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向日葵

一旦决定,吴迪就不再犹豫,他拿出白手套戴上,表情凝重的缓缓将整个左掌贴向画面右下角的空白。几乎是在手掌触碰到画面的瞬间,那股强大的冰寒气流就仿佛等待了许久的饿狼般,疯狂的涌入了他的体内,眨眼间他的整条右臂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

吴迪不为所动,坚定的按了下去,从手掌触摸画面到踏实的按在画面上这短短的一瞬,他手掌中的清凉气息也倾巢而出!这些清凉的气息瞬间由稀薄变得浑厚,却没有像上次那样迎头痛击,而是在接触冰寒气流之前,忽然分成无数小缕,悄无声息的向粗壮的冰寒气流缠去。

吴迪的眼前仿佛展开了一个无声的画面,他清楚地感觉到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无声无息的融入了冰寒气流,然后迅速被同化,而冰寒气流也随之变得温润一些。随着清凉气息融入的越来越多,渐渐地左手恢复了知觉,那是一种刺骨的冰凉!

吴迪有些吃惊,想先将手从画面上移开,一试之下却发现这只手似乎已经不是他的一样,竟然不能移动分毫!

就在他的眼前,左手似乎逐渐在变得透明,他的眼睛似乎都能看透那薄薄的皮肤!他依稀看到只有芝麻大小的天书在他手心飞快的旋转,将一股股冰寒气流吸入其中,然后又吐出更多的清凉气息……

吴迪没有放弃挪动手掌的努力,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刺骨的痛感逐渐消失,他也就不再着急,静下心来,默默感受着天书对冰寒气流的吞噬。

忽然,一个骷髅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吴迪的面前,本是眼睛的两个大洞居然散发出耀眼的白光!没有牙齿的大嘴上下开阖,伴着桀桀的怪叫声,吐出了一段古怪的音符!

吴迪确认自己从没有听过这种语言,但他发现自己居然清楚地懂得这段话的含义,

“觊觎死亡之花者,必将沉沦于地狱的深渊,永生不得解脱!”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短短的一瞬间,冷汗就爬满了吴迪的额头,吃惊之下,他连右手都用上了,想尽快将左手从画面上挪开,却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仍然是不能移动分毫!

骷髅头仿佛能够看到他的动作,随着吴迪的挣扎,它那没有一丝肌肉的脸上居然好像慢慢的有了一丝表情,这是嘲笑?还是狰狞?

去你妈的,既然拿不开,那就把你看个通透!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吴迪狠劲发作,不再管什么凉气什么骷髅头,咬牙向画内透视进去!

仿佛穿过了薄薄的一层薄膜,又仿佛是穿过了遥远的距离,当他发动透视的那一刻,凉气和骷髅头忽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眼前霍然出现了又一幅巧夺天工的画面,向日葵!梵高的向日葵!

吴迪试着挪动了一下左手,发现很轻易地就从画面上拿开了。他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这似乎一整天般漫长的过程竟然还没有超过一分钟!

他闭上眼睛,头痛的靠在沙发上,那骷髅头是怎么回事?那段话是什么意思?诅咒?这个世界上有诅咒吗?他正想嗤之以鼻,忽然想到天书,又沉默了。这世界连天书都有,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吴迪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甩开了这些纷乱的念头,管它呢,反正已经发生了,难道一幅破画还能杀人不成?再说了,那么猛烈的冰寒气流不也都被天书接下了吗?那骷髅头难道真能跳出来咬我一口不成?

调整好了心态,吴迪又开始琢磨,这幅画很显然被人做了伪装,原来的画作被人蒙上了一层薄膜,然后又在薄膜上随手涂鸦了一幅向日葵!可奇怪的是,这两幅画都是梵高的手笔,这又是因为什么?

他的心像猫抓一样,终于忍耐不住,大着胆子又将左手按在了画面上,忐忑的等着冰寒气流和骷髅头的再现。可是十秒钟过去了,半分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却始终再没有任何的异象出现!

