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寻找玻璃种

知道了种、色,还剩下翡翠的个头,吴迪随即透视进去,在毛料的正中心,一块鹅蛋大小的翡翠正散发着迷人的绿光!

满意的点点头,这块毛料他是凭借自己的真实水平判断出来的,虽然没有看到玻璃种满翠,但即便是没有天书,他也会解开来看看。

吴迪站起身,看看表,才十点多,加快点速度,上午先将外边的货看完再说。

他将毛料交给伙计,随即又看中了一块椭圆形的小西瓜料,大概十多斤重,放在石头堆里一点都不显眼。

这块石头有裂,而且还是那**尾绺,恐怖的裂纹几乎布满了半块石面!打开手电,沿着最大那条缝隙照进去,种水很好,起码冰种以上。可这么小的体积,只怕裂已经将整块石头吃透,相比它10万元的身价,怪不得没人敢赌。

吴迪将石头转到没裂的一面。这是一块水石,皮很薄,手电抵近了照射进去,石面发散出一圈黄绿色的光晕,但似乎能隐约看到一些裂纹。

可惜了,这么好一块石头。他正准备将石头放下,忽然发现不对,郑毓明也不是傻子,这块石头按现在的表现,只怕一万都不值,标十万根本就是不想卖嘛!难道还有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玄虚?

吴迪拿起电筒,又将石头看了个遍,苦笑一声,看样子,这郑老板是在玩心理战,哪有什么玄虚?这分明就是一个裂西瓜!

他不放心的用天书检查了一遍,摇摇头将石头放下,接着看后边的去了。

花了一个多小时,没找到什么好货色,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吴迪喊过伙计,将四块石头都抱到了后院解石区。

宝哥正在解第三块石头,陆钢在打下手。这一会工夫,除了那块包头绿,还有一块半个冬瓜大小的石头也被擦得溜光水滑扔在一边,是块芙蓉种。

郑毓明一看吴迪来解石,笑道:

“让我看看吴老弟选了什么宝贝?我靠!你买石头把垫脚料也抱来干什么!”

“少废话,赶快开价解石,肚子正咕咕叫呢!”

两块毛料一共不到五万,两块垫脚料奉送,吴迪往椅子上一坐,指着那台空着的解石机喊道:

“来人啊,将这个圆头圆脑的家伙拖出去砍了!”

陆钢摇头苦笑,这小兄弟哪都好,就是一解石就发疯。

吴迪让伙计从中间下刀,没货的话就来个十字花。一连两刀下去,自然是白花花一片,连个豆种都没有。三角形的垫脚料也被切了两刀,扔到了一旁的废石头堆里。接下来吴迪让先解那块玻璃种的,照样是当中一刀!这时众人都相信这小子就是个小白,纯粹送钱来的,纷纷扭头去看宝哥擦石。

那伙计一刀下去,习惯性的淋了点水,忽然大叫一声:

“满绿!大涨!”

一声大叫将宝哥身边的人都吸引了过来,那伙计趴下去看了一下,忍不住又拿衣服擦了擦,迟疑道:

“鹦哥绿,老坑玻璃种?”

那边的宝哥一听,也不擦石了,扔下砂轮就朝这边跑,郑毓明已经看过,笑道:

“还真是鹦哥满绿玻璃种,吴老弟,恭喜啊!”

郑毓明的神色让吴迪高看了他一等,这人能走到这一步,果然有可取之处,只是这胸怀,就比多少赌石店的老板强出一条街去!

“哈哈,还有这运气!赶快掏出来,今天中午我请大餐!”

吴迪表现的很高兴,没办法,总不能说哥哥早就知道了吧?

宝哥把人群扒拉开一条缝,挤了进来,一看之下一把扯开伙计,紧紧地把石头抱在了怀里,

“我的!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吴迪看到这莽货一身的梦特娇都沾上了泥水,不由的笑道:

“行了,你的就是你的,可你总不能这样抱着吧?让伙计把翡翠掏出来再说。”

“我来!毛手毛脚的,你看看这一刀,差点伤了翡翠!”

宝哥把伙计推到一边,粗大的手掌握上了解石机的刀柄,郑毓明笑着摇摇头,示意伙计去准备鞭炮。

那边鞭炮声响起,这边宝哥也切完了第二刀,离翡翠有点远,不过也是最安全的切法,不会损伤翡翠的丝毫棱角。翡翠的大概形状已经出来了,椭圆形,鹅蛋大小,不算大,但作为满绿玻璃种来说,绝对不能说是小的。宝哥满意的咂咂舌,冲郑毓明嚷道:

“你小子运气倒好,今年出了两块玻璃种了!咋样?心疼不?”

