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假自真中来

孟瑶躺在床上,决定拿出十足的诚意来给吴迪赔罪,她准备邀请吴迪明天去颐和园划船。这家伙到京城两年多,估计还没出去玩过。

闻斓很支持孟瑶的决定,并且告诉孟瑶,以后在吴迪面前不要再提什么房子啊、钱啊之类的话题,省得刺激那个可怜的家伙。孟瑶重重的点了点头。

接到孟瑶的短信,吴迪很是动心。但是自从上次被师父教训了之后,这几天他依然不务正业,师父要知道他的行踪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怕到时候会对他极度失望。犹豫半天后回道:

“老爷子刚骂过我,我明天要去给二师兄帮工,否则会很惨的!”

孟瑶拿着手机给闻斓看,闻斓无奈的摇摇头,可怜的家伙,你们既然不喜欢他,干嘛要收养他?否则说不定吴迪还能遇到一个好人家!

吴迪洗完澡,给宋鸿雁打了个电话,说接下来一段时间要跟他学习。宋鸿雁笑道:

“你的事终于忙完了?明早儿跟二师兄走一趟鬼市吧。带你见识见识。”

潘家园每周有两天鬼市,周六和周日,其中周六鬼市尤为火爆。凌晨4点钟,潘家园门口人影憧憧,摊主们用三轮车载着装满小件工艺品的纸箱子,顾客们开着车、走着路聚集在潘家园市场门外,嘈杂拥挤,把大门顶得叮咚作响。吴迪和宋鸿雁站的远远地,见到吴迪有些激动,笑道:

“每个人都想着能捡漏,可是现在捡漏可不容易,连上门收货都被人埋地雷!咱们不着急,等人都进去了再进,搞古玩的不能没来过鬼市,咱们今天就是见识来了。”

4点半大门一开,人群一拥而入,迅速各就各位。不一会儿,每个摊子前就蹲了一两个人。

“现在的鬼市和以前大不一样了。鬼市出现于清末民初,之所以大早晨成市,是因为这个钟点警察管理不严,可以脱手一些来路不明的物件。当时有一些贵族沦落到变卖家产为生的地步,面子上又拉不下来,为躲避熟人,也就到“鬼市”上捧着古董站街。所以古董行都知道,鬼市出好货。现在,在鬼市淘到一件老物件,有门路的倒手挣个万儿八千的都是大漏了。”

宋鸿雁一边给吴迪讲解鬼市的来历,一边缓缓朝市场走去。

鬼市的东西很杂,摊子都不大,不过粗粗看了十几个摊位,吴迪已经见识了诸如古籍字画、玛瑙玉石、陶瓷、中外钱币、宗教用品等诸多花样的东西。

“这个摊子有意思。”

宋鸿雁低语一声,吸引了吴迪的注意力,这是一个卖瓷器的摊子,一眼看过去,青瓷、白瓷、粉彩、青花、哥、汝、官、钧、定一样不落,整个一个中国历代瓷器大杂烩。

两个人蹲下来,借着路灯的光亮细细打量。忽然,宋鸿雁拿起了一件青花瓷大盘,用手电仔细看了一阵放在地上,示意吴迪看看。吴迪拿起来先看款识,“大清雍正年制”两行六字,楷书青花双圆圈官窑款,主要用在青花和粉彩瓷器上,没错。字体柔弱、略草,青花色调纯正,也没错。再看胎,胎子坚致洁白,非常细润,胎体轻薄,修胎非常工整,正是雍正官窑青花瓷的特点。再看纹饰,青花莲托八宝纹,发色浅淡而深沉,略有晕散,不由得心中起疑,用天书一试,却是现代仿品。

“这件东西的水平和老师给你看那件应该不相上下。你看,这青花看似有晕散,实际上并不均匀,明显是刻意去追求的效果,不自然。另外青花略显轻浮。还有最重要的是橘皮纹很难仿制。不过,这一件也算是精品了。老板,这件多少钱?”

“本来要五万,看您也是个行家,八千拿走!”

“两千,我就买回去做个教材,教教那些小家伙们。”

“最低六千!”

“再给你加六百,成就成,不成就算了。”

宋鸿雁作势要放下东西,老板急了,这件东西是五百块收来的,能卖两千六也赚回了所有的路费,当下咬牙道:

“两千八!”

