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发大了

吴迪以手覆额,满脸的便秘样,他还以为是拖出去砍了,谁知道竟然是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刑罚,数年轮!

两人笑闹了一阵,吴迪说道:

“你说的不错,这是醴陵主席用瓷,而且是同一年的产品。这个老板没有一点基础,难道送他的朋友也是傻子不成?今天还真是幸运,他很有可能是第一次摆出来。醴陵主席用瓷,主要是釉下双面五彩花卉薄胎碗,晶莹剔透,似玉泥嫩肌般温润可人。红月季、红芙蓉、红秋菊、红腊梅四种纹饰分别代表了春、夏、秋、冬。当时共烧制成品逾2万件,有关部门从中精选了12厘米瓷器40套上乘佳品带走。其中以月季花纹饰最为珍贵,因为月季花又名月月红,象征全国山河一片红。现在,醴陵主席用瓷绝大部分收藏于韶山主席纪念馆、中国革命博物馆、中南海丰泽园等处,流落于民间的不足200件,你说珍贵不珍贵?”

“天哪,我还学什么服装设计,干脆跟你学古玩算了!”

“哈哈,这还不算,我刚才看了,这十一件碗中,可以凑出两套完整的春夏秋冬,如果成套上拍,有可能创出天价!”

说着说着,吴迪忽然站住,

“糟了,忘了问了,那个老板是不是少拿了一只碗出来。”

“怎么了?”

“剩下不成套那三只,就缺了一个红腊梅,很可能还在老板那里!”

宋影一听,立马自告奋勇的要回去问问,吴迪抱着纸盒跟在身后。他们离那个老板只隔了两个摊位,转身走两步,就可以看到他的货品。果然,在刚才摆放瓷碗的地方又出现了一只红腊梅的小碗!

宋影欣喜的走过去,问道:

“老板,刚才我们发现你这碗好像少了一只,是不是这只?”

“No,No,你们刚才只买了十一只,这一只是我刚刚拿出来的。”

这老板刚才确实是忘拿了一只出来,否则一块就卖了。现在这对年轻人又找回来,让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难道刚才那些碗是什么宝贝不成?

宋影娇声道:

“给你三十欧元,这碗我拿走了。”

“不,不,这一只涨价了,要……要两千欧元!”

老板狠下心来要了一个天价,然后微带忐忑的看着两人。

宋影闻言差点跳起来,纤细的手指指着老板的鼻子就要开说,吴迪一把拉住了她,拍了拍怀里的纸箱,轻蔑道:

“他要是能再拿出这么多这种瓷器,别说两千欧元,我直接一万欧元包圆都行!直接翻,加语气!”

宋影气呼呼的翻给那老板听,结果话音刚落,那老板就得意洋洋的从摊位下抱出了一个纸箱,骄傲的放到了吴迪的面前。吴迪低下头,一眼就看到了箱子角落里整齐摆放着的几只蓝菊花小碗,登时愣在了那里。

那老板看着吴迪目瞪口呆的表情,得意的哈哈大笑。

纸箱中除了蓝菊花小碗,另外一角还放着十几个碟子,还有六七只茶杯,散乱的堆放着。吴迪强抑激动地心情,假意颤抖着双手,一只只的看过,然后大叫一声,

“气死我了!”

愤愤的掏出一万欧元,摔在老板的手里,满脸悲愤的抱起了纸箱就要离开。那老板忽然叫住了他,连说带比了一阵,吴迪才明白,原来是在找他刚才话里的毛病!这些碗碟的数量可是他刚才买的小碗的两倍!吴迪无奈又掏出一万欧元,假装不忿的摔给老板,才转身嘟囔着走了。一直到走出市场,他都能听见那老板得意的笑声。

宋影小跑着追在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好了,金马影帝,又没有人追你,你跑那么快干嘛!”

吴迪停下脚步,看着宋影笑道:

“还好我聪明,激了他一下,要是他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只怕立马跳下大运河,哈哈哈哈!”

“都说我们女人会演戏,我看你们男人才是天生的戏子!哼,不管了,这些东西我要留一套!”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我折成钱给你成不成?这东西拿回去,我师父要是知道从我手上流出去了一套,还不扒了我的皮?”

“那我倒要好好想想,到底该问你要多少钱?小迪子,老佛爷走不动了,你把我背回去吧。”

“喳,奴才这就给你叫车去。”

宋影看着在街边拦车的吴迪,想道:

“现在关系这么融洽,是不是可以求他给爸爸找肾源了?不行,还是过几天再说保险。话说这演戏也不是很难嘛,本姑娘魅力无穷,小迪子神魂颠倒!”

