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摘招牌

人群中传来一声大叫:

“哎呀,小兄弟,你喊慢点,我还要出价呢!”

“哎呦!你怎么不早说,这,这……”

吴迪懊恼万分,一副想毁约的样子。

“做人要讲信用,小老弟,五百万不少了,是你买这块石头的十倍,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中年人阴测测的说道。

吴迪左右为难了片刻,咬咬牙一拍大腿,

“算了,我交你这个朋友!就五百万!”

陆钢在人群中摇了摇头,退了出去,满脸的迷惑。

交割了钱款,石头归了中年人。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那中年人得意非常,

“伙计,把这边给我擦开!各位,这块石头解开后可是要卖的,大家瞪大眼睛瞧好吧!”

“大兄弟你可占了个大便宜!我看你也别擦了,我再加五十万,让给我得了。”

刚才那个喊还要加价的中年人没有放弃,直接开出了个高价,一个年轻人似乎意动,奈何中年人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吩咐道:

“快擦,早点弄出来,省得大家等的心焦!”

吴迪挤出人群,接下来没什么看头,无非是又上演一出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的老戏码,下次算计人可得摸好了底,要是刚才那个中年人出不起钱不就糟了?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四点,速度快点晚饭前再看个几十块毛料,吃过饭干脆挑灯夜战,今天把石头看完算了。

吴迪正在看石,陆钢和郑毓明蹑手蹑脚的凑到他身边,吓了他一大跳,陆钢才不管他,小声地问道:

“兄弟,怎么回事?”

“刚才忽然感觉不好,那块石头怕是靠皮绿。”

陆钢点点头,

“不过你也不应该那么着急,喊慢点最少多卖五十万!”

“呵呵,郑大哥给伙计打过招呼,我已经省了十万,这块石头净赚四百六十万,看样子今天晚上这顿饭终于轮到我请了。”

陆钢站起身来,信心满满,

“还有两个小时,你小子想请客,没那么容易!哥哥我还没出手呢!”

郑毓明翻了个白眼,

“靠,敢情你们两个真拿我这儿当提款机了?”

“滚一边去,老子照顾你生意还在这儿唧唧歪歪的,当心我弄一块最贵的石头让你五折!”

郑毓明差点没被一口吐沫呛死,狠狠地瞪了陆钢一眼,败退。临走还不甘心的回头说道:

“待会儿别抱着老子大腿哭就算你狠!”

两个人还没走远,吴迪的电话响了,还是钟麒麟,

“小五,晚上六点的机票,七点五十到,你安排人接一下,这两个可都是好兵,别委屈了他们。”

“大哥,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怎么这么快?”

“他们劳教的地方就在滇城,早送走早了,省得看着伤心!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兵王,一时冲动什么都没了,唉。”

“放心吧,大哥,我会替你照顾好他们的。”

收了电话,吴迪摊摊手,

“听到了?晚上有两个兄弟要过来,接了机一块吃吧。陆大哥,慢慢挑,我们争取让郑大哥心疼的睡不着觉!”

“我靠!一块三千万,一块五百万,我已经睡不着了好不好?老陆,你说我这是不是叫引狼入室啊?”

陆钢也苦笑道:

“这小子太诡异,我现在也怀疑他在我店里买的田黄有什么问题,哎,你老实交代,到底有鬼没鬼?”

吴迪暗笑,

“有鬼,当然有鬼,还是只国宝大熊猫鬼!你们都去看什么玻璃种,没想到最宝贝的石头还在我包里躺着睡大觉呢!”

既然准备看到晚上,陆钢反而不着急了,准备出去和郑毓明喝会儿功夫茶,吴迪想今天晚上完事,当然要抓紧时间,就推辞不去,继续看毛料。

两块毛料没看完,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嘈杂声,一个尖利的声音尤其刺耳,

“妈的,老子五百万的石头你出两万,我砍死你!”

吴迪微微一笑,继续看石。不一会儿,茶还没喝上的两个人跑了进来,陆钢顾不上满头大汗,一伸大拇指,赞道:

“我就说小五是高手,那块石头果然是靠皮绿,薄薄的一层连一厘米都不到!那个中年人疯了,奶奶的,差点咬了老子一口!”

“吴老弟,我看你这两天要小心些,那几个人好像不是善茬。”

郑毓明没有太兴奋,反而有点担心,吴迪心里明白,能干出偷偷开窗口,再把毛料翻过来的怎么可能是好人?不过他底气十足,先不说身后跟没跟尾巴,只是晚上来这两个兄弟,就足以让一切牛鬼蛇神退散!

“没关系,今天晚上我朋友到,他就是喊一个排过来都没用!”

