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鬼子进村了

第二天是开标的第一天,开的都是全赌石和开窗料,大门进口的解石机就是给这些石头准备的。可是还没开标呢,这些解石机就开始唱歌。原来是昨天十三个商铺被扫荡一空,那些疯狂的人们连价都没讲,直接搬石头就朝解石机跑,结果解石的人实在太多了,公盘关闭后又加了会儿班,还是有大批的石头没解。最后小石头被带走了一些,剩下的都留着这两天慢慢解。现在解石的人,多半是抱着参观心态来参加公盘的,投标也是没抱多大希望,所以干脆大清早就开始解石。

开标大厅在大院的最里边,四面墙上都有滚动的大屏幕。大厅里人头攒动,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准时九点钟,一个甜美的女声开始广播,

“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本次开标以大屏幕显示信息为准,有疑问者可事后到办公室查询。大屏幕每次开标滚动播出两百条开标信息,按照毛料编号前后顺序,每十分钟换一批。没有注意到的可以到窗口查询,也可以使用大厅墙边的自助查询机。中标的货主请持邀请函、身份证于三天内到结算大厅结算,持结算条方可到库房领出毛料,本次公盘免费帮助各位货主将毛料运至指定地点。”

一遍结束,又一遍广播开始。

吴迪算了一下,这样开下去,全部开完怕是要到一点钟。再加上交钱、领货、办托运,很多人只怕连饭都顾不上吃。

九点一刻,正式开始开标。第一批编号前两百的毛料滚动显示,吴迪注意了一下,这是全赌毛料的标号,他的高冰也在其中,另外还有几块冰糯种和芙蓉种的小标。

从大屏幕出现中标信息开始,大厅里就乱的像是菜市场,高呼的、骂娘的,兴奋的、哀叹的不一而足。吴迪觉得就像有几百只鸭子在他耳边不停的吵吵,他强自抑制,决定坚持看完全赌石就撤退,下午再来查询结账领石。

当看到编号0092旁边的三十八万时,吴迪也忍不住暗暗挥舞了一下拳头。他旁边的老兄反应比他还兴奋,拉着他一个劲地问,

“中了几块?兄弟,中了几块?”

“才中一块,其他的还没顾上看。”

“我靠,好运气啊,我投了三十几块,一块都没中!”

吴迪看着他那兴奋地表情,腹诽道,

“你丫就是来增加工作人员工作量的吧?没中还这么兴奋?”

另外吴迪比较关注的三块冰种中有一块也在这一编号段开出,他中了,再看其他的编号,也中了三块之多。

首战告捷,吴迪忍不住有些小兴奋。不能不说,现场的气氛还真的能感染人,这时再看大厅里的人们,也觉得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起码音量由五百只鸭子剧降到了一百只。每人的神情也各异,有像身边这位仁兄兴高采烈地,不知道是来打酱油的还是骗吴迪,也有垂头丧气仿佛死了爹娘的,还有哀声叹气就少投了几万的,不一而足。

十分钟后,201至400标段开标,吴迪中的更多,九块,最后两块冰种也在其中。听着大厅里开始鼎沸的人声,再加上重点都已揭晓,吴迪再也忍受不住,跑了出去。

所有的解石机还都在轰鸣,看着常琳琳惹出来的祸,吴迪身心欢畅,这下,他那点破事简直不值一提!信步朝商铺区走去,看到那些商铺里居然又摆满了毛料,不禁叹服这些商人的敬业,哪怕知道没人再买,也不能浪费这两天时间啊。

随意的看了两家,吴迪发现这些货明显比上一批表现更好,想了一下,明白过来,现在大家都处于饱和状态,如果想勾引他们买,就要拿出更好的货色来,看来这些老板的市场心理学都还不错。

刘利的商铺换了一个人主持,据说是昨天应付扫荡时崴了脚。吴迪苦笑了一声,随便买了一块石头,算是慰问慰问。寄存后,挨个逛了下去。

老板都认识这两天的风云人物,见到了一律热情招待,有一个小伙子还神神秘秘的拉住吴迪,问他当这个托能挣多少钱?吴迪一愣,我靠,这货把自己当成公盘的托了,这事可不得了,万一传开了,被那些投标的翡翠商人集体抵制的话,还怎么在这一行混下去?

吴迪发愁的跑到角落给钟棋打电话,钟棋哈哈大笑,说道:

“这好办,撒点钱出去,谣言自灭。”

“撒点钱出去?”

