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极品白田

钱胖子听说吴迪要去粤省,主动打电话过来,说道:

“小五,你还记得在瑞丽遇到的陆钢陆老板吗?这次胖哥不能陪你过去,但你一定要先去找他,有他给你安排行程,省时间不说,重要的是安全,还能看到一些老乡家里的石头。去吧,胖哥祝你大杀四方,开出好石头就在当地处理了,削弱一下他们的资金实力,那些鬼佬,缅甸公盘上就他们闹得欢实!”

常琳琳的电话紧追而至,

“小五,听你四哥说你想让我们两口子陪你去赌石?”

“没有的事,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小弟再没有眼色,又怎么敢打搅四嫂的蜜月?进安检了,拜拜,回来送四嫂一块好石头!”

吴迪抹了一把冷汗,还是赶快走吧,这待家里实在是不太保险啊!

羊城,是华夏第三大城市,国家的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和会展中心,南方的政治、军事、文化、科教中心。羊城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华夏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最悠久的对外通商口岸,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有“千年商都”之称。

十月的羊城依然烈日如炽,不过吴迪没享受到多少,他一下飞机就被陆钢接到位于白云QU的店里,这个典型的南方人熟了之后,会发现他笑起来很有一股北方人的豪爽,也算是对吴迪的脾气,所以很快两个人就熟悉起来。

“小五,你现在来可看不到什么太好的石头。缅甸公盘开始在即,大家都在筹集资金,能卖的都卖了。连收明料的商人都少了许多。”

吴迪无奈的摇摇头,我总不能告诉你我就是来筹集资金的吧?随即一拍大腿,就是,把这茬给忘了,没有翡翠商人竞价,这明料也卖不上价啊?

“不过这时候来也好,有些实力不足的商家为了参加公盘,会把多年的珍藏都拿出来摆卖,以你的眼光,当然是毛毛雨了。”

吴迪知道陆钢这是恭维,连钱胖子都不知道他的水平,就更别说他了!笑了笑,也没谦虚,只是说道:

“那就麻烦陆大哥了,我从来没来过这边,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啊。”

“不麻烦,不麻烦,胖子那家伙一个劲的交代让我好好招待你,他也不想想,我陆钢会亏待了朋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呵呵,胖哥那是嫉妒!他没我自由,来不了!”

陆钢的“他山之石”店面不小,加上后边的解石区、仓库区,足有上千平米,而且这一条街上几乎都是赌石的店铺,看来羊城作为一大赌石市场,赌石的氛围比京城要浓的多。

“小五,你在瑞丽弄回去的那批石头解没有?怎么样?你现在在圈里可是个名人!”

“我靠,不会是还有人惦记着疯子哲理王这么一回事吧?这可是我人生一大污点啊!墨镜!帽子!口罩!我不活了我!”

中午陆钢找了两个朋友相陪,白白胖胖的郑毓明一点也不像粤省人,同样做赌石生意,经常和陆钢互通有无。另一个黑瘦的中年叫做吴永泉,是陆钢给吴迪找的向导,在羊城他还能相陪,其他地方就要靠吴永泉了。

两个人都听说过吴迪,事先又得了陆钢吩咐,客气的不得了,吴迪无奈的喝了一大口啤酒,叹道:

“这人怕出名猪怕壮,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应该没多少人能认出我来吧?”

“大家都是听说,没见过,不用担心,不过你要是再在羊城来这么一出子,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靠!还来?发疯一次就够了,谁没事拿钱打水漂玩?”

吃完饭先在陆钢的店里转了转,果然和店名一样,这里除了翡翠毛料,还有很多其他的石头,田黄石、鸡血石都能赌,其他的诸如黄玉、琥珀、绿松石、玛瑙、水晶等等也不在少数。

吴迪看了一下为数不多的毛料,指着一堆田黄问道:

“田黄也能赌吗?”

“当然能赌,毛料主要是赌有没有翡翠,然后赌色、赌种,而田黄赌石也一样,先赌有没有,然后赌质地,再赌颜色。别看毛料价格高,田黄单价其实更高。毛料动辄几十上百公斤,成吨的也不少,田黄赌石可是以克论的。而且田黄的皮也很值钱,解不好,什么银裹金、金裹银、乌鸦皮的就废了。翡翠出绿就算大功告成,这田黄出黄也未必就是田黄啊!老陆是羊城最大的田黄原石供应商,藏有不少的好货,要不今天咱们先赌一把?”

