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每个月去一次欧洲

吴迪忽然想起刚刚拿到天师剑回酒店时发生的异状,怪不得当时带着天师剑去看油画时会感觉到诡异的气流,原来不是他感觉出了问题,而是那个时候两件东西就已经交过手了!现在看来,画里的古怪已经被天师剑干掉了,还是老祖宗的东西厉害啊!

他仔细地看了一眼两老的脸色,红润健康,长出了一口气,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侥幸买到了天师剑,只怕两个老爷子这会儿已经出事了!这以后办事可得小心,老小孩,老小孩,老人有时候就跟孩子一样,好奇心也会旺盛的不受控制啊!

不过,那天师剑中蓝色的气流在他身体中的流转,是不是在帮他消除那个可怕的诅咒呢?

“发什么呆呢?小子,你师父问你那把剑有什么古怪,他指着你给他争一口气呢!哈哈哈哈!”

杨老爷子轻轻地推了吴迪一把,语气中充满戏谑。

吴迪放下心事,答道:

“这把剑据说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的法剑,这要是真的,有什么古怪也不足为奇。”

这下连常老爷子都嗤之以鼻,还两千多年的桃木剑?一千年的能不能保存下来还是个大问号呢!

吴迪知道这件事情说不清楚,不再纠缠,就请师父把揭过的《向日葵》拿出来看看,他还没亲眼看过这神奇的东东呢!

时隔半个多月,这幅画的主人终于第一次用眼睛看到了作品的真容。

“画的名字叫做《凋零》,翻成《死亡之花》也行,这是梵高在留言里给它的命名。他在留言里写到,当他完成这幅画的时候,从画面中感觉到了巨大的死亡威胁,想毁去又不忍心,就准备贴一层薄膜,将画面遮盖起来。没想到两天后他就精神错乱自杀了。”

常老有些唏嘘,一代大师,即便精神不正常,可谁又能想的到最直接的死因竟是因为这幅画呢?

吴迪轻轻地触碰了一下画面,看到了天书的提示,果然,画已经没有问题了,因为天书提示画的级别已经由“珍品”降到了“真品”!他松了一口气,这幅画终于可以公开的面世了!

有了梵高的留言,足以证明这幅画和他的死有莫大的联系,不知道那些西方的收藏家若是知道了消息,会疯狂到什么程度?吴迪敢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这幅画如果上拍的话,一定会将油画拍卖的记录,毕加索那幅价值一个多亿美元的《烟斗男孩》远远地甩在身后!

一块拿出来的天师法剑没有任何的变化,仍然是一把小黑剑的模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吴迪也没打算在两老面前细细研究,他还给师父准备了不少惊喜呢!

“这是林则徐的楹联,这是牙雕观音像,这是盘口贴塑琉璃瓶……”

“等等!”

常老忽然拦住了正在献宝的吴迪,拿过琉璃瓶仔细的打量,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怎么了?师父?”

“你觉得这个瓶子像什么?”

“像什么?我记得应该和法门寺那件盘口细颈贴塑琉璃瓶很像,不会是一块做出来的吧?”

“恐怕没那么简单,你知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收藏界爆出了一个丑闻,法门寺里的琉璃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调包成了假的!”

吴迪的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馒头,他指着桌子上的琉璃瓶,结巴道:

“您老是说,这一件就是那个失窃的真品?”

“呵呵,我看是八九不离十!”

吴迪缓了一口气,问道:

“那岂不是说,我要还给他们了?”

“哪有那么容易?老祖宗的东西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件宝贝?小李,和有关部门联系,让法门寺的人带资料过来辨认真伪,至于能不能还回去,告诉他们别想了!”

吴迪笑眯眯的看着师父,这胖老头发起威来都那么可爱,连这件东西都不还,那将来沈老爷子来要缂丝,干脆也推给师父好了!

看到繁塔砖的时候,杨老爷子笑道:

“这件倒是和故宫里那件差不多,我说小五啊,你小子怎么净搞些有争议的东西回来,还是你本来就是个惹祸精?”