“你见过托有大肆购买毛料的吗?还不是买一家的?而且每次都是真金白银直接交易?你等着,咱哥俩联手再把商铺区扫荡一番。”

吴迪可能是这次公盘收获最大的,不过他投的标都是小标,七十多份全中也不过才花去三千多万,资金还很充足。既然有人逼他扫货,那还等什么?芙蓉种以上的统统拉走,老子回家就开个翡翠专卖店!本来还想给你们留点种子,这下没必要客气了!

吴迪开标也不去看了,折回刘利的商铺,从头开始扫荡。一块冰种,两块冰糯,一块金丝种,花了吴迪一百二十万,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结果,他给刘利剩了几块冰糯种。第二家,一块冰糯种,三块金丝种,五块芙蓉种,中高档翡翠一块不剩!第三家,钟棋常琳琳拍马赶到,两口子专门帮吴迪侃价,于是三人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兵团,哲理疯子王一马当先,每块石头看一会就拍一下,然后挑出大大小小一堆毛料,女快刀手随后侃价,飞快的一家一家扫货。

解石的人们最先得到消息,看到这群人已经走到第六家,不由得议论纷纷,

“你们不是说我们上当了吗?这几个小子不像托啊?这一家一家的扫货,真金白银的交易,怕是哪家准备囤货向三大家发起冲击的吧?”

“一边去,就你那点见识!把这公盘的货都包圆了,也抵不上三大家一根汗毛,人家那是到缅甸扫货,成卡车论的。接着看吧,说不定还想再坑我们一把呢!”

“哼!看他们演戏到几时,最好有几个老板不退钱,玩死他们!”

第七家,在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上一拍,吴迪眼睛一亮,又一块老坑玻璃种!鹦鹉绿!一看标价,二十几公斤重的石头才三十万,白菜价啊!

第九家,冰玻种满翠正阳绿!冰玻种满翠天空蓝!加起来三十几公斤,才要二百万!不客气,照单全收!

第十家,只有一块冰种,金丝种都没有?靠,老子把你的细豆都抱走!

十家扫荡完毕,一共花了二千七百万,吴迪估计这批货放出去价值最少三个亿以上!这简直就是在抢劫!

连拍了近千块毛料,手累了,前两天的伤口又有点疼了,但三道美味的大餐还在后边,怎么能过其门而不入呢?要是有人诬陷他是三大家的托怎么办?为了洗清冤屈,还是你们委屈一下,让我洗劫一番吧。

解石机早就停了,大家都跟着看这几个人疯狂的扫货,大厅里也有不少人跑出来观看,但是没有人敢围上去。昨天是大家抢,今天换成三个人抢,这太令人震撼了!此时,如果还有人叫嚣这三个人是托,一准会被拖出去暴打一顿!

宋鸿雁和钱胖子闻讯赶来,听说三个人扫货的原因,不禁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办法,就算买回去的全是石头,也不过将他们前两天解出来的货赔进去一部分而已。再说有胖子在,把这些石头扔到他店里,配上这次的故事,说不定在京城还能掀起一股赌石热呢!

吴迪走进赢石,老熟人了。看到这个玩笑间从自己店里卷走一块秧苗绿大龙老坑玻璃种的年轻人,计老板有点拿捏不准,是扮猪吃老虎?还是真正的高手?总部传来的消息这家伙来头不小,是高官子弟,听说在京城赌石圈还有个强运小超人的名号,手底下出过几块玻璃种。可是所有的信息,都指向这就是一个强运超人,对于赌石的知识可能还不如一个刚入门的小白!

打过招呼,计老板站在一边仔细观察,只见吴迪看的很快,而且每块毛料必拍一下,一会儿叫伙计搬出来一块,转眼间就堆了七、八块之多。不像,不像是懂石头的,难道他有透视眼?可是他有时候眼睛没看石头啊?拿手拍一下,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像春城传说的那样,会跟石头说话?扯淡!结账时,计老板亲自拿过计算器,一块一块的计价,顺便查看了一下毛料,放下心来,深为自己刚才的疑神疑鬼感到惭愧,好歹也是从业几十年的老人了,还把想象力放到天上飞?看这八块毛料参差不齐的样子,就是个初学者都不会这么选!

一共八块石头,总价一千二百万,计老板慷慨的打了八折,九百六十万!吴迪客气的谢过,心底暗笑:

“还谢呢?一块老坑玻璃种,一块冰玻种,三块冰种,再加上打折,要是让你知道解出来的都是些什么料子,怕不是要当场吐血而亡!”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