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公盘开始

罗圈打了一通电话,找来叉车和卡车,直接将石头送到最近的一个解石厂里。吴迪很淡定,坚持看完全部的石头才走,果不其然,又买到一块高冰满翠和两块冰种,都很小,最大的一块也没超过小孩拳头。

胖子很不淡定,一个劲的催吴迪去解石,再耽搁下去只怕要到明天才能看到结果。钟棋更是干脆,听说后直接到解石厂去等着,顺便还可以带常琳琳参观一下大规模解石是怎么回事。

下午四点多,一群人在解石厂聚齐,跟老板讲好价后,吴迪亲自动手,他靠小指感应在石头上横七竖八的划了很多条线,钟棋在旁边兴奋道:

“大切八块?我最爱干这种有技术含量的活!”

“本来就是你干!没看我现在胳膊还抬不起来吗?”

看着叉车把石头叉上解石机,钟棋开始拿俏,

“小五,解出来好货也有我一份吧?”

“早准备好了,你们结婚的时候就送一块!”

常琳琳大羞,用脚尖点了吴迪一下,轻的像蚊子在咬,看来钟棋功夫不错嘛,搞定了?

沿着线,钟棋切了几十刀,累的几乎虚脱,切出来五块白花花的大砖头。吴迪一一收起,也不解释,急的这小子抓耳挠腮,最后逼得吴迪没办法,只好说回京就解开一块,先送给他,不过结婚时就没了。

累了一天,但是大家收获都不小,吃完晚饭钟棋把吴迪拉到房间里显摆,吴迪才知道这两个家伙买的没比胖子少多少,相当于搬空了一个人的货。

吴迪大概扫了一遍,还不错,好好坏坏几乎都有料,看来常琳琳的运气还在。

一躺下来,疲劳就袭上心头,沉沉睡去。

第二天,大家精神都不很好,约定再休息半天,然后去看罗圈约好的老乡的货,回来后全力备战明天的公盘。

这次的货在另外一个方向,老罗头告诉罗圈他们来晚了,这两天已经有不下十拨人看过货,不过他还是给他们留下了几块精品。等到抱出来一看,非癣即裂,还精品,都是挑剩的还差不多。

老罗头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脸色有点不好的众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孩子他小叔家昨晚刚上的货,应该还没人看过,要不过去看看?”

本着贼不走空的念头,钟棋决定去看看,可是理由一说出来,差点被众人暴打一顿,你小子,选也不选个好的说,山大王多威风!

小罗老头家里的货不少,也有些看头,一群人挑肥拣瘦,讨价还价,顺走了三块毛料,都是胖子出的手。看着石头搬上面包车,胖子拍拍手,笑道:

“还是跟着强运小超人好啊,这还没参加公盘呢,货就搞定了,接下来不用煎熬,我参观参观就行。”

吴迪悄悄地朝旁边让让,把常琳琳凸显出来,喏,真正的强运小超人在这呢!

回到宾馆,缓过劲来的几人喝茶聊天,开始清点这几天的收获。胖子扫了一堆的全赌石,足够他一年卖的,宋鸿雁也买了二十几块小石头,都是知名场口的货色,还有一块带裂的石头,没机会解。钟棋二人收获了一块板砖大小的冰糯正阳绿,一块小西瓜般大的苹果绿玻璃种,还有一个神秘的鹅蛋。吴迪收获最丰,不但弄了八块冰种小石头,还收获了猪八戒背媳妇、五块大白板、一桶方便面(深蓝冰种)。不过他搞得神神秘秘,货又都像石头多过像毛料,搞得大家不知道他到底收获如何,一个个都准备在这小子解石的时候到场观战。胖子最淡定,这小子解石,不找他还能找谁?却不知道吴迪不但准备买解石机,还要买精度更高的激光切割机,准备用来分割切出来的翡翠。

一夜无话,第二天八点,他们就在大厅聚齐,准备参加这届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翡翠公盘。酒店大厅很热闹,人们分成一波一波的闲聊,胖子和宋鸿雁、钟棋碰到了不少熟人,一聊之下才知道,因为这几天大家都是早出晚归,竟然一次都没碰上,这让吴迪更加怀念和闻斓的偶遇,那么大的城市,他上辈子到底修了多少年?是够同船渡还是,嘿嘿,共枕眠?

公盘八点半开放,地点就在离吴迪他们酒店不远处的一个仓库区。可能是因为前几天事情的影响,参加公盘的人并不多,只有五百左右,可聚在一起黑压压的还是有点可观。一阵鞭炮声响过,一个领导模样的大肚子站在临时搭建的石台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然后宣布公盘开始。大铁门随即打开,瑞丽翡翠公盘正式开始!

