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玻璃种供应商

第二天吴迪拜访了王市长,对前一段时间的帮助表示了衷心的感谢,王市长对于吴迪的底子已经摸清,一边感叹这小子的好运,一边更加诚恳的表达自己的善意,钟、常两家的结盟,对他日后的升迁之路,影响甚大啊!

吴迪乘坐当晚的的火车赶回京城,一下车,直奔二师兄的办公室,位于东二环外的德亨拍卖公司。宋鸿雁一看见他就笑道:

“好小子,才几天不见,你就将京城珠宝界搅了个天翻地覆!”

“哪有那么严重?不就是接了戚少一家珠宝而已。”

“而已?你知不知道在京城,号称齐珠沈翠的齐氏珠宝和传世翡翠在高端客户方面,都竞争不赢玉缘珠宝?你小子倒好,把人家连窝端不说,还整了个超级烂的名字,蓝梦,我看你是发梦吧!”

“有那么难听吗?我觉得很好听啊?”

“现在外边说什么的都有,都认为你不过是钟家推出的一个代理人,纷纷感慨才走了一头猛虎,又来了一头饿狼,只要发现你有贪吃的迹象,就要联手围剿你呢!”

“恶狼?没有更好一点的比喻了?”

“是饥饿的饿!他们怎么会把你一个小字辈放到眼里?其实,这几年玉缘的颓势已经显露,一个是高端客户有限,另一个是上游供货渠道的制约。玉缘主营和田玉和翡翠,可偏偏这两种货源越来越紧张,尤其是高端产品,羊脂白玉和老坑玻璃种现在市面上几乎见不到货!你小子要早作打算!”

仿佛为了验证宋鸿雁的话,胡自力的电话及时的插了进来,

“小五老板,你回京城了吗?”

“回来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你现在哪里?”

“你到朝阳门外的蓝岛来吧,我在我师兄这里。”

二十分钟后,胡自力和邵亚楠联袂而至。宋鸿雁打了招呼后,就将会议室留给了他们。胡自力直奔主题。

“小五老板……”

吴迪拦住他,

“你别不别扭,叫小五就行了,你也是,张口吴总,闭口吴老板的,好像我怎么剥削你们了似的。”

“小五,还是不顺口,算了,以后叫你老板吧!老板,我们研究了公司这几年发展的趋势,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隐患。”

“上游渠道?”

“咦?我还以为老板你对公司真的漠不关心呢!还有一个高端客户的问题。”

“刚才师兄已经提醒我了,我认为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首先我们来看高端客户的问题,那些已经购买过我们高端饰品的客户,如果出现更好的饰品,他们还会不会再次购买?”

“百分之八十的人会!”

“那就好办,我认识一个玻璃种供应商,可以在短期之内调集一批真正的老坑玻璃种,我准备都交给唐俨书唐老的弟子蒋嘉朗的团队来制作,你们尽快给我列好需求。另外我会找人联系玉王爷韩老爷子,不行的话我亲自去一趟,应该能弄来一些好货。”

“玻璃种供应商?需要多长时间?”

“一到两周吧,我保证货源会很充足,你们要做好准备,利用这次机会把蓝梦彻底的推出去。”

胡自力兴奋的一拍巴掌,说道:

“好,这次我就叫那些同行不敢再小看我们蓝梦!老板,这次那块老坑玻璃种我都带过来了,就交给你吧。”

吴迪想了一下,说道:

“你等一下,我和师兄说一声,我们一块去找蒋嘉朗。”

半个小时后,吴迪推开了唐老的门,老头正在院子里下棋,一见吴迪,也不站起来,笑道:

“小家伙,又来了,这次带了什么好货过来?”

“唐老,哪敢每次都麻烦您呀,我找蒋嘉朗朗哥。”

“那小子这几天被你四哥缠的没办法,出门避祸去了。将军!”

“啊?”

“还不是你那块绿光惹的祸?嘉朗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结果钟棋这小子耍上了无赖,天天往他那跑。你小子,就天天往我这跑!”

吴迪苦笑,您老这天天要是这频率,蒋嘉朗用得着那么夸张吗?

“师父,我找着解决绿光的办法了!是一种瓷土,用这种瓷土烧出来的东西可以有效地抑制荧光的扩散!“

蒋嘉朗手里拿着一对耳坠,快步闯进院子。唐老把棋子一丢,迎了上去。

“果然,能够控制,不错,好!但是项链吊坠怎么解决?”

“我想了一个大胆的办法,不过需要钟棋同意,才敢动手。”

“什么办法?”

“在吊坠的一端进行雕刻,利用翡翠自身的偏光将绿光控制在颈部以下,我在无色玻璃种里放了小灯泡,已经试过了,可以有效地控制!”

