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醴陵毛瓷

吴迪回到酒店,宋影已经洗漱完毕,正静静的坐在桌前上网,看到吴迪,微微的一笑:

“我饿了。”

吴迪看看窗外,天色擦黑,不由得苦笑道:

“你点餐吧,叫到房间里来吃,我也饿了。”

宋影拿起电话,开始点餐,吴迪呆呆的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孩,忽然感觉到一阵温馨,想赶她走的话再也说不出口来。

放下电话,宋影抬起了头,妩媚的瞟了一眼吴迪,吃吃笑道:

“我好看吗?”

吴迪走到她的身后,揽住她柔细的腰肢,感受着掌下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腹,轻轻的嗯了一声。宋影指着电脑上的一些图片,说道:

“明天我们就去这里,每个月末的最后一个星期天,米兰大运河都会有一个二手、古董市场,规模很大,还有专门的中国古董区,不过据说假货比真货多,要靠自己的眼力。”

吴迪忽然想起一事,连忙让宋影找到了梵高的资料,果然,一代大师去世的日子是1890年7月29日,就是那副死亡之花上落款日期的两日后,他在精神错乱中开枪自杀!

想到那画中可怕的诅咒,吴迪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怎么办?已经有了一次不受控制的经历,难道他也会像梵高一样的结局吗?不可能,梵高没有天书!

烦乱了一阵,吴迪放下了心事,拥有天书,就证明他已经不是常人,那么遇见这些诡异的事情也是正常,如果连这样的事情都被困扰,那岂不是太看不起神奇的天书了?

吴迪很想让宋影帮他翻译出死亡之花上的几行文字,但他实在不愿意再去碰触那个诡异的东西,就强忍了下来。

晚餐很丰盛,有牛排、通心粉、披萨,还有一瓶红酒。

吃过饭,宋影吻了吴迪一下,继续上床休息,吴迪坐在电脑前,漫无目的地查找着资料。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可他不愿意打破这种状态,机械的移动着鼠标,仿佛可以这样一直坐到永久。

吴迪起床的时候是拿开宋影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翘在他胸口上的大腿才获得了自由,这个几乎和他一样高的女孩像一个树袋熊一样在他身上挂了一晚上,还好吴迪有天书相助,否则绝对会被压得英年早逝。

吴迪一动,宋影就醒了,这丫头仿佛已经摸清了吴迪的性格,或者是完全进入了情况,一清醒就开始放电,差点让吴迪忍不住扑上去将她就地正法!

吃过早餐,来到大运河边的古董市场时,已经是十点多钟了。

几乎每个米兰人都知道这个大运河边上的古董市场。说是古董市场,但其实不全是古董,还有很多旧货。你可以在这里买到60年代的名牌衣服,也可以买到来自中国的瓷器,还可以买到各种古老的意大利家具。只要你去逛,总会看到惊喜的东西。价格或许很低,或许很高,都可以讨价还价。这个市场的真正的独特性,就是这个地点,依靠着达芬奇设计的运河,历史街区Ticinese。市场有380多家各种古董摊位,家具,现代艺术,钟表,瓷器,银器,珠宝,玩具,游戏,收藏品,书籍,眼镜,收音机,青铜,玻璃,漫画,版画等样样俱全。

吴迪和宋影先看的是中国古董聚集的一片区域,人不多,可能是时间的原因。每个月最后一个周末,这个时间对于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苛刻了,不过,是不是这样就代表着会有一些好东西呢?

吴迪面前的摊主是一个意大利老者,据说他的祖上参加了八国联军。吴迪一边看着他摊位上的东西,一边微笑,宋影很奇怪,问道:

“怎么了?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很不错啊?”

“外国人也会讲故事了,流毒不浅啊!不对,说不定我们就是跟他们学的!在古董一行最忌讳听人讲故事,什么家人急病,出售传家宝,什么刚从生坑里挖出来的,什么特殊时期期间偷偷埋起来的,信了百分之九十九上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宋影一下变了脸色,

“你什么意思?”

吴迪暗叫糟糕,脸上却不动声色,反问道:

“怎么了?我教你买古董千万别听人讲故事,难道你上过当?”

宋影狐疑的看了吴迪半天,方展颜笑道:

“我在这儿被人忽悠买了一个古董烟斗,说是拿破仑家族的珍藏,后来送给老爸,被他的一个朋友批评的一无是处,说是这两年才做出来的东西。”

吴迪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买着玩就无所谓,千万不要花大价钱。”

宋影嘀咕道:

“也不知道谁昨天才花了一个多亿,这会儿在这儿假正经教训人。”

吴迪捏了捏她挺翘的小鼻子,笑着朝下一个摊位走去。

这个摊位主要是一些瓷器,吴迪看了两眼,拿起了一件粉彩小碗。这只小碗高约7厘米,直径约11厘米,碗内绘有五颗带枝叶的桃子,碗外绘有四颗,一共九桃。胎质细腻紧致,晶莹剔透,洁白如玉,碗底青花双圈四字款识,慎德堂制。宋影一眼就喜欢上了,问道:

“这件好漂亮啊!是不是真的?”

