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告别

宝格丽米兰酒店的房间里,两个人正在清点这一次佛罗伦萨之行的收获。戒指和项链自不必说,空白期的斗彩花蝶纹盖罐,这是一件重宝。铜镜的行情虽然一般,不过十七面品相极佳的金、宋铜镜也是一个超级大漏,更何况其中九面还是皇帝心爱的妃子之物?盘口细颈贴塑淡黄色琉璃瓶,此物应是唐代时大食国的产品,说不定还是那时进贡的贡品,后来又流出国外的也有可能,即便搞不清楚它的来历,对于***教国家来说,这就是国宝!

北宋时期的繁塔砖,差不多算是孤品,虽然不会太值钱,但是古玩的价值不是单纯的以金钱来衡量的。牙雕观音像在文化价值上稍次,不过在同类收藏中也是精品。资福藏宋刻宋印真本就不消说了,看一下宋印本在古籍收藏中的地位就知道,这又是一件让无数人人眼红的东东,林则徐的楹联虽然价值低,可是在民族主义者的眼中,只怕比宋刻本更加珍贵!至于缂丝《梅竹寒雀图》,本身的工艺加上诡异的来历,说是国宝都不过分。如果再加上米兰所得宣德祭红、永乐影青、醴陵毛瓷、死亡之花、天师法剑、钻石,吴迪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这几天的意大利之行了。

淘宝?捡漏?还是彻头彻尾的抢劫?

不过,这盘点似乎还忘了一个大收获,吴迪一边将禄山之爪伸向宋影,一边邪笑道:

“哼哼,知道了我这么多的秘密,你说我是该先JIAN后杀,还是先杀后JIAN呢?”

两个人的大战以宋影的丢盔弃甲告终,无意间被天师法剑改造过身体的吴迪根本不是宋影一个人能承受的,在疯狂了两个小时后,这小丫头终告不支,连澡都顾不上洗,就沉沉睡去。

吴迪收拾完,拿出一本《华夏民间工艺》,一边翻阅,一边感慨人生际遇之奇,这时,电话忽然响起,钟情惶急的声音传来:

“小五,你马上回国,直接到花市,卢校长快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

吴迪一时还没翻过来劲,追了一句。

“肝癌晚期,快不行了!”

卢校长快不行了!那个将后半生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山里孩子的可敬老人,那个毅然让吴迪带走了他全部希望的老人快不行了!吴迪只觉得仿佛有一千个炸雷在他耳边爆响,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一下瘫在了沙发上!

如果,如果卢幸福不离开他,还会是这样吗?如果不是自己带走了他的希望,会是这种结果吗?

钟棋的电话紧接而至,

“小五,明早六点的班机,我们直飞鹏城,然后转机花市,这是最快的一条路了,你收拾一下,我们机场会合。”

吴迪收拾心情,看着床上宋影梦中的笑容,长叹一声,翻出宋影包包里的银行卡,打开电脑,将自己卡中的余额尽数转了过去,然后删掉了她手机里的提示短信。

五点,宋影强颜欢笑的递给吴迪一个小盒子,说道:

“你送我的包包我很喜欢,谢谢你。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要答应我,飞机起飞了才能打开。”

吴迪吻了宋影一下,笑道:

“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我手机又不会换号,你随时可以找到我,有什么好伤心的?”

在机场和钟棋汇合,告别两女,两个人踏上了回国的班机。吴迪的手机忽然传来一阵短信声,打开一看,宋影。

“老公,你要好好的想我呦,每天都要想三遍,不准敷衍,我感觉的到。不管你还来不来找我,本小姐决定为你守节半年,不,十个月,这是对你伺候我舒服最大的奖赏。”

这丫头!吴迪失笑摇头,还没想好怎么回,又收到一条,

“吴迪,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爸爸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没事了,我这个你生命中的过客也要离开了。我会在今年春节完婚,他也是一个留学生。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这次的背叛,说不定还会忍不住偷偷的去找你,再做一笔交易,到时,你可不要拒绝我呦!”

吴迪默默地看完,怅然若失。是啊,这只是一场交易!她用她的身体,换了她父亲的命,现在交易结束了,两个异国他乡萍水相逢的人还会再有什么交集?可我为什么会感觉到难受呢?

