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高仿包和锆石项链

十月的京城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吴迪陪着欧豆豆度过了最为安静的一个国庆节。几天的缓冲时间,无论是吴迪,还是欧豆豆,都从悲伤地情绪中走了出来,吴迪开始忙碌起来,离开了十几天,事情太多了。

首先是必须要去见师父,回来后,两人只通过一次电话,老爷子让他安排好自己的事情再说。其次必须去见闻斓孟瑶二女,虽然他不承认意大利的邂逅是一种背叛,但总有愧疚在心。还有就是四合院要验收了,珠宝公司也要关注一下,温亚儒、二师兄、胖子也要去见见……

钟家早就忙了起来,最小的一个儿子要完婚,虽然不准备大办,不过得到消息的人太多,各方面的关系都需要去协调。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决定一个外人都不请,只是两家的亲戚办一场,即便这样,钟情拿着客人的名单也直摇头,平时不觉得,这到办事的时候才知道,两家加起来竟然有这么多亲戚!人数竟然超过了一百大关!

闻斓和孟瑶见到吴迪都很高兴,孟瑶更是像只兔子一般,一下跳到吴迪的面前,让这家伙以为她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满心幻想的张开了双臂,却发现那丫头一把夺去了他手上拿着的包包,兴奋地拉着闻斓一边研究去了。

反应过来的吴迪恨不得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不是因为刚才的出丑,而是怪自己脸皮不够厚,你就顺势轻轻的抱一下,她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最多不过挨两拳罢了,又不疼,真笨!不对,我抱孟瑶干什么?要抱也应该抱闻斓啊?

“阿迪,你老实交代,这两个包包从哪儿来的,多少钱?”

“当然是从米兰买的,没多少钱,真没多少钱!”

“我记得你还欠着外债的吧?怎么随便就买这么贵重的包包?我不要。”

闻斓生气了,孟瑶躲在她的身后偷偷地朝他皱鼻子。

“真的很便宜,不信你们看!当当当当!”

吴迪拿出一张发票,送到了闻斓的面前。

“米兰皮具店,高仿女包,780元,数量2。好啊!拿高仿的东西来哄我们开心,你不想活了!”

望着兜头而来的粉拳,吴迪悲从中来,姑奶奶,真的你不要,假的你说骗你,这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

吴迪怕两女不要他的礼物,在米兰买了包包后就在淘宝上找了一家卖高仿包的店铺,买了两款确认发货后,就举报了那个店铺!现在网上已经找不到这家店铺的任何消息了。

这个坏家伙,为了追女朋友,居然断了人家一个售假窝点的财路!

“别打了,蓝妹妹,这两款仿的好真啊!不行,我要上网看看,好的话再买两款。”

闻斓闻言凑过去研究,把可怜的吴迪扔在了脑后。两分钟后,愤怒的孟瑶朝吴迪扬起了粉嫩的小拳头!

“死阿迪,想翻天了不是?网上哪有你说的那家店铺?Gucci也根本就没有这两款包包!”

“啊……他们说是刚发的新款啊!”

鼻青脸肿的吴迪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给两位主审官解释,

“大姐头,前几天那老板给我发短信说店铺被封了,以后开新店会通知我。至于款式,我不懂,就是觉得这包包挺适合你们两个的。”

看到两女微有缓和的脸色,这家伙又讨好的从口袋里掏出两款项链,谄笑着递了过去,

“女侠,那店老板后来又处理给我两样东西,锆石项链,我看挺好看的,就要了。”

“说!你到底还藏了什么东西!不老老实实的交出来,一会把你扒个精光,直接从窗户扔出去!”

吴迪配合的做出一副害怕颤抖的弱女子形象,脑子一昏,说出了一句让他后悔不已的话:

“女侠,最少也要给我留个套套,让我把小兄弟遮起来吧?”

从这句直觉般说出的话可以看出,他确实变坏了。

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以至于两女互相看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半晌,一声尖叫响起,

“死阿迪……”

伴随尖叫而来的是雨点般的粉拳!落在他身上也不再是轻打轻放,而是使足了力气!不过吴迪还是觉得太轻,他忽然想起了孙悟空,这猴子经常在挨打的时候还一边挠着痒痒,一边叫着太轻、太轻……

吴迪正在走神,忽然屁股一疼,一股大力传来,不觉得踉跄了几步……我靠,这是哪个,居然上脚!他顺手一捞,掌心传来一种柔腻的感觉,随后脚被它的主人抽走了,可这到底是谁呢?闻斓平时看着文静,闹起来一点也不比孟瑶稍欠,怪不得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物以类聚嘛!

