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哄抢

吴迪放下心事,说道:

“走吧,去其他几个店看看,我这番表演后估计没什么人会跟我抢石头了。”

“还是算了吧,你这回虽然撞了块玻璃种,但是前边连续解垮,估计运气已经不如从前,还是见好就收吧。这公盘,随便玩玩就行了。”

吴迪翻了个白眼,直接朝公盘走去。还有一个小时今天的公盘就结束了,公盘后两天是开标时间,也就是说看标只有两天时间。吴迪接着上午的编号开始看,同时心中默记编号和标底。从他身边过的人不停的对他指指点点,有友善的,也有鄙夷的,他一律视而不见,我已经选择了我的路,自然会义无返顾的走下去,那些路人与我何干?

加上上午,吴迪一共发现了三块可以投的标,他所谓可以投的标,都是一些外表表现不好,底价偏低又有实际内容的,这在开窗的毛料中虽然比例较低,但也不是没有,在天书的透视下统统无所遁形。

回到酒店,大家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反而是吴迪先忍不住,

“不就是解了一回石吗?有必要这样吗?我没事,真的没事。”

“喝醉的人一般都说自己没喝醉!”

“好吧,我承认我错了,以后再也不那么夸张的解石了好吧?”

“就是嘛,我说小五肯定没事,你们还不信……”

吴迪的电话响了,掏出一看,垂头丧气道:

“老太太!”

钟棋翻了个白眼,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

一通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把其他人都打跑了。左支右挡抗住老太太的攻势后,吴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天哪,看样子想凭着自己的主意乱搞,阻力还不是一般的大啊!但是,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不错。这个念头一起,仿佛有心电感应一般,电话接踵而至。先是李庆龙,报告了建设部项目的进展,已经供货,一个星期后回款就可以拿提成了。然后通知吴迪马上到公司结算羊城那个合同的提成。接下来是赵浩然,津城的项目已经中标,明天去签合同,问有什么指示没有。再下来是曲主任的,汇报开工手续已经办完,四合院事实上前几天已经开工了……

吴迪接完这一通电话,觉得比看了一天的石头还累,这事情怎么这么巧,全都往一块凑?

第二天继续看标,吴迪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看完了开窗的毛料,对照天书的提示,自觉水平又提升了一节,晚上拿了一摞标书回来,按照心目中的价格填好,准备明天上午看完全赌石之后,一起投出去。

全赌石的第一块就是个大家伙,但是表现并不好,底价却挺高。吴迪直接动用了天书的能力,没什么意外,放弃!第二块,放弃!第三块,放弃!……

一直到了第九十二块,才发现了一块表里不一的好料子,也是全赌石里出现的第一块冰玻种。吴迪看了一下标底,大概二十公斤的样子,标价才十万,估计三十万就可以拿下,保险起见,投三十八万比较好。

这两天他注意到如果他在哪个石头旁边停留的比较久,这块石头就会被更多人关注。他估计自己的根底被挖出来了,这些人们都以为他是高手,所以他现在也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在表现好的料子旁多停留一会,表现差的就直接动用天书,一掠而过,让他们找不到破绽。

中午吃饭的时候,吴迪的标书已经投完,加上开窗的毛料,他一共下了七十二份标书,很多都是表现不好,里边的翡翠也差强人意的料子,他重点关注的是两份冰玻和五份冰种的标。其中,有一块冰玻种开了窗,估计价格不会低,另一份就是吴迪投了三十八万的那份,把握还是挺大的。五份冰种里有两份开了窗,估计也中不了,但剩下三份,吴迪都比较有把握。

这一段时间,关于自己的未来,他有了一个模糊的规划,应该离不开翡翠和古玩,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囤货吧。吴迪算过自己的资产,放在干妈那里的十亿三千万不算,还掉钟棋的一亿二,还剩两亿五不到,那么多钱,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买点东西等增值划算。

和胖子、宋鸿雁、钟棋一起吃午饭,胖子笑眯眯的问吴迪:

“小五,投了几份标书?”

“七十多份吧?”

“我靠,你来真的?”

“怎么了?”

“要是都中了,你小子要开珠宝店啊?”

“也不是不可以,现在还没考虑那么多。我靠,胖哥,差点被你带沟里,标是你家的?你说让我中就我中?”

“嘿嘿,你小子不厚道,准备抢胖哥的饭碗。”

“一边去!你那碗脏兮兮的说!”

胖子和陆钢都投了两堆小毛料,其他的随便乱投了几份,根本没指望中标,宋鸿雁和钟棋纯粹是打酱油路过,可以忽略不计,一群人里还真就吴迪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下午没事,扫荡商铺去?”

“去就去,谁怕谁?”

