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十二生肖

唐老一听,来了兴趣,

“怎么?你还有宝贝?”

吴迪和胖子从车上抬下那一大块无色老坑玻璃种,放在唐老的桌子上。无色的玻璃种唐老见多了,但这么大块的却闻所未闻,当下笑道:

“小吴,你净弄些别人搞不到的东西啊,说吧,准备让我做什么?”

“嘿嘿,准备让您老帮我切割了,做什么,切完就清楚了。”

“好小子,还和老头子打埋伏。嗯?这白棉似乎有点意思,把手电拿来!”

唐老爷子不愧是玉雕高手,一眼就发现了白棉不对劲。可是拿着电筒看了半天,也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这些白棉,不仅有点迟疑。

“唐老,您从这个角度用强光试试。”

唐老顺着吴迪的指引,用强光手电抵近了照射,半晌,方迟疑道:

“似乎有点像一条蛇?”

“没错,我发现这里的白棉很有意思。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把它切成一块块屏风模样的玉块,每块之中包含一块白棉,挑那形状比较好的,做成一组屏风,应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藏品,拿给师傅祝寿,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那我们就试试,我今天就当一次切割工,把这块大家伙分开来看看,到底能得几块屏风。”

翡翠质硬,不能再用金刚石刀具切割,不过这难不倒唐老,招呼吴迪胖子抬着石头,来到放着小型激光切割机的房间,比划好尺寸,开始动手。

切割机切起翡翠来非常快,而且不浪费材料。此时,唐老和刚才解田黄石又不一样,画好线,下刀果断,毫不犹豫,十几分钟,就切出了第一块翡翠,那是一个高二十五厘米,宽十厘米,厚度达到五厘米的大玉牌。

将翡翠拿出来一看,胖子和唐老都呆住了,那是一条大蛇,长长的蛇身上鳞片隐现,凶狠的眼神,细长分叉的蛇信,仿佛是一条活蛇正准备捕食的时候,被突然封印在了透明的玉石之中!

胖子不敢置信的抚摸着微显粗糙的石面,失神道:

“要是这块玻璃种里都是这种图案,那这块石头该值多少钱啊?天哪,我记得你买的时候才三十万!”

唐老的表情也不再淡定,催着吴迪和胖子将石头抬出来,寻找第二块的切割路径。这时唐老仿佛下了决心一般,对吴迪说道:

“小吴,有件事情我想征求你的意见,我有一个关门弟子,品行为人都没问题,我想……”

“没问题,唐老,要是信不过您,我就不会把东西拿您这儿来了,看您安排吧。”

唐老感激的看了吴迪一眼,拿出电话,只说了四个字:

“快滚过来!”

看到吴迪和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忍不住笑道:

“人老了,孩子们又都不在身边,平时难免对这个弟子宠了点,这个小家伙,不好好管教就上头上脸,不能给他好脸色。”

唐老的话里充满溺爱。

三个人一起研究切割的路线,十分钟不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一个面目忠厚、穿着随意的中年人快步跑了进来,

“师傅,又有什么好东西……”

话音未落,目光就被放在桌上的田黄石冻吸引,身体仿佛牵线的木偶,再也顾不上师傅,转身朝田黄石走去。

“这小子,对玉雕极为痴迷,立志要成为陆子冈那样的大宗师,结果前一段时间却大受打击。”

“怎么了?”

“故宫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件名为河山的陆子冈石雕,在光线照射下竟能显现出大明朝当时长江沿线的山水城郭,国家准备用来作为国庆献礼。之前想搞清楚它的原理,就邀请了我们这些所谓的玉雕名家去研究,惭愧啊,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啊!几十个半大的老头吵吵了半个月,屁都没放出来一个,就全部滚蛋了。到时候你们见了就知道了,神迹!那是真正地神迹!”

吴迪不敢说话,这要是走漏风声可不得了。胖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乐呵呵的说到时一定好好看看。

唐老那弟子捧着石头走过来,说道:

“师傅,这件石头让我雕吧,我一定将它制成一件国宝!”

“看你那熊样,放下石头,见过吴迪小兄弟和钱老板。”

“小弟蒋嘉朗,见过钱老板、吴迪小兄弟。”

三个人客气了一阵,吴迪发现蒋嘉朗是一个很风趣诙谐的人,也不知道这样的个性怎么能埋首枯燥的石雕中二十年依然乐此不疲。

“年轻的时候,我那帮朋友逛街都爱喊我,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后来终于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谁叫你小子叫讲价郎?我看你是白瞎了这个名字,每次都被人当冤大头宰!我就回家找我老爸,问谁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没想到老妈一声暴喝,把我吓了一跳,谁叫你老爸叫蒋家佳,老娘要不是在你身上找补点回来,岂不是亏死了!”

