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靠皮绿

宝哥端起一大杯啤酒,站起来冲吴迪说道:

“谢谢小老弟,今天要不是你开出一块玻璃种,宝哥我只怕是要吃大亏!这杯我干了,你随意!”

“宝哥,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卖石头,你买石头,我这不是还多赚了500万的吗?”

“宝哥,你不知道,我这吴老弟那也是赌石界一位传奇人物,当年在京城……”

陆钢将道听途说和瑞丽的亲眼见闻一讲,宝哥的环眼登时变的比铜铃还大,

“失敬失敬,原来小老弟还是这么一位高手!走眼了,走眼了!我自罚一杯,再敬你一杯!”

“高手?乱搞的手差不多!我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把看不惯的石头拖出去斩了,没想到鸿运当头,屡屡有所斩获,惭愧啊惭愧!”

“吴老弟是干哪一行的?”

钱胖子嘴很紧,只挑能讲的讲,所以就算是陆钢也不知道,几个人闻言都立起了耳朵,

“我现在跟着师父学古玩,算是一个古玩学徒。”

“怪不得,你们这一行眼力都特别厉害,两者有相通之处,还是高手啊!喝酒!喝酒!”

酒足饭饱,宝哥匆匆忙忙的走了,吴迪几个人略带酒意的回到郑毓明的店里,陆钢想起自己的优惠劵还没有兑现,非要加入挑石头的大军,吴迪精力好得很,自然奉陪。郑毓明却有点吃不住劲了,打了个哈欠,说道:

“你们先玩,我睡一会儿!”

“这老色鬼,我看昨晚八成又偷吃了!老胳膊老腿的,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陆钢一语中的!

郑毓明仓库里的货色果然比大厅好了不止一个档次,吴迪随便翻看了几块,就发现至少一块是有绿的,种水似乎还不错。

陆钢悄悄的对吴迪说道:

“这还不是老郑最好的货,听说他还有一个秘密仓库,里边只有几十块石头,但有不少是九十年代的存货,厉害吧?”

吴迪笑道:

“那你肯定也有这种仓库了?哪天让我参观参观?”

“就你小子精!什么时候看了胖子的存货再来找我吧!”

陆钢的脸垮了下去,让这小子进仓库,还不跟鬼子进村了似的,给抄个底掉?

仓库并不是很大,毛料都是一排排的放在贴地的木架子上,最靠里的墙边有一排货架,都是开窗的半赌石和一些小石头,不算个头特小的,整个仓库毛料加起来应该不超过五百块。

吴迪看的第一块是142号,标价五十万,是一个大家伙,足有上百斤,认真的看了一圈,摇摇头向下一块走去。第二块看到一半,他忽然倒退回来,艰难的把第一块石头翻了个身,露出底面一看,暗道:

“果然,这是哪个混蛋家伙没带够钱,玩了个小把戏?”

一般来说,店家会将毛料表现最好的一面朝外,这样更容易卖出去,尤其是不容易翻动的大毛料。吴迪看第一块毛料的时候就有点怀疑,如果这块毛料只是这种表现的话,应该会扔到大厅里。等他将第二块石头翻过来看时,忽然想到会不会有人故意将第一块石头翻了个身,将好的表现藏了起来?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吴迪不由得感叹,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这毛料可是一百五十斤上下啊!他也是因为天书和天师剑改变了体质,才能轻松地翻动,那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吴迪拿出手电,开始看毛料,松花一共有两片,都非常密集,而且还有一条不太明显的蟒带。蟒带中间被人用锐物挖了一个小洞,隐约可以见到绿色。看着明显崭新的痕迹,吴迪不禁怒从心起,他直接动用了天书,一看之下,笑了起来,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好一块靠皮绿!”

他喊来伙计,直接刷卡付账。那人既然如此看好这块毛料,一定会马上赶回来。到时就当着他的面在这个地方薄薄的片上一刀,再高价转给他,也算是给了那人不守规矩的一个教训。

吴迪让伙计将毛料运到解石区,然后接着往下看。正看到第五块时,忽然听到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这142号石头哪去了?妈的,老子就是回去拿了点钱,哪个混蛋就把石头截走了?”

