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焦头烂额的吴迪

第二天一早,钟棋安排他的人进公司,吴迪去胖子仓库挑了几块石头,一路堵回潘家园,已经接近十点。

天气太热,赌石的人很少,胖子干脆关了后院,专心给吴迪解石。吴迪这次一共运了五块毛料过来,一块鹦鹉绿老坑玻璃种,一块金丝种,一块冰种,剩下两块是惑人耳目的砖头料。

整个后院很安静,只有他们三个人。不过八月份的太阳很毒,吴迪抬头看了看顶棚,笑道:

“胖哥,你这玻璃钢不会被晒化了吧?”

“小子,把你烤焦了都不会有事,赶紧的,一个拖过来砍一刀了事!”

“好嘞,我先来,挑块最大的!”

最大的一块毛料足有一百多公斤。皮壳很厚,但玉肉也很多,标准的金丝种翡翠,足有五十公斤上下,加工出来估计能满足店里一个月的销售。

三个人架好石头,都折腾了一身臭汗。吴迪打开开关,一刀下去,毛料应声分为两半。不需要淋水,那丝丝翠绿就晃花了几个人的眼睛。看到切面,胖子心疼的满脸肥肉抽搐,顾不上淋水,直接用手擦出一块,

“我的小祖宗,这可是上等的金丝种啊!这一刀下去,几十万就打了水漂喽!接下来还是胖哥来吧!”

胖子将吴迪推到一边,仔细观察翡翠的走向,还不时和凑过来的胡自力商量。吴迪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叫糟糕,

“四哥,你到公司没有?”

“早到了,各个部门交接顺利,还宣布了加薪的消息,具体的幅度等你的管理层到位了再宣布。你那边怎么样?”

“别提了,堵车堵得刚开始解石。早知道让胖子昨天晚上先拉过来了。有件要紧事要问你,是不是全公司的人都看到你了?”

“应该是吧,小子,你哥我可是替你出头,你赶快完事了回来,别到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老板,不认你……”

“你赶快躲到办公室去,快,再把财务主管叫过来,看看有没有一个叫孟瑶的小丫头。快点!”

钟棋嘟嘟囔囔的挂了电话,一分钟之后打过来,是有一个叫孟瑶的,不过一上班就去银行了,现在还没回来。

吴迪拍了拍胸脯,说道:

“四哥,你现在马上走,剩下的事交给邵姐就行,告诉你那些高管,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我的名字,邵姐那儿我自己交代,快点,回头我再给你细说。”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五十多公斤的金丝种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满身大汗的胖子拿着冰水猛灌,胡自力充满感情的抚摸着还带着不少碎石的玉面,说道:

“我最喜欢翡翠这种冷艳!吴老板,根据玉缘的报表,这块料估计能支撑二十到二十五天的消耗。”

吴迪点点头,这么热的天肯等自己送石头来,现在又流露出研究过报表的样子,看来这事已经成了,那就再给他加上几根钉子!

吴迪让胡自力挑一块解开,他有意第一块开最大的毛料,就是想暗示胡自力开第二大的一块,果然他选了那块五十多公斤重的毛料,里边是十多公斤的鹦鹉绿老坑玻璃种!

鉴于刚才的教训,胡自力坚决不肯直接动刀,一定要擦了再说。毛料表现最好的地方已经开过窗,不过没绿也每种,所以这块石头的售价极低。只有吴迪知道,玻璃种藏在开窗一面的对面,擦下去二指,就可以看到。

吴迪假意和他们研究了一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窗口的对面,也就是没什么表现的一面,直接片去二指厚的一层,如果还没什么表现,就直接中间下刀。胡自力爽快的答应了。

关掉开关,直接拿水龙头冲掉浮沙,一片白雾出现在三人面前。在雾的深处,那一抹朦胧的绿意显得那么的刺眼!

“又切涨了!老弟,这真是你从公盘商铺随便搬回来的石头?”

胖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胡自力已经拿起了砂轮,开始擦石。十多分钟后,一个椭圆形的截面露了出来,鹦鹉绿老坑玻璃种!胖子怪叫一声,上去抢夺解石机的把手,胡自力紧握不放,两个加起来足有八十多岁的家伙不顾炎热,在吴迪面前上演起了全武行!

吴迪看的好笑,正待说话,电话响了,一看显示,立马肃容走到一边,那两个人看到吴迪的脸色,也停止了打闹。

“好的,师父,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吴迪无奈的说道:

“师父喊我去见他,我马上要走,现在就长话短说。胡总,玉缘珠宝现在已经被我全盘收购,我希望能聘请你去担任公司总经理。年薪不高,只有三百万,但是年底有百分之三的干股分红。你负责公司包括人事、财务、采购、销售在内的一切事务。我只有一个要求,尽量让我在公司员工面前隐形。”

“不瞒吴老板,我昨天看了报表,又和邵总通了半宿的电话,已经决定进贵公司工作了。就是您不说,我也会主动要求的。这份薪水我很满意,吴老板的赌石水平我也很敬佩,待会儿换身衣服,我就去上班!”

