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珠宝公司

吴迪的惊人之语自然引来两女的一阵讨伐,很是挨了几记粉拳。或许是觉得说清楚了,两女放的很开,连闻斓都露出了娇蛮的一面,不过这也让吴迪的决心更加坚定,一颦一笑莫不动人,这样的小女子,我吴迪收了!

笑闹一阵,三个人把西瓜切开吃了,看到吴迪啃得满脸汁水的样子,孟瑶又是一阵调戏。这时,吴迪的电话响了,是钟棋。

“小五,你在哪儿?没事过来一趟,带你看看戚少的公司,合适的话就定下来。”

吴迪借机向两女告辞,孟瑶眨巴眨巴大眼睛,抛了个媚眼,

“小五,晚上回来的早的话,记得给姐姐带个盒饭。”

吴迪做了一个恶心欲吐的表情,在孟瑶发飙之前,关上了房门。

吴迪一走,闻斓就朝泄了气的孟瑶说道:

“唉,男女之间就不可能有纯洁的友情吗?”

“有,不过到最后一般都纯洁到床上去了,光溜溜的,纯洁的不得了。”

“瑶——瑶——”

“反正我看这小子不会死心的,其实这样也不错,玩玩小暧昧,不高兴的时候还有个人让你发泄,玩腻了再一脚踹开。”

“我怎么觉得有些人似乎在说反话?是不是那块芙蓉种打动了芙蓉姐姐的芳心啊?”

“敢骂我芙蓉姐姐!我看是有些人耐不住寂寞才对,到我屋里上网去,不准乱翻哟,我听了小心肝都砰砰乱跳呢!”

两女闹成一团。

吴迪匆匆赶到位于国贸的东环国际,钟棋已经等他一会了,和他一起的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一看到吴迪就笑道:

“小五是吧?我是戚邵东,你四哥的铁哥们!听说你有意思玩翡翠这一行,可帮我解决大麻烦了。”

“呵呵,不想整天胡混,总得找个事干不是?我四哥都跟你谈好了吧?戚少还有什么吩咐,尽管吱声。”

“叫我戚少,打我脸是吧?叫东哥。闹钟这小子也真帮你,硬是把我几处房产也赖了去,不行,中午这顿不算,晚上非要宰顿狠的!”

“小五,你自己看看吧,这一层四千多平米都是公司的,加上两个店面,和部分存货,一共才四个亿,便宜吧?”

便宜?吴迪的笑容一下僵住了,四个亿!除了卡上的一亿五,这剩下的两亿五上哪儿弄去?以前没感觉钱这么不经花啊?房子还好有玻璃种救驾,可这没轻快两天,就又要背上巨额债务,前提还是人家愿意让他欠账!

“怎么,钱不凑手?放着这个大富翁不用,过了今天我可就要反悔咯?”

戚邵东确实有点心疼国贸这里的房产,这东西可是稀缺资源,一天一个价啊。

“放心,老哥已经替你搞定了!实在没钱还,把你那些宝贝随便整两样给我就行。”

钟棋大度的拍拍吴迪的肩膀,眼睛中闪着贼光。吴迪头一晕,这都是什么人啊?四个亿不问我一声就给我花出去了?这要是没有天书,把我卖了也还不起!他极度怀疑钟棋这小子是不是惦记宝贝,和戚邵东合伙坑了他一把。

吴迪在戚邵东的带领下在公司转了一圈,珠宝公司只占了大概一千平米,其他的都租出去了,吴迪才知道这四亿花的一点都不冤,只是这处房产,现在挂三亿都有人抢,开三亿五愿意接手的人估计也不少。更别说还有两个店面,都是自己的房产,其中西单那个,接近一千平米!

吴迪随便翻了翻各种手续,提出去店面看看,戚邵东笑道:

“我们走的是高档路线,店面主要是针对一些中低档用户,人不会太多,不过每年的利润还不错。要不是嫌他们天天吵吵的烦心,哪轮到闹钟这小子拣便宜?”

