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猛虎下山石

吴迪的小指搭上木版画,果然,是明朝的东西,老板没有说谎,正待将手指拿开,忽然,一股清凉但不同于翡翠的气息传来,吴迪“咦”了一下,拿开手指,仔细查看木版画的边缘。

“先生,怎么了?”

那个老板刚才一直在打量吴迪的神色和穿着,感觉他对雕版比较满意,正在琢磨:

“看这小子的穿着没有一件名牌,但是现在大陆人已经学会藏拙,尤其是跑到古玩街来淘宝的人,都是狡猾狡猾的。不过他这么黑,不像有钱人家出来的少爷,我该报多少呢?”

听到吴迪“咦”了一下,然后就仔细查看雕版的边缘,他赶紧凑过去。

“没事,刚才忽然感觉手指被扎了一下,所以看看有没有毛刺。”

老板心下大定,看来是想买,开始挑毛病了。

“先生,这雕版存在几百年了,都形成了包浆,一般都比较光滑,可能您刚才不小心碰到其他的东西了吧。”

吴迪一边和老板鬼扯,一边忖道:

“这雕版里居然藏着一幅画,而且那清凉的气息很是浑厚绵软,不用说,肯定是好东西。这一到香港就开门见喜,如果是一幅石涛的大作就完美了,找不找的到田黄石雕都算完成了一件任务。”

刚才他怕老板起疑,没有细看只知道是一幅画,具体什么内容都没看清楚,更不要说款识了。而且,他很奇怪,天书这次怎么没有明确提示?难道古玩和翡翠不一样,天书也需要时间辨认?

“老板,我知道这是个老物件,大家都是玩这个的,我很中意这幅雕版,就看老板你想不想匀给我了。”

老板思量再三,报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价格,

“三十五万!”

“高了,再降点。”

“三十三万,先生,不能再降了。”

“国内明朝朱仙镇的雕版一般在十五万左右,你这块品相完好、造型古拙,我给你加五万,因为是香港,我再给你加两万,一共二十二万,行,你就给我包上,不行,您就收起来,我再逛逛。”

老板知道遇到行家了,沉吟了一下,吴迪给的价格确实也不低,就点头道:

“好,我就替你包上!”

老板拿出的包装很人性化,是美术学院学生们用来装画板的背袋。用一层绒布将雕版包好,再塞到背袋里,居然刚刚合适。

“这是我专门定做的包装,要为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嘛。”

吴迪朝老板竖起了大拇指,

“就冲你这份心,我最后加的两万就值了。哎,老板,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哪一家卖各种小件石雕的?”

“哦,前边转过弯第一家,叫雅士行的,就是专门做石雕的,什么石头的都有。”

吴迪一听大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他连忙谢过老板,背上背袋朝前大步走去。

吴迪并没有急着去查看雕版里的画,留一点悬念晚上慢慢看更好,而且他对天书刚才的反应有点害怕,不敢马上再一次尝试。至于送杨老的礼物,这雕版显然就不合适了,不过不着急,还有这么多家店,总能碰到合适的。再说,就算没买到也没什么,想必杨老也不会在意。

雅士行是一家专营各种石雕的小店,吴迪粗粗看了一遍,发现精品很多,不禁暗自欣喜。没有看到那个大背头,可能是长期在外收货的,不在店里很正常,吴迪叫过老板,问道: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精致一点的,适合祝寿用的田黄石雕?”

“哎呦,你算问对人了,前几天刚收上来一件,福禄寿三星的,拿来给老年人过大寿最合适!你等等。”

就是它了!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两下就搞定了,接下来几天可要好好地逛逛香港,以前还没来过呢。

那老板拿了一个盒子,匆匆的走了过来,将盒子放到桌上,示意吴迪亲自打开。

吴迪不急,先打量盒子,很像,应该不会错了。他搓了搓手,笑着打开了盒子,瞬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是田黄石雕的福禄寿三星没错,造型也差不多,可石质明显要差些。保险起见,吴迪掏出白手套带上,在老板赞赏的目光中拿起石雕,看了看,问道:

“老板,还有没有造型差不多,石质更好点的?”

“没有了,先生,现在田黄石很少了,尤其是这么大个头的,平时几乎碰不到,这还是从国内刚带回来的呢。”

吴迪摇摇头,将东西放下,说道:

“老爷子眼很刁,这件东西怕是不太合适啊,唉,谢谢了。”

“小兄弟你等等,我知道还有一家店有,诚心想要的话我给你拿过来看看。”

“也是福禄寿造型的?”

“是的。”

“好,我在这儿先看看别的,老板你需要多长时间?”

