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大寿

胖子的话让吴迪大感警惕,没错,这猛虎下山石只有一块,切坏了别说哭,估计连想死的心都有。不过激光切割机使用起来比较简单,可以买一台试试。

吴迪送胖子回店里,又和温亚儒交流了一番。让温亚儒大为震惊的是,他的进步实在是太快了!还好当时有所顾忌,没有收他为徒,否则要不了两个月,就被他掏光了东西,怎么丢得起这张老脸?相信常老很快也会感到头疼,徒弟太厉害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第二天,在四合院泡了半天,地下室已经挖好,三个,都很大。一个是常规的储藏室,一个是设备间,整个四合院会上一套中央空调系统。还有一个是藏宝室。

藏宝室的进口设在吴迪未来的主卧,据说安保标准超过银行的金库。车库已经快做好了,吴迪想到以后肯定会在自己家里解石,就让车库留出来一个隔间,要求能够防尘防污染,通风效果良好,隔音效果做到最佳。

吃过午饭,吴迪驱车来到唐老处。十六面屏风已经做好,被整齐的摆放在客厅的长机上,吴迪一见,顿时被吸引住了目光,不能挪开视线丝毫!

玉牌没有做任何修饰,只是将边角打磨圆滑,而且比原来薄了将近一半。整块玉牌经过打磨,抛光,流露出一种通透、莹润欲滴的效果,使人一眼就可以将之与玻璃区分开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极品啊!”

吴迪半晌方长叹一声,再次谢过唐老。

“谢什么谢?这东西我们没做任何加工,是你的材料太好了!现在还不是成品,我已经让人订做了架子,明天就能送来,到时候看起来会更加漂亮。剩下的材料也都在这边,实在是太多了。我留下三块和一些边角料,让蒋嘉朗给你做些镯子挂件什么的,虽然不如带翠的名贵,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吴迪看了一眼玉牌,可不是,都是靠后边东西的支撑,才立在桌子上。拿起一块感受了一下手感,前后左右看了一个遍,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问道:

“唐老,怎么没见您的留款呢?”

“你真的让我在上面留款?这东西可没我多大功劳!”

“看您老说的,东西是自您手里出来的,不留款可不行,我还指望你这款给这些东西升值呢!”

“好小子,我就领你这个情了,那就麻烦你明天下午再跑一趟吧。”

“没问题,唐老,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您老成全。”

“臭小子,跑我这儿掉书袋子,说罢,有什么为难事?”

“我想把剩下的玉料再留下几块,麻烦您老让蒋兄都帮我做成各种首饰,将来我老妈进京,估计需要不少的礼物。”

“行,这事简单。不过,小吴,我也有一件事觉得难以启齿……”

“您老是自己人,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你看你那龙牌,能否匀我一块?”

“没问题,就算您老不说,我也准备给您老留一块,我可早打听清楚了,您老就是属龙的。”

“好!你看,这个价钱合适吗?”

唐老递过来一张支票,吴迪接过一看,五百万,又笑着递了回去:

“您老这就不对了,我说的是给您老留一块,可不是卖一块啊。再说了,我麻烦您老这半天,跟您提过费用吗?”

唐老一怔,哈哈笑道:

“幼学老兄的弟子,大气魄啊!以后你有什么东西,尽管往我这儿送,这一块玉牌,把以后的费用都抵消了!不过是老规矩,非极品不雕!”

吴迪大喜,连忙道谢,他那批翡翠里极品可不少。况且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希望到时候把东西拿来不会把这老头吓着吧?吴迪甚至已经在想,多参加几次公盘,平时再努力点,唐老头会不会变成他的专属玉雕师?最关键还是全免费的!

陪着杨烟缁和钟棋他们玩了一天,常老爷子的大寿终于来临,上边派了一位国字头的领导亲自道贺,聊几句就走了,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大家都放不开。流程很快就走到小辈献宝的环节,吴迪才第一次见到了常琳琳的父母,父亲常宏斌,文化战线的高官,已经坐到了部级。母亲穆秦,局级,也是名家之后。

两口俩送的是山东大馒头做的寿桃,几乎和真的一样,就是大了数倍。常琳琳送的是自己画的一幅油画,看起来还有一定的水准。其他家人也都是一些小物件,让吴迪不由得惶恐,自己的礼物是不是太贵重了?

