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灯红酒绿

浴室的大厅主要是提供给浴后的顾客休息,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不过基本上都会在半夜表演一些红线边缘的节目。吴迪也看过几次,挺无聊的,。

节目是11点开始,不过大厅里已经没有太好的位置了,几个人找了一个偏点的位置,点了足浴的服务,一人要了一杯茶抽烟聊天。吴迪得知郑毓明和陆钢都会去缅甸,笑道:

“缅甸公盘,赌石界的华山论剑啊!我可是慕名已久!两位老哥可要小心,到时候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陆钢苦笑摇头,说道:

“小五,不是陆哥打击你,那儿和国内的公盘不同,不管你怎么折腾,只怕连泡都不会起一个!这几年翡翠持续升温,国内外一些大的投资商纷纷涌入,毛料交易不断创出天价!像我们这些真正玩翡翠的反而要靠边站了。”

“不错,那些人不从事这一行,纯粹的将买卖原石当成一项投资。尤其是欧美的一些财团,这两年也频频出手,我们粤省如果不是采用群狼战术,几乎不能和他们相抗衡,这一行越来越不好混了!”

吴迪心下不以为然,不过他总不能大叫自己能透视吧?随即转移了话题,和两人聊起了鸡血石、田黄石的开采。

11点,节目准时开始,首先登台的是东北二人转,两个人在台上依依呀呀的唱了一阵,就看那个胖妹子一个耳光一个耳光的打她的搭档,清脆的声音在话筒的传播下响彻全场。

吴迪摇了摇头,这传统的民族艺术,为了生存,还真是付出了许多,比比他们,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二人转在观众的嘘声中下了台,接着上来的是一群穿着泳装的靓妹,走着并不标准的猫步,一个个轮流在台上搔首弄姿。她们腰间的都挂着一个号码牌,吴迪知道那是她们的编号,有客人看中,直接选号码就是。

郑毓明笑道:

“这些都是开胃小菜,一般都是快餐,1000元一个,下台就可以选,你们谁要的话找小弟!”

陆钢笑骂一句,看了一下吴迪的神色,笑着对郑毓明摇了摇头,郑毓明眉毛一挑,显然还有点不甘心。

那些小姐在台上晃了一会,下去了。接下来上台的是几个走江湖的把式,什么嘴穿针,吞长剑,变花变扑克之类的,看的几个人直打呵欠。

很快,四十五分钟过去了,郑毓明精神起来,他拍拍吴迪,神秘的说道:

“老弟,没睡着吧?大戏来了!”

吴迪勉强提了提精神,大戏?脱衣舞?那也得看舞娘的水准才行!

他的猜测错了,台上没有****,反而从后台跑出了一群穿着黑衣的服务生,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几个刷卡器模样的东西,从前排开始挨个分发。

吴迪有些奇怪,不过也没问,一会儿自然有人解说。片刻,一个服务生走到他的面前,抄了他的手牌号码,在那个刷卡器模样的东西上操作了一阵,然后递给他。吴迪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投票器,同时,那个服务生开始小声给他解释了游戏规则。

原来,接下来上台的会是这个洗浴中心的红姑娘,她们包夜的起金就是六千大洋!客人看中了哪一个,就将她的号码和自己出的价钱输到投票器上,当时就会在台边的大屏幕上显示,等到12点一刻节目结束,如果你出的价还是最高,那么恭喜你,你可以携美共度春宵了!

郑毓明拉住服务生,塞了一百块钱给他,问道:

“小弟,有什么新来的头牌,指点一下!”

“谢谢先生,3号的宝儿刚来了不过三天,听说是留学生,7号戴面具的是现役空姐,听说身怀名器。11号是个越南妹子,出奇的温柔。22号是个小辣椒,哄好了什么花样都敢玩,这几位都可以关注一下。”

吴迪在旁边听得直摇头,这跟过去的妓院没什么区别,小姐要想多赚钱,就要打点好这些小弟,随便一宣传,立马身价倍增!小弟介绍的这几个,绝对不可能以底价拿下,客人们斗得越厉害,老板越高兴,这生意做的跟拍卖行似的,只不过拍卖的是青春的肉体罢了!

过了一会,场子里安静下来,一阵悠扬的音乐传出,十几个身着比基尼,外披轻纱的头牌登台了!吴迪按照号码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头戴面具的空姐,看不清皮肤到底怎样,只是觉得极白,身材也不错,再加上小弟的宣传,价码一定很高。11号的美眉身材更显柔弱,一看就让人有一种蹂躏的欲望。3号个子高挑,稍显丰满,脸盘……

“刘宝儿!”

