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绿光

吃过午饭,前来贺寿的人纷纷告辞。因为杨烟缁的学校已经开学,小杨老爷子本来也准备告辞,但是中午高兴多喝了几杯,被搀到屋里躺着去了。杨烟缁没走成,高兴地不得了,又可以多玩半天了。吴迪此刻才知道她原来是港大大二的学生,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丫头,不禁腹诽道:

“现在就这么妖精,长大了谁受得了?只怕现在港大里追她的就从教学楼一直排到大门口了吧?不能得罪,保持距离,否则不被这丫头折磨死,也会被她的护花使者砍死。”

吴迪趁着两个丫头忙着送客的工夫,跟师傅和钟老爷子打了个招呼,悄悄的溜到外边等着唐老。他需要唐老帮忙,将那根绿色香烟翡翠取出来,否则的话,钟棋醒了,两口子一起收拾他一个,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唐老将激光切割机的用法教给吴迪,果然很简单。吴迪将那块大白板放在里边左右摆弄,让唐老看着就生气,

“臭小子,拿我这儿当练手的地方了!不是才说过非极品翡翠不雕吗?算了,刚刚收下他的重礼,这次就算了。”

眼不见为净,老爷子喝茶去了。

吴迪摆弄了一阵,切出了一根小方柱子,离香烟非常近,放在手上将他的手都映成一片绿色。吴迪透视进去,发现翡翠里边没有任何的结晶颗粒,那绿色仿佛彻底的融入了其中,没有一点突兀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石种?可就是龙石种也不应该有这么强的荧光啊?这要是在半夜,还不成了一个小电灯泡?

左看右看,他不敢再动手,转身急匆匆的跑去找唐老,却发现老爷子已经在躺椅上睡着了。

吴迪郁闷的在门楼里坐下,琢磨着晚上怎么面对钟棋的怒火,希望这小子一下睡到明天!忽然,大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吴迪伸头一看,蒋嘉朗正鬼头鬼脑的朝院子里探视。

他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招手让他进来。蒋嘉朗用口型告诉他师傅每天下午都会睡会儿,不过从来没这么晚过。他来是讨论一下吴迪田黄石的设计方案的。

吴迪将手中的翡翠香烟拿给蒋嘉朗,悄声让他帮忙把翡翠取出来。蒋嘉朗随意的接过翡翠,一看之下,被吓了一大跳,凳子都歪到了一边。手忙脚乱的站好,先去看手心中握着的翡翠,还好,没事。

蒋嘉朗拍了拍心口,一脸余悸未消的样子,小声说道:

“咱不带这么玩的,你一出手就是这么稀奇的东西,下次先打个招呼好不好?”

“什么东西还要先打招呼啊?”

老年人睡觉轻,一点动静就会醒,蒋嘉朗来的时候唐老就已经察觉,不过知道是他,又不愿意睁眼,现在养了一会儿,已经起来了。

“师傅您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似龙石又非龙石,荧光这么强,这还是翡翠吗?”

唐老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沉吟道:

“是翡翠没错,看到这块石头,我想起了一个传说。在英雄艾提客的一次冒险中,他发现了一种神奇的翡翠,能够照亮方圆十几平米的距离,他给这种翡翠起名叫做绿光。”

“艾提客,老外?怎么这么熟?”

“你当然熟了,《矮人英雄传》嘛!”

唐老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小孩才有的狡黠。

“我靠,玄幻小说!”

果然不愧是唐老的徒弟,蒋嘉朗一口揭晓了答案,随即紧紧捂住了嘴巴。

“说脏话,刘婶,这院子一周的卫生又包给嘉郎了!”

“好嘞!”

远处传来一把有力的声音,伴随着咯咯的笑声。

吴迪看着这和谐的场面,心中升起一丝温馨。在外人面前再高高在上的人物,原来都有自己可爱的一面。

唐老拿过翡翠仔细打量片刻,说道:

“来,我们把它弄出来,看看是不是能当灯泡使。”

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工夫,才将绿光翡翠解放出来,唐老将工作室的窗帘都拉上,然后熄了灯。黑暗中绿光翡翠发出柔柔的荧光,将三个人的脸映成了绿巨人的模样。

“强大!震撼!神奇!宝贝!”

蒋嘉朗言简意赅,将心中的感受总结了出来。

打开灯,唐老问道:

“小五你准备怎么处理这块料子?”

“本来准备送给四哥当结婚礼物,现在还真有点舍不得。算了,送就送吧,不就一根烟吗?”