大师兄杨林学送了一件汝瓷笔洗,二师兄宋鸿雁送了一套清初陈鸣远的紫砂壶,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也让吴迪松了一口气。

轮到吴迪,这小子抱上来一个大箱子,放在专门展示礼品的桌子下边,然后开始往外拿底座,整整十二个排成一排,

“大师兄、二师兄的都是古玩,我这个是现代的东西,所以要靠数量取胜。“

吴迪边说便往底座上放屏风。一排溜十二个屏风放完,围观众人哑口无言,这小子整些玻璃干什么?这东西有什么好显摆的?

常老忽然自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桌前,弯腰背手,细细观赏片刻,问道:

“小五,你不要告诉我,这些都是天然的!”

吴迪还没说话,唐老自人群中走了出来,笑道:

“总算见到幼学兄也动容了!不错,我可以证明,这绝对是天然的老坑玻璃种十二生肖屏风!”

人群大哗,天然的翡翠竟然能生成这样活灵活现的图案,简直不可思议。人群中钟棋顾不上失礼,揪住吴迪低喝:

“好啊,你小子,这几天跑的不见人影,原来是弄这个东西去了,说,是不是在宾馆楼上抬下来那块雷打石?”

“就是那块!”

“那一定还有,不给我准备一块,咱两个没完!”

吴迪苦笑,是还有,可是只有一对龙虎斗!没完就没完吧,大不了我串好口供,告诉他只有这么多的了。不行,那香烟翡翠要马上取出来,就不信堵不住这小子的嘴!

人群中仍然有人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走上前来一个劲的看,甚至还用手抚摸。常老脸色有点不虞,唐老笑道:

“看吧,看吧,要不是我亲手切出来的,我也不相信会这么神奇。几十万年前形成的东西,居然会有我们的十二生肖,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荒唐?”

常老哈哈大笑,

“好,你们都很用心,都交出了自己的成绩。小五的虽然最珍贵,但不是古董,考虑到你刚学不久,也算你过关。老规矩,东西放到我这儿一年,然后你们自己拿回去。”

吴迪看到其他两人没有任何异议,才明白原来还有这个规矩,怪不得送的东西都很名贵,原来是让老师检查进境来了。

程序走完,已经到了中午,常老忽然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爆出了一个大新闻:

“今天,借着各位亲朋好友都在场,我要宣布一件大喜事,我们家琳琳和钟家老四钟棋情投意合,经过我们两家的协商,准备在今年十月十二日为两人举办婚礼!”

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常、钟两家人,这个消息一旦确定,就代表着又一个势力庞大的联盟的组成。现场都是常老的老朋友,不少都是各条战线上退下来的,他们的家族都算是常老的同盟军,此刻确定钟家的加盟,这个消息一定会震动京师!会有很多人彻夜睡不着觉。

看着大家激动、兴奋地表情,常老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本来就是两个情投意合的小孩的婚礼,非要被赋予重大的政治意义,这些生活在红色家庭里的孩子,肩上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重了。可是,一旦爬到了一定位置上,自己也就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了,他必须要为他的家人、盟友负责,这何尝不是一种人在江湖?

嗅觉敏感的人自常老收吴迪为徒时就猜到了这样的趋势,但今天正式确认,仍然感到震惊。吴迪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但是他知道,待会吃饭时他必须躲远点,最好是玩消失。因为他看到了常家小辈眼中的狼光,常家第三代唯一的小公主,岂是那么容易让人娶走的?

接下来的场景和其他的大寿没什么两样,常老虽极力控制,依然摆了将近十桌,才将所有来贺寿的人安排好,吴迪看着隐隐将钟棋包围的常家小辈,很无耻的没有上桌,直接关了手机,和宋鸿雁打了个招呼,跑到厨房躲灾去了。

没过多久,宋鸿雁从厨房把吴迪抓出来,说道:

“出来吧,一会儿该给老师敬酒了。钟棋已经被放翻了!我说你小子,摊上你做兄弟也算是倒霉,这种紧要关头竟然把钟棋给卖了,你不知道当时他的脸色有多委屈,嘿嘿,明天有好戏看咯。”

吴迪笑道:

“无妨,我准备有核武器,一拿出来,他的怒火立马烟消云散!”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