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圣多纳托的古董店

看到吴迪退房的态度比较坚决,宋影急中生智,说道:

“吴先生,钟先生已经交了十天的房费,退起来很麻烦的!而且现在米兰的酒店真的全满了,我吃饭的时候已经打电话问过朋友了!”

“全满?”

吴迪歪着头看着宋影,笑容中有着一丝挪揄,他做业务出身,这种事没见过也听说过,哪还不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

宋影被吴迪看的一阵心虚,连忙转移话题,

“现在奢侈品大打折,吴先生不准备给女朋友买点纪念品吗?”

有个美女导游总比一个衰哥强,吴迪决定装糊涂,反正决定权在他手里,难不成他还担心这小姑娘扑上来将他QJ了不成?

“女朋友?现在还在丈母娘家里替我养着呢!走,像当年八国联军一样,扫荡他们的古玩去。”

宋影莞尔一笑,这个吴迪至少不让人讨厌,将就吧,不过,如果能再稍稍白一点就更好了。

“黄线地铁的终点站圣多纳托附近好像有几个古董店,不过我也没去过,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其实真正的好东西都在拍卖会和古董博览会上。佛罗伦萨到时候可以多待几天。”

吴迪看到宋影逐渐进入了状况,不禁也轻轻松了口气,小姐,你演戏也专业点嘛,还需要我这个业余的配角来引导你!他的语气变得更加的轻松,

“丫头,有个词叫捡漏懂不懂?如果上拍卖会和别人去血拼,那叫炫富!我现在可还欠着好几个亿的外债呢!”

宋影吐了吐舌头,无声的抗议:

“敢叫我丫头!信不信我扁你!几个亿外债?还有心思出来玩女人?骗鬼去吧!”

忽然想起似乎自己就是那个即将被他玩的女人,不禁又气又急,一张白净的小脸蛋瞬间变得绯红!

米兰的地铁和京城的比起来,破旧了不少,但有一点好,不挤。在每个地铁站都可以看到不少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上下车。吴迪可以清楚地认出他们是不是中国人,但具体分清韩国人还是RB人,就不是他能做到的了。

圣多纳托的游人并不多,但确实是有几家古董店,聚集在一条小街上,店面有大有小,经营的都是欧洲的一些古董,珠宝、手表、烟斗、服饰、盔甲、武器之类的,比起华夏古董店玲琅满目的品种来说,实在是没什么看头。

吴迪走马观花的看了几个店,顺便试验了一下天书的能力,还好,对老外的古董一样的能够辨识。这里的古董虽然品种较少,但真货的比例比国内高多了,偶尔还可以看到来自华夏的瓷器和一些小件青铜器,但不是现代艺术品就是品相太差,没有一个入得了吴迪的法眼。

宋影有些不好意思,她对古玩实在是不太了解。趁着吴迪打量一把长矛的空当,她用意大利语向一个古董店老板打听,哪里可以看到更多的华夏古董。那个老板倒是不介意,带着她走到店门口,指着前边说道:

“过了那条街,有一家专营华夏古董的小店,不过东西很贵,华夏人老板,很狡猾的!”

吴迪跟着来到门口,宋影将老板的话翻译过来,吴迪听了笑道:

“没关系,钱在我们手里,贵了不买就是,看看去。这古董啊,没有了历史背景和文化背景,实在是没什么看头,华夏人还是玩自己老祖宗的东西比较好。”

那家小店其实并不小,相反比刚才的几家店都还要大些,老板果然是一位华夏老人!不过似乎生意不太好,这个时间除了吴迪,竟没有一个客人。那老板穿着一件长衫,身形消瘦,见吴迪两人进来,起身做了一个揖,吴迪连忙还礼,一时间,竟然有了一种逛潘家园的感觉。

“先生您先随便看看,有看中的我们再谈?”

老板很干脆,吴迪就喜欢这种,他买东西的时候最烦一直有人跟在身边介绍。

看店先看布局,靠墙一圈的展柜,简单的分为瓷器区、杂项区两块,以瓷器为主,足足占了两面墙壁还多!

吴迪粗粗浏览了一眼,好东西不少,而且似乎真东西也不少,但看了几个价签,这标价也确实不菲。大概的看了一圈,心里有了底,他回到门口的地方,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细看。

那老板站在一旁,一直打量着吴迪,这个年轻人是个行家,最少是学过,就是不知道眼力怎么样?