惹祸精?吴迪想起自己去了一趟春城,进了一次局子,在瑞丽,又进了一次局子,佛罗伦萨讹了别人一把,连在京城进个酒吧,居然还打了一架,可不就是个实实在在的惹祸精!

常老看到资福藏宋刻宋印本的《大般若菠萝蜜经》时也忍不住动容,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好!这本佛经绝对是件孤品!研究价值不可估量!说不得,又要有人来问我借书了!”

只要东西不被抢走,借不借去研究,吴迪倒无所谓,只是想起贡献出去的瓷板画和神作,有些肉疼,当时还没入行,不懂事,神作留不得,瓷板画总该留下来吧?

空白期斗彩花蝶纹盖罐拿出来的时候,连老杨头都站了起来,

“小五啊,你有什么东西一下拿出来吧,这么个搞法,我这心脏可是有点受不了啊!”

吴迪连忙将铜镜和《梅竹寒雀图》拿了出来,说道:

“没有了。”

杨老拿起小包裹,一边打开,一边说道:

“这什么东西,还成堆的买?”

常老则拿起了缂丝,缓缓打了开来。

两老几乎同时发出了倒抽凉气的声音,杨老一面一面的拿起来看过,吃惊道:

“这些都是真的?”

“当然,你看,这里还有秘密!”

“贞懿太后!容妃!天啊,这种镜子竟然能有九面!”

杨老拿着两面镜子,又一次激动地站了起来!

常老抬头看了一眼,苦笑道:

“那些算什么,你来看看这个吧!估计要是让老韩头看到,心脏病又该发作了!”

“我靠!《梅竹寒雀图》!你小子把故宫给偷了?”

杨老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爆了粗口!

吴迪含笑不语,示意再看。杨老喃喃道:

“难道是建国后仿的那一件?不对啊,那件在浙省博物馆啊?”

“不是那个,这幅作品玺印不对,少了不少,只是到乾隆为止。而且用的丝看起来也不像是现代的东西,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仿品,我估计跑不出康雍乾三代。”

吴迪暗暗咋舌,师父这才是真功夫,一眼就断准了年代。

“这上边的玺印都是真的,应该是有人为了讨好乾隆故意仿的,晋献上来之后,乾隆补得玺印!”

常老又看了片刻,竟一语道出了真相!这下吴迪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靠天书作弊都看不出这些问题,而师父只靠一双眼睛就还原了历史的本源!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吴迪将缂丝的来历讲了一遍,二老果然在树疤上看到了“孙”字暗记,叹道:

“古人的,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现在还有很多工艺、技术都无法复制啊。”

杨老关注的却是另外一面,

“沪城那头老猪在你徒弟面前吃了瘪,这一下看他年底还有什么脸面来京城!”

“朱老要来京城吗?”

“每隔两年的年底,在京城都会有一个私人性质的藏宝交流会,往年带你大师兄、二师兄参加,虽然没丢什么人,但也没出什么彩,今年让你小子去参加,好好震震那些老伙计!哈哈哈哈!”

杨老看了看桌上的缂丝,又看了看吴迪拿出一件件宝贝的大纸箱子,沉吟道:

“小五,咱俩商量个事,要不以后你每个月跑一趟欧洲吧?巴塞罗那的古董市场更加有名,而且每个月还有一个古董沙龙!米兰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天的二手市场也有不少好东西,曾经有人在那里买到了一部分宋刻的晋书!”

吴迪有点发懵,这一次的收获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但是似乎也不至于把自己发配到那“蛮夷之地”去吧?

没想到常老听了杨老的话,居然认真点了点头,说道:

“我看这主意不错,嘿嘿,每个月去一次,照你小子这速度,估计几年就把他们手里的好货搜刮光了!”

“……”

吴迪走了,带着桃木剑走了,他回去还要研究研究,这里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异世界?还是超能量?难道过去那些鬼神志怪的传说都是真的?还有原来《向日葵》中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身上的诅咒也不知道被清除了没有?

吴迪本不信这些,可是现在被天书、向日葵和法剑搞得疑神疑鬼,琢磨着哪天是不是该去拜拜菩萨,不对,法剑是道家,应该找一家道观拜拜才是。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