,凭白的惹人笑话!”

“那你是说,我是赶上好时候了?再早点来,就算想买你也不会出手?”

郑毓明苦笑道:

“即便你现在想买,我也不想出手,这块毛料百分之九十九是个垮,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吴老弟啊!”

“行了,就冲你这句话,我赌定它了!你们谁敢跟我对赌?我赌这四分之一块里是完好的苹果绿老坑玻璃种!”

“赌什么?”

一听到要赌,郑毓明眼睛一亮,果然是酒色财气均沾的一个坏东西!

“赌今天晚上的晚饭!”

“靠!不用赌了,我请!”

“谢郑大哥吉言!”

郑毓明一想,笑了起来,输了的请吃饭,他请就代表他输,他输就代表着吴迪赢,吴迪赢一顿晚饭也没什么,可是他赢了就代表着这块毛料能开出老坑玻璃种!

粤省的人都比较讲究彩头,郑毓明这无意间的一句话无疑给了陆钢一些信心,他也放弃了劝阻,说道:

“奶奶的,你小子要买就买吧,不然这块石头还不知道要在这儿放多少年,老子都他妈的怀疑这辈子都见不到结果了!”

这块“失心裂”果然威力无比,连陆钢都开始脏话连篇了!

按八折价付款,石头归了吴迪。郑毓明和陆钢两个人比他还急,一个劲的催他出去解石。吴迪笑道:

“你们抱出去解,直接告诉我结果好了。我还有两块石头要看。”

“靠,你不在场,到时候非说我们把你的玻璃种弄裂了,我上哪赔你去?”

“我不敢看好不好?要解就解,不解我运回京城再解,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告诉你们结果!”

“算你狠!”

郑毓明叫来伙计抱上石头,准备出去解石。陆钢追了一句,

“你真不看?”

“不看,与其提心吊胆的,还不如在这里看石头畅快。”

“原来你小子也有怕的时候啊!哈哈哈!”

503号也是一块好毛料,就是癣多了点,其实也不算太多,只是几乎包裹了整个石面而已!从已开的两个窗口看下去,这癣似乎深深的渗入到了毛料内部,按道理,这就是一块废石,居然也堂而皇之的被老郑摆到了仓库!

吴迪没有追究老郑为什么会把这块毛料放到仓库,他是真的对这块石头有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很奇怪,他第一眼看到这块石头的时候,他脑海中想到的居然是陪闻斓和孟瑶去潭柘寺上香时的,进入那香烟缭绕的观音大殿时的感觉。这会儿再看,这种感觉却又有点捉摸不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迪绞尽脑汁都抓不住这种感觉,忍不住暗骂一句:

“这该死的老郑,从哪儿找来的这些极品,一个个都让人疑神疑鬼,又欲罢不能!”

他抱着石头东看看,西看看,死癣、活癣、直癣、猪鬃癣……谁他妈的能认出这石头上都是些什么癣,老子敬他当二大爷!

吴迪反复折腾了半天,终于无奈的站了起来,算了,人力有时而尽,赌感觉吧。

他喊来伙计,要结算这块石头。那伙计仿佛看怪物似的看着吴迪,这老板从哪儿找来的奇葩,看这架势,敢情是要把店里的招牌一网打尽啊!

正在解石的郑毓明闻讯赶来,看到是这块石头,也吃了一惊,

“老弟,黑疤你也看上了?”

不等吴迪回答,这老小子又笑道:

“算了,给他拿上,今天我也豁出去了,就陪吴老弟玩!”

吴迪笑道:

“黑疤?往难听里说是说老哥你够黑吧?我说你这里的石头还真的各个极品啊!让人看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即便这几块都切垮了,我这趟羊城也没白来,赌石技术大进啊!”

“大进?大栽跟头差不多!那块”失心裂”已经解开了,三块几乎裂成渣渣,剩下那一块的游龙绺贯穿了整个石面,还不知道是不是往下渗了,不过我看也是废的多。小五你节哀吧。”

陆钢跑进来通报最新消息。

“不打紧,不是还有三千万垫底的吗?”

“你小子就喜欢乱整!不过我看再疯狂,也没你在瑞丽那次疯狂,那简直是拿钱不当钱,当废纸在扔啊!”

吴迪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把这块也拖出去砍了,我再看最后一块!”

“还有?又是什么极品石头?”

“嘿嘿,99号,极品号码。”

“99号?我怎么没什么印象?老郑,你又整什么极品石头放那了?”

“没有啊,我这几块极品都被吴老弟看遍了啊?”

郑毓明迷惑的和陆钢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我晕,傻乎乎的在这儿猜什么,看看不就知道了!”

吴迪迈步朝仓库的另一头走过去。陆钢着急,几步窜到了前头。

“这他妈的就是一块垫脚石嘛!老郑你也太坑人了,就这还要二十万?!”

“咦,谁把这块石头放进来的?记得昨天我吩咐他们搬过去,垫2号解石机来着!”

吴迪这下子也有些吃不准了。他赌石一靠天书,二靠感觉,三靠猜老板的心理,尤其是老郑这种人,有水平,有原则,一般不会乱来。石头能放到仓库,一定有他的道理,那几块极品虽然风险极大,但也都有一点可赌性。所以他认为这块毛料也是如此,没找出特征不代表没有,多半是他自己看漏了。可是现在连老郑都这么说,这莫非真的是一块垫脚石?

靠,疑神疑鬼干什么,看不准的凭感觉,这块石头说不定真的有古怪,再说也才不过二十万,买了!

下了决心之后,吴迪又不安心了,这个,这个……既然都决定买了,是不是可以用天书小小的看一把?

他像心里关了三只小猫似的,痒痒的恨不得掏出来挠挠,

“这诱惑真的好难抵挡啊!话说,当年老一辈的先烈们是怎么扛过敌人美人计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