“成,你给包上。”

吴迪抱着盒子继续往前走,宋鸿雁道:

“我那有一件雍正青花的真品,你拿回去对照一看,一目了然。其实,几乎所有的赝品都是仿真品而制,假自真中来,每一样赝品都具有真品的某部分特征,假的看得多了,自然会认得真品。”

“假自真中来,经典啊。我就是实物见得太少,明知道是假,却说不出假在哪里。”

“老师对你很看重,他说你对古玩的感觉万中无一!如果肯下苦功,两年时间相当于别人二十年!毕竟,一眼能认出物件的真假,再反推回去找证据,比猜测要容易得多。而且,你还有那么变态的记忆力。”

前边是一个卖旧书的摊子,宋鸿雁上前拿起一本六十年代版的《容斋随笔》翻了翻,说道:

“这些东西报国寺最多,哪天可以过去看看。像这个年代出版,保存又这么完好的,已经算是不错的藏本了。你看那卷《阅微草堂笔记》,故意做旧成那样,反而不如卖原书值钱。”

吴迪拿起《阅微草堂笔记》,随手翻阅,这是第一本,收录《滦阳消夏录》六卷,看了一下出版年代,竟然空缺,宋鸿雁笑道:

“多半是0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的。”

吴迪哑然失笑,正待放下,心中一动,将其他几本都翻了出来,问道:

“老板,这套书多少钱?”

老板是个年轻小伙子,在两人看书时一个劲的打哈欠,好像这生意不是他的似的。果然,吴迪一问,小伙子直接说道:

“这不是我的摊子,老爷子被人约走去钓鱼,让我替他看摊,我也不问你瞎要,直接说卖价,给两百块钱你拿走。”

两百确实不贵,吴迪懒得还价,直接打包走人。宋鸿雁一直冷眼旁观,一句话都没说,好像和吴迪不是一道来的一样。

隔了三、五个摊子,宋鸿雁眉毛一挑,低声问道:

“有问题?”

“嗯,看到一张便签,写着两首诗,像是纪昀的手迹,待会儿回去好好看看!”

宋鸿雁有点兴奋,对于小师弟的运气,他向来是深信不疑的。在这鬼市已经很久没有捡到漏了,最近几年他几乎都不来了,但今天小师弟一出马,不但买到一件现代的高仿瓷器,还可能碰到了纪昀的手迹,让他如何不兴奋?

两人接着往下逛,吴迪有天书的提示,早知道只有第一本里有一张便签,应该是纪昀当年的草稿,其他的书都是陪衬。宋鸿雁是老手,早过了那见了好东西就心痒难耐的阶段,所以也沉得住气。

走过大半个鬼市,看到了一个卖瓷片的,大大小小的在地下铺了厚厚的一层。

“学瓷器先从瓷片学起,因为瓷片能看到胎,所以不容易买到假东西,如果运气好,能买到带有重要特征的瓷片,对你掌握那一类型的瓷器有很大的帮助。走,我们过去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好东西。”

“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呵呵,说不定我们还能找个家财万贯呢!”

“两位老板,这些瓷片都是刚收上来的,说不定真如这小兄弟所说,挣个家财万贯呢!”

宋鸿雁笑笑,问道:

“老板,怎么卖?”

“老规矩,那堆大的五十一片,小的二十一片,随便挑。”

吴迪蹲在大的一堆那边细细挑选,不一会竟发现一片元龙泉窑系福字款卵青釉瓷片!是一个碗的完整底部,带少半边碗沿,底部福字清晰可见,可惜无款。

吴迪精神大振,这种淘宝的感觉让他热血沸腾,接连几日被琐事弄得烦躁的心也沉静了下来。

明青花花卉纹残片,清粉彩龙纹残片。吴迪看完所有大片瓷,挑出了三片,又用左手挨着瓷片堆,检查了一遍,果然再没什么好货,心下高兴,那边宋鸿雁却挑了十几片出来,而且还在继续寻找。

难道这家的好货有那么多?吴迪也不去凑热闹,只将他拣出来的瓷片一片一片的拿在手上打量,有真有假,不禁心下感动,看样子师兄这是在找教材啊!

一共花了六百块钱,两人方满意而去。

眼看天光渐亮,宋鸿雁提议道:

“再看一个玉器的摊子,就回去,如何?”

“听师兄的,这可是你的强项啊!”

玉器的摊子不少,两人放过那些大多是一眼假的货色的摊位,专找那些有着黑乎乎不易辨认的东西的摊子。这里有一个摊子很奇怪,像卖瓷片一样,面前堆着一堆的黑乎乎的小东西。宋鸿雁笑道:

“有些人懒得费心思做假,就用些塑料、玻璃、废玉做成各种形状,埋在混了胶水的土里,过的一些时日挖出来,随便打理一下,拿出来当古玉卖,这种东西最考眼力。咱们两个比比看,谁能从这一大堆当中找出真正的玉来?”

宋鸿雁不说古玉,显然已经认定这些都是他刚才说的那种方法作假的,能从中找出玉石来还真的不容易,吴迪不由得雄心大起,决定不用天书,就靠自己的眼力与运气,和二师兄好好的较量一番!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