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批发的铜镜

小伙子放的时候,铜镜的背面朝上,吴迪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拿了起来。此镜直径约十厘米,呈暗黄色,无铜锈,乍一看和新的一样。样式是圆钮,无钮座,宽平缘,背面是一幅故事画。画面的左侧有一棵大树,树枝延伸到钮上。树下站着一对男女,那男的正在拱手见礼。脚下花草丛生,河水扬波,几只小羊正在蹦跳玩耍,河边则站着一牵马侍者。讲的正是柳毅传书的故事。

吴迪又看了看正面,细腻明亮,,光可照人。他将铜镜在手中掂了掂,问道:

“你平时上网吗?”

小伙子没有想到他会忽然问这个,愣了一下方答道,

“上,不过时间不长。”

“我想也是这样,这面镜子在故宫做过展览,没想到现在流到了你的手里,哈哈哈哈!”

那小伙子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又摸出一面铜镜,放在吴迪的面前,说道:

“兄弟,你再看看这个,绝对的宋镜精品!”

吴迪一看,也是一面故事镜,大小、制式以及新旧程度都和那件柳毅传书差不多,也是圆钮,不过图案不同。在圆钮的右侧几株松树生于山石之旁,高可参天,枝叶茂盛,树下跪座一人,着高冠长袍,左手拉住宽大的袖缘,右手引清水洗耳。水波旁一人,双手牵牛,目视前方,似在与洗耳者对话。表达的正是上古时期许由巢父的传说。

吴迪将两面镜子都拿在手上,比较了一下,又将柳毅传书镜放下。这两面镜子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都是镜体厚重,铜质细腻,纹饰清晰,版模极佳。尤其是这面许由巢父镜,采用了多种工艺,将浅淡的水波纹和高浮雕的人物树木巧妙搭配,立体感极强,凸显了生动的故事情节。

吴迪笑着将镜子放下,问道:

“老板,还有没有?”

“兄弟,你先说这两个怎么样?”

“做的和新的一样,很精致,如果你还有,我准备弄一批回去放到自家的店里。”

小伙子闻言,作势要将两面镜子收起来,一边气哼哼的说道: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自己眼力不行,怎么能说我这镜子是新的呢?”

“别急呀,我说真的,我叔叔在潘家园有一小店,吃下你这两面镜子还不是小事一桩,快点开价!”

“一万欧元!”

“两面镜子一万欧元?”

“一面一万!”

“一面一万?一万足够买十个八个这样的镜子了!对了,镜子真的很精美,你还有多的没有?有的话一块给我,我好回去开个专柜。”

“八个一万欧元?你确定你没唬我?”

吴迪闻言,皱了一下眉头,竟然真的还有?

“我算算,八个一万欧元,我再加工一下,每个能卖……行,你都拿出来吧,只要跟这两个差不多,有多少我要多少!”

那小伙子从架子下边拿出一个大包裹,从里边捡了一个小包裹扔到吴迪面前,说道:

“加上那两个,一共十七个,我也不占你便宜,两万一千欧元,交钱吧。”

吴迪打开包裹,一面一面的拿出来观看,越看越激动,这金、宋的铜镜也能搞批发?

包裹里一共有十五面铜镜,大概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圆钮,无钮座,宽平缘。一类是八出菱花边形,圆钮,窄素缘。还有一类是方镜,数量最少,只有三面。颜色也各不相同,不过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暗黄色,一种是青绿色。大小也有所不同,不过直径大多在十厘米左右,五厘米以下的只有三面。铜镜的价值和尺寸有很大关系,五厘米以下和二十厘米以上的都极为罕见,所以这三面小镜子任何一面的价值几乎都比得上其他的十四件的总和!

十五面镜子中,有十一面镜子背后的图案是神话故事,八仙过海、钟馗捉妖、牛郎织女、伯牙抚琴、吴牛喘月等等,其中只是唐皇游月宫故事镜就有三面。还有四面是出游、观景、耕作、嬉戏之类的写实人物故事镜。

吴迪拣出两面铜锈比较严重的,说道:

“这两个太差了,不能按照那个价格算,我也不占你便宜,一共两万欧元,够意思吧?”

