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资福藏宋刻宋印本

吴迪又看了一遍观音像,忍不住用天书验证了一下,苦笑摇头,没知识的老板乱定价,只怕差一点的鉴定师都要疑神疑鬼,不敢下手!很不幸,如果没有天书,他就要被归入差一点之流了!

习惯性的讲价,吴迪指着宋影抱着的繁塔砖问道:

“老板,这两件加一起多少钱?”

“五万九千欧元。”

吴迪奇道:

“这件一点也不优惠吗?”

“先生,您选的都是佛教有关的精品,我想您一定是一位诚心向佛的善人,您不认为讲价是对您请的佛祖的一种亵渎吗?”

老板娘的眼里流露出一种只有小女孩才有的狡黠,吴迪知道她误会了,无奈的笑笑,

“好吧,送我一串佛珠总可以吧?买东西没有优惠,还真有点不习惯。”

那女老板将手一引,指向挂在架子上的佛珠,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吴迪暗自发狠,一定要选一个精品佛珠,让她狠狠的心疼一下!

看完了所有的佛珠,吴迪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这老板的好佛珠只怕都在柜子里,怪不得这么大方,一言不发的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看来,纵有天书神通,没有好货,他也有徒呼奈何的时候!

吴迪随便捡了一串,缠在手上,拿起观音像和繁塔砖出了小店,宋影兴高采烈的问道:

“又赚了多少?”

这丫头,看别人捡漏居然比自己买东西兴致还高!吴迪一理佛珠,单掌立于胸前,施礼道:

“南无阿弥陀佛,本居士为诚心向佛的善人,女施主怎能以金钱来亵渎这神圣的信仰?”

宋影闻言,抓起吴迪竖在胸前的手掌,放在嘴里试了试牙齿的锋利程度,还调皮的裹了裹他的手指。吴迪庄严的圣像顿时崩溃,血脉一阵贲张,小吴迪都差点揭竿起义!

终于看到一家经营旧书的摊子,那老板就在街边随便的扔了张桌子,上边一摞一摞的书倒是堆的整齐。吴迪让宋影问了一番,才知道这书摊是一家兵器铺的老板趁着博览会的时间捞外快摆的。至于书的来历,据说是他新买了一套房子,在地下室发现的。具体是真是假,就见仁见智了。

吴迪翻看了一下,各种语言的都有,甚至还有不少是新书。他笑了,无论中外,大家讲故事的能力都一样强嘛!这多半是哪个出版社清理库存时扔出来的东西吧?居然也被当成古玩堂而皇之的摆了出来!

粗粗的看了两摞中文的,他就准备离开,忽然在旁边一摞英文书中看到一角深蓝色的书皮,似乎是丝绸做的,随手就抽了出来。

这是一本中文的佛经,丝绸包皮已经有点碎了。封皮的左侧写着大般若菠萝蜜经卷第一百七十一,下边隔不远是一个“来”字。书长30厘米,宽有10厘米左右,不厚。

翻开书页,看到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几个字,吴迪就留了心思,开始查看版式。这经每版六页,每页六行,版心小字位于每版版首第二行版心。他稍稍回忆了一下,就认出来这种版式正是《二十二种大藏经通检》上记载的北宋时刊刻的资福藏本佛经!

资福藏于北宋靖康元年开刊于湖州圆觉禅院,全部经版约在南宋初年刻成,稍后曾在湖州地方官的帮助下有过一次补版,其版至南宋末年毁于元兵之手。故今日所见资福藏均为宋刻宋印本。

吴迪又仔细观察字体,全书字体统一,没有一处补版,而且最关键的是它的行格,为每版三十六行,并非后来常见的三十行,版心小字又并未刊于每版版首,这是资福藏最初版式的明显特征,后来不仅每版行款发生了变化,版心小字也改刻在每版版首位置。这些特征说明,这本佛经正是书籍类古玩中占有至高地位的北宋刻印本!

吴迪将书放在一旁,用左手将每摞书挨个拍过,笑道:

“老板,你这里好货不多啊!”

“年轻人,你来晚了,我已经摆了三天了,开始的时候书有那么多!”

老板用双手夸张的比了一个大山的模样,笑道:

“不过现在来便宜,只要10欧元一本。”

10欧元?就这些破书,别说十欧元,两欧元一本就够你赚的盆满钵满!只怕你收来的时候是按废纸算的钱吧?不过,有这本佛经足够了,何况,剩下的里边居然还有藏货!

吴迪翻拣了一阵,看似随意的又抽出来两本,直接扔给老板三十欧元,招呼宋影走人。

宋影一边拿矿泉水给他冲手,一边埋怨道:

“你不是有手套吗?这书多脏啊!”

