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死亡之花

布雷拉画廊是米兰市的一座着名画廊。原为基督教会学校,由建筑师里基尼于1651年设计扩建,由其子最后建成。整个大厦共分为40个房间,收有各种名画。

吴迪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觉得还是有不少的精品,不过要么是非卖品,要么是贵的离谱。在欧洲,油画的地位和国内的古董不可同日而语,这其实也说明一个现在被很多人刻意遗忘的道理,东西,还是自己的好。

大画廊只适合参观,不适合淘宝。宋影领着吴迪东转西转,来到了一个小画廊,只有三个展室,布置的也很简单,人流量却不小。

吴迪在左边的画室里看了一会儿,就笑了起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这里,居然可以看到一些国内近现代画家的作品展出,有意思。

能够展出的国内水墨画都不是什么名家之作,不过有些还是值得称赞,有一幅署名西风瘦的风景画,像极了吴迪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价格才五百欧元,他也懒得还价,直接让店员包了起来。

中间的画室展出的全部都是油画,吴迪从价格看起,一直看到一幅标价两千万的,才停下来,仔细打量起来。

因为吴迪很随意的就购买了一幅作品,所以一直有店员注意着他的表情。看到吴迪关注那幅标价两千万的油画,就走过来,介绍道:

“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是梵高的真迹,专家们一致认为是向日葵的草稿,仅用绚丽的黄色色系组合绘成的《向日葵》,堪称梵高的化身,也可说是他的代表作。他的向日葵具有非同寻常的想要突破画框的一种奔涌而出的力量,和一种难以克制的自我表达的欲望,令人震撼。梵高笔下的向日葵,不仅仅是植物,而是带有原始冲动和热情的生命体……”

那店员激动地开始了一篇长篇大论,开始时还是英语,到后来就换回了意大利语,还好宋影都应付的来。

吴迪摇摇手,打断了店员的介绍,笑道:

“你这介绍和我背的资料一样!不过,从这幅画上,我只看到了颓废、混乱和挣扎,和梵高名画向日葵的意境完全相反,如果是真迹,也不过是梵高先生的随手涂鸦罢了。”

“哇!先生,像您这么会鉴赏油画的东方人真的不多,这幅画从表面上看确实充满了矛盾和挣扎,但这种挣扎恰恰代表了梵高先生当时的精神状态,而他正是克服了这种精神状态,才创作出了后来那幅名传千古的向日葵。”

“呵呵,忽悠的有道理!生如夏花般灿烂,其实代表的也是一种枯萎,我能检查一下这幅画吗?”

店员有些为难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请您等一下。”

片刻,一个足有一米九高的消瘦中年人跟在店员身后,来到了吴迪的面前,他就是这家画廊的老板,和意大利着名的足球前锋佐拉同姓。客气的和吴迪打过招呼后,中年人问道:

“年轻人,这幅画确实是梵高先生的真迹,我们店里有多名大师的鉴定证书,请问您确定要购买它吗?”

“如果是真迹,我想我会的。不过,不可能是这个价格,因为这幅画如果像你们刚才那位小伙子介绍的那样,我想,它等不到我来看它。”

佐拉笑了笑,安排店员小心翼翼的将画取了下来,招呼吴迪向店内的贵宾室走去。

这幅画长99厘米,宽76厘米,和梵高最富盛名的那幅向日葵一个尺寸。吴迪并不欣赏油画的画法,但他感觉到这幅画不同,当他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就感觉到画面上那垂死的向日葵仿佛在向他诉说着什么。可细细看去,又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可以看出,这幅画绝对是画家的随手之作,而且当时作画的心理充满了焦虑和急迫,以至于有些地方画的甚至有些潦草,可为什么第一眼会给他那样的感觉呢?

吴迪戴上店员给他的白手套,轻轻扶起画框,沿着水平面观察画面的布局,画面的起伏稍微有点大,用料似乎多了点。看过平面后,他放平画框,伸出左手食指,轻轻的按在了画面的左下方。

瞬间,一股冰寒刺骨的气息仿佛决堤的洪水,沿着他按在画面上的食指,疯狂的向他的体内涌入!