回到酒店放好东西,两人啃着热狗又往大运河跑,在宋影眼里,这根本就是在捡钱,只剩下半天时间了,你居然还想去吃大餐?再不识趣,本老佛爷踹也给你踹去。

出租车上,宋影挽着吴迪,悄悄问道:

“阿迪,刚才那箱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小财迷!醴陵毛瓷中的碗,世人皆知是四种花色一套,其实五种花色才完整!这后来买到的蓝菊花,价值千金啊!我算算,如果五只碗,四只碟子,两个杯子为一套的话,一共能凑出来三套。五只碗成套上拍有一千五百万左右,四只碟子大概一千万左右,两个杯子五百万,总共三千万!”

“哇塞,怪不得你买画那么大方,原来这钱来得比抢银行还容易!”

“小姐,抢银行是高难度工种好不好?其实,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果碗碟杯成套上拍,过五千万轻轻松松!”

宋影轻轻地锤了吴迪两下,娇嗔道:

“我让你玩大喘气!我让你玩……”

吴迪挨了两下,握住宋影打来的粉拳,正色道:

“其实,这些东西最重要的价值不在于它值多少钱,而在于它所代表的历史、文化价值,所代表的技术价值。作为一个藏家,除非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压力,否则是绝对不会出手。不过大家都喜欢以金钱来衡量一件东西的价值,也无可厚非,因为大多数人并不懂这些。”

宋影撇撇嘴,扭头不理吴迪,

“小气,我知道你是个大收藏家,行了吧?总是教训我。”

吴迪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他昨天刚刚临时突击在网上学习了一下,一个美眉写的文章很有意思,讲的是恋爱中两个人主动与被动的问题。女孩撒娇是天性,也是一种试探,如果男性不分场合的一味退让,底线就会被越逼越低,最终没有底线,这时,两个人的关系要么走到了尽头,要么这名男士就此开始了悲惨人生。吴迪认为很有道理,所以就在宋影身上小小的试了一下。果不其然,一看吴迪沉默,宋影慢慢转回了身子,嘟着嘴摇着他的身体道:

“对不起啦,是我不好,不该拿你的职业开玩笑。”

“没什么,我算是幸运的,有些人收藏了一辈子,都没有捡到过一次大漏,还有些人打眼了,被骗光了全部身家,这种故事,几乎每天都有发生。所以,收藏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戒贪!”

宋影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拿手去揉吴迪的脸,

“笑笑,笑笑,好,保持住。”

吴迪无奈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道:

“好了,别闹了,到了。”

市场的人明显比上午多了一些,两人路过卖给他们毛瓷的摊位时,还特意的留意了一下,生怕再错过什么。那老板看到他们,明显是想起了上午的事情,笑容中都透着一股得意。宋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

“有时候,无知也很快乐啊!”

吴迪哈哈大笑,在那老板疑惑的眼神中,拉着宋影的小手朝前走去。

可能是上午将一天的好运都用完了,两人一直走了十几个摊位,也没看到中意的东西。可是宋影依然兴致勃勃,还不时的提醒吴迪要看准了,千万别错过什么好东西,让吴迪哭笑不得,这几天他要是再捡几个漏,这宋影怕不是也会变成一个古玩迷?

中国古董区最后一个摊位经营的是木雕,现代制品和古董区分的很清楚,而且不乏紫檀、檀香木雕之类的好东西,吴迪看了一会儿,暗暗点头,价格标的都很到位,这摊主是个大行家。

吴迪挑了一会儿,拿起一串黑乎乎的佛珠,让宋影帮他问价,没想到老板听得懂中文,直接答道:

“这是印度“老山檀”雕的佛珠,直径11厘米,颗粒均匀,每颗珠子上都雕有一个罗汉像,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你闻闻,这香味沉稳温润,浓郁醇和,闻之有一种空灵之感,先生好眼光。”

吴迪闻言笑道:

“老板一定在中国待过不少时间,而且我猜你还在潘家园卖过古玩!”

“哈哈,先生你真有意思,潘家园我只是去过几次,不过我在你们国家南方倒是断断续续的待了将近二十年,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华夏,是我的第二故乡。”

“既然是老乡,这件东西价格合适的话,我就拿上,您看……”

“五千欧元。像这串珠子保存这么完好的已经不多了,尤其是这暗刻的佛陀,绝对出自大家之手,这个价格已经非常的优惠了。”

吴迪盘算了一下,也没多说,直接交钱了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