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我要去香港

钟麒麟刚刚升为副师长兼着团长,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当下也没多说,饭都没吃,就匆匆的走了。

“怎么回事?小五。”

“大哥有两个兵要退伍了,让我安排一下!”

“靠,找你有毛用,这事儿该找我啊?”

“给我宅子当保安,怎么了?”

“我……要不这样,小五,不是有两个吗?分我一个行不行?”

“这倒不是不行,不过要回去问过老爷子,大哥说是老爷子吩咐的。”

“当我没说!”

吃过饭,一群人收拾行装,满载而归。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颠簸,天擦黑时终于赶到了保山。想想离京已经十天,而这趟收获之丰,远胜往次,众人都很兴奋,虽然难掩疲惫,但晚饭时讨论的很热烈,常琳琳一反常态的比较安静,吴迪朝钟棋打了个询问的眼神,

“要回笼子了,先适应适应。还是像我这样,当纨绔比较好!哈哈!小五,我告诉你,绝对不能向老头子他们……”

“不准教坏小孩子!”

“我不就随便说说吗?”

“这一个月你都要听我的!你忘记打赌的事了?”

钟棋闷头吃饭、喝酒中……

将众人送回春城,罗圈的任务就完成了,此刻也有点伤感,勉强笑道:

“来,喝一个,你们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来了,真是……”

“都是玩石头的,腾冲、盈江、瑞丽这条线跑的还少?还怕以后见不着?放心,以前是不认识你,这以后认识了,有朋友过来都让你当向导,别到时候你说忙就行!”

“胖哥,啥也别说了,喝酒!”

飞机到达春城的时候,还不到10点钟,回京城是下午一点的航班,也犯不着再找酒店休息,他们准备在机场贵宾室凑乎一下得了。吴迪还有任务,要去买那块田黄。钟棋自告奋勇的陪同,自然少不了常琳琳,三人打了个车,直奔花鸟市场。

吴迪一马当先,在前边领路,过去了十一天,说是一点都不担心,那是骗人的。走到古玩街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古来阁似乎没有开门,吴迪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楼还是那座楼,不过招牌没了,大门上贴着封条,看日期,是昨天的。吴迪皱着眉头进了旁边一家店,问道:

“老板,我是古来阁刘掌柜的朋友,这边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打眼了呗,五千多万啊!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原来,有一帮骗子三年前就盯上了刘老板,他们做的极真,有收货低价往刘老板这里送的,有一掷千金大笔豪购的,还有冒充知名鉴定专家的,三年间刘老板从他们身上挣了大几百万,这次被一件乾隆朝的青花大器所骗,亏的是倾家荡产。

“这人啊,不能太贪,不能太贪啊!”

“老板,那他店里的东西呢?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我们手上流动资金都不多,老刘收货的时候借的又是高利贷,我想想,这事有一个星期了吧?原想着倒一到手就还钱,没想到窝自己手里了。那高利贷谁敢惹?于是老刘就贱卖了店里的东西,最后店也盘出去了,五十多岁的人,就剩下老两口凄凄惨惨的回京城,造孽呦!这帮骗子造孽呦!”

吴迪想起门上的封条,一问之下,果然是昨天才关店,刘老板多半还没来得及走。当下问老板要了电话、住址,直奔刘老板家。

刘老板的家就在花鸟市场旁边,吴迪敲开门,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小老头,不由问道:

“请问刘老板在家吗?”

“我就是,你找谁?”

“啊?”

一个星期不见,刘老板竟像老了几十岁,不但黑发尽白,而且脸上起了无数的皱纹,连站着仿佛都颤巍巍的,随时会倒。

“老头子,谁来了?帐都还清了,这会儿来看你的都是朋友,还不快请人家进来。”

随着说话声接近,一个打扮的很朴素的中年妇女走过来,将吴迪他们让了进来。这女子表情自然,没有一丝倾家荡产后的悲伤,看到吴迪三人的神色,笑道:

“怎么,小伙子,以为我会像老头子那样如丧考妣?当年来春城的时候,我们就是一无所有,现在也不过如此罢了。再说我们京城有孩子,有房子,正好回去养老算了。”

“阿姨心态真好!”

“想不开也没办法啊?是不是,老头子?再说那群人也没有做绝,最后收东西的时候有人高价收了一件废品,那是留给我们两口子的养老钱!这些警察也真笨,活生生的让这些人人间蒸发了!”

刘阿姨怎么可能完全没有怨言?只不过掩饰的比较好罢了。

“那,那……”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年轻人别吞吞吐吐、顾三顾四的,我们那小子我就经常教育他,要敢闯,有这个家给他当后盾……”

“后盾垮了……”

“只要人没垮就行!老头子,你要是还想东山再起,老婆子我豁出去了,陪你再拼几年!”

