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孟大小姐

吴迪把玩着手机,嘴角含着笑,太有意思了,经常进行这种对话,有益身心健康。得陇望蜀?那个小丫头注意到自己的语病了吗?

刘利民满头大汗的走进来,看着吴迪,欲言又止。吴迪奇怪的打量了自己一番,除了衣服上沾了点灰之外,没什么不对啊?

“吴哥,我有句话不敢说。”

“不敢说就别说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可是我必须说,否则你走在大街上会被人砍的!”

“这么严重?说,我赦你无罪!”

“刚才你看着手机笑的样子真的很……荡!”

话音一落,一条腿已经在房门外的刘利民仿佛兔子一样,留下了一溜尘烟,消失在吴迪眼前!

靠!我有那么淫荡吗?刚刚只是发了点骚而已!回来!我要扣奖金!

洗了把脸,上网查了鸭王的具体地址,吴迪有点坐卧不宁。请女孩子吃饭,按道理应该早到,可是到底早到多久合适呢?十分钟?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应不应该再给闻斓打个电话呢?可万一是孟瑶单独赴约呢?虽然我的目标是闻斓,可是伤了人家小姑娘的自尊也不好……

患得患失中,已经五点半,吴迪整理了一下衣服,赴约去了。

京城的出租车不少,可在需要的时候一般打不着,还好不算远,挤公交过去也没几站。吴迪站在公交车站边拦出租边等公交,最后公交先到。看了看时间,还早,才五点五十。

两个月没有正常上班的吴迪很显然忘了什么叫做上下班高峰期。驶出一站地后,公交就趴窝了,然后开始一步一挪,而且京城的司机不进站点绝不开门。所以最后吴迪满头大汗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三十五分。

在车上他已经给孟瑶打了电话,孟瑶告诉他在五号包厢,让他别着急。

终于赶到!吴迪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表,六点三十九,还好,晚的不多。敲了敲门,直接推开走了进去。

一进门,四双眼睛齐刷刷的朝吴迪射来,微微笑着的是闻斓,眼睛眯成一弯月牙的是孟瑶,这可恶的小女子!居然给我挖坑!

输人不输阵,这种场面吴迪当业务员时就没少见过,这两个月更是脱胎换骨,所以一点也不怯场。

“闻斓、孟瑶,很高兴能在京城见到你们,帮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兄弟?”

“吴迪,这是王文涛,这是王景阳,都是一个学校的,当时他们在三班,我们在一班。一会儿还有两个,刘彦军和庞丽,是我们会计专业唯一的一对毕业还没分手的。”

闻斓说话的时候,孟瑶朝吴迪招了招小手,吴迪朝几个人抱歉的一笑,走了过去。孟瑶促狭的朝她和闻斓之间的空位指了指,吴迪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孟瑶同学,你知道有一个词叫做无福消受啊,我还是坐门边管上菜好了。”

孟瑶撇撇嘴,哼了一声,小屁股挪到了闻斓旁边的位置,然后看着吴迪。吴迪摊了摊手,笑道:

“我也介绍一下自己,吴迪,在昆明遇到了两位美女,纠结了半个月之后,就直接追过来了,呵呵。”

闻斓和孟瑶一人赏了吴迪一个卫生球,孟瑶娇声说:

“厚脸皮,本来今天我们是准备宰王文涛这个小财主的,现在本姑娘改主意了。”

吴迪沉痛的低下了头,用口型朝两位男士比划着: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孟瑶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羞恼的锤了他一拳,大声道:

“我决定了,坏消息现在变成真的了!”

吴迪配合的张大了嘴吧,一副你怎么能这样的表情?孟瑶心情大好,娇喝道:

“服务员,点菜!”

闻斓在一边给那两位解释,王文涛暗笑,看这位的穿着,也不会是什么有钱的主,这次多半还是冲着那块芙蓉种来的,自己要不要待会出钱买下来再送出去?花这么大代价到底值还是不值?

点好菜,刘彦军和庞丽才姗姗来迟,庞丽也是一个蛮清秀的女孩,让吴迪暗赞了一声,会计专业还真是出美女,忍不住问道:

“能问一下,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吗?”

“那你可听好了,我们是青春靓丽、甜美无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震重大的会计学院无敌三女侠!”

正在点菜的孟瑶兴奋地插了一句,吴迪正待答话,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孟瑶忽然娇嗔道:

“吴迪,我觉得你的名字实在是太无耻了!算了,还是叫你阿迪吧,改天姐姐给你找一个耐克,正好配一对!”