吴迪笑了,很显然,天书技高一筹,这些妖魔鬼怪都被它消灭了!那好,就让我仔细的欣赏一下这幅来自梵高的珍品大作吧!

轻轻地透视进去,一幅绚丽的画面再次呈现在吴迪的眼前,十几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黄色向日葵插在一个蓝色的花瓶中争奇斗艳。看那画面的布局,向日葵的形状,竟似乎和梵高那幅享誉世界的名作一模一样!难道,流传于世的那幅名作竟然是假的?

吴迪按下心中的疑惑,仔细的打量着生动的画面,渐渐地,他发现了两幅画的不同。

记忆中,梵高的向日葵充满了生机,仿佛真的代表着太阳之光,是光和热的象征,是内心翻腾的感情烈火的写照,可这幅怎么感觉有些别扭?

再仔细的看去,画法、色彩的运用都是大师级别,没有问题,可是那种别扭的感觉从何而来?

意境?没错!是意境!大师的画和普通的画最大的差别就是意境!在梵高的向日葵中,充满了活力以及对生命的热爱。而这幅画,虽然向日葵依然盛开,但却感觉不到一点那种朝气与活力,相反,整幅画面充斥着一种颓废、矛盾、绝望甚至是死亡的气息!

吴迪长出了一口气,大师就是大师,一模一样的两幅画,竟然能画出截然相反的两种意境!

画面上除了向日葵,在右下角,还有一段潦草的文字,吴迪看了半天,只是勉强认出了文字末尾处的署名,依稀像是“vanGogh”的字样,他暗暗点头,果然是梵高的真迹!

署名的下边是几个阿拉伯数字,1890年7月27日,想必是这幅画作完成的日期了。不对!大大的不对!梵高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好像就是在1890年!

梵高有一幅名画,《麦田里的乌鸦》,被人们认为是“封笔之作”、“不祥之兆”,预示着一场凶险的灾难即将来临。而这位大师正是自杀在一片乌鸦群飞的麦田之中!那一天,这个疯狂的家伙提着手枪,仿佛一个强盗般冲入麦田,冲着自己的心口来了一枪!

麦田?麦子不正是成熟在夏天吗?那这个日期……

吴迪长出了一口气,靠在沙发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眼。这幅画还有最大的一个疑点——珍品,唐伯虎的《寒江送友图》也是珍品,却有着数种变化,明显要比这幅画技高一筹。难道,是因为那骷髅头和邪恶的诅咒,这幅画才跻身珍品之列?

宋影悄悄的走过来,她刚才就发现吴迪似乎有些不对头,走近了才发现他的状况确实不怎么好,那黑黑的脸此刻都变成了一片苍白!

“你怎么了?用不用看医生?”

宋影小声的问着。

吴迪睁开眼睛,笑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边说边想站起来,没想到双腿一软,竟然跌坐回沙发。宋影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搀扶,却被扯得一头扑到了吴迪的怀里!她低垂着头,根本不敢去看吴迪,手忙脚乱的想要挣扎起来,却忽然发现一只不怎么强壮却有力的胳膊紧紧的箍住了她的纤腰……

吴迪跌坐回沙发的时候,本能的顺手一扯,没想到把宋影扯到了自己怀里,顿时觉得尴尬不已,正想将她扶起,却嗅到了从那柔软的身躯上传来的一抹幽香,心智一阵模糊,双眼陡然变得赤红……

宋影被吴迪抱在怀里,只觉得箍住她的手臂越来越紧,不由的急了起来,再加上耳边传来吴迪逐渐粗重的呼吸,让她浑身的汗毛根根直立,仿佛身下的吴迪忽然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大凶兽!

宋影尖叫一声,拼命地挣开吴迪的手臂,跳起来就想逃跑,已经彻底被欲望蒙蔽了的吴迪一跃而起,猛地将宋影扑到在厚厚的地毯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