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狐朋狗友

寿山当地人将产田黄的田地沿寿山溪分为上、中、下三个地段,俗称以“坂”,田黄石的“上坂”、“中坂”、“下坂”,是当地人的习惯称谓。文人们根据“地名从当地”的习惯原则,著之于书,公之于世,遂成为田黄产地的正式称谓。

坑头溪与大段溪交汇的大段以上的水田,称为“上坂”,“上坂”石以色泽略浅者为多。“上坂田质偏嫩,细腻而晶透”,“色淡而质灵,酷似坑头水晶冻”,都是专家对“上坂”石的评价。

吴迪估算了一下价格,这块石头如果交给蒋嘉朗稍加雕琢,价值怎么着也在六百万以上,以这个价格买了,也算是大涨。当下不再犹豫,问道:

“陆大哥,这块石头怎么卖?”

陆钢看了一眼编号,拿出一个薄薄的账本,翻了两下,笑道:

“小五要买,我给你打对折,七十五万。”

吴迪笑道:

“你确定你不亏?”

“哈哈哈哈,不亏,不亏,这块石头是01年入的库,进价才一万元,我按照现在的市场估价卖给你,怎么会亏?”

吴迪笑着摇摇头,暂且不管他加了多少,这种做生意的态度就让他欣赏。而且这个价格以现在的市场来看,他还是占了很大的便宜。

那边郑毓明也选了一块,笑道:

“老陆,我这一块不要你五折,八折给我,我就满意了。”

“挤兑我是吧?我可真按八折给你算了?”

陆钢看了编号,翻了翻账本,叫道:

“我靠!老郑你什么眼光啊!这块石头是94年入的库,可是真正地好东西!奶奶的,哪个家伙调整的价格,居然才七十万,回头老子就把他开了!”

郑毓明笑道: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这个便宜我占定了!”

吴迪拿过石头看了一眼,是一块鸡油黄,田黄石中的上品,现在的市场价至少一百五十万往上,老郑这个便宜占得也不小。

几个人走出仓库,才发现天色竟已擦黑,看来在昏暗的仓库看石,真的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陆钢办好手续,笑骂道:

“小五,今天去吃老郑,奶奶的,老子要化悲愤为食量,把下午吃的亏给吃回来!”

“哈哈哈哈,陆哥你这话有问题,把吃的亏再吃回来,岂不是再吃一次亏?”

吴永泉话不多,不过也是个幽默的人。郑毓明更嚣张,挑着下巴,一脸鄙视的表情,

“有种你也到我仓库里挑一块,我不像你那么小气,成交了还唧唧歪歪的,到时候无论你看中哪块,一律五折,敢不敢赌一把?”

晚饭吃的很丰盛,据说粤省十大名菜上了七道,烧鹅和白切鸡吴迪都吃过,不过明显这里的口味更上一层楼。冬瓜盅也很有特色,郑毓明介绍起来滔滔不绝,比服务员还专业。

“冬瓜盅始于清朝。当时,皇室每到夏令季节,都要吃些既有营养又能清凉解渴的菜肴。清宫御厨便将大西瓜切去上盖一片,挖去瓜瓤,用鸡汤、鸡丁、干贝、鸭肫、精肉丁、火腿丁、冬菇丁等原料,蒸制成“西瓜盅”,汤清味鲜,清宫皇帝和大臣都十分喜好。后来随着清宫官吏夏令出访,随身厨师也做此菜,因而流传各地。羊城人首先用冬瓜加鸡汤鸡肉和山珍食物外加珧柱、虾仁作为“八宝”,并用夜来香花插在冬瓜上,吃时阵阵香味扑鼻。“夜香冬瓜盅”很快扬名各地。”

陆钢笑道:

“老郑朋友遍天下,这接待工作做得多了,比饭店领班还了解这些菜!”

老郑给吴迪夹了一筷子咕噜肉,笑道:

“来,老弟尝尝这菜,在北方可不常见,就是在羊城,也不是每家馆子里都可以吃到的了。”

吴迪嚼了一阵,叹道:

“清爽酸甜,外酥里嫩!好吃。”

“现在糖醋咕噜肉这道羊城名菜在菜馆中日渐式微了。不是因为现代人不好肥肉为养生而忍痛割爱,而是因为80后、90后在酒楼吃生炒骨觉得有西洋风味,又很合口味。所以,餐馆就用生炒骨取代往昔的咕噜肉,以致现在酒楼的菜谱上都没有咕噜肉了!”

