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梅竹寒雀图

店内贵宾室,几人分别坐下,那老板招呼店员上咖啡后,眼巴巴在吴迪和朱德让之间看来看去,朱德让已经想清楚了答案,看到老板的模样,笑道:

“吴迪,把你新买的缂丝拿出来吧,今天要是不讲个清楚明白,这老板就要得抑郁症了!”

吴迪解开缂丝的卷轴,小心翼翼的将它铺在桌子上,看了朱老一眼。

“怎么?小子,得了这件宝贝,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吴迪苦笑道:

“我就猜测这幅作品是清朝沈梦周的大作,至于这玺印、这题材,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小子,你居然知道沈梦周?”

朱德让虽然早有准备,仍然被吴迪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吓了一跳。

吴迪哪知道什么沈梦周啊?连是不是清朝人都是靠天书提示的!这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好又祭起春城忽悠二师兄的宝贝来,

“我就是依稀记得在哪个论坛上看到过这么一句半句,好像提过沈梦周这个名字,再看到这幅缂丝确实是精品,就买下来了。”

“你小子,真让我不知道该说你些什么!一百万欧元就凭一个依稀的记忆出手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被人忽悠的倾家荡产?你倒好,自己忽悠自己啊!”

吴迪头上的汗当时就流下来了,这事要是让师父知道,只怕是逃不过一顿板子,上次没找出假在哪里,那是在自己家里,这次可是在外人面前丢脸了!

宋影看着吴迪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这老头蛮厉害的嘛,居然把这个洗劫古董街的家伙都收拾的哑口无言?

“老爷子,这……”

“什么这不这的,老头子说你也就是卖这张老脸,你不知道,我比你更丢人!”

吴迪头上一群乌鸦飞过,这什么意思?

“店老板知道,我昨天下午就来过,在这幅作品跟前看了足有一个多小时!”

店老板此时正给宋影陪着小心,他还得指着这丫头翻译呢!听到提到了自己,连忙说道:

“是的,是的,当时这位老先生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我以为生意肯定能成交,没想到他只是问了个价钱就走了。”

朱德让的老脸难得的红了一下,说道:

“古玩收藏是一门学问,做学问就要严谨,你知道个什么?我是回去找资料去了!”

吴迪不敢再跟老爷子在这上面纠缠,连忙问道:

“老爷子,您找到什么资料了吗?”

朱德让胸脯一挺,得意的道: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能有找不到的吗?”

话刚说完,气又泄了下去,

“找到资料有个屁用,还不是便宜了你小子!”

吴迪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唯有苦笑以对。

“好了,不折腾你了,否则常老头该怪我小气了!现在机会既然摆在我的面前,那我就倚老卖老,替他当一回老师!”

吴迪觉得这老爷子就跟个老顽童似的,一个人就把场面搞活了。

朱德让一口喝干了咖啡,皱了皱眉头,说道:

“没茶就给我弄些白水来!我昨天看到这幅缂丝,就觉得沈梦周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见过。老喽,记忆力不行了,要是像你这个年纪,你小子以为还会有你什么事?”

朱德让确实觉得很郁闷,他问过老板,这幅缂丝挂了快半年了,因为要价太高,连一个还价的都没有。本想更把握点,没曾想就一半天的工夫,居然被这小子捡了个大漏!最关键他还是常老头的弟子,这件事被捅出去该不会被他取笑半年?

“是,是,您老说得对,我就是有点狗屎运气……”

面对这样的老爷子,吴迪也只有连连败退。

“后来我想起了一个可能,回去一问,还真找对了路子!我朋友那里收有一份乾隆年间嘉庆知府给乾隆六十大寿上礼的礼单,上边就有沈梦周的《梅竹寒雀图》!当年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在意,以为只是名字相同而已,直到昨天,见了这幅作品,苦思不得其解,才隐约又想到了那份礼单。打电话过去一问,那朋友出差在外,一个小时前才匆匆赶回,打开礼单一看,果然是沈梦周!”

趁老爷子喝水的工夫,吴迪问道:

“以沈梦周这手艺,应该很出名才是,怎么会几乎看不到他的资料呢?”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了。我一边往这边赶,一边拜托他翻查沈梦周的资料,这次运气很好,半个小时就找到了答案!”

那店老板急急问道:

“什么答案?”