吴迪抬眼朝门口看去,是一个穿着讲究,相貌堂堂的中年人,不过此刻他的表情有点狰狞,喘气的声音仿佛一个破风箱,站的老远都能听到。他偷偷一乐,也不介意别人骂他,蹲在地上继续看石。

那中年人在门口大声呵斥伙计,说他们店里不讲究,有客人专门偷看别人看石,然后抢先下手截胡,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这时,一个年轻人匆匆的从外边跑进来,在那人耳边说了几句,那人脸色一变,转身出了库房。

吴迪站起来,喊过来一个伙计,说道:

“走,休息一会,先把刚才买的那块解了。”

解石区,吴迪果然看到了那个中年人,正坐在他那块毛料上郁闷的抽烟,还有两个年轻人满脸愤色的在原地打转。

伙计走上前去,礼貌的请那人起身,石主要解石。那人一蹦跳起来老高,一双和脸盘有些不协调的三角眼狠狠朝吴迪盯来。

“小伙子,这块石头是你买的?”

“是啊,看着不错,买过来玩玩。”

那人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吴迪,思索了一下,似乎对吴迪并没有印象,想来不是他猜测那样,有人故意截胡,就笑道:

“小兄弟,这块石头让给哥儿们如何,不管你出了多少价钱,我给你加十万,怎么样?”

吴迪挠挠头,为难道:

“这块石头表现这么好,绝对是大涨!你看,不知道哪个家伙偷偷的在这儿开了个洞,我看过了,绝对是冰种正阳绿,这么长一条蟒带,渗进去两指就不得了!不卖!”

旁边冲上来一个年轻人,指着吴迪正待开腔,被中年人拦了回去,

“小兄弟,这毛料可不好说,很多时候开了窗都会解垮,更别说这么个小洞了!我再给你加十万,你看怎么样?”

“这位大哥,这就是你不地道了,你明明看好这块石头,为什么一个劲的贬低它?不卖,加多少也不卖!伙计,沿着那条蟒带给我擦开!”

中年人脸色阴沉的拉着两个年轻人站到一边,其中一个年轻人举手比划了一个刀砍的动作,那中年人摇了摇头。一直偷偷注意着的吴迪看到他们的动作,怒火更盛,待会儿不让你们栽个大跟头我就不叫吴迪!

伙计擦石的手法很专业,几分钟,就擦开了一块巴掌大的窗口,围观的一个中年人着急忙慌的在窗口淋了一点水,叫道:

“冰种正阳绿!大涨啊!小兄弟,别擦了,我出两百万!”

吴迪摇摇头,大涨还在后边呢!而且你我无冤无仇,我害你做什么?

他朝周围蠢蠢欲动的人群拱拱手,让大家稍等,然后叫伙计贴着窗口那一面,薄薄的切上一刀。那三个人也挤进了人群,盯着被放倒在解石机上的毛料,脸色跟死了爹跑了娘似的,无比的难看。

这时,吴迪的电话忽然响了,一看,是大哥钟麒麟。

“小五,在忙什么呢?”

“呵呵,解石呢。大哥这一段忙吗?”

“忙的屁打脚后跟!奶奶的,这帮熊兵不好好的操练他们,净给老子丢脸!小五,是上回跟你说那事,麻雀和机器猫出来了。”

“不是说月底吗?”

“表现好,立功了!笑什么笑,给老子站好!当你们头容易吗?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拉扯大,还得给你们找工作!”

“头,那是我爸妈……”

“老子比你爸妈还辛苦!小五,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话,这些熊兵,一个比一个头疼,这两个臭小子不敢回家,我让他们到京城找你,先跟你混一段时间再说。听好了你们两个,要是被小五退回来,老子练不死你们!”

“大哥,我现在在羊城。要不你直接让他们上这边得了。”

“你小子也是个不安分的主!行了,我查一下机票,安排好了给你打电话。”

吴迪收了电话,这大哥的脾气可真够火爆的,也不知道他手下那些兵怎么挺过来的。不过正好,马上就有两个超级保镖了,这下吴迪更加的不怕那三个人了。

砂轮声停止,揭去石皮,围观的众人发出巨大的惊叹声,

“听说这块石头才五十万,这下最少值三百万!”

“三百万,你那是上半年的老黄历啦!现在这块石头没五百万别想拿走!”

“小兄弟,别切了,我出三百八十万,让给我吧!”

“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

吴迪一直偷偷的观察着那个中年人,看他一幅惶急的模样,不由得暗叫糟糕:

“石头表现太好,这家伙出不起钱了!”

那中年人和两个年轻人三个脑袋凑一块嘀咕了几句,中年人直起了腰,大喊道:

“五百万!我出五百万!”

吴迪眼睛一亮,高声叫道:

“好,就你了,五百万我卖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