吴迪死死盯着台上的三号,那个巧笑倩兮,不知廉耻的晃荡着自己本钱的女人正是在意大利陪过钟棋的刘宝儿!

大厅里乱成一团,口哨声、欢呼声、污言秽语此起彼伏,在这里,人们压抑的兽性得以尽情的释放。陆钢等三人都注意着吴迪,看他丝毫没有参与竞价的意思,也纷纷将手中的投票器放下,郑毓明终于死心,扭头和吴永泉指点着台上的女孩小声的谈笑。

吴迪绷着脸,紧盯着台边的大屏幕。果然如服务生介绍的那样,3号、7号、11号、22号的价格节节攀升,很快就将其他人甩开了一大截。

一段激烈的音乐,大屏幕上,红色数字跳动的更加频繁,吴迪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只觉得仿佛有一片血色在眼前越摊越大!忽然,音乐戛然而止,大屏幕上的疯狂跳动的数字不甘的挣扎了几下,停了下来,前几名的号码和金额开始了闪烁、。

吴迪定定神,看了一眼,7号那个所谓的现役空姐赫然以28888的价格力压众女,排在了第一位,刘宝儿则以26666元排在了第三。

大厅里乱了起来,人们纷纷起身离去,郑毓明笑道:

“这是领人去了,听说刚才那些标价1000的都被抢完了,咱们是开个房间打牌,还是?”

吴迪脸色铁青,站了起来,低喝道:

“走!”

随着这一个“走”字出口,他的心中,对于在意大利遇到的那个精灵般的女孩,再无一丝念想!

陆钢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小爷,郑毓明张了张嘴,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吴迪的身后,走了。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早晨的空气中都带着一丝燥热。一夜的时间,足够吴迪调整好情绪了,他对专程赶过来的郑毓明笑道:

“既然郑大哥这么热心的赶过来送宝贝,我们不去解他两块石头也说不过去啊!事先声明,我运气可好得很,对玻璃种尤其有感觉!”

“哈哈哈,那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京城来的强运小超人到底有多厉害!”

吴迪连忙讨饶,

“这个外号和瑞丽的那个疯子王,都不是什么好听的,各位大哥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吧!”

几个人笑着来到郑毓明的店里,这里的布置和陆钢那里大相径庭,只有翡翠毛料一种石头,甚至连一个成品都见不到。

“现在的人们都讲究专业,像老陆那样,玩那么杂,还活得那么滋润的,没有喽!”

郑毓明准备直接去后院仓库,吴迪笑道:

“别急,反正有时间,不如我们从大厅里捡几个漏,让郑大哥心疼心疼。”

“哈哈哈哈,好,我今天也舍命陪君子,从老郑这里倒腾两块石头拿回去卖,反正他给我五折的价格,哈哈哈!”

“想得倒美!五折的只有一块,其他一律八折!吴老弟这儿嘛,倒是可以全部五折。”

吴迪假意沉着脸,说道:

“嗯?把我当菜鸟欺负不是?我和陆大哥一个政策,只要到时候你郑大哥放我走路就行!哈哈!”

地上放的都是较大的石头,黄砂皮、黑砂皮、水石,一种种按皮壳的类型分开,当然也少不了吴迪第一次在胖子那里看到的小石头,只是这里更多,足有三大堆,此时正有几个游客模样的人在那儿挑挑拣拣。

吴迪蹲下身子,一块一块的看,陆钢则在架子上挑。从整体表现来说,架子上的石头要比地上的好不少,当然价格也翻着跟头的贵。郑毓明和吴永泉在一边喝茶聊天,一边等着看那两个人的笑话。他悄悄地对吴永泉说道:

“这大厅里倒是有几块石头不错,不过我倒宁愿他们没看出来,否则必死无疑!”

吴永泉有一点非常可取,从郑毓明认识他时就是掮客,却从来没见过他赌石,真可谓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听到郑毓明幸灾乐祸的话语,吴永泉笑道:

“不知道吴老弟怎么样,反正陆老板是不会碰你这大厅里的东西!”

“哈哈哈,你倒是真的了解他!这老陆,什么都好,就是好猜心这一点不好,这石头里到底有什么,谁又真的能说得准?我要是能看准了,哪还轮得到他?”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