可那到底是谁的脚呢?

两个丫头疯够了,坐在床上喘气,吴迪则贼眉鼠眼的在两女的脚上溜来溜去,他承认,经过了宋影的事情,他的定力下降的不是一分半分,看来,回去要念念经了。

孟瑶现在很忙,据说那个看好她的财务总监把该她干的不该她干的都归到她头上,晚上还被布置了大量的作业,连国庆七天都没放过,整整做了六天的会计实务!

吴迪清楚怎么回事,对这丫头的抱怨始终无动于衷,结果又挨了一顿拳头。闻斓看了看吴迪,担心的说道:

“阿迪,你说那个人是不是有病,故意整蛊人来着?瑶瑶这一段时间累的走路都在打晃!瑶瑶,不行你辞职算了,我看那人绝对是个笑面虎,跟着她会被折磨致死的!”

“不会吧?我觉着她刚才打我挺有劲的!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还有什么铁柱磨成针来着……”

吴迪没心没肺的起哄。

孟瑶咬着银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哼!本女侠还真给她杠上了!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那你以后别回来就跟我诉苦!”

“好蓝蓝,我这都当总监助理了,不是怕你心里不平衡吗?哎呦,敢打本女侠,我跟你拼了!吴迪,快来帮忙啊,我拉着她的手让你占便宜!”

吴迪占没占到便宜不知道,反正这小子走的时候是笑呵呵的,路上还不时的一边做抓奶龙爪手的动作,一边傻笑。可这傻笑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傻眼——回到出租屋掏钥匙时,瘪瘪的包包提醒他,伪情圣吴迪大人,你除了这不足一万欧元和几千人民币的现金,就再没有什么财产了!

“天哪,还背着四亿的外债呢!”

不过,对于宋影的事情,尤其是冤大头送她几千万的事,到底是后不后悔呢?要不要后悔呢……

第二天一早,吴迪驱车直奔常老山庄,他要去汇报一下意大利的收获,还要处理一下《死亡之花》,要不是知道师父一定会将它放入藏宝室,他绝不会让人先带回来。

“呦,小五,这么久没来,你那些宝贝都被你师父给送人了!”

老杨头和常老关系确实不一般,两老一年的时间倒是有大半年都住在一起,不过对于都没有老伴的两个老头子来说,这样似乎也不错。

“小五,你这次收获不错,连油画都能看出问题,我真的很意外。”

“问题?什么问题?师父,你不会真的把那幅画给揭了吧?”

吴迪让警卫将画送回来时专门交代过,谁都不准动,还专程给老爷子发了短信,要等他回来才能处理。没想到这样反而激起了两老更大的兴趣,尤其是杨老,这辈子还没揭过油画呢!这小子不让动,多半是想看揭画的过程,可这是杨老的不传之秘,就算他在场,也不可能让他看。常老经不起老杨头的撺掇,两个人在收到画的第二天就把画给揭开了,而且已经找人将文字译了出来,自然是被吴迪的好运大大的震惊了一把。

吴迪狐疑的看着两老,再次确认道:

“你们真的把画揭了?哎呀,我不是说不能揭,我只是想问,揭的时候有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能有什么意外?我打你个臭小子,居然敢不相信老子的手艺!”

杨老爷子气的撅胡子瞪眼睛,作势欲打。

“不是,不是,我买那幅画的时候感觉到了浓郁的死亡气息,所以才觉得有问题,电话里又说不清,只能让您二老等我回来了。”

“那幅画确实古怪,明明和梵高最出名的那副《向日葵》一模一样,可是意境却完全相反,充满了徘徊、颓废、绝望的意味。高手啊,我本来以为《寒江送友图》的意境就天下无敌了,没想到是我老头子孤陋寡闻,这曾经的蛮夷之地居然也有如此高手!”

吴迪奇怪的看了师父一眼,看不出来,这老爷子还有点民族主义倾向!

“真的没有什么古怪?”

“没有,要说有古怪,我看你那把桃木剑倒是真有点古怪,老杨头揭画的时候,我似乎看到那木剑剑身上流过一道蓝光,定睛去看时却什么也没发现。我敢肯定当时我不是眼花了,为这事老杨头还笑话了我几天,说我疑神疑鬼。小五,那剑有什么说法没有?”

吴迪愣住了,蓝光?天师剑居然会自己发蓝光?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