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孟瑶的好消息

吴迪打开灯,顾不上回答常琳琳的问题,开始摆功劳,

“为这个小东西,我驱车数百里,往返于城区和山庄之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为了保证能及时的送到嫂子手中,你说,中午我敢喝酒吗?我……”

吴迪舌灿生花,讲的是天花乱坠,差点把以前论坛上背的一段苦台词给整了出来,幸好及时发觉,踩了刹车。

“你确定,这是翡翠?”

“是的,传说中的绿光翡翠!唐老爷子给鉴定过了,并且承诺由他的关门弟子免费给你们设计打造一套首饰,怎么样?够意思吧?”

“果然是好兄弟,放心,你未来媳妇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常琳琳一巴掌拍在吴迪的肩膀上,很有力度,果然不愧是马上就要到中组部上班的一代英雌!

钟棋乘机告退,因为他感觉再不走,杨烟缁的眼光就要把他给吃了,

“把你四哥叫起来,弄口饭吃,然后让他过来。”

吴迪找到钟棋的时候,这家伙刚吐过,看到吴迪,用手指点着他,有气无力的说不出话来,脸上一副苦大仇深,咬牙切齿的模样。吴迪已经搞定了党委,岂会怕他这个小小的政协?上去搀他起来,说道:

“走吧,整点饭吃,嫂子还让你去见她呢!咱俩的帐明天再算!”

随便吃了点东西,吴迪去见常老,钟棋去见常琳琳。

躺在床上,吴迪终于松了一口气,又是忙碌的一天!本以为得了天书,能够轻松的笑傲人生,从此银子大大的,美女多多的,宝贝捡不完的……可唯独没想到,会忙成这样!将近一个月的连轴转,刺激是够刺激,但好像是太刺激了点,这精神有点扛不住。果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烦恼,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幸福的。接下来应该考虑换一种轻松、幸福的生活方式。

第二天,送杨烟缁去机场,吴迪在两女强大的攻势下,被迫签订了城下之盟,承诺再有绿光翡翠出世,一定会给杨烟缁一份。小丫头对吴迪自香港那一次就有了一种朦胧的感觉,但一向被人追惯了,虽然暗骂吴迪木头,却也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表示,让常琳琳看的暗自心急,又忍不住好笑,

“这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呢!还是想想我的事吧。到时候该请谁呢?是都请还是一个不请?是……”

午饭是回钟家吃的,干妈的热情让吴迪决定还是回出租屋保险,老太太笑眯眯的怎么看怎么像是要把他卖了似的。钟情也不太对劲,跟灰太狼看到喜洋洋差不多。

吃完饭兄弟俩个琢磨着怎么才能溜出去,有没有一个人敢说,只好唉声叹气、满屋晃悠。看了N遍之后,老太太忍不住了,骂了一声,大手一挥,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俩就是天生的野小子,不着家,出去吧,爱去哪去哪,晃得我眼晕!”

钟棋大喜,抱着老太太来了一口,弄得她满脸口水,吴迪准备效仿,被老太太一指神功定住

“敢来?敢来每个人关三天禁闭!”

吴迪摊摊手,作势放弃,然后闪电般啄了老太太一下,大笑着跑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跑在前边的钟棋差点脚一软,摔个大马趴!

“这孩子,都被小四带坏了!”

钟棋坐吴迪的揽胜到市区,问吴迪准备干什么,吴迪想来想去,似乎还真没什么事情干。钟棋说道:

“要不跟我走吧,一个多月都被栓的死死的,这下终于解放了!我要去好好放松放松。”

吴迪猜到他说的放松是什么,笑道:

“都要结婚的人了,也不注意点。”

“就是因为要结婚,以前的事才要有个了断啊!男人嘛,要有始有终!”

“滚,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一肚子男……”

吴迪觉得这话有点恶毒,就住了口。

“算了,我还是去我的四合院,当监工总行吧?”

“行!晚上去哪住?回山上不?”

钟家别墅也在半山,所以钟棋一向这样称呼。

“不回,没自由,我回自己出租屋去!”

“知我者小五也!记住,任谁给你打电话,都说我跟你在一起!复述一遍。”

“一边去,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下车!”

“干什么?”

“送你到四合院,这车,本大爷征用了!”

下午两三点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因为要赶工,工地上的人还是不少。吴迪站了一会儿,汗就把背后的衣服打湿,被闻讯赶来的曲主任拉到一边的简易办公室里吹空调去了。曲主任坐了半个小时,有事先走了,刘利民人多事忙,也没空管吴迪,剩下吴迪一个人,无聊的上网打发时间。

翻出手机,看到孟瑶的号码,一咬牙,拨了出去。

“喂,你好,请问那位?”

声音很小,但很温柔。

“请问是孟瑶吗?我是吴迪。”

“不是,你打错了……”

吴迪无奈的拿开电话,奶奶的,被那个死丫头给涮了!