其实,戚邵东对这个价格很满意,虽然账面上最少吃了几个亿的亏,不过他在得知钟棋和常琳琳即将结婚时就动了念头,发小是发小,具体有事的时候还是要利益开路。国庆后他老爸那个部委老大要退,现在三个有希望接任的人都上蹿下跳,更不要说还可能有空降兵。他老爸的年纪大了,错过这个机会一辈子都是副部级!正发愁怎么找后援,有高人指点让他盯吴迪。打听了一番,听说这小子在瑞丽很是疯狂,简直和自己当年一模一样!亏几亿算什么?只要钟棋肯接,就是白送他都干!这点钱相对于他的房地产公司来说,一个项目的事。可如果老爸被人整倒了,才是什么都完了。

吴迪并不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钟棋也不告诉他,他已经咨询过钟老爷子的意见,老人家点了头的。这四亿都是从吴迪存在干妈那里的十亿里支出的,只不过让吴迪背一身债,也有考验他的意思,省得这小子整天东游西逛,没点紧张感。

西单的店面很大,是戚邵东一个房地产项目的售楼处,单只店面价值就上三个亿,吴迪并不关心商业地产,也不知道具体价值,只知道这便宜占大发了,欠债就欠债吧。

店员似乎并不知道前来的三个人是自己的新旧老板,很是热情的上来招呼,吴迪看了一圈,摆出来的都是一些中低档货色,可能因为是星期天,并不像戚邵东说的那么冷清,前来看货的人川流不息,但是购买比例比较低。吴迪不着急,这是珠宝行业的惯例,看得多,买的少,店面的营业额维持住日常的开销就行,真正的利润点是那些在贵宾室谈成的大生意。

转了一圈,发现情况和钟棋、戚邵东介绍的大不相同,吴迪有点明白,就先存了心事,赶去位于东单的另一个店面。

东单的店面比较小,不过也是针对西单而言,两层楼的单体建筑,面积也在三百平米开外,这里的生意更好。

戚邵东看到吴迪满意的脸色,笑道:

“走,回公司,我已经通知管理层开会,今天就把这件事彻底搞定,亲戚我一个不落的都带走,不过这两个店长都是高薪聘请的能人,我建议你留下,另外财务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才行。总经理原来是我兼着的,你要有兴趣就自己玩玩,没兴趣还得费心找一个。翡翠的进货渠道就不用告诉你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买明料,靠赌石养不活这一家店。其他钻石、金饰、软玉的渠道、价格待会儿我都让他们告诉你,把你扶上马了我再让他们撤,存货清单上都有。不过我声明一下,高档货我可都带走了,这块要你自己想办法。我听过你的光荣事迹,应该难不倒你。夏天是旺季,过几天估计软玉、翡翠都要补货,正好带你走一下流程。”

吴迪听得头发晕、腿发颤,不都是说当老板很轻松吗?手一挥大批的人供其驱使,怎么这么多事?

“对了,以前高管都是亲戚,所以薪水什么的开的有点高,管理层的薪水要调一下。不过,我建议你给两个店长加百分之二十的薪水。营业员都是经过培训的熟手,也可以适当加点,毕竟换老板容易让人人心惶惶,要是被人趁机挖角,那可都是损失。一些大客户资源我会陆续介绍给你,你四哥也不缺这方面的资源……”

吴迪无助的看着正在开车的钟棋,

“四哥——”

“放心,一切有你四哥,办公室管理人员、财务我借你一整套人马,什么时候搞定什么时候撤,采购我就没办法了,他们都是门外汉。你自己解决吧。”

回到公司,十几个高管已经等了半天,戚邵东做了简单的介绍后,大家都很平静。吴迪看了一眼,这哪里是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占便宜亲戚?这分明是一群身经百战的商场精英!

大家事先都被戚邵东打过招呼,知道这是有关家族生死的大事,每个人都很配合,两个店长不明就里,不免有点惴惴。这店日进斗金,怎么说转就转了呢?戚少那也是名震京城的主,难道说这个黑脸的小家伙来头更大?

钟棋看有点冷场,耳语道:

“财务、盘库存和办公室交给我派来的人,你先把两个店主稳住。宣布散会,留下那两个单独聊。”

吴迪点点头,大批人马安静的离开了。戚邵东、钟棋陪吴迪和店长谈话。西单店的店长是一个中年美妇,已经在公司做了五年,业绩连年增长,是吴迪必须留住的人。路上吴迪已经看过她的资料,邵亚楠,四十二岁,从事珠宝行业二十年。其中在齐氏珠宝就超过十年。高级珠宝鉴定师,北大光华工商管理硕士。有一个十岁的女儿,丈夫离异。性格比较强势,还兼着公司的副总,在采购上也有一定的发言权,去年的收入是接近二百万。

三个人在小会议室坐下,戚邵东重新做了一遍介绍,笑道:

“邵姐,小五是个赌石高手,短短半年时间,已经赌出来好几块玻璃种了,以后店面的高档货源可不用再操心了。”

邵亚楠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出头,长得很乖巧,但气势很强大。她面对三位老板一点也不怯场,一直面含微笑听着戚邵东的介绍,给人一种乖乖女很好相处的感觉。然而她一张嘴,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乖,吓了三个人一大跳!

“三位老板,不好意思,我要辞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