“赌出玻璃种,那是人家的缘分,我就是一卖石头的,心疼个屁!倒是你个老小子,再不快点,一会儿听到鞭炮响,大家都来抢,看你到时候咋办!”

“嘿嘿,吴老弟给力,说这块石头让我,我也不能让他吃亏不是?你就是把全羊城的人都喊来了,我说这块石头是我的,它就是我的!让吴老弟多赚点我乐意!”

宝哥不愧是羊城第一大翡翠商人,说起话来豪气干云,又给足了吴迪面子。吴迪笑着拱了拱手,暴发户那是偶然,这些做实体的果然都有自己的一套。

石头掏出来了,标准的鹦哥绿,水一淋,翠绿中微泛嫩黄,阳光下晃花了围观众人的眼。

“一千万!”

有听到鞭炮跑来的商人开价了。

“拉倒吧,老刘你个小气鬼,每次都在这儿凑热闹,我出一千八百万!”

“一千九百万!”

“两千万!宝哥,让我们看看石头!”

宝哥拿着翡翠对着太阳看个不停,痴迷的嘿嘿傻笑,理都不理那些报价的人。

价格步步攀升,到了两千三百万后开始十万二十万的往上加。吴迪知道二千五百万是一个大关,不过到羊城的第一次赌石就能有这么大的收获,他已经很满意了。

“二千五百万!”

一个胖老头豪气干云的喊出了最高价,全场的商人都沉默了。那胖老头得意洋洋的扫视了一圈,冲宝哥说道:

“宝哥,别看了,改天到老哥哥店里让你看个够!”

“三千万!谢谢陈老板帮兄弟我清场。”

宝哥这不温不火的话一出口,人群大哗,三千万!加上雕工,费用,销售周期长一点还有可能会赔钱!这宝哥今天发的是什么疯?

郑毓明笑嘻嘻的抱了一台笔记本过来转账,

“各位朋友,大家有愿意留下吃饭的我请,要是不乐意,我们可要先吃了,我这小兄弟的肚子都饿瘪了!”

“切,小气鬼老郑会请客,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大家各回各家,自己吃自己吧!”

人群“哄”的一声,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大笑,纷纷朝外走去,无论是今天见到的满绿玻璃种,还是一波三折的竞价,都可以成为这一段时间的热门话题了。

“靠!今年粤省出了二十一块玻璃种,羊城占三块,都在你老郑这里!我不走,我要买石头!”

一个小伙子大叫一声,作势就要朝仓库跑,忽然他又站住,举手朝自己脸上狠狠地来了两下,

“我叫你嘴贱!自己知道就得了,嚷嚷个什么劲!这他妈不是自己找病吗?”

人群果然发生了分化,一部分人继续向外走,一部分人却掉头冲进了仓库,郑毓明嘴角带着微笑,隐秘的给那小伙子使了个眼色,大声嚷道:

“我也豁出去了!凡是今天在店里买毛料的,一律八折!奶奶的,我老郑也沾沾玻璃种的光!”

吴迪将一切都看在眼里,那些往外走的,看穿着应该都是翡翠商人和当地人,冲回去的大多都是游客。看来,这一招大家都不陌生啊!

游客中有几个老年人尤其激动,两万多的一块石头转眼间变成三千万,这够普通人干多少辈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抢两块回去!吴迪摇摇头,没有理会这几个眼睛发红的老家伙,要怪就怪玻璃种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吧!

午饭是宝哥请的,在酒桌上几个人总算弄清了原委。上个月底的时候,有人找宝哥定制了一批戒面和挂件,要求必须用玻璃种,最好是满绿,合同总价达到了五千多万!时间也足够用,交货期一个月。

宝哥惦记着库房里那几块大家都看好能开出玻璃种的石头,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没想到石头一解开,最高的种水也不过是冰玻,而且色还不好。又派人到处找了半个多月,也没有找着,就琢磨着和客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延期或什么的。谁曾想一看合同,违约的赔偿高的惊人,这才急了,把人都撒出去到处找玻璃种!这条街上的只是其中一路人马,其他的腾冲、瑞丽、平洲、揭阳等地都有人过去,场面之宏大,差点都可以拍成一部电影——《寻找玻璃种》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