“不同往年了,不同往年了……”

刘阿姨摇摇头,叹道:

“时间太短,老头子一时还接受不了。算了,你们是找东西还是?”

“对不起,阿姨,我是想来问问刘老板,那件福禄寿三星的田黄石雕还在不在。”

“卖咯,都卖咯,那么一块田黄,才卖了八十万!小伙子,当时要不是我贪心,两百万你还是会给的吧?都怪我疑心生暗鬼,后来那石雕被人看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唉,我这一辈子,成在贪上,也毁在贪上啊。”

“那您还记得卖给谁了吗?”

“当时我脑子乱哄哄的,仿佛一阵阵的响雷,只记得那人是粤省口音,具体的还真不记得了。那人当时还给了我名片,我都不准备做这一行了,还留着做什么?哦,对了,他邀请我去香港玩。”

“香港?”

吴迪和钟棋相视苦笑。

“年轻人,能冒昧的问一句,那件东西对你很重要吗?”

“师父八十大寿月底就要到了,我还一直没有找到一件合适的寿礼,这不又想起刘老板的田黄石雕了吗?”

“哦,这样啊,那人我记得,好像是说香港摩罗街一带什么雅什么行的?那人四十多岁,梳个大背头,抹得溜光水滑的,架个眼镜,我怕是骗子一伙的,就多留意了一下。”

“真是太谢谢刘阿姨了,知道了东西的去处,我也就死心了,还是上其他地方看看吧。谢谢,谢谢,到京城有什么事,找我,能帮的忙我一定帮!”

吴迪送上名片,告辞离开。

站在小区的院子里,吴迪沉吟了一下,说道:

“四哥,我要去香港,能马上弄到通行证吗?”

“小五,那摩罗街我听缁衣说过,上千家店铺呢!这没头没脑的摸上去,怎么找的着?爷爷知道你有这份心,就很高兴了,真的没必要准备什么礼物。”

“那件东西有古怪?”

还是钟棋了解吴迪。

“不错,我怀疑里边还有一块极品田黄,无价之宝!”

“我靠,那当时你不出手?”

吴迪摇摇头,

“当时那件东西最多就值两百万,他黑心要我五百万,我怎么能助长这种行为?”

“你行,这下还不是要去香港?能不能找到不说,别人知道你专程为找这件东西,说不定直接开个天价出来!”

吴迪苦笑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吧,怎么样才能最快拿到港澳通行证?”

“通行证好办,我们从春城飞鹏城,落地的时候估计证件已经送到了。”

“我们?”

“对,打虎亲兄弟,四哥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香港?回去老妈还不得骂死我?琳琳,你先跟二师兄他们回去吧,这次出来的有点久了。”

“我要去找缁衣!”

“走,回机场,改签鹏城的机票,通行证的事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钟棋比吴迪还热心。

回机场的路上,搞定了通行证的事情,那边办好后会直接让航空公司随机带往鹏城。到了机场,钟棋将这件事情一说,宋鸿雁迟疑道:

“小五,那件东西我看过,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再说那刘老板也说了,他找了几个人看过,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你怎么就能那么肯定?”

是啊,我怎么能那么肯定?我这不是正发愁这个问题该怎么跟你们解释的吗?

吴迪沉吟了一下,说道:

“你们都知道,我对石头特别有感觉,自从砖砚中发现石涛画之后,我就觉得好像能感觉到每块石头的细微差别。真的,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块田黄石雕给我的感觉很怪。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就当去香港旅游了。”

钟棋的脑子转的最快,问道:

“小五,也就是说,你在公盘买那些石头都不是乱挑的?真不是为了澄清谣言送钱给他们的?”

吴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钟棋,又指指同样表情的众人,

“哦,我现在才知道,敢情你们都当我傻瓜啊!那批石头里最少一半有料,能赚多少我不知道,反正赔是一定不会赔的。”

“我靠,特异功能啊!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咱哥俩大杀四方,把好石头都搬家去。”

“先别说准不准,就说这感觉忽然而来,哪天忽然没了也正常,还是老老实实学点东西吧。其实,琳琳姐的感觉可能比我更强烈。”

“啊?”

“不信你们回去把他们买的石头切开就知道了。琳琳姐可是完全不懂赌石的啊!”

“我想起来了,春城的时候她随手指的石头就能开出糯种,姐告的玻璃种也是琳琳非要买的,公盘上连开三块金丝种……天啊,琳琳,你是怎么做到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