胖胖的郑毓明显很爱这道菜,就这几句话的当,已经吃了两块,大家一起喝了口啤酒,吴迪问道:

“这菜的名字很有意思啊,听着像是老外的菜名似的。”

“哈哈,你这个问题很有代表性!其实咕噜肉的前身原来是粤省民间一道很普通的夏令菜,名为“甜酸猪肉”。早年,粤省人远赴美洲打拼,把粤省的家常菜“甜酸猪肉”也带过去了。后来,他们在旧金山聚成了唐人街,唐人街的粤籍餐馆自然把自己喜好的菜肴作为招牌菜,“甜酸猪肉”也在唐人街中扎了根。到20世纪初,“甜酸猪肉”成为中餐馆的一道最受欢迎的菜肴,深受外国人的喜爱,他们点菜言必称“SweetandSourPork”(甜酸肉)。粤省人见外国朋友如此赏面,便把“甜酸肉”戏称为“鬼佬肉”,后来觉得未免失敬于外国朋友,便取谐音,改“鬼佬肉”为“咕噜肉”。”

吴迪顿时觉得眼界大开,一边举杯敬酒,一边谦逊问道:

“那经常在电视上演的佛跳墙怎么没入这十大名菜?”

这下不止陆、郑两人,连吴永泉和一边的服务员都笑了起来。吴迪知道说错话了,可是又不知道错在哪里,只好借喝酒掩饰,半晌也没见人开口解释,不禁笑骂道:

“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就知道看我的笑话!”

旁边的服务员笑道:

“先生,那佛跳墙是闽省名菜,我们酒店也有,不过要提前半天预定,您现在下单,明天中午就能吃到了。”

吴迪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笑道:

“好!我明天中午就来吃这道佛跳墙,我还要在羊城多住几天,非把这几个家伙吃穷了不可!”

几个人的笑声更大,陆钢趁机敬酒,席间气氛越发的融洽。

一顿饭吃到晚上九点,陆钢微带醉意,一揽吴迪的肩膀,说道:

“兄弟,跟大哥走,带你见识见识羊城的夜生活去,老郑这方面最在行!”

吴迪一听头大了,连忙挣开,说道:

“不行不行,这个戒可不能破,像我这种意志力薄弱的人,要是迷恋上这种滋味可糟糕了。”

胖胖的郑毓明这会儿怎么看怎么都显得贼眉鼠眼的,闻言正色道:

“小老弟,你知道港岛那些大家族怎么培养他们的接班人吗?酒色财气是必须过的几关!有的还送往澳门赌场去溜一圈,经受得住考验的才能进入家族的视线,重点培养!要是有一项栽了,你就准备着当个闲散富家翁吧!”

“扯淡!书上看来的吧?别拿这些忽悠我兄弟!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出去玩玩而已,哪有那么多顾忌,永泉,开车!”

吴迪急了,叫道:

“我本来想挑灯夜战赌石的!”

吴永泉一脚踩住了刹车,陆钢也有些意动,郑毓明大笑道:

“走,走!咱不搞乡下人那一套,省得明天老陆说我黑灯瞎火的坑他!小五,你不知道,最近那个场子里边,来了一批新马子,各个极品……”

吴迪无奈的笑了笑,算了,入乡随俗吧。

这种地方吴迪在做业务的时候去的不多,但也陪几个客户见识过,不过档次都不是太高。倒是经常听公司几个老淫棍讲一些场子里的见闻,诸如开啤酒瓶啊,打乒乓球啊什么的,吴迪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以往也每存向往,想去见识一番,一来舍不得钱,二来抹不开面子,一直没有成行,今天既然推辞不得,见识一番也好。

几人来的却是一个很正规的洗浴中心,望着那金碧辉煌的大厅,陆钢叹道:

“刚出来创业的时候,住不起酒店,就住澡堂子。二十块钱一晚上,还顺便能洗个澡,感觉幸福的不得了。现在,一晚上丢出去两万也没什么感觉,这人啊……”

“别在这儿发牢骚了,有相好的没有,赶快喊两个来!没有的话我统一安排咯!吴老弟第一次过来,一定要让他充分感受到我们羊城人民的热情!”

郑毓明已经被吴迪划入老淫棍的行列,听到他如是说,不禁苦笑摇头,

“算了,还是泡泡澡,看看节目聊会儿天的好。”

陆钢给郑毓明使了个眼色,几个人领了手牌换衣服去了。

浴室的人很少,只有按摩搓澡的地方有几个。大澡池子倒是和北方没什么区别,药浴和土耳其鱼浴吴迪也都见识过,几个人随便泡了一会,蒸了个桑拿,又搓了个澡,就准备上楼去了。吴迪经过这一番折腾,身上油泥尽去,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换了衣服拿上手机,郑毓明问去包间还是大厅,吴迪知道包间里都是些什么玩意,抢着笑道:

“走,大厅看节目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