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摩罗街

吴迪成功的祸水东引,一群人回想常琳琳的战绩,如果说吴迪还有一定水平的话,常琳琳纯粹就是个赌石小白,可就是这个小白,把他们这些玩石头几十年的专家都比下去了。胖子开始疑神疑鬼,问道:

“你是说,这石头真会说话?”

常琳琳的笑声很脆,

“哈哈,我骗你们的!我就看着这块石头顺眼,或者那块石头不顺眼,就买了。谁知道会这样,原来赌石这么容易。”

胖子差点吐血,容易?我的小姑奶奶,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赌石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

晚上有到鹏城的航班,只有商务舱有空位,当然难不倒钟四少,拿着吴迪的卡潇洒一刷,谁让这小子现在有钱呢?有经济舱我也不坐!这小子说要送我的大白板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呢?待会儿要好好问问琳琳,看她有没有感觉。

班级到达鹏城机场已经十一点了,这儿的天气可比春城热多了,一落地琳琳就后悔了,怎么就忘了这回事,八月份可是香港一年最热的时候,你说这跟着凑什么热闹?

在接机口,有人拿着通行证等着,一接到他们,就安排上车送到罗湖的酒店休息,明天一早,步行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罗湖口岸。结果到了酒店,杨烟缁已经在大堂候着了,这丫头知道消息,连一刻都不能等待,要不是常琳琳拦着,只怕在机场就见着了。

这下钟棋解脱了,在出机场的车上,常琳琳将去香港挨晒的罪责归咎于他,让他的胳膊很遭了一番蹂躏。

第二天一早,罗湖口岸一开,杨烟缁就驾车载着三人跑到了香港,这丫头的车挂着省港两地的车牌,不过香港是靠左行驶,所以在罗湖开的还有点别扭,一出口岸,就如鱼得水了。

杨烟缁根本没有给他们找酒店的意思,驱车直奔自家位于香港半山的豪宅。钟棋看着盘山道上一栋栋掩映在绿树中的小楼,叹道: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生活啊,小五,你可要坚持住,不要被腐蚀堕落了!”

“切,我可是听说过钟四少许多的伟大光辉事迹,要不要我给你摆摆啊?”

“哎呦,我忽然想起来在瑞丽开出一块翡翠,说拿来送给缁衣妹妹的,你看这记性,在酒店居然忘了!”

半山上住着杨烟缁的爷爷和她父母两家人,杨烟缁在家里显然很受宠,健硕的杨老爷子哈哈大笑着出来迎接吴迪他们,被杨烟缁抱着胳膊一阵撒娇,也是直摇头没有办法。

常琳琳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盒,递给一边的佣人,笑道:

“爷爷知道我要来看杨爷爷,就让我给您捎了个小玩意,大杨爷爷也让你过去看他呢!”

“好好,只怕那个倔老头是骂我这两年没去看他吧,哈哈哈哈。”

关于杨家,钟棋知道的不多,所以吴迪知道的更少,只知道是香港很有地位的商人,生意涉及百货、地产、金融等多个领域,现在是杨烟缁的父亲掌舵。杨老爷子也嗜好古玩,水平还很高,在香港古玩界很有地位。杨烟缁还有一个哥哥,据说和常家一样,第三代只有一个女孩。钟棋打趣说,如果吴迪娶了杨烟缁,直接退休都可以。

在客厅落座,杨老爷子问了几句常老的近况,吴迪小心应对了,杨老笑道:

“昨天常老哥交代让你看看我的珍藏,不过,小五,我这珍藏可不是那么好看到的呦!”

吴迪眼睛一亮,又可以给天书大量补充能量了!听到还有条件,不仅自信的一笑,说道:

“没事,考试的过程也是学习。至于看不看得到,倒是没什么要紧,看到了是我的福分,看不到证明我学艺还没到家,继续努力就是。”

“哦,你知道要考试?”

“我猜的,师父就是这样。”

“哈哈哈哈,看来下次要换个难题了,这套老把戏都被人看穿了。”

“爷爷……”

“好好,不说这些,不说这些。你们出去玩吧,记得晚上早点回来,就住这里!谁有意见我翻脸!小五,咱们不急,常老哥交代让你们放心住下来,过几天跟我一块进京。”

杨烟缁带常琳琳自然是去逛街,钟棋被抓去当差,三个人很没义气的将吴迪丢到摩罗街口,约好中午一起吃饭后,扬长而去。

吴迪摇摇头,信步走进摩罗街,开始寻找带雅字的古玩店。

作为东方古玩集散地的香港,因其特殊的地理和政治位置,成为了东南亚乃至连接欧美的古玩集中地,每年都有大量的古董在这里交易。除了正规的拍卖行之外,香港本地也有类似于宁城朝天宫、夫子庙、京城潘家园之类的民间古玩交易场所。位于中环西侧的乐古道、荷里活道、摩罗街所构成的几块小街区,便是香港民间古玩商的集中地。