那小伙子差点跳起来,嚷道:

“差?老兄,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做这一行的了!几百年的铜镜,能保存成这样就不错了!这两面你要是看不上,不卖你就是!这批铜镜可是从我国内辛辛苦苦偷渡出来的,这价钱几乎一分都不赚你的,我就图个周转!”

吴迪非常确定小伙子是把这批铜镜都当成了现代的仿品,现在他说的和做的都是在演戏。既然如此,不妨再逗逗他,

“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上拍啊?碰到喜欢的冤大头,别说一万欧元八面,十万欧元一面也有人抢啊?”

“这,这不是来路不正吗?”

小伙子的言语有点闪烁,心内暗骂,这么新,行家一看就知道是仿的东西,能他妈的上拍吗?你小子今天要是敢耍我,老子让你走不出这条街!

“来路不正?这么说这东西带回去会有麻烦了?”

小伙子急了,连忙说道:

“东西的来历绝对没问题,我是说偷渡,偷渡!”

吴迪一开始确实是将那面柳毅传书故事镜当成了赝品,主要是先入为主的想法禁锢了他的思想。都说瓷器没有两个一样的,可谁规定青铜器也必须是这样?这种靠模具制作的东西,可是能大批量生产的!现在比较少见不过是因为不易保管罢了!他和小伙子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古玩鉴定就是这样,一旦认定某件东西是假的,之后必然是越看越假,那代表着铜镜价值的精美雕工、精巧构图都成了造假的证据,以现在的金属加工工艺,什么玩意儿做不到?

直到两面镜子同时上手,他才有了一丝怀疑,发动天书一试,知道自己看走眼了。接着本是随意讲价的一句话,谁知道竟引出了这么一大批珍品金、宋青铜镜!

吴迪已经用天书检验过每一面镜子,更是从中发现了不少惊喜,这些镜子不但不假,而且格外珍贵,因为其中有几面竟是史书上都有记载的妃子用过的珍品!

“你确定这些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的?”

吴迪继续套他的话,看能不能搞清楚这批镜子的来历。

那小伙子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

“就算是从地下挖出来的,转这一大圈,也足够洗白了,再说我这镜子来历清白,是国内一个朋友老爷子的珍藏,前不久他家老爷子去世了,他处理给我的!”

小伙子认为吴迪早就看出这些镜子是赝品,之所以还要买,只不过是因为仿的真,所以也没有隐瞒,直接讲了这批铜镜的来历。

铜镜确实是他从国内一个朋友手里收来的,那朋友的父亲也确实是一个古镜爱好者,收藏了包括瑞兽葡纹唐镜在内的多面精品古镜。老爷子去世的很意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结果他儿子只知道葡纹镜是珍品,对这么多差不多的小镜子却没什么信心。毕竟按常理,想拥有任何一件古玩,运气、眼力、资金都缺一不可,他可不认为他家老爷子有这种财力,成批成批的搞收藏?

老爷子一去世,这家伙就开始处理这些藏品,轮到这批铜镜的时候,他心中存着一丝侥幸,就托关系找了一个专家来鉴定。结果专家一看就说全是假的,加起来最多只能卖个万儿八千的!正好小伙子在那段时间回了趟国,喝酒时听朋友说起这件事,又看了铜镜,认为仿的不错,直接就全部打包收走,带到了意大利。

故事讲完了,吴迪判断至少有八成是真的,不禁有些唏嘘,这辛辛苦苦的收藏了一辈子,遇到一个不肖子孙和什么伪专家,有多少心血也都葬送了!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这故事的背后还有故事!当时小伙子的朋友找的专家水平不错,不过人品极差,他鉴定出这些铜镜都是真品后,起了贪心,就伙同别人演了一出精彩的好戏,愣是把这十七面金、宋时期的珍贵铜镜说成了赝品!本来准备过一段时间安排人上门低价收购,没想到机关算尽,算漏了那人正好有一个倒腾古玩的朋友,又正好赶在那一段时间回国,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便宜了吴迪这个幸运的家伙!

两万一千欧元买了一大堆精品古铜镜,吴迪的心情非常不错,拿了包袱正准备离开,那小伙子又叫住了他,

“你想不想要真的古镜?”————————————————————————————————童鞋们!威武!推荐的票票也疯起来!!!拜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