“到公司和邵姐联系吧,当务之急是尽快制定店员和办公室人员的加薪方案,还有进货的事。财务和办公室有我四哥的人暂时支援,我们要尽快培养出接班人来。好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的了!”

“我有信心做好这份工作!请老板放心!”

“叫我小五吧,我走了,如果晚上来得及,我请你们管理层吃饭。”

刚上高速,钟棋的电话就追来了,

“小五,老实交代,有何奸情?”

“上次在春城遇到两个女孩,你还有印象吗?”

“两个女孩?没有印象。”

“孟瑶是其中一个,我现在正努力想把另一个变成你未来的弟媳妇,又不想她是为了钱才接受我,你的明白?”

“明白,你想靠自己的魅力解决战斗,四哥从精神上支持你!不过,小五,不是四哥打击你,就你那水平,玩的住吗?”

“有困难迎着困难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你的明白?”

“嗨,太君,小的明白!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我马上安排马大姐将孟瑶死啦死啦的!”

“我说你是猪脑袋啊!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加薪!升职!总之我要将她牢牢的留在公司!”

“嗨,小的明白!太君,貌似这是你的公司吧?”

“管那么多干嘛?现在的财务总监不是你的人吗?赶快把事情给我办了,要是出了差错,死啦死啦的!”

“我叉,你嫂子打电话查岗,不跟你小子贫了,你等着看好戏吧!”

“哎,别玩得太过火,叉!挂我电话!”

刚将手机放好,电话又响了,老妈。

“喂,刚才在跟谁打电话,一直占线。”

“和一个朋友谈点事,老妈你身体怎么样?”

“还死不了!你小子,扔下这么大个摊子自己跑京城去逍遥,我可告诉你,后天专卖店开业,敢不回来你试试!”

“我回,我一定回!哎呦,怎么又挂我电话!”

想想不放心,又给庞宽打了一个,

“貌似老妈脾气很大啊?”

“是吗?没什么问题啊?还没正式开业,已经订出去三十几辆车了,阿姨高兴地很啊?对了,后天开业,你最好回来一趟,否则阿姨发飙我可拦不住。”

“知道,行了,没事我就放心了!”

吴迪刚将电话扔到副驾驶位置,为你而活的铃声又响了起来。他暗骂一声,接了起来,

“小吴,我是津城王庆峰,晚上有没有空?我正好在京城,一块出来坐坐。”

王庆峰?啊,城市广场王总。

“有空,有空,现在我还在延庆,到时候回来给您打电话!”

终于清净了,吴迪无奈苦笑,我要的是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生活啊,啊——

赶到师父的山庄,刚刚好两点半,吴迪饥肠辘辘的下了车,溜进厨房随便塞了两口,就被常老召唤进书房。

“小五,最近在忙些什么?”

忙些什么?泡妞?看房子?弄珠宝公司?哎呦,就是没碰古玩!师父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师父……”

“唉,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事情是很多,但是一定要分清楚轻重缓急,算算你自从津城拿回来一个珐琅彩之后,多久没碰过东西了?”

“师父,我……”

“先不说了,来,看看这是哪朝哪代的东西。”

一个青花纹洗被常老拿了出来,轻轻地放到书桌上。

先看款,青花单线圈内绘团花,花心里书写四字篆书款,永乐年制。款字的笔道浑厚圆润,折角处为圆角,起落笔处呈尖状,字体结构严谨,钢劲挺拔。再看胎,微厚,呈乳白色,气孔均匀,颗粒细密。再看纹饰,缠枝四季花卉纹,青花色鲜,渗清现象明显,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雍正年间仿永乐青花四季花卉纹洗!

正待说出自己的判断,忽然想起还未用天书验证,连忙将左手放了上去,瞬间,吴迪的脸色垮了下来。

“看完了?看完了说说。”

“是现代的仿品。”

“眼力不错嘛,说说看,破绽在哪里?”

“我就是感觉……”

吴迪的头低的快垂到胸口了。

“感觉?不错,就是感觉!一个鉴定师,学了一辈子,都拥有不了你这样的感觉。可是你,到现在除了感觉,还哪有一点鉴定师的样子?知道是假的居然找不出破绽?小五,我不想说太多,你先回去吧,找你二师兄多看看东西,下个月五号再过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