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寒江送友图

石头露出沙面的部分是一个规则的圆形,直径大概有半米左右,吴迪绕着大石头转了几圈,决定先用手清理一下试试。沙子很松,不一会儿就挖开了二十多厘米,露出下边乌黑的石面。

钟棋几人注意到他的举动,好奇的比划了一个询问的手势,吴迪告诉他们要把大石头挖出来,两女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另一处礁石处玩耍,钟棋兴致勃勃的过来帮忙。

他询问吴迪到底发现了什么,吴迪用口型告诉他是珍珠。珍珠?对了,这块黑石头不会是一个大蚌吧?

吴迪沿着刚才的方向继续清理,很快就挖到了石头的边缘,果真是一个大海蚌!从露出部分看,直径超过一米!钟棋也发现了大蚌,干的更加起劲,十几分钟后,大蚌被弟兄两人抬出了沙坑。

这是一个直径最少一米二的大蚌,吴迪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的体内有一堆的珍珠,大大小小也搞不清到底有多少。

吴迪和钟棋比划着,准备把大蚌弄出水,钟棋想了一下,让吴迪等着,他向上浮去。

十分钟后,钟棋拿着一盘绳子潜了下来,两人将大蚌捆绑结实,托着朝水面浮去。氧气使用的时间差不多到了,两女也从远方游来,看到他们托起的大蚌,玩心大起,都跑过来帮忙。

日光越来越强,几人忽然感觉猛地一沉,大蚌已经露出了水面。钟棋比划手势,让吴迪他们坚持住,然后急匆匆的抓着绳子向游艇游去。不一会儿,三人手上一轻,钟棋和船员已经在上边将大蚌提出了水面。

爬上游艇,几个人才感觉到水蚌真的很大。船长笑道:

“这个倒霉的大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说不定肚子里还有珍珠呢!”

钟棋找了一把水果刀,想把水蚌撬开,没想到忽然一股饱含腥味的水柱喷了出来,将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遍。旁观几人愣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

钟棋抹了把脸,恨恨的吐了口吐沫,骂道:

“回去老子找把大锤子,抢了你的珍珠,吃了你的肉!”

听到可能有珍珠,两女也坐不住了,吩咐游艇起航。一点钟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家里。

水蚌被抬到院里,钟棋到处寻找大铁锤,可一般的家庭哪里会备有那东西?这时,胖胖的大厨笑呵呵的拿了一把牛耳尖刀走了过来,在大蚌后边摸索了一下,,就将刀子顺着边缝插了进去。半分钟后,他示意钟棋可以打开水蚌了。

清理出水蚌里的珍珠囊,一一剖开,总共清理出来56颗珍珠,最大的一颗直径竟达到了28毫米!另外还有三颗都超过了20毫米!

杨老爷子拿起最大的一颗珍珠,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说道:

“香港海域的南洋珠非常稀少,尤其是这么大个头的,以前我还没见过。而且这几颗大珍珠的品相都不错,很接近圆形,不容易啊。”

常琳琳拉着钟棋的胳膊,轻轻扭动着身子。钟棋将眉毛朝吴迪的方向挑了挑,常琳琳像个兔子一样一步跳到吴迪身后,腻声道:

“小五……”

旁边杨烟缁也紧盯着吴迪,眼睛中放射出战斗的光芒。

“停!停!”

吴迪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弯腰拿起两颗浑圆、直径大概有十八毫米的珍珠,笑道:

“我留两个做个纪念,剩下的都是你们两个的了!”

两女欢呼了一声,杨烟缁更是冲过来在吴迪脸上啄一下。吴迪吓得差点将手中的珍珠扔出去,却发现两女的小脑袋瓜已经凑到了一块,很显然,杨烟缁纯粹是一种激动地表现。

吴迪摇了摇头,旁边的钟棋忽然叫道:

“这不科学啊?”

“怎么了?”

“怎么了?你小子这皮肤进海水里泡了一会儿,似乎白了不少,摸着还挺滑。”

“滚犊子,摸你们家琳琳去!”

吴迪将钟棋的手打开,小声问道:

“就一颗大的,她们会怎么分?”

钟棋还没来得及回答,吴迪就找到了答案,旁边两女已经拉开了架势决战,剪刀石头布!

