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故事里的画

听到杨老爷子的话,吴迪的头“嗡”的一声,仿佛要炸了一般,在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杨老爷子与人合谋,黑了他这幅画。一时间恶向胆边生,忽然,一道凉气从腕间升起,迅速流遍全身,让他迅速冷静下来。

老头子在院子里咆哮连连,指挥的仆人团团乱转。吴迪上去拉住暴怒的老爷子,强笑道:

“一幅画而已,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

“小吴啊,我没脸见你啊……”

老爷子不说其他话,反复的重复没脸见人。

杨烟缁尖叫一声,大嚷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老爷子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高大的身躯矮了下来,

“小吴让我帮他装裱一幅画,没想到一顿饭的工夫,竟然有人用假画换走了真画,你让我如何向他交代?”

吴迪一听,假画?心中有了计较,止住要报警的杨烟缁,说道:

“老爷子,让我看看那幅假画。”

一群人涌进工作室,吴迪一眼就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画,果然如此!

杨老头还在往外赶人,说是要保留现场,吴迪笑道:

“老爷子,画没丢,这不还在这儿放着的吗?”

杨老头一步跨到书桌前,指着那画道:

“怎么没丢?你看,那伞,那雨都不见了,意境也完全不同……”

“您老再仔细看看。”

杨老不再说话,仔细打量着画,忽然道:

“这幅好像也是唐寅的真迹,是谁?和我老头子开这么大个玩笑?”

“老爷子,没有人跟你开玩笑,画只有一幅,这一幅和那一幅是一幅画!”

“一幅画?你小子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都不要着急,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讲,你们就都明白了。”

“快说!”

“话说有一年,江南大灾,有识之士纷纷解囊救灾,就连唐伯虎都捐助了一百两银子。可是,他们镇子上有一个大粮商,家财万贯,却不肯施舍一分银子。眼看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唐伯虎心急如焚,有一次,就和一个朋友商议,如何能让那富商拿出钱来。朋友也无计可施,忽然看到一幅唐伯虎刚刚完成的画作,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第二天,唐伯虎广邀亲朋,说是要让他们欣赏他画的一幅画,那个富商也在邀请之列。大家看到唐伯虎新画的画,纷纷称赞。第三天,江南下起了大雨,唐伯虎那个朋友悄悄的跑到富商处告密,说是唐伯虎画了一幅神画,画上的雨伞在雨天会自己打开。富商不信,就派昨天和他一起到唐伯虎家赏画的管家去看,那管家找借口去唐家转了一圈,发现画上的雨伞果然打开了……”

“你说这就是那幅神画?”

“我可不敢说是,因为故事的结局是那富商花了一万两银子买了画,却不会开伞,原来唐伯虎那朋友让唐伯虎画了一模一样两幅画,只将雨伞处做了改变,晴天挂一幅,雨天……”

“这个故事你是从哪里看来的?”

“呵呵,呵呵……”

“你倒是快说啊!”

“我们家隔壁老奶奶给孙女讲的故事!”

一时间鸡飞狗跳,吴迪在敌人强大的火力下抱头鼠窜。

“小吴,你是说这幅画就像故事里描述的那样,晴天是一个样子,雨天是一个样子?”

“不止这样,昨天晚上雨小的时候,人物还清晰可见,都撑着伞,喏,这是我拍的照片。”

杨老爷子接过手机,看了半晌,方还给吴迪,半路就被钟棋劫走,几个小脑袋凑到一起,看看手机,再看看桌上的画,纷纷啧啧称奇。

“既然和天气有关,这幅画还有没有其他的变化,就要看天气的了,我真希望这时候忽然起一阵大风,看看它还能神奇到什么地步!”

杨烟缁一言不发的将手机递给老爷子,上边的天气预报清楚地写着,下午四点今年第九号强台风“安娜”将登陆港岛!

杨老爷子愣了半晌,方道:

“古人能画出如此神奇的画,我们却连解释都无法解释,唉,小吴,本来我还想找个办法,让你留下这幅画,现在我知道了,哪怕真的是倾家荡产,也换不到这么一幅神画啊。”

“老爷子您言重了,再怎么珍贵,也不过一幅画而已,只是我们这些玩收藏的人,相比之下更重视古玩罢了。反正在港岛还有几天时间,这画就留在这里让您老慢慢赏玩吧。”

“谢谢,谢谢小吴对我的信任。”

接下来,一群人不再说话,都盯着那画,等待着台风登陆的那一刻。

下午三点半,起风了,半山位置比较高,风格外的大。渐渐的那幅画也开始起了变化,钟棋盯着画面上人们扬起的衣角逐渐清晰,如见鬼魅,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迪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他可以用画面夹层的墨团吸湿来解释下雨和开伞,却怎么也无法想象起风为什么也会引起画面的变化。随着风声的增大,画面上人们的衣衫扬起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终于不再变化。众人松了一口气,这是又一种变化了。可是,如果算上渐变的过程,那又该算多少种变化呢?