上世纪前,国内大量的文物古玩艺术品通过合法的或非法的方式从大陆流向世界各地,其中不少东西都沉淀在香港的古玩市场或收藏家手中。

坐落在香港上环摩罗街和荷李活大道上的古玩市场,是香港最大的古玩市场。这里有上千家店铺云集,每家店铺都不大,但物品颇多。除了有不少我们所熟悉的明清瓷器之外,种类繁多的东南亚各国艺术品也是其特色之一,而价格也较国内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与国内古玩市场鱼龙混杂的情况相似,香港的古玩也同样真赝交错,只不过在比例上可能比国内稍微好一些。前来挑选的也是各色皮肤一应俱全,显示出香港与大陆市场截然不同的国际化特色。

吴迪看到的第一家店铺就是以泰国工艺品为主的小店,泰国清迈的手工艺品世界闻名,主要有木雕、漆器、银器、藤器和竹器等精美制品。吴迪看了一阵,多是近代的产品,他对这些小国家的东西也没什么兴趣,就转身走开了。

摩罗街,分为摩罗上街及下街。沿荷李活道往东走至尽头便会到达摩罗街市集,整条街长约二百米,狭窄的街巷开设了三十多家古董店。专售各式东方古董,包括中国古董瓷器、首饰、丝绸制品、钱币、西方留声机及其它别致的手工艺品,内里全是小摊档售卖小巧的古物,有玉器、陶瓷、铜佛、铜鼎、金石书画、金漆木器……一些零星细物如旧表、旧钢笔、旧电话、米老鼠、芭比娃娃等西洋小玩意儿都杂陈在货架上,也可买到丝织品、刺绣、玉石和木制品。

吴迪信步游逛,一边注意着店铺的名字。在这里,让他有一种回到了潘家园的感觉,只不过路人的说话大多听不懂,但看着狭窄街道两旁玲琅满目的商品,听着各种语言交织的大杂烩,身在其中,别有一番滋味。

看到一家店铺有印章卖,吴迪走了进去,翡翠、独山玉、和田玉、玛瑙、鸡血石、田黄石……各种材质的印章摆了整整一面墙,造型无数。吴迪看了两眼,问道: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田黄石雕,题材比较适合祝寿用的?”

老板摇摇头,笑道:

“先生,给老人祝寿不一定要石雕,送一枚印章也很不错啊,你看,这款鸡血石章,含血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是这几年难得一见的精品,这块田黄石……”

听完老板夹杂着普通话、英语和粤语的介绍,吴迪礼貌的离开了,他又走进了一家经营木雕制品的小店,这家的木雕制品很全,而且有不少精品,酸枝木、小叶紫檀的小件雕刻品都有,吴迪正琢磨着是否买两件带回去送人,忽然被一个靠在墙边的大家伙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个木版年画雕版,品相很新,但肯定是老物件。

汴梁朱仙镇木版年画是华夏木版年画的鼻祖。主要分布在汴梁、朱仙镇及其周边地区,另外津城杨柳青、苏城桃花坞、鲁省风筝之都等地年画都受其影响。它用色讲究、色彩浑厚鲜艳、久不褪色、对比强烈、古拙粗犷、饱满紧凑、概括性强等特征。以传统技法构图,画面有主有次,对象明显,情景人物安排巧妙,表现出匀实对称的美感。这块雕版就具有朱仙镇木板年画的主要特征。

有史料记载,木版年画可能出现于唐,普及于宋,兴盛于明清。年画的题材非常的丰富。这一块是武门神,是秦琼、尉迟敬德两位武将的造型。

吴迪上前仔细查看,却认不出到底是哪个朝代的。老板看到吴迪有兴趣,就上来介绍,

“先生,这是明朝朱仙镇的年画雕版,能保存这么完好的,可能就这么一块了。朱仙镇,你知道么?就是当年岳飞大战金兀术的地方……”

“老板,能确定是明朝的东西吗?”

“能,当然能,一看就是大开门的货,而且这里还有鉴定证书,你看!”

吴迪扫了一眼,这东西三十块钱一张,到处都能搞来,玩古董相信这个,就等着把钱往别人口袋里送吧。不过这一块雕版最少是清朝早期的,雕刻风格粗犷浑厚、构图饱满、造型夸张,符合那个时期的特色。而且老板的一句话很有道理,保存这么完好的倒真不多了。是一件不错的藏品。

“怎么卖?”

吴迪决定问问价,合适的话买回去送给杨老爷子,也算做看人家珍藏的谢意,十几万的价位刚刚好,大家都不会当真计较。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