电话铃声响起,显示是孟瑶,吴迪奇怪的接起,

“你那么快挂电话干什么?我是闻斓!”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孟瑶耍我呢!”

“这个死丫头,拿了你那么贵重的东西,也不留你的电话,回头我骂她去。你才从瑞丽回来啊?”

“回来有几天了,家里有老人过寿,所以……”

“嘻嘻,改天给我讲讲赌石的事,听说很精彩刺激的。”

“没问题,你现在在京城吗?晚上有空吗?”

吴迪心中一阵窃喜,强压着激动开始自己的第一次约会,可是听筒却传来无情的嘟嘟声。

吴迪无奈的看着电话,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好?关键时刻掉链子是会造成心理障碍的!难道她那边信号太差?要不要再打过去?

短信突然响了,一看,是闻斓,

“领导查岗,孟瑶电话,138……”

吴迪心里一阵甜蜜,拿着手机,啵了一口。然后给孟瑶打了过去,死丫头,此仇不报非君子!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听筒里传来一个热情洋溢的声音:

“喂,哪只?”

吴迪默然,这什么意思?哪只?哪只什么?

“哪只牲口啊?通了怎么不说话?”

吴迪咬牙苦忍,原来是这个意思,此时说话岂不是承认自己是牲口了?

孟瑶听到没有回应,疑惑的摇摇电话,嘟哝道:

“这大厦里边的信号很好啊?难道是骚扰电话?”

吴迪无声的裂开了嘴,仿佛是一只看到小鹿的猎豹,流落出一丝阴谋的味道。

嘟——嘟——,电话被挂断了,吴迪也不急着拨过去,这会儿那个死丫头是否正在纠结呢?

电话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座机号打了进来,吴迪随手接起,

“喂,您好,请问找哪位?”

“我是孟瑶,请问是您刚才打我电话吗?”

“不是……才怪!猜猜我是谁?”

“唉,吴迪,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你觉得这种游戏很好玩吗?”

“大姐,刚才是信号不好好不好,我喂的嗓子都哑了。”

“装,接着装,信号不好?我都听见你那边突突突的声音了!”

吴迪伸头向外一看,可不是,正在那钻地呢!当下尴尬的笑道:

“谁让你先耍我的,给我闻斓的号说是你的!”

“喂——,是你先朝我要闻斓的号好不好?哼,狗咬吕洞宾!”

吴迪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准备另起话头,

“晚上有空吗?一块吃个饭,到京城了,我总要尽尽地主之谊。”

“啊,太好了,我刚刚好有空!不过,很可惜,我不在京城。”

“啊?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笨蛋啦,看看你接的电话号码!天啊,你这个样子怎么找得到女朋友?我都快疯了!”

又被耍了,这个小妖精!吴迪决定先战略性撤退,重整败兵,以利再战!呜呜,还是我们家闻斓温柔。

“对了,正好找你有事。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我一般比较坚强,先听坏消息吧。”

“我还没给出选项呢!你抢答干什么?听着,A、先听好消息;B、先听好消息;C、先听好消息;D、先听好消息。你选哪个?”

我叉!这不都一样吗?语气变化内容就不同了吗?吴迪被耍的死去活来,弱弱的道:

“我——我选先听好消息。”

“不行,只能单选,你是不是没听懂题啊?”

吴迪泪牛满面,

“那我选C,行吗?”

“哈哈,一试就知道你不是个好学生,一般只有在考试不会做,猜题的时候才会选C!好了,不跟你闲扯了,本姑娘忙得很,就告诉你吧。”

“我看是你闲得慌才对!”

吴迪恨恨的腹诽。

“好消息呢,就是你送给我的那块翡翠真的值十几万耶!我说你不懂就不要学人家赌石,小心被骗的倾家荡产!想不想知道坏消息是什么?”

“我不懂?好吧,我不懂,你懂!”

吴迪已经无语了,他决定以后珍惜生命,远离孟瑶。

“坏消息吗?难道是你给弄丢了?”

“宾果,答错了!坏消息是本姑娘很喜欢,不想还给你了,怎么办?”

“不想还就不还呗!本来就是送你的!”

“嘻嘻,某些人的心是不是在滴血呀?呼吸是不是一阵阵的发紧啊?”

“是,我的心是在滴血,呼吸是一阵阵的发紧,不过不是因为石头,是因为你啊!”

吴迪再次无语。

“听刚才某个人好像说要请我吃饭?”

“对,对,晚上有空一块聚聚,朋友嘛,就要常联系。”

“是请我一个呢,还是和闻斓一起?”

“两个一起,一起。”

“哼!你们男人都是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电话突然断了。吴迪发了一会呆,什么意思?

短信声响起,

“六点半,西城车公庄大街鸭王。不见不散。”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