忽然,一声霹雳巨响,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画面上也迅速的下起雨来,人们的伞也纷纷撑开,雨越下越大,画面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但又和午饭前只是下大雨时又有不同。钟棋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变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仍然被震惊的合不拢嘴巴。

“这是第五种变化了吧?风雨交加和单纯的大雨又不一样,天啊,能看到如此神画,就算少活几年我也愿意啊。”

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六点多的时候,风停了,雨也变成了淅沥小雨,画面随即变成吴迪昨晚所见。

杨老爷子拍拍咕咕叫的肚皮,苦笑道:

“吃晚饭吧,这件事情谁都不能往外说,记住,你最亲的人都不能说!怀璧其罪啊!这幅画留在杨家,我们是没有能力保住它的。看样子我们的行程要变了,我需要两天的时间装裱,大后天,我们进京!”

吃完饭,老爷子去加班了,钟棋等人也没有了出去玩的兴致,都把自己关在屋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吴迪想起杨老怀璧其罪的言论,深以为然,看来要尽早通知干妈、师父他们,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要早做安排才是。此时他才体会到师父看到陆子冈三千里锦绣河山时的心情,才明白当时师父的处置是多么的英明,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九点多的时候,吴迪被敲门声惊醒,一打开门,钟棋一马当先,常琳琳和杨烟缁也是一脸的不善。看到三个人一幅兴师问罪的架势,吴迪奇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差点让你蒙混过关!说,那幅画哪儿来的?”

吴迪松了一口气,指了指墙角的背袋,

“自己看。”

钟棋在两女好奇的眼神中掏出分成两半的雕版,吃惊道:

“又是从东西里弄出来的?”

“嗯,当时买这个雕版的时候我就发现,雕版的侧面有一道小缝。你知道,雕版一般是整块木头雕成,那人这样做,会不会有其他原因?所以就买回来了。昨天晚上回来睡不着觉,就把雕版撬开,果然,发现了这幅画。”

“我靠,石涛画如此,唐寅画还是如此!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凡是我公司上拍的东西,有缝的都要撬开看看!”

两女也为吴迪这种运气无语,杨烟缁没话找话问道:

“这幅画要是上拍,值多少钱?”

“前期宣传如果做的好的话,五亿?不,十亿,可能十亿美元都有人要!”

“不会吧?”

“会的,因为这幅画和其他名画不同,它还代表着科学解释不了的神秘事件,一旦露面,一些有实力的组织和藏家绝对不会放过的。”

又闲聊了几句,杨烟缁忽然道:

“快上网看看,吴迪你找的东西应该有不少回复了。”

闻言,吴迪马上登陆,果然,一共有三十二个回复,大部分附了照片,其中福禄寿三星的田黄石雕一共有七个,吴迪一眼就排除了三个,还有两个没有照片。咨询了杨烟缁这些地方分别都在哪儿后,吴迪给七个人都做了回复,约好明天去看石。

杨烟缁意味深长的看了吴迪一眼,说道:

“说吧,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吴迪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钟棋就举手道:

“我说,我嫉妒了,决定不再替这小子保守秘密,我要发泄……小五这小子在春城看上了一块田黄石雕,因为价格贵没买,后来后悔了,结果再去的时候,那个老板破产了,石雕被人带到了香港,就是这样了。”

“不止吧?”

“当然不止啦,小五说他感觉到石头有点不对劲,你不知道啊,小五可神了,在春城……”

常琳琳接过话头,竹筒倒豆子般将他们在春城和瑞丽发生的事一件不落的汇报给了杨烟缁,虽然这几天也偶有谈论,却从没听过这完全版的,再加上神画的刺激,吴迪觉得杨烟缁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常琳琳得意的给钟棋使了个眼色,

“小五,姐姐只能帮你这么多,搞不搞的定就看你自己的了,话说缁衣妹妹抱着好软哦。”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