“大概半个小时吧。刚仔,给客人看茶。请您稍等。”

吴迪点点头,并不坐下,仔细的看起老板店里的货来。好货色不少,居然有两副玻璃种带绿的镯子!这方田黄石印章怕也要百万上下,就这么随意的摆在外边?这块鸡血印章造型古拙,很有意趣。这还有一方含血量竟达到了百分之七十!

吴迪示意刚仔将那方含血量高的鸡血石印拿出来,放在手上细细观赏。从这方印的造型来看,是一枚收藏鉴赏印,比一般的私人印鉴大了不少,但又不够两个,想必是为了不破坏这血,才切成这般大小。

看石先看血,血色艳而正,而且充满了活性,一眼看上去仿佛要融入石中。血量很足,成团块状连成一片,无血处也有点点血星点缀。

再看净度,无瑕疵,无裂纹。

最后看地,颜色深沉而淡雅,半透明,逞强蜡状光泽,轻轻用指肚按压,仿佛能将石面按下去一样。

再用小指一搭,天书马上给出了提示

“昌化鸡血石印章,含血量百分之六十九,真品。”

好东西,吴迪边看边点头,这枚印章没有做任何雕琢,就将他吸引的移不开眼睛,果然是好东西。他忽然起了个念头,不知道这血是否切到了最多处,再往里面切点,会不会血量更足?

吴迪沿着血块向内透视,果真是高手,目前这几个面竟然都是血最足的地方,稍稍往里,血块就开始急剧缩小,露出不少石质。而且血色也掺杂了一些黑色的东西在其中,往里大概两毫米,含血量竟然骤降到百分之五十左右,除了底部和顶部还有大团血块之外,中间竟变得稀稀疏疏。

吴迪微笑摇头,人性本贪啊。正待拿开手指,忽然感觉不对,又仔细看了下去,这是什么?印章中间本是竖条状大血块,渗入到两毫米处收缩成不规则的细条状,一个图形越来越清晰的显现在吴迪面前。

这是头,张开的血盆大口,猩红的长舌,黑色血线形成的胡须,红中点黑的大眼,三横一竖黑血形成的王字,这竟是一只虎头!朝上看,一圈圈黑血下血红的虎身,线条流畅,充满动感。仿佛金环蛇般的长尾,有力而矫健的四肢,天啊!这分明是一只下山的猛虎!一只前爪踏在山石上,正在仰天长啸!旁边稀疏的黑色血线,有粗有细,有高有矮,这,配上底部和顶部成团的血块,这不分明就是一幅有草、有树、有山、有虎还有云的猛虎下山图吗?

吴迪急急的将石头换了一个面,景色一变,一只血红的小鹿正跳跃在红色的草地上!再换一面,嶙峋的山石,黑色的密林,红色的河流!再换一面,河流依旧,山势却已放缓,树木更加的稀疏。这,这,这怎么可能?!

吴迪觉得一阵头晕,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中的印章,扶着焦急的刚仔慢慢挪到桌旁坐下,定了定神,方道:

“没事,刚从北方过来,可能有点中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刚仔让吴迪坐好,从抽屉里拿出仁丹,让吴迪含了两粒,然后开始给老板打电话。几分钟后,一个男子骑着电单车载着老板停在门口,老板抱着一个盒子快步走了进来,看到吴迪除了脸色苍白外,没有什么不适,登时松了一口气。

后边那个男子停好车,也走了进来。老板介绍道:

“这位是奇石轩的金老板,我姓刘,刚才都忘记介绍了。”

吴迪想站起来打招呼,刘老板连忙按住他,问道:

“怎么样,用不用去诊所?”

“不用,不用,现在已经没事了,估计是有点中暑。”

“是啊,今年太热了,看你刚进来的样子应该是走了不少路,要小心啊,回头还是找医生看看的好。”

吴迪连忙道谢。

刘老板迟疑道:

“那您看?今天要不我们先放放,改天您再过来?”

“不用了,真没事,我身体一向很好,没有隐疾。”

“那好,小兄弟,这是金老板的石头,你要是看上了,和他直接谈。”

吴迪点点头,打开盒子,是福禄寿没错,石质也稍好了一些,不过带皮,而且个头也小了不少。

吴迪摇了摇头,说道:

“不好意思,麻烦金老板了,如果还有石质更好一些的你就打我电话,真不好意思。”

吴迪将名片散给两人,刘老板已经听刚仔汇报了刚才的情况,知道吴迪可能看上了鸡血石章,当下不漏声色的将印章拿在手里,做了个请的姿势,

“吴先生,咱们楼上谈?”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