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天师法剑(续)

吴迪含笑不语,宋影这下也没了逛下去的兴致,拉着他要去找一个修表的铺子,打开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藏有钻石。吴迪摇摇头,说道:

“买工具,我们回去自己开。”

两人买了尖嘴钳和平口螺丝刀,还有金刚石刀具,回到了酒店。打开房门,吴迪先检查油画,看到它在床底下躺的好好地,放心的松了口气。正准备起身时,忽然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不由的呆住了。宋影已经在浴室换好了衣服,看到他半跪在床前,不禁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了?”

吴迪摆摆手,没有说话。只是宋影讲话这片刻时间,那种诡异的感觉就愈发的明显,仿佛就像有一股暗流在房间里缓缓涌动似的!正当他似有所悟,想要细细去品味时,这种感觉却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吴迪疑惑的站了起来,想了一会儿,仍然茫无头绪,只好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明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正想要去找它时,忽然又没感觉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累了?”

宋影好像想起了什么,白皙的脸上浮起一片淡淡的红晕。

吴迪摇摇头,想不通就不想了,对拿起螺丝刀准备开表的宋影说道:

“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说完,吴迪走到卧室,开始给钟棋打电话,

“四哥,这次我们身后有没有尾巴?”

钟棋怔了一下,紧张道:

“怎么了?有危险?”

“没有,就是买了一幅油画,想安排人先送走,我怕到时候店主醒悟过来,带不出去。”

“我靠!你小子又捡漏!等着,我马上过去!”

吴迪无奈的挂上电话,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顺手拿起放在床头的天师法剑,刚才匆忙间买了,一直忍着没敢细看,现在可以好好欣赏欣赏了,看看这所谓的神器和惊天神作到底哪个更厉害!

左手握实剑柄,居然没有一丝反应,连天书的提示都没有了!吴迪愣了半晌,难道真的太累了,以至于犯了迷糊?他不甘心的发动天书,向木剑内部透视而去。

“轰”的一声,在吴迪的脑海中,霍然出现了一片碧蓝的天空!天空下,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孤零零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还没等他确认这个身影是谁,一个虚幻的影子就从那身影上飞出,飘到了天空上,等他看清那影子的面目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吧,那竟是他自己!

恍惚间,他的感觉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影子上,他好奇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脚,轻轻的触碰了两下,很奇怪,一种很坚实的感觉。他好奇的指挥着新的身体在天空里游荡了几圈,飞翔的感觉真怪!

空间里除了天和海,什么都没有,没有植物,没有动物,没有风,没有太阳……可这光又从哪里来?吴迪面朝下虚悬在海面上,满怀疑惑的打量着这片无垠的大海。海水也很奇怪,颜色比现实世界中要蓝的多,近乎发黑,却没有一丝浪花,也感觉不到一丝生气!这个空间里,一切都简单到了极致,也静到了极致!

吴迪犹豫着降到了海平面的高度,伸手轻轻触摸了一下海面。手指伸入水中,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水,而是一团像烟雾一般的东西,捞都捞不起来。他又伸出左手,想捧一捧上来,没想到一接触海面,一道沛然不可挡的洪流就冲入了他的体内!

吴迪整个人虚悬在海面上,双手伸入海面下,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被定格在刚才那个瞬间。体内,天书却兴奋的像个小孩,雀跃着跳入涌来的洪流中,兴奋的上下摇摆!同时,海面上空突兀的响起了一个苍劲古老的声音,

“三尺天师剑,剑内隐神通。剑起风雷起,剑落龙虎隐!”

那道洪流在吴迪左臂内迅速的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海里,当它回到海里的一瞬间,整个空间的画面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吴迪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拿着天师剑站在床前,客厅里的宋影也没有什么动静。他看了一下手机,时间距离他给钟棋打完电话刚刚过去了一分钟不到!

他仔细的回想着刚才的感觉,却发现什么也把握不到,隐隐中有一个感觉在告诉他,一些神奇的事情在他的身上发生了,可惜他却没有能力去发现!