吴迪刚刚感觉到一股冰寒刺骨的气息几乎将他的左手冻僵,体内一股更加浩大的清凉的气息就展开了强大地反击。两股气息在吴迪手掌无声、无形猛烈的碰撞,让他的手失去控制,一下被甩上了半空,差点打到站在他身边的宋影。

手指一离开画面,两股气息即时消散,吴迪也恢复了对左手的控制,他一边惊骇莫名的阅读天书的提示,一边想着该如何解释刚才的动作。

“荷兰,文森特·威廉·梵高,凋零,又名死亡之花。珍品。”

电光石火之间,吴迪已经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借着手臂扬起的势头,指挥着左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圆,落在宋影柔顺的长发上,轻轻的抚了抚,笑道:

“我感觉到了这幅画的力量!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了。老板,这幅画多少钱?”

无论是画内蕴含的冰寒气息,还是天书显示的珍品,都让吴迪起了势在必得的念头。收购蓝梦珠宝后,他并没有将身上的钱还给钟棋,所以现在还有一亿六千多万人民币,想必应该够买这幅画的了。

佐拉奇怪的摸了摸刚才吴迪摸过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这个年轻人在搞什么鬼?不管他,想买这幅画就好,画已经挂了一个多月了,每一个有兴趣的人听到报价后都是掉头就走,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外国的冤大头,到底该报多少呢?

“一千六百万欧元!先生,梵高的画只报价一千六百万,真是天大的便宜!”

“如果是梵高小时候的涂鸦,几万欧元可能都无人问津。梵高的画价格是高,但最贵的《加歇医生》也才八千多万美元吧?那幅可是公认的精品!”

“所以这一幅才会这么便宜,先生,才一千多万欧元,还不到两千万美元!你到哪里都买不到梵高的真迹!”

“我觉得一百万欧元足以代表这幅画的价值,还是看在这么大的尺幅上边。”

老板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这个价格和专家的估价差不离,但他绝对不会以这个价格将画卖出,如果没有人出到合适的价格,他宁愿一直等下去,反正他又不缺这一百万。

“No,No,先生,你没有诚意,我最后的价格是一千五百万欧元,如果先生不能同意,就请再看看其他的画吧。”

“八百万,我想我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而且老板,这幅画我只会收藏,不会出售,所以才会出到这个价格。”

一番讨价还价,双方最终以一千一百六十万成交,佐拉还奉送了三幅华夏新锐画家的力作。宋影作为翻译,已经由惊讶变为麻木,数百万欧元,就在这些人的嘴里随意的加减,似乎和几张废纸没有什么区别。此刻,她深切的感受到了穷人的悲哀,这些人嘴里的数字,哪怕只是个零头,已经够治好她爸爸的病,并且让她们一家过上无忧的幸福生活了。

抱着装画的大纸筒,吴迪离开了画廊,他没有心情再逛,他要马上回到酒店,仔细的研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够和唐伯虎的《寒江送友图》一起被天书鉴定为珍品,这幅画一定有它特殊的地方!尤其是那股冰寒刺骨的气息和吴迪从其他宝贝中感受到的都不一样。死亡之花,似乎还真的有一种死亡的味道!

房间里,宋影陪在吴迪身边看画,片刻就没有了兴致,在她眼里,这些印象派的画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欣赏的,他怎么会那么专注,还那么严肃?

宋影站起来喝了口水,看到吴迪还是没有动静,暗暗给自己鼓了鼓劲,贴着吴迪坐下,小心的将自己的身体靠在了吴迪的身上。吴迪正在思索,这样一幅画作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精品,甚至可能不如一个油画学院的学生,可是为什么天书会有那么高的评价?难道,画里还藏着什么自己没有看出来的东西?

鼻端忽然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一个软软的又富有弹力的身体靠了过来,让他心中一荡。扭头看到双目迷离的宋影,吴迪一笑,帮她扶正身体,说道:

“不用陪着我,困了就去睡一会儿,待会儿吃过饭还要出去逛呢!”

宋影懊恼的跺跺脚,赌气般跑到里屋床上躺下,

“你这个木头!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她轻抚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突然惊醒,

“宋影,你到底怎么了?他是一个要靠钱来夺走你贞操的人,你怎么能……”

宋影的心里充满了纠结,在床上反复的斗争。

吴迪的心里也充满了纠结,他想起了在画廊触摸画面时的感觉,犹豫着是否再用天书去试探一番。简单的一番挣扎,他下定了决心,不管了,今天一定要看到死亡之花的真面目!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