讲价加?讲加价?看来这一家很有意思啊!胖子当时就喷了。蒋嘉朗趁机说道:

“这石头一定是两位带过来的,不知能不能交给小弟雕琢,我一定将它制成一件名传千古的宝贝。”

吴迪此时已经明白唐老的意思,笑道:

“好啊,你要是不怕抢唐老的活被打屁股,我没有意见!”

唐老感激的叹道:

“那我就替这个不成器的小子谢谢吴迪小兄弟了,师傅琢玉,玉亦择师傅,嘉郎手艺已经不下于我,设计布局方面甚至更要强出一些。奈何现在好料难求,那些大老板又只看重虚名,导致这些年轻人越来越难出头,实在是谢谢小老弟了。”

蒋嘉朗也不住的道谢,搞得吴迪差点招架不住,连忙转移视线,

“我们还是赶快研究这块翡翠吧,争取一两天之内把它弄出来,我也好给师傅贺寿。”

几个人研究了半个小时,在吴迪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又切割出一块有着虎形的玉牌。那是一只上山的猛虎,几乎透明的玻璃种下,纤毫毕显,威猛无双!

“龙虎斗!好家伙,这玉牌打磨抛光后,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啊!”

蒋嘉朗半是感慨,半是恭维的叹道。

“这就叫无价之宝?整块石头切完,看你还拿什么来感慨!”

花了大半天时间,四个人终于将玻璃种切割成了十六个同样大小的玉牌。随着一个个活灵活现动物被摆到工作台上,几个人已经变得麻木。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块石头整个就是一个动物园啊!

“难道,几十万年前就有十二生肖?”

整理了一下,一共有三块龙牌,两块虎牌,两块猪牌,其他鼠、牛、兔、蛇、马、羊、猴、鸡、狗每种一块,整整凑出了十二生肖!

“这个,你只有去问老天了。你看这些动物,和现在的形象还是有一些细微差别,我怀疑这是当年的仙人将活物禁锢到玉牌里所成!”

蒋嘉朗说的一本正经,唐老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你小子,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唐老让保姆将热了几遍的饭端上来,笑道:

“我们这些人,一干起活来,就没日没夜的,今天也让你们尝尝热剩饭的滋味。”

吃过饭,吴迪和钱胖子告辞,唐老让吴迪明天来拿玉牌,这东西加工很简单,一天的时间足够了。

吴迪送钱胖子回潘家园,胖子笑道:

“小五,你那些石头可是快运到了,到时候你准备放哪里啊?”

“哎呦,那可是一大车石头啊,我要是拉到师傅的院子里,还不被骂死?胖哥,你看看帮我找个库房吧。”

“库房?看了你小子这两块石头,我可不敢随便给你找库房,谁知道你那堆石头里还有什么惊人的货色?那些人都拿你小子当散财童子,我看啊,他们就是你的银行提款机!”

“实在不行,我就把它堆到师傅的院子里去,反正我的房子还有一个月就好了。”

“嘿嘿,胖哥的仓库很大,安保措施齐全,可以借给你用。只是,嘿嘿……”

“你只怕是看上我那玉牌了吧?”

胖子伸出一根胖胖的指头,讪笑道:

“我就要一块,就要一块,我和我那胖婆娘都属猪,她的本命年生日又快到了,我想,我想……”

“你没看见唐老那眼神?只怕是也想要一块。唉,算了,到时候把那块猪牌给你吧!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谢谢,谢谢老弟!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老哥的地方,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最后再划拉走我一件宝贝?”

“嘿嘿,嘿嘿,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吴迪忽然想起那块猛虎下山石,那块石头他可不敢找人帮忙,否则他的异能一定露馅,就问胖子:

“胖哥,你知道哪有刚才唐老用的那种刀卖吗?就是切田黄那把。”

“我店里就有,到时候送你一把,你要那玩意做什么?不会是还有个田黄要切吧?”

“怎么可能?我就是准备到时候弄几块差劲点的石头,练练手,将来自己做个章啊印啊什么的。”

“兄弟,那可不是咱们能玩的活,你看唐老头轻松如意,那是几十年的工夫在手上,我们一般人哪有那么稳的手?一般的石头倒还罢了,要是极品,切坏了哭都哭不出来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