吴迪再次动用天书朝天师剑透视进去,这次很正常,只看到了一些木纹结构,那天、那海仿佛就是一场幻梦一样,醒来无踪。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想着到底该怎么办。忽然心中一动,既然觉得身体里发生了奇妙的事,何不透视一下看看?

吴迪深呼吸了几次,左手缓缓的按上了自己的胸口,他要第三次透视身体!

掠过那些吓人的画面,他的视线找到了左臂,果然有变化!他记得上次透视时,血管中伴随着血液流动的是一股淡烟紫色的雾霭,此刻,这雾霭仿佛粘稠了无数倍,颜色也已经变成了深蓝!这些粘稠的深暗色物质将他的血液紧紧的包裹着缓缓流动,奇怪的是二者却秋毫无犯!只是雾霭颜色太深,映的他血液都变成了诡异的蓝色!

吴迪仔细的检查了身体,没有发现其他异状,就收回了左手,郁闷的挠了挠头皮,这样下去,不知道他会不会变成一个超能蓝血人?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诅咒又是法剑,不但有画面,还有配音,难道在欧洲找到的东西就是要比国内的牛些?

客厅里忽然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吴迪惊醒过来,这丫头,连这几分钟都等不及!他放下心事,晃到卧室的门边,笑道:

“别费劲了,快去把衣服换了,四哥他们马上就到。”

宋影正在费力的撬着表盖,闻言“嗯”了一声继续忙碌,吴迪苦笑一声,想起宋影应该是不知道他四哥是谁,又道:

“刘宝儿他们马上就来了,你要穿着睡衣见他们吗?”

“啊?”

宋影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跳起来就朝浴室冲去。吴迪摇摇头,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被宋影刮出了几道白印的手表,仔细研究起来。忽然,一个小脑袋自浴室里伸了出来,

“你不准动!等我出来一起开!”

吴迪苦笑着扔下手表,干脆等钟棋来一起开好了,那家伙要是知道了他的猜测,一定会抢着干活的,那可是个好劳力。

钟棋走进房间的时候,宋影和吴迪都没有察觉到,他们正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看着电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一米开外!钟棋不管两个人奇怪的眼神,也不打招呼,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那块小月饼般大小的金表,

“我靠!这什么东西?打架用的神器?我说,你真的确定有这么大个的表吗?”

吴迪站起来,冲正抱着宋影朝他微笑的刘宝儿点了点头,问钟棋道:

“你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锁了门的!”

门再次无声地打开,两个年轻人出现在吴迪的眼前,他认得其中的一个。猛地拍了一下脑袋,笑道:

“这宾馆的门在你们的眼里简直就是个渣啊!也不怕摄像头拍下来!”

那个叫做小李的年轻人笑道:

“没事,这点小活都干不好,早回家了,听说五少找我们有事?”

“嗯,你们跟我来吧。”

钟棋跟着一起走进卧室,两女识趣的留在客厅,讨论这几天的见闻。吴迪拉开大衣柜,抱出满纸箱的瓷器,又从床底下摸出油画,说道:

“就这些东西,要想办法尽快送回国内,越快越好!”

钟棋好奇的打开纸箱,拿起一只红腊梅碗,看了看底款,吃惊道:

“醴陵毛瓷!我靠!你不会告诉我说这一箱子都是吧?天哪,你小子这是把哪个博物馆给洗劫了?”

吴迪理都没理他,拿起床上用软布包着的天师法剑,指着油画说道:

“这两样东西你们一刻都不能离身,必须亲手交给我师父!瓷器能带走就带走,带不走也没关系。”

钟棋这才注意到地上的油画,随便看了一眼,说道:

“这什么破烂东西,你也拿来当宝贝?想要的话,让你嫂子给你画一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桃木剑,你小子不是准备当道士吧?就这两件破玩意,也值得着费这个心思?他们都走了,我们身边可就没人了。”

“没事,这边比较安全,可这两样东西如果出了差错,麻烦就大了!”

吴迪本来准备派一个人回去,但自从见识了法剑的威能,觉得还是派两个比较好,毕竟要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互相能有个照应。

小李和另一个年轻人互视了一眼,双腿一并,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