“那还不赶紧找钟棋这小子过来?”

蒋嘉朗这时才看到吴迪,顿时大惊失色,

“找你四哥去,是他让我用玻璃种试验的,不干我的事!”

“好啊,狼哥,我把东西留到你这让你做,你把它拿去做实验!”

门外响起钟棋的声音;

“嘉朗,放心大胆的做,做坏了也不怕,小五那儿还有!”

一进院,看到吴迪正怒目而视,立马原地一个转身朝院外走去,嘴里念叨着周星星的经典台词,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钟棋,你给我站住!”

钟棋慢慢的转身蹭过来,讪讪道:

“小五,这都是被你嫂子逼的,你也不想看到我还没结婚就开始跪搓衣板不是?”

“装,接着装!我马上给嫂子打电话。”

钟棋一把拉住吴迪,好话说尽,吴迪的脸色才好转过来。

“要原谅你容易,给我找十个大客户,销出去两亿的翡翠就放你过关!”

“这个容易,什么时候货齐了,你找我!”

“还有你,本来还准备照顾你生意的,这下我决定了,这次的加工费没了!把这块石头按要求给我雕了,咱们两清!”

吴迪也没有放过蒋嘉朗。

蒋嘉朗看着那块玻璃种,裂开嘴笑了起来,

“这么大一块,又可以雕一个传世的作品了,不要钱,行啊,没问题!”

“雕什么听他们的,按客户要求雕!”

听到胡自力满嘴的镯子、挂件、耳坠的要求,蒋嘉朗不由的苦了脸,这都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啊,又被这小子算计了。

不由得嘟哝道:

“你们明明有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坐镇,非要找我……”

吴迪吃惊的朝邵亚楠看了一眼,问道:

“我们有自己的玉雕厂?”

“你不知道?那些报表里都有。也不能称之为玉雕厂,是一个玉雕工作室,长期和我们合作,王天明王老师是南派大师,名声不在蒋大师之下。”

吴迪一拍脑门,差点闹了乌龙,这一下又有的忙了。他将唐老给他的盒子打开,里边是他上次留下的无色玻璃种雕出的小饰品。

让邵亚楠挑出一些带走,说道:

“这些按进货价给我结算,货款打入我的个人账户。另外还有一块老坑玻璃种,拿到的话我会跟你联系,你去找王大师雕琢。”

看看时间还不到中午,吴迪从钟棋口袋里搜出他那辆X5的钥匙,驱车直奔胖子大兴的仓库,太痛苦了,每次都跑这么远,四合院建好就方便了。这一次,把石头拿到哪里去解呢?再找胖子解出一块玻璃种,傻子都知道他有问题!

瞌睡遇到枕头,这时,电话响了,是四合院的刘利民,

“吴总,你是不是订了一批货,什么解石机、砂轮之类的?”

“对呀,货送到了吗?”

“送到了,没错我就让他们卸了,正好车库已经可以用了。”

“不对呀,白天货车不是进不到市里吗?”

“呵呵,你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通行证吗?好家伙,你可真是有钱,这机器也用加急货运

。”

吴迪才想起他上次在胖子那里解石后,觉得太不安全,就加急定了一台解石机和一批砂轮,为此还付了不少加急费和运费,现在运到,正好派上用场。

吴迪交代刘利民将解石机安装到车库里留出的隔间里,一身轻松地哼着歌直奔大兴。

这次他拿了一块正阳绿满翠冰玻种,一块飘花老坑玻璃种,料子都不太大,解出翡翠来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公斤,不过加上蒋嘉朗手里那块,足够他们卖到春节了。

看看一地的石头,又随便抱了几块上车,反正现在工地日夜有人,也不担心丢东西。

几天没来,四合院的房子基本上都建好了,剩下的就是往木头上描画,室内装修,绿化。几个施工队同时赶工,十天差不多可以齐活,和杨教授开始估算的时间差不多。

吴迪满怀兴趣的跟着刘利民转了一圈,将自己的主卧挪到了中院,因为后院太靠近围墙,光线实在不好。车库在大门旁边,是两扇伪装成围墙的滑拉式大铁门,解石的隔间也已经做好。

吴迪将车停进车库,抱出那块满翠冰玻种开始解石。新机器用起来还有些手生,差点伤了翡翠,让他更加的小心,结果一直干到下午四点多,才解出一块完整的扁圆形的翡翠来。看了看旁边那块飘花老坑玻璃种,他决定,不再虐待自己,回家换衣服吃饭去。折腾了一天,这会儿完事了,才感觉到几乎要饿晕了。这时,为你而活的音乐声想起,来电话了。吴迪心想多半是钟棋那厮,懒洋洋的掏出一看,精神一振,是孟瑶!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