“忘了,那东西一般是需要冒充专家唬人时用的,哈哈!”

宋影看了看吴迪买的佛经,皱眉道:

“你怎么就跟佛教缠上了?又是佛像,又是经文的?你不会对现实绝望,准备出家了吧?”

“呵呵,没知识真可怕!我们就用你的标准来说,你知道这本破皮的佛经值多少钱吗?”

“多少钱?难不成一本破书还能值个百儿八十万的?”

“百儿八十万?这本资福藏的佛经是北宋刻北宋印本,差不多已经算是孤品了,百儿八十万只能让你看一眼!”

宋影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吴迪的眼光仿佛看怪物一样,

“你们这一行都没人了吗?你算算你来意大利这几天捡了多少漏了?老天哪!你睁开眼睛看看吧,这……”

“哈哈哈哈,别急,这儿还有呢,这本书里夹着一张林则徐的手书楹联,有时间,有落款,还有印鉴,呵呵,最难得的是品相绝好!连个角都没缺啊!”

宋影彻底麻木了,她看着满脸自信的吴迪,低声道:

“你就是为这些而生的,真的!以前我不信会有这类人,现在看到你,我信了!”

吴迪闻言,顿时流了一头的白毛汗,我这是作弊好不好?你这么推崇会让我骄傲的!

唐三彩的精美是显而易见的,连宋影这样的非古玩爱好者都有点爱不释手。她手里那匹三彩马,就是一件精品,看在吴迪的眼里,叫做形体圆润、饱满,比例适度,形态自然,线条流畅,生动活泼。用宋影的话说,就是:

“这匹胖马好可爱哦!如果我把它颈上和背上披的这种麻布设计成一款……怎么说呢,反正就是介于披和穿之间的风格的衣服,拿回去老师一定会原谅我这次的逃课的!”

吴迪接过宋影手上的胖马,笑道:

“你是看马还是看鞍?麻布?这是马的鬃毛好不好!”

“反正我觉得是布!”

“行了,逃课还不忘记学习的小丫头。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上课啊?”

“嘻嘻,等我淘到一件大宝贝的时候,我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偷偷的数钱。”

吴迪失笑道:

“就靠你?我看这辈子你是不用再去上课了。”

宋影眼波流转,俏脸微红,心下说道:

“傻子,我说的大宝贝就是你啊!可惜,像那宋刻本一样,我得到的回报,也只能是看看而已!”

唐三彩最多的就是马,其次人物俑的造型也不少,宋影刻意忘却了不好的情绪,很快就被一个又一个精美的瓷器吸引住了注意力。

“为什么这些东西的造型都是胖胖的呢?”

“笨啊,唐三彩唐三彩,不胖还叫唐三彩吗?”

宋影想起了历史上那著名的胖美人,恍然大悟,也是,弄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只怕一辈子也别想卖出去。

在老外的古董街看到中文的店名其实不值得惊奇,但是用一幅白底黑字的刺绣,挂在斜挑的竹竿上当店名,却让两人均是眼前一亮!刚刚还在和吴迪争辩瘦美还是胖美的宋影眼珠子一转,说道:

“本姑娘决定了,宋影宋大收藏家的寻宝之旅就从这家店开始!”

吴迪迈步走进店里,扫视了一圈,笑道:

“你倒是会挑,在卖织锦,刺绣,缂丝的店里找宝贝,想买着假的都难啊!”

宋影忽然指着墙上一幅作品笑道:

“这个上边好多印鉴啊!一定很不得了!”

吴迪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大话说不得啊,这刚刚才说缂丝想买假的都难,你就给我来这出!你仿谁的不好,脑子抽筋了?去仿故宫博物馆的珍藏?

宋影指着的是一幅缂丝作品,吴迪不用看就知道绝对是仿的,因为那画面正是故宫的珍藏——南宋缂丝名家沈子蕃的《梅竹寒雀图》!

吴迪牢骚归牢骚,还是看了一眼,没想到就是这一眼,就让他有点移不开眼光的感觉,忍不住走近细看了起来。

这幅缂丝作品被装裱成一幅纵轴画卷的模样挂在墙上,吴迪估量了一下,图轴纵有100厘米左右,宽有30多厘米,似乎和故宫的那件差不多大小。整个画面以十五、六种色丝状的小梭代笔,巧妙搭配而成,色彩非常和谐。缂丝技法的运用也很娴熟,以通经断纬的手法,揉入了至少数十种技法,很好的体现出了原画稿疏朗古朴的意趣,显得无比的生动,清丽,典雅。

这是一件绝对的精品!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