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极品田黄

吴迪坐在杨家的私人飞机上,摩挲着手中的田黄石,在左手透视的视角下,里边那块极品的田黄石冻显得更加的致密、细腻、温润、光洁。那天,在马如龙的仓库里,吴迪又开出了一块正阳绿的老坑玻璃种,以极低的价格转让给了马老,同时换回了这块石雕。马老的儿子和吴迪他们一样,是为了参加瑞丽公盘才去的昆明。结果在昆明转机的时候,当地的线人告诉他刘老板在清仓,看到这块田黄石雕后,就以八十万的超低价买回来送给了老头子。想必刘老板的爱人一定没听清他说的地址,想当然的把摩托街想成摩罗街了。

至此,真相大白,吴迪几人的香港之行,也算是功德圆满,完美收官。

钟棋从吴迪手上拿过石雕,和常琳琳翻来覆去的研究,始终没有什么发现,无奈问道:

“小五,这块石头真的有问题吗?”

吴迪从口袋里取出强光手电,照在寿星张开的嘴巴上,提醒道:

“仔细看好!”

然后又将电筒照在石雕的另一块地方,问道:

“有什么不同?”

钟棋和常琳琳摇了摇头,杨老爷子似乎看出了点什么,疑惑道:

“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好像没什么,拿过来我看看。”

吴迪刚才透视的时候,找到了田黄石冻离外皮最近的地方,就是寿星的嘴巴。从寿星的嘴巴往里看,能看到一块比针鼻子还要小点的田黄石冻!不过因为颜色一样,露出的又太少,所以从来没有人能发觉。如果当时雕刻师傅的手抖一下,估计里边的极品田黄冻早就面世。

“这块田黄石里应该有一块极品田黄石冻,从福星的嘴里能够看到一点。”

杨老爷子没研究出什么名堂,正准备将石雕还给吴迪,闻言又拿着电筒朝寿星的嘴巴照去。

“听你这么说,似乎这光线是有一点不同。老了,眼力不行了。”

叹着气将石雕还给了钟棋,钟棋抱着石头,拿着强光手电,常琳琳拿了一个高倍放大镜,仔细的查看。

“好像有一点的石质不太一样,你看看。”

换成钟棋,看完后收起放大镜,抱着石雕放到眼前,肉眼很看了一会儿,骂道:

“你小子就是个变态,这么针尖大的地方你也看得到!”

杨烟缁把石头抢走了。

“所以我才没有当场买下来,所以才有了这场香港之行。”

“是啊,香港之行,你小子又得石头,又得神画,我净跟着瞎跑腿了,不行,把老坑玻璃种交出来,算是补偿我受伤的心灵!”

吴迪苦笑着一指常琳琳,有气无力的说道:

“问她要吧,昨天已经被她拿走补偿被晒黑的皮肤了……”

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两辆黑色的商务车悄然出现在停机坪,接上众人直奔常老的山庄。钟棋和吴迪本来应该先回家,可是因为神画的原因,也随车一道前往。

B市的天气很好,也很热,常老安排好杨老几人,就把吴迪三人抓到了书房,拿手指点了点常琳琳,绷着脸道:

“你知道你这次闯什么祸了吗?”

“闯祸?没有吧?”

“没有,我看你们是把昆明的一千万和冰种忘了吧?”

“啊!没有啊?我让人跟着他们,他们到支票到期的最后一天才跑到中海兑现,而且居然把翡翠悄悄的处理了。然后我就交给我二哥了……”

常老看着常琳琳,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要做什么,先跟我打招呼,小五,你那块翡翠没了,钟小四的钱也没了!”

“为什么?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钟棋不解道。

“解决?你们知道顺着那条线摸下去,双规了一名副省级吗?这下可真的让有些人痛彻心扉了!前两天上边来电话,说扳倒一个副省级,没收你们几千万不过分吧?我说尽管拿去!不够用我再送点!哈哈哈哈!听好了,说你们不是怕麻烦,是让你们记住,下次一定要提前打招呼!”

常琳琳凑上去抱着老爷子手臂撒娇。

“爷爷,我也没想到会玩这么大啊?不就是一个副局吗?怎么动到副省了?”

“这些你就别管了!来,给我看看你们这趟到底得了什么宝贝?电话里说的神乎其神的!”

“哦!我就知道爷爷对我最好了!我早就想好了,小五,我们拿着画到后院瀑布,镇镇他们!”

瀑布下,细雨如丝,吴迪拿着画在小桥上站了不到五分钟,画面就发生了变化,雨丝朦胧,雨伞似撑非撑,却是另有一番意境,常老和闻讯赶来的两位杨老呆呆的看着画面,久久不语,害的吴迪一直举酸了胳膊!