睡眼惺忪的钟棋看了他一眼,嘟哝道:

“睡吧,趁时间还早睡一会儿,那死丫头昨天晚上差点把老子榨干了,你要是喜欢玩这个,回头我给你安排,要什么有什么……”

吴迪自失的一笑,没有说话,看来自己果然不是花花公子的材料!

他删去了手机中宋影的号码,然后关机,飞机在巨大地轰鸣声中划破长空,飞向天的另一头……

机场,宋影死死的抱着刘宝儿,牙齿将嘴唇咬出了血,刘宝儿不停的劝道:

“小影,在那些花花公子的眼里,我们不过是他们猎艳的一个目标罢了,你这样把自己栽进去实在是太不值了。叔叔的病已经好了,你还有半年也就毕业了,到时候回国,会碰到很多优秀的男人,以你的条件,他们只怕会把你当成老佛爷给供起来!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的是?乖了,姐姐也是知道你没办法,才介绍他们给你的,可你这个样子……”

宋影擦去脸上的泪水,强笑道:

“谢谢你,宝儿姐,我想是我不适合玩这类游戏。不过,以后也不会再玩了,你别担心,我没事,就是有点不太适应。”

“呵呵,回去吧,我刘宝儿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发了大财,找他十个八个小白脸,一天玩一个,排不上的让他在旁边看着!哼,这些臭男人!”

吴迪打开宋影送他的小盒子,钻戒和佛罗伦萨买的项链、耳环都在里边,他的脑海不可抑制的浮现出那个高挑娇俏的身影,一幕幕熟悉的画面滑过,最后定格到那个疯狂的晚上,就是在那个晚上,她要做他十天的新娘……

吴迪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能将她甩脱一般,他将小盒子放入随身包包的壁袋里,拉上了拉链,也拉上了一段回忆!

钟棋半躺在宽大的座椅里,轻轻地打起呼来。吴迪侧过身,把他的脑袋扶正,打呼声停了,吴迪有点茫然的看着窗外无际的云海,脑子一片空白。

再度踏上靠山屯的土地时,距离吴迪离开米兰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一进村,吴迪就感觉到一股悲怆的气氛,学校方向传来的巨大哭声让他的心猛地一下揪紧,来晚了!

灵堂搭在校园的操场上,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密密麻麻的跪了一地,欧豆豆作为孝子贤孙披麻戴孝的跪在最前边,吴迪一眼就看见了两幅大大的黑白照片,身体不由的一个踉跄,被身旁钟棋眼疾手快的扶住,担心的问道:

“小五,你一天一夜没休息,要不先睡一会儿再来吧?”

吴迪缓慢但坚决的摇了摇头,任由身边的人在他头上缠上白布,然后木手木脚的走进了灵堂。钟情被钟棋拉着,担心的站在一边。

欧豆豆看到吴迪,猛地跳起来扑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吴迪摸了摸他的头,终于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泪水……

卢校长和宋阿姨是在见到欧豆豆最后一面后含笑牵手,同时离世的。两个老人结束了他们坎坷困苦的一生,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钟情温颜劝慰吴迪:

“两位老人在京城就已经检查出来,卢叔叔是肝癌晚期,宋阿姨是乳腺癌晚期,医生当时就说他们过不了今年年底。两老让我瞒着你和豆豆,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

“两位老人是带着笑容走的,他们给你留下了一封信。”

信很草,字不多,字体飘浮无力,看得出写信的人身体已经很差,几乎无力提笔,

“小吴,谢谢你!恐怕已经等不到再见你了,你完成了我们一生中最大的心愿!找到豆豆的父母,我们再无遗憾!照顾好豆豆,照顾好自己,他们一家都是好人,我们放心了……”

回京的路上,欧豆豆谁都不要,就和吴迪腻在一起。这巨大地创伤,谁都没有办法替他去排解,只有靠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自己去化解。

吴迪将睡着的孩子交给眼眶泛红的钟情,靠在座位上沉沉睡去,几乎三天三夜没有合眼,让精力旺盛的他也有一种崩溃的感觉。生活还要继续,活着的人就是要背负着死者的愿望,不断前行,直至咽下最后一口气!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