蒋嘉朗眼珠子一转,狡猾的问道: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你也送?我想想,我想想,一定有问题!哦,我明白了,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手里还有!”

吴迪苦笑道:

“狼哥,你就不能笨一点?就那么一点点?”

“哈哈,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不过我可不像师傅,抢你的宝贝,只要你将这料子让我加工,我就放过你了!”

“刘婶,下下周的卫生又有着落了!”

唐老喊了一嗓子,笑道:

“其实嘉郎这种态度才是雕刻师最正确心态,我们一生不知道见过多少异宝,要是件件想要,那就干脆别活了。反倒是我,老了老了反而着相了!”

“呵呵,随性而为才是真我本色,有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对与错。”

看到绿光翡翠似乎安全了,吴迪开始大度的劝慰。

“这料子的形状非常好,浑然天成,可以截出一个吊坠,四个戒面,一对耳环,就是配饰要下大功夫。”

“是啊,要是戴上都变成了绿脸妖怪,别人不找你事儿才怪!”

“可是,这天然的柱状正是最美的吊坠啊,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废,头疼,真是头疼。”

“测试一下光线的穿透度。”

唐老一声惊醒梦中人。接下来,他们试验了水,水晶、玛瑙、翡翠、黄金、白银,除了金属能够抑制这绿光之外,其他的都不能有效的控制绿光的范围。这下轮到蒋嘉朗苦着脸了。

“这样吧,我先把东西拿去给四哥,回头再带他来找你,到时候你们商量,反正十月份的婚期,时间应该足够。”

吴迪告别唐老,给干妈打电话请假,老妈很生气:

“你小子,比钟棋还让人费心,整天东奔西跑的不落屋。再不老实待着,我让你干爸关你的禁闭!”

吴迪吐吐舌头,钟棋的禁闭被常琳琳救了,看来自己也要找一个外援才行,我和闻斓到底是有缘还是无缘呢?怎么样才能直接找到她呢?

“喂,喂!你小子有没有在听?回家再收拾你!”

“干妈,我开着车呢,我向您老保证,这一段时间一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陪您!”

“这还差不多,小五啊,干妈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姑娘啊?哪天领回来让我看看?”

“干妈……我还开着车呢!”

从电话里吴迪听到了钟情在一旁吃吃的笑,干妈也笑了:

“这小五,还害羞呢!”

回到山庄,天已经黑透了。吴迪问了保姆,直杀常琳琳的闺房。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杨烟缁多半也在,如果她也要,该怎么应付?

吴迪将耳朵贴在门上,试图打探一下,看杨烟缁到底在不在,一不小心,左手按到了门上,门内的情景一下出现在眼前。只见两女都穿着性感的睡衣,常琳琳正在上网,杨烟缁则盘坐在床上,一手拿个小纸人,一手拿根绣花针,正恨恨的扎着,嘴里还念念叨叨,吴迪勉强听见,

“让你不陪我玩,让你不陪我玩!”

常琳琳的声音忽然响起,比杨烟缁的大了不少,听得很清楚,

“替我狠狠的扎几针,居然敢扔下钟棋一个人跑了,害的他现在还没醒。大哥他们也真是的,都说好了还朝死里灌,要是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他们!”

常老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拍了吴迪一把,吓了吴迪一大跳。他比划了一个扎纸人的手势,做了一个苦脸,也不管师付看没看懂,轻轻敲了敲房门,说道:

“嫂子,送礼的人来了!”

房间里一片兵荒马乱,常琳琳高叫道:

“小五,你等我们给你开门!”

常老摇摇头,笑着走了。吴迪等了两分钟,房门拉开了一条缝,常琳琳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说道:

“什么事啊?大忙人,我们都睡了。”

吴迪暗自腹诽,

“睡了?睡个鬼!我要是不来,估计***都要被你们扎没了!”

“呵呵,消息太突然,我急着准备礼物去了,真的,骗人是小狗。”

常琳琳将吴迪放入房间,一股女儿的体香传来,吴迪心中一荡,连忙一阵乱念,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拿出来吧?能不能原谅你,就看你礼物的质量了?”

“嘿嘿,包您老满意。关灯!”

“关灯?!关灯干什么?你个死小子……”

吴迪已经看到开关,也不说话,一把按了下去,随即拿出了绿光翡翠。两女一声惊叫,随即被吴迪手中的绿光吸引。在电脑屏幕的微光下,绿光的表现又自不同,没有那么绿,但和白光相辉映,散发出更加迷离的宝光。

常琳琳痴迷的伸出手,将绿光拿在手中,

“这是翡翠?”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