吃过午饭,钟棋和吴迪回钟家,杨老爷子住山上,常琳琳带杨烟缁去她父母家,一群人分道扬镳。

见过干爸干妈,欧豆豆说卢校长他们已经走了,吴迪安慰了几句,说好国庆节带他去靠山屯,小家伙才高兴的和钟棋疯了起来。快开学了,学校已经联系好,小家伙特别珍惜这几天自由的时光。

下午吴迪去了一趟自己的四合院,旧房子已经全部拆完,地基已经挖好,后院的房子都起了一半了。杨教授的弟子刘利民正在现场监工,大热天的穿一件脏兮兮的工作服,满头大汗,让人一见就大起好感。

“吴哥,照这个进度,九月初你就可以住上新房子了,比原来预计的差不多可以提前半个月。”

“好,如果能提前半个月,我给大家发两百万奖金!待会儿约上杨教授、温叔,晚上喝酒去!“

吴迪现在也算是财大气粗,根本不把这点钱当回事。而且温亚儒私下里告诉他,这活杨教授真的没挣什么钱,就想借机补偿一点。

刘利民兴奋地给导师打电话,吴迪则马不停蹄的赶到潘家园,找到胖子,花了一个多小时,将专门空运回来的十二生肖老坑玻璃种解了出来,约好明天和胖子一起找唐老切割、打磨、抛光,做成屏风。然后叫上温亚儒,和杨教授喝酒去了。

唐老的住处也是一个四合院,不过只有四百多平米,在后海那一块。吴迪将田黄石雕也带来了,他不放心别人解石,而且在唐老这里解出来还可以让唐老帮忙设计一下。

唐老正在后海边遛弯,见到吴迪,笑道:

“小吴,你可是稀客,怎么想到看我这个老头子来了?”

吴迪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笑道:

“这段时间太忙,没顾得上过来,以后一定常来。嘿嘿。”

“口是心非!是不是又找到什么好东西了?先说好,不是极品我老头子可没兴趣!”

“保证是极品,就是您老,估计也没见过。”

“哦,口气这么大?那我倒要好好看看。”

吴迪笑着将田黄石雕取了出来,唐老看了一眼,说道:

“手艺不错。”

就再也没有下文。吴迪拿出高倍放大镜,放到寿星的嘴巴前,说道:

“您老再仔细看看?”

唐老狐疑的接过,仔细打量了一番,不确定的问道:

“这里似乎有一点和其他地方石质不太一样?”

“没错,我怀疑这里边发生了变种,有可能是极品田黄石冻!”

“你小子,想宝贝想发疯了吧?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再说田黄石的变种,从来就没听说过。这块石雕还是个不错的东西,你就因为这一点怀疑就要把它毁了?”

看到吴迪坚定地眼神,唐老笑道:

“好,我就给你当一回切割工,如果没有田黄石冻,你小子以后就别想我再给你做东西。”

“嘻嘻,您老就放心吧,没有把握我会敢来找您老,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田黄石的硬度被翡翠小得多,用一般的刀具都能切动。唐老先是小心的用专用刀具将寿星的嘴挑开了一点,然后拿放大镜观察了一番,说道:

“小吴,你的运气真的不错,这块田黄很可能发生了变种。”

胖子在一旁听得清楚,催促道:

“那快把它弄开,我还从来没见过田黄石变种呢!”

唐老横了他一眼,从寿星的最开始慢慢铲起,下两刀就用放大镜看一番,动作越来越快,半小时左右,一块山石模样,大概一千五百克重的田黄石冻出现在三人面前。

“晶莹、凝腻、温润、通透,“细、凝、腻、润、灵、透”六德齐俱!还这么大块头,好石头!”

田黄石冻的外面还有一些杂质没有清除干净,而且没有经过打磨,却丝毫掩饰不住它的美丽,在工作室灯光的照射下,发出明黄的光晕。

“田黄石,是寿山石品种中的珍品。由于它有“福”(FJ)、“寿”(寿山)、“田”(财富)、“黄”(皇帝专用色)之寓意,具备细、洁、润、腻、温、凝印石之六德,故称之为“帝石”。小吴,这块石头你打算要怎么处理?”

“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大一块,本来准备刻个印章给师傅月底大寿用的,可这么大块的石头切开,太可惜了,还是请唐老帮忙想想办法吧。”

“好,既然你不着急,这石头就先放我这里,这块裸石的价值都不在一亿之下,我要好好琢磨琢磨,替我们北派再雕出一件传世的作品来。”

吴迪吓了一跳,他估计,这块石头最多三千多万,怎么到了唐老嘴里,就值一个亿了?

胖子笑道:

“是啊,这么大块的极品田黄石冻,以前还真没见过,物以稀为贵,经过唐老的琢磨,价值就更加的不可估量了,无价之宝啊!”

唐老见猎心喜,当下就要往外赶人,吴迪连忙说道:

“别急,我今天来的主要任务还没说呢!”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