不是行里人,是搞不到参加公盘资格的,不过这难不倒钟棋,早就给常琳琳和吴迪准备好了邀请函。一张邀请函可以带两个人,但只有有邀请函编号的人才能投标。邀请函编号是随机的,因为到时候要凭邀请函编号和身份证号码确认投标的有效性,如果有人知道你的邀请函编号和身份证号码,随便在一块废料上开个天价,你如果拒付,不但会被没收一百万的保证金,还会被三大原石商在全国范围内封杀,基本上可以宣告退出翡翠行业了。

吴迪他们随着人流涌进院子,院子很大,大家一进去就四散分开,吴迪不着急,站在大门口开始打量。

眼前是很大的一块空地,空地的最里边有一排办公楼,是开标大厅和办公室,再向外一点的广场上围着栏杆,顶上铺着无色的玻璃钢顶棚,下边是一排排和菜市场一样的台子,台子上放着很多石头。大多数人一进门就向那边跑,仿佛谁抢到就是谁的一样,那想必就是公盘毛料区了。

吴迪的左手边是三台解石机,有水管什么的配套。右边有一排简易的铁皮房子,是休息区,有快餐、茶水、香烟等卖,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医疗救护室,听说前几届公盘都有人晕倒!靠作弊起家的吴迪哪里想象得到那些资金有限的赌徒们的煎熬?对于这些连命都赌上的家伙们自然是嗤之以鼻。

在公盘大棚的左边还有一个栏杆围成的小院,只有一个入口,门口站着十几个保安。可以看到里边有十多家商铺,都摆着不少的原石。吴迪奇道:

“那边是什么地方?”

“那是国内公盘的独创,去了就知道了!”

钟棋卖了个关子,说完拉着常琳琳就跑,剩下吴迪一个人郁闷,待回头想找其他人,那里还看得到人影?

吴迪朝小院走去,一进门就看到胖子的朋友刘利,这家伙正抽着烟喝茶呢,看到吴迪过来,意外道:

“你不去看公盘,跑这边干什么?”

“我第一次来,又没人跟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飞机?”

“哈哈,为了怕参加公盘的人无聊,三大家就在这设了些商铺,让我们这些商家进来卖原石,有些和朋友一块来参观的就可以跑到这儿解石头玩,这十个商铺都是竞标得来的,价格可不便宜。喏,里边还有三大家的摊位,那才是大气魄。每次来这边的人不少,不过像你这么早来的,没有!呵呵。”

“高,真高,这要是现场解出玻璃种,那参加公盘的人还不该疯了?”

“所以,在这个区里买的石头都不准带走,只能现场解开。不过,真正的老坑玻璃种现在一年也难得见到一块,传出去的其实都是高冰、冰玻种,石头少了,好货更少啊!前几年要是囤一批石头,放现在来卖,可就发大财了!”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都是做生意的,讲究个周转,谁有那么长的远见和资金?”

“所以只造就了三个庞然大物!”

吴迪告别刘利,先去见识翡翠公盘。传说中波澜壮阔、激情四射的公盘在吴迪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让他觉得也不过如此。

玻璃钢大棚下,毛料分成一排一排整齐的排列着,毛料按大小、明料、开窗料、全赌石分区,小的装到盘子里,大的扔到一边的地下,每块毛料前都有编号,标价。吴迪算了一下,全场大概有一万份左右的毛料,一多半都是明料,全赌石只有不到一千份,不禁兴趣索然。

在大棚外的区域,还有几十个成堆的小石头,这就是吴迪最开始在胖子那里遇到的赌石,商家论堆买回去,再按块向外卖,价格便宜,但利润可观,现在有不少人在翻看石头的成色,想必都是像胖子一样的二道贩子。

明料区人最多,人手一份笔记本,边看边抄毛料的编号。吴迪不着急,明料他不会碰,开窗的价钱便宜可以试试,全赌石半天他就能看完,公盘有五天,急什么?

这家伙看到满场忙忙碌碌的人,心里在琢磨着坏主意,这一阵子风头出的太大,难免会落到一些人的眼里,如果待会去商铺区随便砍它十几块石头,垮的一塌糊涂,是不是就没人注意了?不过,要是连续解垮的话,不知道组织者的脸会不会绿的像祖母绿一样?然后他再高调到赌石区去赌石,只怕他看中的石头,想要和他争的人都会好好掂量掂量!

到底要还是不要呢?哎呀,你好讨厌嘛,就知道勾引哥哥(三声再二声)。吴迪微笑着翘起了兰花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