郑毓明也是个好赌石的人,不管吴迪知不知道,噼里啪啦一大通之后,拉着吴迪就要赌田黄。吴迪也有些手痒,笑道:

“好,今天就帮陆大哥清清存货,淘两块好石头给他减减肥!”

“我这要是再减,一阵风都能吹走咯!咱们直接上仓库去,外边摆这些纯粹就是糊弄人的。”

吴迪见其余两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禁为那些客串赌石的游客悲哀,原来,他们就是那些被糊弄的冤大头啊!

“这些石头都是从福建那边弄过来的,05年田黄就已经禁采了,现在交易的大多都是当地农民家藏的一些石头。田黄这几年价格起码涨了上百倍,不愧”帝石“之称啊。”

田黄石,因产于福城寿山XIANG“寿山溪”两旁之水稻田底下、呈黄色而得名,为寿山石中最优良的品种之一。它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田黄石指田坑石,狭义的田黄石指田坑石中之发黄色者。在物理性质、工艺美术特征等方面,田黄石与寿山石基本相同或相近,但因其珍稀和昂贵,早已成为独立的印章石品种。

田黄原石和翡翠毛料不同,几乎没有大块的,吴迪看到陆钢这里的原石后才知道自己那块重达1500克的田黄石冻到底有多珍贵,这库房里上千块原石,里边有没有田黄先不说,只看个头就找不出几块那么大的!

相比翡翠毛料,田黄原石的渗油现象很明显,所以表面看着光洁油腻度比水石毛料还要好,而这正是判断田黄石品质的重要依据,所以有些人通过各种办法增加表面的油性作假。还有一些石商会选择一些有萝卜纹、红筋的高山石来进行染色,他们先将高山石在杏仁水中浸泡,然后用黄连或者藤黄水煮,煮好后再用酸性材料对其表面进行腐蚀,形成白色透明或不透明的样貌,呈现出石皮的效果。至于昌化田黄石完全就是利益的产物,和田黄的成分都不一样。

吴迪看到一块石头,灰色石皮,略显粗糙,石皮中的原石细腻凝润,黄色温和,整块石头隐约可见一条条细密的萝卜纹,这些都是田黄石的典型特征。然而再仔细一看,觉得黄色偏艳而略显轻浮,萝卜纹线条毛边似乎也多了点,吴迪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是陆钢的手笔还是他被人骗了。

吴迪连看了几十块石头,才看中了一块,比婴儿拳头略小些,通体被近蛋清色的淡黄色石皮包裹,光嫩圆滑,没有明显的棱角。仔细查看,有绿豆大小的地方露出了里边的石质,显得温润可爱,微微透明。整块石头渗油现象明显,似乎散发着一种与翡翠迥异的迷人光彩。

吴迪用手指搓了搓,拿出手电,抵近了照射上去,隐隐可见一条条细密的纹理,犹如刨开的白萝卜纤维,整块石头浑然一体,未见红筋。

吴迪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价格,一百五十万,几乎达到了一万元一克,他记住了石头的编号,接着往下看。

爱赌石的人眼里,时间是没有概念的,经常发生看完一块石头,却站不起来的事情,就是因为看得太专注,蹲的时间太长,腿部血液不畅的缘故。

吴迪又看中了两块石头,将三块石头的价格一加,不由的苦笑摇头,田黄真正价值的开发在于雕刻,如果没有一个好的雕刻师,再好的石头都可能废了!这石头握在手上,并不能马上变现,不像翡翠毛料,生手都敢解石,只要切出了绿,种水又不错,立马可以换成现钱。他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赌田黄,几块石头就会将他那可怜的六百多万榨个精干!

衡量了一番,折回去拿起第一块看中的石头,发动天书的异能,透视了进去。

左手一接触石头,一股温润的清凉气息沿手臂而上,吴迪瞬间就得到了信息,

“上坂白田冻石!”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