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连赌连垮

虽然对公盘失望,但吴迪还是准备好好看看,尤其是那些明料的价格,这代表着国内翡翠价格的风向标。

细看之下,公盘上好东西还是不少,明料里金丝种、冰糯、冰种等中高档翡翠大概占到百分之五十的比例,远高于一般成品店里的配置。吴迪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十翠九豆!事实上赌石人开垮的很多石头里,都是有翡翠的,只不过是不值钱的豆种,而且翠色又比较惨,这就是大多数小店货品的来源,俗称砖头料,但经过机械雕刻、抛光、上蜡等一系列程序后,摆在灯下,也会显得宝光熠熠。

当然,好的豆种也不便宜,不过大多数消费者只是一些没什么常识的人,他们只求买到真货,如果色足就更好,所以才支撑起了庞大的翡翠市场。

这些明料大多被切成了一片一片的手镯料,越是好货越是如此,因为在翡翠里虽然摆件价高,但长年难得卖出去一个,还是手镯、挂件最好卖,所以取料都以手镯为主。

吴迪面前是一份冰种紫罗兰满色的料子,是那种茄紫,紫色中的上乘,可是价格真的不便宜,一共三片料子,能出六副镯子,底价高达三百万,真的开出标来,冲到五百万都有可能。

吴迪接着往下看,不一会绕了会场一周,将明料看了个遍。全场一共有五份冰玻种,每一份面前都有人在围观,真正的老坑玻璃种却一块也没见到。他不由得暗道:

“看样子再过两年,翡翠的标准就要改了,冰玻也要升格成玻璃种了。国内如此,缅甸只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吴迪盘算了一下,现在他真正能够拿的出手的玻璃种,只有帝王绿和蓝精灵两块,还都是“二师兄”肚子里出产的,他要抓紧时间,将玻璃种的紫眼睛、亮红翡、鸡油黄等都储存上一份,不为卖,也不为送人,就图个拥有。

开了窗的毛料大概有两千多份,垃圾料和精品料鱼龙混杂,考较的是人的眼力,吴迪一份一份的看下去,渐渐地忘了时间,忘记了开始时的不屑,沉醉了翠色的海洋之中。

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钱胖子和一个陌生人,见吴迪站起,胖子笑道:

“小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铁哥们,陆钢。在羊城经营赌石店,规模那是当地的NO.1,听了你的英勇事迹,很是眼红,想让你哪天也光临他的地盘帮他做做宣传。”

那个消瘦的中年人躬身递过来一张名片,一口粤省普通话,言必称吴老师,吴迪一边看名片一边不悦道:

“是朋友就叫我小五,再叫吴老师我可就不认识你了。”

生意人最会打蛇随棍上,陆钢很快就和吴迪混熟,吴迪给了他一张只有名字和电话的名片,是他离职后特意准备的,文化人现在都流行这一套,吴迪自也不能免俗。

他山之石,很有意思的名字,吴迪一下就记住了,问道:

“陆哥这个店名有意思,是不是除了毛料之外还有其他的石头?”

那人竖起大拇指,笑道:

“不错,田黄、鸡血、青田、巴林、和田玉、俄料、青海料、玛瑙我都有经营,不过翡翠最多。老弟,鸡血石也是一个很好的赌石品种哦。”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共进了午餐后,又分开去看石。

吴迪看了一上午,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的沉浸其中,不由得苦笑起来:

“只怕要和石头打一辈子交道了。这世上每多言行不一之人,没想到我也是其中之一。”

想起刚进来时的坏主意,吴迪已经没了那么强烈的心思,不过在公盘里解石,还是要试试的。他决定不使用天书,只解十块毛料,五块靠真本事看,五块随便挑,看看有没有常琳琳的运气。

在商铺区意外地碰到了钟棋两口子,他们正在刘利的摊位上解石。钟棋的T恤上已经占满了灰尘。常琳琳看到吴迪,高兴地打了个招呼,笑道:

“这是我们解的第二块石头,第一块已经垮了。”

看她兴高采烈地样子,仿佛垮的不是她的石头似的,一问之下,果然有故事。

她和钟棋打赌,一人选一块毛料,谁解出的价值高,接下来的一个月另一个人就要听他的,刚才解的正是钟棋的石头。

“这对奸夫**,居然拿赌石这么崇高的事业打这么暧昧的赌?不过,貌似闻斓也喜欢赌石,以后要能勾引得她也接受这样的赌注,嘿嘿……到时我敢赢吗?”

旁边有一些吃完饭消食的人围观,片刻,砂轮的声音消失,人群中传来一阵叹息,

“垮了,勉强能掏出一点豆种,值个几千块吧。”

常琳琳拉着刘利走过来,笑道:

“裁判来了,刘哥你说吧。”

“呵呵,钟老弟的什么也没有,常小妹的好歹还值个三五千,自然是常小妹胜了,呵呵,恭喜常小妹收了个马仔!”

