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缂丝双胞胎

发现目标,吴迪来了兴致。先看落款,轴幅左下方缂有“子蕃制”三字及“沈氏”方章,玉池为清乾隆御题“乐意生香”四字。钤“乾隆宸翰”“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乾隆鉴赏”诸玺印。这些似乎都没问题,甚至连玺印都几乎和真的一模一样!

仔细的检查了缂丝的新旧程度和其他特征,吴迪迷惑了,这件作品的年代,按判断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作品,至于是早期还是中晚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时候,谁敢去仿这样的东西?连玺印都敢仿,不想要小命了吗?

缂丝自古就有“织中之圣”之称,在缂丝、织锦,刺绣三种著名丝绸工艺中,独占鳌头,俗称“一寸缂丝一寸金”。缂丝是中国丝绸工艺品中的精华,在明清两代为帝王御用,被皇室所垄断。与其它的丝绸工艺品相比,缂丝具备了艺术和工艺的双重价值。

相对其它艺术品来说,缂丝的庸品极少,同样的,赝品也极少。因为仿制实在是太难了,要造假缂丝作品,成本和难度比任何工艺品都要大得多。仅一方巾大小的上等作品,就包含了上千种渐进色,需高级技师耗费数月的时间方可完工。

这件明明是精品,也不知道哪个大师到底工作了几年才仿制成功?可是看这手艺,还需要去仿别人的吗?

吴迪首先肯定这是一件精品,然后开始纠结于它的年代,《梅竹寒雀图》是清宫重宝,那么敢仿它的一定不是清朝人,也就是说,刚才他的判断有误。那么是民国?倒是有可能,晚清和民国的精品本身就不好断代。不过这幅作品仿的也有问题,似乎少了嘉庆等人的玺印,可作者为什么要留下这些破绽呢?

吴迪继续试图在作品上找出破绽,奈何这件作品组织紧密,丝缕匀称,层次分明,制作工巧,生意浑成,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巧夺天工,精湛绝伦,又哪里有破绽让他来发现?

老板看到吴迪在缂丝面前发呆,笑着凑了过来,

“自从这件作品挂上之后,你是第十七个有这种表情的人。”

吴迪苦笑道:

“老板这件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哦,是整理我曾祖父遗物的时候发现的,很遗憾,我曾祖父当年参与过那段历史。”

吴迪没有说话,这种故事就姑妄听之吧。

“老板,这幅缂丝你准备怎么卖?”

“不贵,一百万欧元。”

一百万?一百万还不贵?如果只是一幅缂丝精品,哪怕是现代的东西,几十万欧元都可能是物有所值。可是,你仿谁的不好,去仿故宫的藏品?还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吴迪请示了老板,戴上了白手套。有杀错没放过,他决定动用大杀器了。

手指一接触到画面,一股清凉的气息就流入了他的身体,好东西!同时,天书的提示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

“清,沈梦周,梅竹寒雀图,缂丝真品。”

天书的提示让吴迪清楚了东西的真假,可沈梦周是谁,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一丝印象。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只要不是近现代的仿品,几十万欧元拿下来稳赚不赔!更别说现在天书肯定了玺印的真假,作为清宫曾经的藏品,卖价一百万,简直就是白菜价啊!吴迪的判断是有依据的,因为天书虽然没说玺印真假,但肯定了清朝就行,清朝绝对不会有人敢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去仿制玺印!

他忽然还想到了一种可能,沈梦周会不会是沈子蕃的另一个名字?如果真的是那样,可就撞到宝贝了!缂丝双胞胎!会让多少人的眼镜摔得粉碎?

“老板,这是一件仿品,虽然工艺精湛,可它仍然是一件仿品。”

“呵呵,仿品没关系,如果是真品,我想我即便开到两千万,它都不会再留在这里!哈哈哈哈!”

“敢仿乾隆玉玺,我想清朝是没有的,所以这件作品最早也是民国时期的东西,这个价格可就有点高了。”

“那先生为什么不认为这些玺印会是真的呢?”

“那你认为呢?”