“沈梦周是乾隆年间的缂丝大师,之所以名不见经传,还是因为这幅作品而起的祸事。沈梦周本是沈子蕃第十七代玄孙,立志重现祖上荣光,从小就苦练缂丝技艺,年届三十,就已经小有名声。忽有一日在家族藏品中发现了《梅竹寒雀图》的图样,当下大喜,历时三年,耗尽家财,终于赶在乾隆六十大寿前重现当年先祖的经典《梅竹寒雀图》!他将此幅作品送与当时的嘉庆知府,又使了不少银子,将其列入了贡品。乾隆寿礼后无意间看到,惊为天作,当即着人按照沈子蕃《梅竹寒雀图》的布局用印,然后将两幅作品挂在了一起,满朝文武竟没有一个人能辨出真伪!进献此宝的嘉庆知府因此官升一级,到临安做知府去了。乾隆又赐金千两,命其派人护送沈梦周入京。无奈造化弄人,乾隆看到此幅作品的时候,大寿已经过完一年。这一年多的时间,沈梦周备受煎熬,加上家财散尽,生活困苦,身体已经是极差,等得听到这好消息,心情激荡之下,一病不起,两个月后,竟一命呜呼!除了这一件作品,竟再无作品传世!一代大师,可惜,可惜啊!”

“老爷子,这些您都是从哪查来的?”

“这是沈氏族谱上的记载,那知府没有完成皇上的任务,还受到了申斥,就迁怒沈家,搞得沈家家破人亡!一直到九十年代,沈家出了一个行里人,才翻出了这件事,但是他秘而不宣,想悄悄地找到这幅作品,嘿嘿,小子,那个人你应该也听说过,他要是知道东西在你这儿,有你头疼的!”

吴迪皱起了眉头,喃喃道:

“沈?嘉庆?沈……”

他忽然大叫一声,

“沈继祖!人称妙手神眼的沈继祖!”

“哈哈哈哈,没错,缂丝大师、鉴赏大师沈继祖!小子,你看着办吧!”

吴迪艰难的吞了口唾液,挺起胸膛,说道:

“有什么看着办的?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好小子,有骨气!来,不说这事,你们看看这图,上边有一个暗记,看你们能不能找到。”

暗记?吴迪凑到桌前,逐寸逐寸的看着图面,宋影和老板也上来帮忙。半晌,他直起腰,摇了摇头。宋影和老板也相继抬起头来,看着朱老。

“哈哈,古人的智慧,我们不得不佩服啊!你们把图倒过来,仔细看看梅树上那个树疤!”

吴迪将画倒过来,看了片刻,疑惑道:

“孙?”

“没错,正是一个大篆的孙子,表明是玄孙所仿!全图只有这一个破绽,除此之外与沈子蕃的一模一样!”

吴迪一边为老板和宋影写大篆的“孙”字,一边问道:

“既然献到了宫里,为何这件作品竟然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这就不是我所能够知道的了。其实,如果不是康熙以“记注官泄密”为由,停止编纂《起居注》,一定可以在官方的记载上找到这幅作品。”

“不止宫里,其他地方也没有记载!这幅作品上边没有后来皇帝的玺印,是不是乾隆欣赏完之后就赏给了某位臣子?如果找到赏给了谁,想必这幅缂丝的传承就搞清楚了。”

朱德让伸出了大拇指,

“我也这么想。不过能证明这幅作品的真伪,已经是邀天之幸,再找它的传承,无异于大海捞针!我是没有这个精力了,小子,看你的了。”

吴迪满脸苦笑,

“我一定尽力。”

朱老的眼中忽然闪现出一股顽童才会有的狡黠光芒,自顾自喃喃道:

“要是老沈和老韩都知道有这么一幅作品传世……”

吴迪大惊,站起来施礼道:

“老爷子,您老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小子办得到的,一定不遗余力,韩老那里,还是算了吧!”

“哈哈哈哈,老韩从你手里弄走了一幅《哨鹿图》,一件《河山》神作,对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啊。小子,你要想堵住我的嘴,总要拿出点诚意来才行。”

吴迪拿这个返老还童的老家伙没办法,迟疑道:

“要不,这幅作品借您老人家赏玩半个月?回国了再还我?”

“你就不怕我黑了你这件宝贝?”

吴迪含笑不答,老头像泄了气似的长出了一口气,

“算了,输给你这后辈,老常就要笑掉大牙了!再借机欺负你,这老东西该杀上我家门了。也罢,小子,你只要答应我今年之内带着你的那些藏品走一趟沪城,我就放过你了。”

吴迪肃容点头,这些老人才是真的可敬,他们一辈子为了古玩奔波,固然是因为自己喜欢,但更重要的是对华夏古文化的一种保护、继承和传播,他们是真正的领路人!

确定了藏品的珍贵,朱老才觉得事情办的有点不妥,毕竟这老板是意大利人,若是起了坏心,吴迪只怕无法抵挡,所以出店后就让吴迪马上回米兰,处理好这件藏品后再来参加博览会。吴迪想起保护他和钟棋的人都还没有回来,也不敢怠慢,马上回去退房,拿了钻石,和宋影直奔机场。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