常琳琳温柔的挽住钟棋的胳膊,说道:

“老公,没事,我们吃完饭再继续。”

钟棋的脸色因为常琳琳温柔的态度变得爽朗起来,

“这婆娘,除了在吴迪他们面前本性毕露,其他时间还是不错的嘛。坚持,过了爷爷大寿,她就该上班了,到时候,哈哈……”

钟棋和吴迪打个招呼,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携美吃饭去了。望着常琳琳温柔若水,钟棋趾高气扬的背影,知道他俩根底的吴迪笑歪了嘴,其实,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觉得合适才是最好的,看这两个人的样子,应该彼此都是甘之若饴吧。

吴迪本来准备在刘利这里随便选几块砍了,也照顾一下朋友的生意,可是现在已经连垮两块,还是算了。如果继续垮下去,他只怕会被三大家忌恨,那就不好玩了。

吴迪说明原因,刘利也不在意,那天在警察局他就知道这些人他惹不起,现在吴迪居然考虑到他的感受,跟他解释,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吴迪漫步来到一家大摊点前,抬头一看,有渊源,赢石公司的摊位,解石小王子王胜工作的地方。看了一圈,没见到王胜,就想道:

“因为这个臭小子进了一趟局子,那就报复他们家公司!就在这里随便选五块好了。”

吴迪开始看石,那一块圆头圆脑的挺好玩,这一块狰狞不顺眼,还有你小子居然敢蹭脏我裤子,那个家伙长个汉奸头还咧着嘴笑……

转眼间选好了五块石头,连腰都没弯一下,直接喊来伙计,一通乱点,随便还了一下价,就让人拖出去,挨个处决。看的旁边几个人脸色都变了,哪来的纨绔?有这样玩的吗?一个傍在老年人身边的美眉看吴迪的眼光都变得温柔如水,这可是二百多万啊,眼都不眨的就砸下去了,啊,他抽烟的样子好帅,他的黑皮肤好性感,不行,受不了了……

那美眉眼波流转,小嘴在老人耳朵上一阵轻触盘旋,两个人匆匆离去,让正在享受纨绔感觉的吴迪大骂奸夫**!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让解石的小伙计很有压力,有点紧张的问吴迪:

“老板,先解哪一块?”

吴迪指着圆头圆脑的那块,笑道:

“胖子,就拿那个胖子开刀!横一刀竖一刀,来个大卸八块!”

那个方向胖子不少,闻言都是一哆嗦,我没得罪这个疯子啊?等看到伙计去搬毛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清楚嘛,你看,那块石头多可爱,虽然胖了点,但是圆头圆脑的,跟我一样惹人疼。

伙计又问道:

“老板,怎么解?要不咱们先擦擦?”

“不是都说了吗?横着来一刀,再竖着来一刀,对,就从中间下刀!”

后边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多都是听说了这位公子哥的行径,来看热闹的。宋鸿雁也赶过来凑热闹,看到是吴迪,不由得苦笑,这个小师弟到底想干什么?

砂轮转动,解石开始。

小伙子很有点功力,两刀没有一丝偏斜,正正的将胖石头分成了四份,白花花的什么也没有。吴迪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燃起一根烟,指点道:

“那块,对,就那个瘦子,从头开始,平均分配,给我砍成四节!”

站在那个方向的瘦子打了个哆嗦,妈了个牛犊子,这小子说话可不大好听啊,不会是把石头贴上小纸条,在这儿咒人的吧?

当石头分成四段滚在地上的时候,吴迪已经盯上了另一块石头,

“刚才我走进来的时候,它居然蹭我的腿,先把它的尖角截了,再大卸八块。”

围观的人纷纷在心中暗骂:

“败家子,十足的纨绔,就因为蹭了你一下,你就砸几十万把它砍了?太败家了!呜呜呜,为什么坐在那里的不是我?!”

钟棋和常琳琳吃饭时就听说了这边的事,猜到是吴迪,不晓得这小子在发什么疯,匆匆赶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一听之下,顿觉不妙,算了,小子,不是四哥不救你,实在是要保存我党我军的脸面,以备再战,我们还是装作不认识你吧。常琳琳玩的更过分,一双妙目盯着吴迪,目光中充满了爱慕与激情,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流露出的欲望,让旁边几个人差点忍不住也冲上去随便挑几块石头砍了。

钟棋嘟哝道:

“琳琳,我嫉妒了,你从来没有拿这种眼光看过我。”

“一边去,别打岔,我正努力把小五想成你呢。”

钟棋高兴起来,看吴迪的眼光顿时顺眼多了,吓的旁边几个人一齐退了一步,好险,刚才好像还有个男人大叫谁摸我屁股,原来我们身边也藏着一只兔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