剩下的时间是两女讨论如何修饰珍珠的时间,来了两天之后,终于在家吃到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大蚌的汤果真鲜美异常。以致杨老爷子连声吩咐,留两块带京城去。

晚上的节目要到十点以后才开始。回到房间,吴迪开始研究雕版里的画,手一放上雕版,脑海中就出现了两条信息,

明朱仙镇年画雕版,真品。

明唐寅,寒江送友图,珍品。

同时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一群人拿着伞,在送一个背着包袱的人上船。

作为背景的大山山重岭复,以小斧劈皴为之,雄伟险峻,而且整幅画作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近处的人物线条清细,色彩艳丽清雅,体态优美,造型准确;远处的行人使用写意画法,笔简意赅,饶有意趣。大河虽只寥寥几笔,却有一股苍凉悲戚之意跃然纸上。那只小小的乌篷船却极尽笔墨渲染,仿佛将离人那种复杂的愁绪尽附其中。

署款[唐寅],钤有[禅仙]、[唐居士]、[南京解元]诸印。

吴迪上网查了一会儿资料,却是没有这幅画的任何信息,连相似的都没有。再次查看天书的提示,是明唐寅没错,难道这是一幅未出世的佳作?

不对,后边显示的为什么不是“真品”,而是“珍品”二字?联想到陆子冈的惊天神作的评语,吴迪有点明白,,天书将这些作品做了分级。这么说,这又是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很可能代表了唐寅的最高水平,而且一定有其特异之处。

吴迪的视线透视了画面,仔细查看起来。升级后的透视更加的清晰,立体感十足。看了片刻,确定这是一幅绢画,而且分了两层,下边一层分不清材质,不过绝对不是纸张。在两层之间,有一些不规则的墨团,回到画面相应位置寻找,却看不出丝毫痕迹。

研究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吴迪也就将它放开,转而研究鸡血印章。

放置在吴迪手中的鸡血石印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生动,随着吴迪的心意,透视显得轻而易举。两毫米之下的画面更加的清晰,吴迪确认了四面的画面都在一个平面,松了口气,要是需要把印章弄得凸凹不平,才能显示出猛虎下山、小鹿戏林的画面,这价值就大打折扣了。仔细观赏画中的猛虎,吴迪不由得再次赞叹大自然的神奇。远近适宜的布景,纤毫毕现的猛虎,让他不禁怀疑,这是否是有大家在石上做好了画,再拿颜料去填充而成!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竟一致如斯!

收好东西,吴迪闭目沉思。天书的升级并没有带来新的功能,但透视功能更加的强大,而且这么长的时间,精力也没有明显的感觉到损耗,想必以后大面积透视毛料,也不会再有什么障碍,更何况还有大海可以随时补充。细数升级的好处,最大的应该是来自身体的改变。亲眼看到一些杂质被排出体外,那种画面到现在都充满了不真实感。在水中拖着大蚌的时候,吴迪就知道自己力气大增,只是具体到了什么程度,还要找没人的地方再试……

敲门声响起,吴迪清醒过来,一看,已经快十点了,想必是喊他去过夜生活。虽然没什么兴致,不过集体活动又不好缺席,再说,见识见识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场面,也不是什么坏事。

兰桂坊位于港岛中环皇后大道中的南侧,中环云咸街与德己立街之间的一条短小、狭窄、呈L形并用鹅卵石铺成的街巷,街巷满布西式餐馆和酒吧,名声很大。

几个人走进一家英文名字的酒吧,不大,但布置的很雅致。杨烟缁一进门就开始左右张望,看到一只小手在角落朝她轻挥,就快步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由两个半环形大沙发围成的空间,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显然已经到了一会儿,开了的啤酒已经喝了一半。见到几人走过来,四人也都起身相迎。杨烟缁介绍道:

“周氏珠宝的少东周立夫,她妹妹周颖儿,合生船业的少东郑华腾,天使投资基金的大小姐萧烟眉,呵呵,都是我的好姐妹。这是常琳琳、钟棋、吴迪。”

周立夫一身的休闲装,容貌清秀,皮肤白皙,和吴迪形成了宣明的对比,周颖儿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和杨烟缁一样古怪精灵的小女孩,萧烟眉却是一个施着淡妆,气质高雅的成熟女性,郑华腾显得有点不羁,脸上满是嘲世的微笑。

客气的坐下,杨烟缁将郑华腾他们赶到一边,拉着常琳琳和另外两女挤成了一堆。叫了酒水,杨烟缁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两颗直径十七八毫米的南洋珠,献宝似地托在手心。

酒吧的光线很暗,但是周立夫一眼就认出了是南洋珠,不愧是珠宝世家的少东。

“金色的南洋珠?品相不错。不对,这是天然的?十八毫米的天然南洋珠!你们从哪儿弄到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