“低调,低调!要是再出乱子,老妈真的要怪我把小五带坏了,你们都不知道,昨天小五接完电话后,老妈又给我演了一出长达半小时之久的孟母教子。”

“我也挨了说,虽然很隐晦,不过,阿姨给了我尚方宝剑,可以连小五一块斩!”

“害人精!”

吴迪举手投降,

“我保证,下午只在三大家每家开一块,这总可以了吧?”

常琳琳朝钟棋飞了个媚眼,朝吴迪做了个算你识相的鬼脸,吴迪发现,好像上这两口子的当了。不过,他本来就没准备多开,只准备在三大家一家开出一块玻璃种,让他们把公盘的利润吐出来点儿而已……

一群人兴奋的朝恒昌家的商铺进发,路上常琳琳一个劲的和钟棋耳语,钟棋一个劲的摇头,大家很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最后钟棋终于不堪其扰,公开了谜底,

“琳琳想学吴迪那天,直接点五块拖出去砍了,你们说,我敢答应吗?”

“我觉得,答应也没什么,琳琳没有那种杀伤力。”

常琳琳得意的看了钟棋一眼,还是胖子帮忙,不过一琢磨,这到底是好话还是坏话呢?纠结了一会,转身朝胖子怒目而视!

吴迪进店里开始细细挑选,店里的人不少,都是投完标来试试手的,常琳琳大大咧咧的随便点了五块毛料,豪爽的喊道:

“来人啊,把这五个都给我拖出去砍了!”

她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我靠,要砍人,哪来的猛女?

吴迪用双手捂住了脸,话说这人都有两面,在没有人认识的时候会暴露出她的另一面,而这一面往往是那人的本性……

常琳琳的第一刀就砍出了一块金丝种,那一刀险之又险的擦着翡翠的边缘切过,却没有伤及一点玉肉,让围观的人啧啧称奇。半个小时后,掏出了一块一公斤大小的翡翠,这五块毛料就直接就回本了。

常琳琳的第二刀很不幸,将一块金丝种直接切成了两半,正好把镯子料切成了挂件料,在一阵惋惜声中,让人以八十万的高价收走。人群越聚越多,已经有了那天吴迪解石的趋势。

店里的人很少,连伙计都跑去看解石了,吴迪选毛料几乎不受影响,连看带拍了三十几块之后,他终于锁定了目标,那是一块篮球大小的达木坎水石,这么大的个头在达木坎的料子中非常少见。吴迪观察一番后直接将手放了上去。

一股清凉的气息冲入,仿佛大夏天吃了冰激凌一般,吴迪舒服的几乎呻吟出声。在天书的透视下,一股浓郁的绿色扑面而来,吴迪好像站在一条深山中的大河旁,水汽、绿意交织,让人忍不住陶醉其中。老坑玻璃种,祖母绿!

一看标价,霍然写着一千万!吴迪不知道这块石头为什么没有去参加公盘,但既然让他看到了,就没有让它从手边溜走的道理。

老板正是公盘的组织者王总,一看吴迪抱着的石头,笑道:

“老弟好眼力,这块是我们拿来镇店的!不过是你要的话,打八折,八百万你拿走!”

吴迪爽快的划卡交钱,然后开始纠结,这要是解开了,会不会又像昨天一样引发骚乱?

他眼珠子一阵乱转,看到得意洋洋的常琳琳,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很邪恶的想法。如果用这块毛料,把常琳琳剩下的两块毛料中的一块换走的话,不知道老太太会不会直飞瑞丽把钟棋抓回去关禁闭?

换还是不换,这是个问题。

吴迪将毛料寄存,偷偷地溜到旁边合宝宋家的店铺,这时人群轰动起来,常琳琳的第三刀居然还是金丝种,而且块头格外的大。这下不得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走,抢毛料去,这一批都是好货啊!”

人群“轰”的一声走的一个不剩!吴迪在合宝铺里只看了两块石头,就被人流挤了出来。常琳琳呆在原地,张大了嘴巴,这,这杀伤力貌似也太大了吧?居然跑的一个都不剩?再次回头怒视胖子,胖子无辜的瞪着小眼睛,一个劲的摇手,姑奶奶,真的不怪我啊!

两分钟后,每家店铺前的解石机都响了起来,连一进门等着解公盘毛料的三个解石机都被占用。恒昌的掌柜王总,抱着吴迪的毛料,看着空荡荡的店铺,喃喃道:

“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啊。”

常琳琳剩下的两块毛料都是石头,可是这会儿哪有人关注这个结果?

王总一把将篮球塞给吴迪,

“你自己抱着吧,刚才不是我手快,连这块都要被人抢走了。这样,你这块如果想在这里解,就排队,如果不想在这里解,我给你开出门条,你看怎么样?”

吴迪看了一眼那些小心翼翼擦石,一刀一刀片毛料的人们,苦笑道:

“还是开出门条吧。”

心底却乐开了花,

“哈哈,又一块老坑玻璃种暗度陈仓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