老板看着吴迪的脸色,摇了摇头。这件缂丝是他无意间在一个朋友家发现的。那个朋友二十年前出访过中国,一个地方政府为了宣传当地的特色手工艺,将这幅作品当做礼物送给了他。现在这个年轻人判断是民国的作品,多半是看走了眼,这很可能是一件现代的仿品。

吴迪不是没有怀疑过新仿,这幅作品在六十年代就有一位华夏的大师曾经仿制过,但他从一开始就推翻了这种可能,加上天书的判断,现在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幅作品的价值。

“50万,老板,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诚意的价格。”

“不,不,先生,这件作品不可能是这个价格,否则早被人拿走了!九十八万欧元,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让你两万。”

吴迪又讨价还价了一阵,奈何老板咬的很死,最后只好刷了九十六万欧元,买下了这幅沈梦周的《梅竹寒雀图》。

吴迪的心情很舒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藏品也越来越丰富,只是这次就增加了油画、铜镜、书籍、织物、楹联、牙雕、古砖等珍品,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呢?

在店里看了一会,没有再看到值得出手的目标,吴迪拉着宋影,继续寻宝之旅。

他们刚走一会儿,一位身着唐服的华夏老者匆匆的走进了经营缂丝作品的小店,一眼就看到了墙上的空白,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老板,那件《梅竹寒雀图》呢?”

“呵呵,刚刚被一个年轻人买走了,也是华夏人。老先生,您昨天似乎来过吧?”

“他们走多久了?长什么样子?”

那老先生根本没心情和店主搭讪,一个劲的追问吴迪的信息。老板这下也知道不对头,刚才那件东西只怕是走宝了!他领着老者匆匆跑出店门,一连找了三家店,终于在一家经营玉器的店里看到了吴迪的身影。

那老者此刻已经平静下来,等到老板确认了目标,掏出一百欧元递了过去。老板摇摇头,并不伸手去接,说道:

“我要知道那幅作品的来历。”

老者点了点头,和老板一起站在店外等候,不一会儿,就拦住了和宋影说笑着往外走的吴迪。

吴迪诧异地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店主热情的邀请吴迪两人回店,说是有要事相商,那老者也做了自我介绍,沪城朱德让。

吴迪闻言吃了一惊,沪城朱德让,这不是古玩界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吗?如果不算他师父常老的政治背景,这两个人在古玩界的地位应该不相上下,故而常有人以“南朱北常”来称呼收藏界的这两位大师!

吴迪不顾街上人来人往,郑重的抱拳行了个古礼,说道:

“小子吴迪,师从京城常幼学常老爷子,今日有缘在这里见到朱大师,荣幸之至!”

那老者一听,神色一动,笑道:

“你就是吴迪?是你买走了那幅《梅竹寒雀图》?看来常老头看人的眼光不比看古玩的差啊!”

“前辈谬赞,小子只是运气好罢了!”

“一边去,少给我在这里拿腔拿调,不会好好说话是不是?唉,既然是你买了那副作品,就没我老头子什么事咯!没想到打了一辈子大雁,反倒不如你小子狠,生生放跑了那只雁王!行了,回去代我给你师父问个好,我先走了。”

朱德让知道东西入了吴迪的手,自己多半没有机会了,说罢也不等吴迪答话,长叹一声,就准备告辞走人。

那老板急了,这两位站在街上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然后就要分手,那缂丝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搞清楚这个问题,以后他还怎么睡得着觉?

双手一张,老板拦住了老爷子,扭头对吴迪说道:

“先生,既然已经出来了,不如到我店里再坐会儿?不怕说实话,你要是不告诉我那幅缂丝的来历,只怕以后我都没有好觉可睡了!”

吴迪看到老板和朱德让一起过来,就猜到多半是为了缂丝的事情,后来和朱德让一聊,果然是这么回事!看到老先生意兴阑珊的表情,他心中一动,难道,他知道这幅缂丝的来历?

朱德让本想找个地方自己舔舔伤口,听了老板的话,心中不禁有些迟疑,万一这个年轻人只是看出这是一件精品,随便买来收藏玩玩呢?如果他没有认出这件东西的来历,那自己到底是下手还是不下手呢?纠结啊!

老板的眉眼很活,一看两个人都没挪窝,就知道有戏,冲宋影笑道:

“女士,请回我店里休息一会吧?”

吴迪笑了,对朱德让说道:

“朱老,要不我们过去坐坐?让……”

他本来还想说听听前辈教诲的,忽然想起刚才老先生说的话,赶紧住了嘴。朱德让正在纠结,没有注意到吴迪说了半句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跟在老板身后,朝缂丝店走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