宋影无聊的东看看,西看看,这里显然没有什么能吸引她的东西,不过看吴迪看的专心,也不敢过去打扰他。老板看了她的样子,笑着拖了个条板凳过来,低声道:

“姑娘请坐,这玩古玩的人,见了好东西就没命,只怕你要等会了,我给你倒杯水去。”

吴迪确实没空管宋影,这是他在二师兄那里进修半个月后的第一次实战,岂能马虎?而且这家店里似乎还有几件好东西,若是能够不靠天书就将它们找出来,岂不快哉?

古董和美女一样,不耐细看。吴迪看了两个货架,就推翻了自己开始的判断,这天下乌鸦一般黑,全世界古董也一般假啊!

老板的瓷器大致按照年代摆放,第三个货架上仍然是瓷器,不过朝代已经到了清朝,吴迪看了没两件,一件瓷器就吸引住了他的眼光,祭红釉碗!一个和温亚儒拿给他看的差不多大小的祭红釉碗!

将小碗拿在手里,吴迪更加的感慨,太像了,如果这里不是意大利,他甚至会认为就是温亚儒那只。他仔细的看了釉色、胎质和款识,问道:

“老板,这件多少钱?”

“先生好眼光,这件是大清康熙朝仿制的宣德祭红釉碗,做工精致,品相完好,极具收藏价值!在我的店里也算是一件精品了。”

“精品?精品也应该有个价格啊!”

吴迪暗道这老板肯定在潘家园混过,这口吻和那儿的伙计简直一模一样!

老板不说话,笑着朝货架上一指,吴迪扭头看去,二十万,很便宜啊!他正准备开口,忽然醒悟这是在欧洲,那二十万前边的符号也是欧元的符号,二十万就是二百万!又看了看手上的小碗,他摇了摇头,将碗放下,说道:

“如果是宣德年间的,这个价格就太值了,不过康熙年的,国内也没卖到这个价。”

“我虽然很少回国,但是国内的古玩市场也了解一点。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现在华夏正是盛世来临,所以古玩市场越来越火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珍品古玩是一天一个价!而且这几年欧洲的一些大藏家也频频出手,在拍卖会上炒高中国瓷器的价格,所以,这个价格真的不算贵。”

“那老板真心想卖能让到什么价?”

“先生真心想买能出到什么价?”

吴迪笑了,手一张,伸出五根指头,说道:

“五万,欧元!”

“噢,买糕的,先生你实在是太会侃价了,这个价格不可能。”

“那老板您再说一个可能的价格?”

“八折,八折是最最优惠的价格。”

一百六十万?吴迪默默的摇摇头,说道:

“老板,我再看看其他的,如果还有合适的,到时候我们再谈。”

老板点点头,站到一边去了。

片刻,吴迪又看上了一件影青瓷碟,瓷质极薄,暗雕龙花,表里可以映见花纹,微返青色。底款四字两行,永乐年制。

再看标价,五万欧元。吴迪拿起碟子问道:

“老板,这件怎么卖?”

“这是永乐年间越州窑的青瓷,是不可多得的真品。唐诗人陆龟蒙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赞美越窑青瓷的典雅秀美,其釉色清澈碧绿、如冰似玉的光泽,给人以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被誉称为秘色瓷。18世纪,越窑青瓷传到了法国,法国上流社会被这种精妙绝伦、如一泓清澈碧绿湖水釉色的瓷器所折服。当时巴黎剧场正上演《牧羊女》,法国人就用“雪兰冬”的名字来称呼越窑青瓷。”

既然你要卖弄学问,那我也就说两句,看看谁的话真!吴迪接过老板的话头,说道:

“越窑的兴盛期在唐及五代时期。宋初,北方诸窑定窑、耀州窑烧瓷的工艺已有了很大的进步,定窑白瓷刻花器的雅洁素净、耀州窑青瓷刻花器比之越窑更是青出于蓝,宫廷用瓷已无须越窑。所以,老板你这款瓷器只怕是一件晚清时期的仿品,这个价格可出不了手。”

老板将这件瓷器摆在清朝瓷器堆里,显然是也有这种想法,闻言也不争辩,直接问道:

“那先生认为它应该值多少钱?”

“一万,一万欧元。”

目前影青在国内的地位并不高,小件瓷器一般在二十万左右,精品能到上百万。但吴迪显然没有义务给老板扫盲,既然他认为是越州窑就当越州窑给他讲好了。

老板摇摇头,显然不太相信这个价格,吴迪也知道这件东西的价格不好讲下去,也不在意,放下瓷碟,继续往下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