那老板一阵鸟语,宋影笑道:

“老板说这是清朝道光皇帝的御用瓷,非常珍贵。”

“慎德堂是道光皇帝读书的地方,后期也成为道光皇帝处理政务的场所,所以题有“慎德堂制”红款的道光朝瓷器是道光皇帝的御用瓷。虽然这件不是,但也是一件精品。”

“不是?不是御用瓷还是干脆就是假的?”

“假的!这粉彩和款识是后来人加上去的。1958年,湘省省委奉命为中央首长试制一批茶杯,这一光荣任务由当时的醴陵陶瓷研究所承担。从1958年起至1974年止,醴陵窑曾多次为主席制作生活专用瓷。一直到1975年春,中央办公室向瓷都景德镇下达了一项绝密文件,为主席设计,烧制一套专用瓷器,这项工程被当时中央视为1975年头号重大工程,因而下达文件的代号为“7501”工程。7501瓷是可与宋明官窑比肩的不朽艺术杰作,当时的研制数量为1万件,出窑后完好的仅有4000余件。存世量不多,经过精心挑选,送发京城千余件,剩下的一部分销毁了,一部分在1982年被当成福利分发给了研究所的职工。现在市面上的流传很少。之后不久,有一位瓷都的陶瓷商人,在“陶研所”的仓库里发现了一批素白胎,立刻被它那晶莹如玉的质地所吸引。这批素白胎就是当年开始试制“主席用瓷”釉上彩“水点桃花”时留下的半成品。于是这位独县慧眼的陶瓷商将其全部买下后,高薪聘请景德镇仿古高手、按照官窑器的纹饰进行彩绘,并在圈足内书写“雍正年制”、“乾隆年制”、“慎德堂制”和“居仁堂制”等款识,冒充古董出售。”

吴迪笑着将小碗放下,宋影恍然大悟,

“噢,你绕了这么大一圈,就是为了告诉我它是个假的,你直接说就是了,我对这些又不感兴趣!”

吴迪苦笑:

“小姐,这不是给你扫扫盲吗?”

“你在嘲笑我上当的事?是不是,是不是?”

“我……”

吴迪发现漂亮的女孩都是魔女,常琳琳如此,杨烟缁如此,孟瑶更是可怕,所以他决定以后绝对不相信美如天仙的这个词,而应该信奉美女皆魔这个真理。

“逗你玩的啦,这一件瓷器是试制7501主席瓷时留下的半成品,再经高手彩绘烧制而成,是十足的赝品,对不对?”

吴迪翻了翻白眼,接着往下看。在摊位的角落,堆放着一摞小碗,大概有十来只的模样,吸引住了他的眼光。吴迪拿起一只,仔细打量片刻,又放下,拿起了第二只,然后又拿起了第三只,一直到十一只碗都看完,才对宋影说道:

“问问他,这摞碗怎么卖。”

宋影用意大利语问了一遍,那老板很高兴的说了一大通话,宋影翻译道:

“这是他有一次去中国旅游,一位朋友送的,据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产的精品瓷器,很有收藏价值。如果不是家里老人重病,他还舍不得拿出来卖……”

宋影说着说着也笑了,看来咒自己老人得病的人不少啊。忽然想起自己的父亲,暗暗捏了一下小拳头,爸爸,再坚持十天,你就得救了!

吴迪撇撇嘴,

“朋友送的珍贵瓷器就这样放着卖?骗鬼的吧?直接翻给他,让他干脆点,说价格。”

那老板听了宋影的传译,无奈的耸耸肩,说道:

“五百欧元。”

吴迪听懂了,因为老板说的是英语。不用宋影翻译,吴迪拿过计算器,直接还价一百,老板当然摇头。两个人你来我往,经过一阵无声的侃价,最后以二百七十欧元成交。

从老板那里搜刮来一只纸盒,吴迪小心的将碗捆好装了进去,然后抱在怀里,对宋影笑道:

“有这几只碗,这一趟也不算白来。”

“你又捡漏了?”

“你进步很快嘛,都知道捡漏了。”

吴迪心情很好,忘了刚才的教训,开始逗弄宋影。

“说说吧,这次又赚了多少?”

“在国内上拍的话,这样一只品相完美无缺的小碗,大概能拍到两百多万吧。当然,不能一次放出这么多,要一件一件的卖。”

“天哪,你这简直是抢劫,不行,见一面,分一半。”

宋影双手叉腰,一幅山大王的模样。

吴迪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

“少不了你那一份!”

宋影娇嗔着打开吴迪的坏手,喝道:

“兀那斯,从实招来,这些碗又是哪朝哪代的?”

“大王,你还记得在7501瓷之前,主席用的是哪里的瓷器?”

“醴陵的呀!大胆,竟然敢质问本大王!来人啊,将他拖出去切了鸡鸡数年轮!”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