吴迪抗声道:

“我喜欢李宁好不好?国人要支持国货!”

几个女孩笑成一团,男孩也流露出笑意,气氛融洽了不少。

吴迪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笑道:

“大家先来走一个,欢迎各位学弟学妹加入社会主义建设的大军!”

“谁是你的学弟学妹,别乱攀亲戚关系,谁知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刚刚想起来,好像我也是重大的,管理学院04级管理工程专业。”

“真的?我怎么没听说过?毕业证拿来看看,貌似这么无耻的名字一般都会很出名的!”

吴迪苦笑。

王景阳看到王文涛脸色有点不好看,一群人都看吴迪和孟瑶表演了,自己这位金主可是对孟瑶情有独钟,在学校就穷追不舍,今天更是下了一番功夫,不能被这小子抢了风头。

“原来是学长,那您到京城有两年了吧?怎么样,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工作?业务?赌石?捡漏?吴迪一时还真不知道自己干的活到底算是什么性质,无奈道:

“勉强算是自由职业者吧。”

“还自由职业者?直接说失业不就完了?看看背上的汗渍,再看看皮鞋上的泥沙,你小子不是在工地干活的吧?”

王景阳观察力倒是细致。嘴上却道:

“正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啊,向我们这种,早上八点半就上班,晚上七点多才回到家,一个月还挣不到一万块钱,真的是很惨啊!”

“哇塞,你刚上班一个月就快到一万了,呜呜,我不要活了,我才三千,彦君也才四千多,这要在京城买房,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我这算什么,文涛现在都拿年薪了,公司还给他配了个宝马呢!”

“我这不算什么,不算什么,运气好而已!”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际遇,在京城就是机会多。吴迪,一定有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在等着你,只是它现在还没找到你而已。”

闻斓看到吴迪脸色不好,安慰道。其实吴迪是看那两个活宝表演,忍得辛苦而已。

“哦,我不着急,反正现在有吃有喝,还没人管。”

“对了,还给你吧,小绿,你要乖乖听吴迪弟弟的话呦,不能不吃饭,不能乱发脾气……”

孟瑶撅着小嘴将那一小块芙蓉种递给吴迪,一脸的不舍。翡翠没有经过打磨,但仍然发出一种莹润的光泽,看的出来是主人经常把玩所致。

吴迪怎么会去接,笑道:

“放你那里吧,我现在又不缺钱。”

“不缺钱?像我们这种在京城能不缺钱吗?我算了一笔账,买房要五百万,买车要三十万,工资刚刚够吃饭,还要买衣服,买包包,买首饰,买皮鞋,中个一千万的大奖都不够折腾的。”

有男朋友的考虑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

“我们这口子掉钱眼里了,别管她,前两天抱着报纸痛哭流涕,那上边有一个中了两亿的家伙说那组号码是做梦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告诉他的。庞丽就逼着我挂个白胡子天天在她眼前晃,说是日有所见,夜有所梦……”

刘彦军不管庞丽一个劲的锤他,把她的糗事抖了个底掉。

大家哈哈大笑,孟瑶悄悄的和吴迪咬耳根,

“你拿着吧,卖了足够撑到你找到工作了。”

“不用,我真的有钱!”

“有钱,多少钱?两亿?”

吴迪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他现在的现金差不多一亿五左右,又盘算了一下,迟疑道:

“好像还差点,不过马上就有了。”

“拉倒吧你!那这块石头我先替你保管着了,没钱的时候你吱一声。”

“吱——”

孟瑶拿筷子敲吴迪的头,骂道:

“你刚才还不说有钱的吗?”

“我试试不行吗?”

“不——行——”

孟瑶恶狠狠的不理吴迪,闻斓给吴迪送过来一个抱歉的微笑。吴迪趁机举起茶杯,向闻斓说道:

“以茶代酒,谢谢你在春城的仗义执言。”

“哪里,又没帮上什么忙。那事情后来怎么样了?”

“我朋友找了人,已经摆平了。”

这时,菜上来了,王文涛招呼大家,

“来,来,我们边吃边聊,大家都先不要喝酒,肚子里有东西了,我们再去酒吧街喝他个一醉方休!”

“对,今天是文涛这个小财主请客,大家不要给他节省,谁让他一上班就拿年薪!”

孟瑶瞪了吴迪一眼,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吴迪知道她想说宰他,又怕他没钱,就没跟着闹,真是个善良的小丫头!闻斓也瞥了孟瑶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两女的善解人意,让吴迪感觉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