一列看完,编号到了201,有几块感觉还不错的石头,吴迪都放过去了,一来是朋友,二来他表现的已经足够抢眼,接下来不是极品的料子还是少出手的好。

一直看到372号,吴迪又发现了目标,一块二十多斤重黑褐色的毛料。石皮上并没有明显的特征让吴迪判断它来自哪个场口,只是看着有点像木那的料子。

木那是老帕敢场区的著名场口,

分为“上木那”和“下木那”,以盛产种色均匀的满色料而出名。木那出的翡翠基本都带有明显的点状棉,而且木那也是最著名的墨翠出产地。吴迪怀疑这就是一块墨翠。

翡翠的诸多极品颜色中,吴迪现在只拥有两种,都在猪八戒的肚子里,一块是帝王绿,还有一块是蓝精灵,现在那块石头还在常老的山庄里睡着呢。他的目标是集齐翡翠的各种颜色,自然不会放过这块有可能出极品墨翠的毛料。

拿出手电,先看反射光,再看透射光,已经可以初步确定是墨翠,而且种水不错。赌墨翠最怕的是雾下变种,白雾下面往往喜欢变蓝水和清水蓝,甚至变成白底也不奇怪。

将手放在毛料上细细摩挲,有一块脱砂的地方特别细,如果有料,种水可以看到高冰,冰玻也有可能。再看块头,估计皮下两指就能见到翡翠,从各个方面的表现来看,大概能解出十多斤的明料,算得上是块大料了。接下来看裂,没有,就剩下棉了,透视还是不透视?吴迪决定给自己留下点想象的空间。还有一个问题,他一直没想通,这么一块特征明显的毛料,怎么会没人要?一看标价,他笑了,一千万!看来老郑的赌石顾问一点都不含糊啊!

喊来伙计,一看是这块石头,那人直接给办公室里的郑毓明打了个电话。老郑屁颠屁颠的跑来,笑道:

“可算是有人看中我这块石头了,老弟,行使你五折的权利不?”

“算了,我连八折都不想打,要是一会儿再开出什么好石头,郑大哥你非跟我急不行!”

“老弟,你太看不起你郑大哥了!虽然我有这样那样的坏毛病,但人无信不立这一点可是我的底线!当年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我都能信守几百万的承诺,这点东西算什么?老陆,你是不是因为这点儿才跟我交朋友的?”

“不错!现在社会风气不好,羊城这边尤其的乱,不过我们这一辈人,靠的就是信义二字,小五你不要有什么顾忌。”

“这块石头帮吴老弟运到解石区,收五百万,要是不按这个数掏,石头我还不卖了!”

两个人的话让吴迪肃然起敬,在这个店里使用天书,是对它主人的亵渎,吴迪决定依靠真正的实力,好好的赌上一把!

看到编号587,到头了,吴迪又折回去看完前一百号的石头,然后回到420号,踌躇起来。这是一块赌裂的石头,手电从一处大裂照进去,种水几乎看到玻璃种,而且翠色介于黄阳绿和苹果绿之间,绝对的极品。

关键是这块石头不止一处大裂,还有一处和这道裂纹相交,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十字裂,而且从另一处大裂看进去,能看到不少小裂的影子。

这块石头唯一可赌的是右上边那一小块,大约五公斤的样子,吴迪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是一块玻璃种。

看了一下价格,四百八十万,可真不便宜。不过如果能掏出一公斤的玻璃种,就又是一个大涨,为什么会没人买呢?

吴迪将手电紧抵着裂缝,将眼贴了上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这一个细节看不到,等待他的就是大败亏输!灯光下,一道隐约的细细裂纹仿佛游龙一般,从大裂上分出来,向石头的内部蜿蜒而去。吴迪又仔细盯了两眼,叹了口气,收回电筒,正准备站起来,忽然被身旁蹲着的人影吓了一跳!

“靠,郑大哥,人吓人吓死人的好不好?”

“老弟,看上这块石头了?我告诉你,全羊城的高手几乎都看遍了,没有一个敢出手的!这赌裂,风险大着呢!可不能只看表面。”

不能只看表面,表面?对,就是表面!

吴迪一蹦而起,问道:

“郑大哥,这石头都裂成这样了,还有赌的价值吗?价格还这么高,当然没有人愿意出手了。”

“呵呵,刚刚我说过不能只看表面。那道游龙绺下边,白花花一片,似乎还有一个断层,如果这个断层截断了游龙绺向表皮的渗透呢?这边的皮壳上可没有裂!”

果然都是高手!吴迪心下迟疑。郑毓明接着道:

“这一块和刚才那块墨翠一样,可都是老哥店里的招牌啊!呵呵,碰见那嚣张的厉害的,领过来一看,就老实了。”

吴迪笑了:

“既然如此,这招牌我摘了!我来给大家揭开谜底!这块石头,我赌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